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一袋灵石飞射而出,悬浮在身前。

王猛手指装盛灵石的储物袋,对红袍修士道:“姓唐的!这是五十万灵石。如果你赢了,这袋灵石你拿走。如果你输了,你赔我五十万灵石!”

五十万灵石!

众人都吃了一惊!

哪怕对于他们这些二品丹师来说,五十万灵石,都是一笔巨大之极的数目了!连忙放出神识扫视。那只储物袋的控器神识已被抹去,众人的神识毫无障碍的扫视进去,确认果是五十万灵石无疑!

震惊之余,众人都用羡慕而嫉妒的目光望着王猛,不知这王长老是何来历,挥手就是五十万灵石,完全是一副大土豪做派啊!

同时又暗暗为红袍修士担心起来。

王长老既然面不改色的将五十万灵石拿出来了,应该是有必胜把握的。唐师兄真能比拼过此人吗?

红袍修士见此,也惊疑不定起来。

那毕竟是五十万灵石啊!

在所有清溪派弟子中,丹师的年俸收入,无疑是最高的。就算如此。五十万灵石,都相当于他们五十年的年俸收入了!

万一输了,那他这一辈子都完蛋了!

但看见众人既担忧又期待的目光,红袍修士脑子一热,便慨然答应道:“行!老子就跟你赌五十万灵石!老子就不信了,我一个堂堂的的二品大丹师,还比不过你一个对丹道一窍不通的外事堂弟子吗?”

又对李长老道:“李长老!既然这姓王的要找死,那就成全他!唐某要让他知道,我们炼丹阁,不是他可以撒野的地方!”

有人立刻附和道:“李长老!既然他们俩人都有比拼炼丹的想法,那就成全他们吧!如果我们炼丹阁怯战,一旦传扬出来,大家都颜面无存啊!”

那位牛师兄也悍然道:“李长老!如果任何人都敢跟我们炼丹阁的正牌丹师比拼炼丹的话,我们确实脸上无光啊!王长老虽说是本派弟子,那也不行!不将王长老治得服服帖帖,我们炼丹阁的赫赫威名何在?”

李长龄见此,只好点头答应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王长老刚才说的办吧!你们俩人,每人炼制五炉二品灵丹!成丹率高者胜!如果成丹率一样,那就以良品率高者胜!至于炼制二品炼丹所需的各种灵药,都有现成的。每炉原药的成本价是二万灵石。十炉原药,成本价二十万灵石。炼制出来的丹药,都归胜者所有。原药成本就从这五十万赌金里面扣罢!”

既然众人将王长老和唐管事比拼炼丹一事,上升到事关炼丹阁荣誉的高度了,李长老不同意都不行了。不然,不但有损他在各位丹师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还将损害炼丹阁在清溪派的名声和地位的。

说到此处,李长老又看了王猛和红袍修士一眼,问道:“不知王长老可同意李某的意见?”

王猛爽快道:“没意见!”

红袍修士求战心切,不待李长龄询问,立刻道:“唐某也没意见!”

李长老一锤定音道:“好!那就这么定了!唐管事,王长老的五十万灵石拿出来了。你的五十万灵石呢?”

红袍修士一愣,脸上露出尴尬的情形。眼珠子略微一转后,马上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情形,腆着脸道:“李长老!唐某是炼丹阁的二品管事丹师,怎么可能会输呢?唐某的灵石拿不拿出来,还不是一个样?”

李长老大义凛然地拒绝道:“那可不行。既然是赌。那就要公正、公平。不然外面的人知道了,要说我们炼丹阁的丹师人品有问题了。唐管事,你可不能坏了我们炼丹阁的名声啊!”

红袍修士的全部身家,只有区区十六七万灵石,两瓶白玉丹,一把低阶飞剑。七七八八的东西加在一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值不了三十万灵石。在此种情况下,只好求爹爹告奶奶的向其他丹师暂借,东凑西凑,好不容易凑集了五十万灵石。

那位牛师兄最豪阔,借出二十万灵石后,还打趣他道,“唐管事!等你比拼炼丹赢了,记得双倍偿还我四十万灵石啊!”

红袍修士一边胡乱应承,一边将凑集的灵石用一只储物袋装起来,交到李长老手里。

李长老神识扫视一遍,确定是五十万灵石后,才罢休。

王猛见此,对李长龄的人品,大感钦佩!

随后,李长老带领王猛和红袍修士等一众丹师十余人,穿过炼丹阁大殿,来到大殿后面的一堵巨大的黄色光墙面前。

梁涛只是外门弟子,自然不能跟着众人进去,只能呆在炼丹阁大殿里面,王师祖和红袍修士比拼炼丹的情况,他一无所知。

来到黄色光墙面前的王猛以阴冥灵目透视过去,发现光墙后面,赫然是一座法阵!

那座法阵建筑在一片白玉石坪上。

白玉石坪的中央,凸出一个直径丈余大的灵玉平台,上面刻画了各种古怪图案和符文。

王猛一眼认出,那些符文,正是传送阵的法阵阵纹。

从法阵阵纹和构造判断,那个凸出的灵玉平台,竟是一座小型传送法阵。安装在平台下面的五块飞梦石和三枚中阶灵石,都清晰可见。

原来是一座超短距离的传送法阵!

这样的传送阵,原理和结构都很简单,以王猛阵道修为,完全可以独力构建出来。就是比这个传送阵传送距离远万倍的传送阵,王猛自信都能建造出来。

远距离传送阵并无稀奇之处,其需要的飞梦石和中阶灵石的数量,是这部传送阵的十数倍而已!

王猛猜测,炼丹阁的丹房,可能建筑在南峰的山腹里面,需要乘坐传送阵,才能到达山腹里面的丹房!

李长老二话不说,伸指对着黄色光墙一点。

一道法诀打出。

那面黄色光墙突然黄芒涌动,一道竖直的亮光蓦然呈现,然后向两边收卷,从中开出一个丈余宽阔的通道来。

众人鱼贯而入,站到了石坪中央的灵玉平台上面。

李长龄掏出一块玉牌,望着传送阵东北角的某处一点!

一道白光飞出。

一阵嗡鸣声传出。众人脚下,灵玉平台上的花纹图案蓦然灵光大放,光芒耀眼夺目起来!

王猛只觉得满眼白光,目不能视物。忽然身子轻飘飘的腾空而起,只觉得天旋地转,白光一阵模糊晃眼。接着眼前光华一闪,就与众人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小房间里面,脚下也是一座和前面一模一样的灵玉平台。

众人下了平台,鱼贯走出房间。

穿过一段拱形隧洞,来到一个苍穹似的巨大空间里面。苍穹顶部,数十枚太阳石熠熠生辉,将里面照耀得如同白昼。

这个空间约有数万丈宽阔。

迎面是一排排紫云石建筑而成的房间。

前面第一到第三排,各有十个房间。上书“一品丹房”四个金色大字。从第四排到第八排,各有八个房间。上书“二品丹房”四个金色大字。

二品丹房,是这个空间里面等阶最高的丹房了。

三品以上丹房,一个都没有。

显然,三品以上丹房不在这里,而是在另外的空间里面。应该也是通过传送阵进出的。

李长龄以身份玉牌在一间“二品丹房”门前的玉槽上一刷,那间丹房大门往左边缩进,丹房大门顿时洞开。

一股炽热气息伴随着一股丹药的清香,迎面涌来。

众人鱼贯进入丹房。

这间丹房大约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十余丈宽阔。

丹房顶部,嵌着一颗鸡蛋大小的太阳石。丹房大门刚一打开,太阳石便自行亮起,将房内照耀得如同白昼。

当面的墙壁之下,一左一右,建有两座炼丹台。

炼丹台上面,摆放着一尊赤铜色的丹炉。

丹房左右两面墙壁靠墙的位置,各自摆放了一组灵玉柜,柜子里面放置了一堆玉瓶和玉盒。

王猛感兴趣的,当然不是这些。

他感兴趣的是炼丹用的丹火。

以阴冥灵目望去,只见那两尊丹炉炉底的正下方,各有一个鸭蛋大的圆形孔洞。孔洞四周有烈火焚烧过的灰白痕迹。由此可知,炼丹用的丹火,应该是从此孔洞里面喷射出来的。

王猛阴冥灵目发现,那只圆形孔洞下面,直通着一根笔直的圆管,直通数丈深的地下,然后拐弯进入山腹,最后不知通向了哪里。

显然,南峰的山腹里面,孕育有天然的地脉灵火!

炼丹用的丹火,应该是以法阵控制着的。炼丹时启动法阵,地脉灵火便会通过管道,输送到丹炉下面来的。

李长龄带领王猛和红袍修士来到炼丹台前,对王猛道:“王长老!这间丹房,是唐管事和卢丹师俩人共用的。卢丹师轮休未归,你就用他的丹炉罢!唐管事,你用你自己的丹炉就行了。比赛的规定,李某也不再重复了。你们俩人,每人炼制五炉碧云丹。成丹率高者胜!”

王猛和红袍修士都拱手回道:“遵命!”

李长龄走到旁边的一组灵玉柜前,从里面取出两只玉盒,将它们分发给红袍修士和王猛,道:“炼制碧云丹用的药末,都已研磨好了。都是现成的。直接炼丹就行了。现在,你们各归各位吧!”

红袍修士接过李长龄递过来的玉盒,二话不说的走到左边的炼丹台前,训练有素的从炼丹台下面,取出五只小玉盒,熟练地将药末分为五份。

凝神静气后,伸指冲炼丹台上的一枚红色轻轻按钮一点!

“唿”

一道红色的地脉灵火,从丹炉下面窜出,恰到好处的烧烤着丹炉的底部。

王猛则走到右边的炼丹台前,并没有急于做什么,而是欠身察看面前的丹炉。那只赤铜色的丹炉腹部,贴着一块铭牌,上书“皇极炉”三个金色的小字。

皇极炉是中阶丹炉,质量一般,只能炼制二品以下灵丹。要炼制三品灵丹都不行的。

如果与他的紫金炉相比的话,那就差远了。

他的紫金丹炉,可以炼制四品以下的任何灵丹!

尽管如此,用皇极炉来炼制二品灵丹碧云丹,倒也够用。王猛静坐于炼丹台前,凝神静气,抱元守一,闭塞三宝,学着红袍修士的样子,伸指冲丹台上的红色按钮轻轻一点!

“唿”

一道红色地脉灵火,从丹炉下面窜出,恰到好处的烧烤着丹炉的底部。

王猛也没有急于分药炼丹,而是端坐下来,放出神识,仔细察看地脉灵火的强度和特点,将其火力与烈焰石反复比较。

王猛惊讶发现,开拓出火灵脉后,他对地脉灵火的感应,竟然比以前要敏锐多了,对火候的掌控,也精妙了不少!

红袍修士一边忙着准备炼丹,一边察看王猛的反应。

见王猛笨手笨脚,丝毫没有训练有素的感觉,却装模作样的做出和自己一样是炼丹老手的动作,不禁暗自兴奋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