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作为炼丹阁二品管事丹师,红袍修士也算老资格丹师了,炼丹水准在所有二品丹师中,乃是中等偏上的存在。数年以来,不知炼制过多少炉二品灵丹。对于碧云丹的炼制,早就熟能生巧。

如果此次顺利取胜,赢得五十万灵石,那他就赚大发了!想到此点,红袍修士激情澎湃,面色傲然的单手轻轻一招!

“噹”

一声清越的金属撞击声,丹炉顶上的炉盖,霍然开启,一丝丝白气从炉口旋转着流逸出来。

袍袖轻轻一拂。

一片黄霞飞出,将身边的一只小玉盒卷起,徐徐向丹炉炉顶飞去。待飞临丹炉炉顶上方时,忽然自行倾覆,将玉白的药末,轻轻倾入丹炉之内。

然后,小玉盒徐徐飞回红袍修士身边,落在地上。

丹炉的顶盖,则“当”一声,自行盖上了。

红袍修士双手掐着丹诀,一道道法诀联袂打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而此时,王猛不但什么都没有做,反而轻轻闭上了双目,呆呆坐在炼丹台前,一动不动。

见到这一幕,李长龄、牛丹师和陈丹师等人,都露出愕然的神色。都怀疑王长老是不是对炼丹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牛丹师与旁边的几名丹师对视一眼后,都露出会心的窃笑。

毫无疑问,在牛丹师和众丹师看来,王长老可能真是如假包换的门外汉,真的不懂炼丹。联想到王长老不治任何经典,也不背诵任何丹方药书,在炼丹台前还是一副笨手笨脚的模样,更加坐实了他们对王长老的判断!

看来,王长老租借三品丹房是假,偷窃培元丹是真!

牛丹师再也忍不住了,径直走到李长龄面前,正要向李长龄说出他的判断,却被李长龄鼓起眼珠子一瞪,厉色制止了。接着,他的耳边响起了李长龄的神识传音,“丹房重地,禁止喧哗!”

牛丹师这才心有不甘的闭上了嘴,讪笑着退到一边。

红袍修士自然也注意到了此点,扭头与牛丹师等人对视一眼,露出一丝得意的窃笑,掐诀的手法更加流利了。

大约一顿饭功夫后。

红袍修士忽然低喝一声,“丹成,准备收丹!”

袍袖一拂!

大片黄霞涌出,托起一只玉瓶,徐徐飞向丹炉顶部。待其飞临丹炉炉顶上方时,丹炉顶盖“当”地一声,自行开启。

淡淡的白色霞光,流溢而出!

顿时药香满室,沁人心脾!

上方那只玉瓶瓶口白芒舒卷,从中飞出一片白濛濛霞光,蓦然向丹炉内一卷而入,顿时将十枚碧云丹一粒不剩地收入瓶中。

而此时,王猛仍然一动不动的正襟危坐在炼丹台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对红袍修士炼出一炉灵丹之事也充耳不闻,无动于衷。

“哈哈,收丹成功!”

红袍修士眉飞色舞的抓住玉瓶,喜气洋洋地转身将玉瓶递给李长龄,哈哈大笑道,“李长老!这是唐某炼制的第一炉碧云丹!成丹8枚,废丹2枚,成丹率八成!哈哈,八成成丹率,只是唐某的正常发挥而已!”

众丹师闻言,都面色欣喜地向红袍修士拱手恭贺道:“唐管事!你老兄不愧是老资格的二品丹师啊!炼丹手法之精妙,神乎其技,吾等不及多矣!”

“唐管事!你老兄不愧二品丹师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中的翘楚!以老兄大才,与不懂丹道的王长老比拼炼丹,真是牛刀杀鸡,屈了大才啊!哈哈哈……”

“唐管事,五十万灵石到手!虽说跟王长老比拼炼丹有屈大才,然而能拿到五十万灵石,也是很不错地!这样地好事,牛某宁愿屈才,也要试一试地!”

“哈哈哈!唐管事,五十万灵石到手,可别忘了双倍偿还我等的灵石啊!哈哈哈……”

红袍修士闻言,趾高气扬地走到王猛旁边,一脸鄙夷地对王猛道:“姓王的!你啥都不懂,就不要再装模作样了!敢跟我唐某人比拼炼丹,那不是找死吗!哈哈哈哈!现在老子一炉丹都练好了,你还啥都没干!是不是可以认输了啊?哈哈哈哈……”

牛丹师也在一旁附和道:“王长老!输给丹道高修唐管事,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不瞒王长老说,我们在场的这些二品丹师,炼丹水平都不如唐管事的多了!你不治任何经典,也不背诵任何丹方药书,对炼丹还陌生得紧,向唐管事低头认输,难道是很难的事情吗?”

其余的丹师都道:“是啊,是啊!王长老,快点认输吧!比不过人家,就该认输啊!难道承认别人比你强,是很难的事情吗?”

“王长老,如果你确实对炼丹感兴趣,倒可以拜唐管事为师,让唐管事教你炼丹才是正经!”

“呵呵!王长老,炼丹不比其他,可以胡蒙!炼丹是很严肃的事情,来不得半点虚假的!不知炼丹而强行炼之,除了损失好几万灵石的原药,不会有其他的任何结果的!”

……

王猛慢慢睁开双目,并不理会丹师们的冷嘲热讽,却对红袍修士冷笑道:“姓唐的!你要我认输?谁说我认输定了?没有比过,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给你?”

李长龄见此,走上前来,对王猛笑道:“王长老!唐管事六七年前,就是二品丹师了。你比不过他,也很正常。唐管事的丹道水准,在所有二品丹师中,都算最好者之一。还是接受现实,认输吧!”

“既然王长老不会炼丹,又对炼丹很感兴趣。李某倒可以做主,将一个二品丹师的炼丹台,租借给王长老的。至于三品丹房,那就没有租借的必要了。何况三品丹房需要的功勋积分,是二品丹房的三倍,是以……”

“很抱歉,李长老!我打断你一句!”

王猛站立而起,环顾在场的一干二品丹师,冷笑道:“各位何以知道,在下不会炼丹,一定输给唐管事?”

众丹师见此,以为王猛想耍赖不认输,都想上前跟他理论一番。

却见红袍修士挺身而出,对王猛反唇相讥道:“姓王的!你坐在炼丹台前面一动不动,既不认输,又不炼丹。你究竟想怎样呢?难道你不炼丹,你就没有输给老子了吗?真是岂有此理!”

王猛冷笑道:“姓唐的!那我问问你,你在此炼丹几年了?”

红袍修士眨巴眨巴了一下眼睛,不知王猛此问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据实回答道:“老子在这间丹房炼丹,已经有五六年时间了。姓王的!你此话是什么意思?”

王猛微笑道:“姓唐的!你在这里炼丹五六年了。我才第一次来此丹房。难道我在这里坐一坐,熟悉一下环境,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

红袍修士冷笑道,“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让我们干等一百年呀!你等得起,我们可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起呀!”

“姓唐的!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服输,还来得及!”

王猛不但不认输,反而义正词严地警告道,“否则,你借来的五十万灵石,就打了水漂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红袍修士闻言,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其他丹师见此,都露出鄙夷之极的神情,似乎王长老不但不懂装懂,还喜欢大话蒙人。然而他们都是年过三旬的成年人了,难道会被一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蒙住吗?

王猛见此,索性道:“既然各位都不相信我能赢唐管事。那么,你们也可以和我赌一赌!不管你们出多少灵石赌我输,我都接了。一赔一。如果我输了,你们出多少灵石,我赔多少灵石。如果我赢了,你们赌的灵石,就全部是我的了。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众丹师闻言,都怒不可遏起来。

牛丹师勃然变色,愤怒地道:“各位兄弟!王长老来我们炼丹阁,还敢如此猖狂,难道我们可以忍耐吗?不能!坚决不能!一定要跟他赌到底!”

“对!跟他赌,让他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睛!”

“赌就赌!还怕他一个门外汉不成!”

……

众人很快凑集了一百万灵石,将它交到李长龄手里。

牛丹师众望所归,成了众人的代理人,出面对王猛道:“王长老!我们出一百万灵石赌你一定输!你的一百万灵石,在哪里呢?”

王猛单手一晃,释放出一袋一百万灵石,同样交到李长龄手里。

李长龄尴尬地笑了笑,道:“王长老!按理他们不该赢你的灵石的。但你的话,有点伤感情啊!李某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你们加码再赌了。”

“无妨!无妨!”

王猛拱手一礼,笑道:“请恕我说话不知轻重。李长老,不如我们俩人也打个赌。如果我输给姓唐的,我再输给你十万灵石。如果我赢了姓唐的,李长老不需要输灵石,只要答应租借一间三品丹房给我就行了。不知李长老意下如何?”

“这个嘛……”

李长龄犹豫地道。

在李长龄看来,王长老是必输无疑的。但以他的人生经验,凡事都没有绝对。如果王长老真的赢了唐管事,那他就要无条件租借一间三品丹房给王长老了。

租借三品丹房,超出了他的权力,必须要炼丹阁阁主点头才行的。

虽然这种可能性甚微,他一向循规蹈矩,也不敢随便答应的。

“李长老!跟他赌!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唐某人,不可能输给这个姓王的的!”

红袍修士义愤填膺的大声道。

“对!李长龄你一定要跟他赌!绝对不能认怂!”

牛丹师也道。

“对,坚决跟他赌,不然我们都看不起你了……”

……

众人都义愤填膺起来,强烈要求李长老跟王猛赌。

只有陈丹师在一旁摇头不语,不过他也觉得,王长老是必输无疑的!

李长龄见此,只好答应了。

红袍修士道:“姓王的!既然你要求赌,那就赌!但你不能只坐着不动!唐某预计在一个时辰内,炼制完毕五炉碧云丹。咱们再加个时间约定,一个时辰内炼制完毕。不知你意下如何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