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没有问题!”

王猛慨然答应道,“姓唐的,你放心!我既然答应跟你比拼炼丹,怎么可能坐着不动?只是我的丹诀比较玄妙,可能稍稍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此前,王猛正襟危坐在炼丹台前,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他有五瓣分神,使用了其中的两瓣分神,一瓣分神用于比较地脉灵火与烈焰石火焰的差距。另一瓣分神透过红袍修士的丹炉,观察药液的精炼、提纯和凝结成丹情况,将自己的成丹心得与之进行比较,研判地脉灵火火候掌控之妙,已有几分心得了。

待红袍修士第一炉灵丹丹成取丹时,王猛对火候的掌控,已经七八分把握,只待正式炼丹。

他身后的众人早等得不耐烦了,纷纷催促俩人废话少说,言归正传,立刻开始炼丹。红袍修士和王猛自然都无甚说的,立马回到炼丹台前,各就各位。

比赛继续进行。

这一次,王猛上药、炼化、提纯和凝丹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所掐丹诀乃是仙药谷的正宗丹诀,双手十指轮动如飞。

旁边的牛丹师等人见此,原本对王猛不屑一顾的神色,开始慢慢收敛了起来,面面相觑,莫名其妙起来。王长老所掐的丹诀,明显不同于本派的丹诀,看上去却并不像胡编瞎诌的,反而精妙之极的样子!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场的都是二品以上丹师,一看王长老的掐诀动作,就被震惊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王长老真是丹道高人不成?

“咦”

一些丹师还轻声的嘟囔道:“奇怪!王长老掐得这是什么丹诀啊,怎地我都看不懂啊?”

还有个别丹师没有看出王长老丹诀的精妙之处,正想出言指正王长老掐得丹诀不对时,却被李长老凌厉的眼神制止了。

约莫一顿饭功夫后,王猛手上动作一停,突然呵呵一笑,大声道:“丹成,收丹!”

袍袖轻轻一拂!

大片黄霞涌出,托起一只玉瓶,徐徐飞向丹炉顶部。待其飞临丹炉上方时,丹炉顶盖“当”地一声,自行开启。

淡淡白色霞光,自丹炉內流溢而出。

顿时药香满室,沁人心脾!

上方那只玉瓶瓶口白芒舒卷,从中飞出一片白濛濛霞光,蓦然向丹炉内一卷而入,顿时将十枚灵光闪闪的碧云丹,一粒不剩地收入瓶中。

而此时,红袍修士也成丹收丹!

两瓶碧云丹,都交到了李长龄手中。

众丹师见此,立刻围拢过来。纷纷研判俩人的成丹率和良品率情况。

李长龄拿起红袍修士装盛灵丹的玉瓶,略微察看了片刻,立刻宣布道:“唐管事的第二炉碧云丹,与第一炉一模一样,十枚灵丹,成丹八枚,废丹二枚,成丹率八成!”

接着,又拿起王猛的玉瓶,察看片刻后,宣布道:“王长老的第一炉灵丹,十枚灵丹,成丹十枚,无废丹!成丹率十成!”

“现在,本长老宣布!第一炉碧云丹,王长老以十枚满丹取胜!唐管事第一炉丹成丹率八成,败!”

众丹师闻言,都大吃一惊,大大倒吸了一口凉气!

红袍修士闻言,则面色一沉,连忙从李长龄手中拿过王长老炼制的灵丹玉瓶,放出神识,仔细查看起来。

片刻后,红袍修士面色一下变得煞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呆若木鸡,喃喃道:“怎么可能……我竟然输了,我竟然输给姓王的了……”

旁边的陈丹师凑近过来,以鄙夷的目光望着红袍修士,冷笑道:“唐管事!你不但输了,还输得很惨!你炼制的两炉碧云丹,都只有八成成丹率!炼成的灵丹,都是上品灵丹六枚,下品灵丹二枚,废丹两枚,没有特等灵丹!人家王长老炼了一炉碧云丹,就炼出十枚满丹!其中上品丹五枚,特等丹五枚,完胜了你,将你按在地上摩擦呀!”

“唐管事,不是我说你啊!若论丹道修为,你还是远远不如王长老的!认输吧,哈哈哈!”

红袍修士和在场的众丹师闻言,顿时面色煞白无比。

他们都是资深丹师了,这时候都看出来了,王长老的丹道修为,确实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如果仅仅比赛丹道,也还罢了,他们都没有损失。可现在不同。他们每人都加码了灵石,赌王长老在炼丹比赛中失败。

谁知竟是这个结果!

这意味着,他们加码上去的一百万灵石,全打水漂,有去无回了!那些灵石,可是他们省吃俭用,炼丹十余年,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全部灵石啊!

尤其是红袍修士,更是神容惨变,嘴唇颤抖,输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他输了,意味着他与王长老对赌的五十万灵石,全完了!

最要命的是,那五十万灵石里面,他自己的只有十多万灵石,其余三十多万灵石都是借在场的众人的,以他的年俸,不知哪一年才还得清了呀!

王猛见此,也不废话,再次返回到炼丹台前,继续炼制第二炉碧云丹。

第一炉丹就是满丹,他自然兴奋之极!

说明他对火候的掌控,还是很精妙入微的!

李长龄将一切看在眼里,不禁唏嘘不已,劝说红袍修士道:“唐管事啊!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虽说王长老第一炉就炼出了满丹,但并不能保证以后每炉丹都成丹!每炉丹都满丹!还是收拢心思,打起精神,聚精会神,将下面的三炉丹都炼完吧!”

红袍修士闻言,眼泪止不住扑簌簌落下,嘴唇蠕动了片刻,似乎想说些什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在李长龄和在场的丹师劝说下,红袍修士垂头丧气回到炼丹台前,打起精神,继续炼丹。

不到半个时辰,俩人都先后完成了五炉碧云丹的炼制。

李长老查看了俩人的全部五瓶碧云丹后,宣布道:“王长老炼制的五炉灵丹,全部都是满丹!无废丹!成丹率十成!唐管事炼制的五炉灵丹,总体成丹率只有五成!成丹二十五枚,废丹二十五枚!成丹率只有五成!”

“现在,本长老宣布!此次比赛,王长老以五炉满丹取胜!唐管事成丹率只有五成,败!”

宣布完比赛结果,李长龄将众人赌丹的灵石和炼制的十瓶碧云丹,全部交给王猛,笑道:“王长老!你瞒得我们好苦啊!明明是不世出的丹道奇才,却偏偏要扮猪吃虎,让唐管事输得一败涂地!喏!这是你赢得的全部灵石,现在都交还给你吧!”

“至于十炉丹的原药成本,到时候扣积分就成,不用扣收灵石!”

王猛倒也没有怎么客气了,单手一晃,只将自己拿出的一百五十万灵石,十瓶碧云丹,红袍修士对赌的五十万灵石,全部收入储物戒指。只将在场的丹师们加码的一百万灵石,全部退还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他们。

这一百万灵石,对王猛来说无所谓,就当结个善缘吧!

众丹师们见此,不禁喜出望外,感激涕零,连忙躬身拱手,感谢不迭!

红袍修士见此,目中露出希冀的光芒,但见王猛将他打赌的五十万灵石收入储物戒指了,顿时如丧考妣,懊悔不已!

王猛这才对李长龄道:“李长老!刚才你也参加赌丹了。我赢了,你要兑现赌约啊!无条件租借一间三品丹房给在下。李长老,你不会毁约吧!”

“怎么可能毁约!”

李长龄呵呵笑道,“王长老,像你这样的丹道奇才,我清溪派千年不出一人。如今好不容易出了一人,我李长龄身为炼丹阁管事长老,如果连三品丹房都不租借给你,那是我李某人失职啊!王长老,请你放心!李某会在林阁主面前,尽力为王长老租借下一间三品丹房的!”

王猛拱手道:“如此的话,那就多谢李长老了!”

李长龄摆了摆手,示意王猛无须客气,又环顾众人道:“好啦!比赛到此结束。我们都回炼丹阁大殿,好好总结经验教训去吧!”

众丹师都拱手道:“遵命!”

回到炼丹阁大殿,王猛在李长龄办公房内小息,坐等租借三品丹房落实的消息。李长龄则掏出一张传音符,走到一边,将王猛和红袍修士唐管事比赛炼丹的一幕,详细说了一遍,将传音符打了出去。

那道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从大殿中飞射而出,不见了踪影。

王猛见此,明白炼丹阁阁主林南琴并不在大殿之内,可能回自己洞府去了,便呆在房内未走,静待林南琴的回信。

李长龄见此,安慰王猛道:“王长老放心!林阁主知道你的丹道修为,肯定会答应李某的请求,租借一间三品丹房给王长老的!”

王猛闻言,连忙感谢不已。

片刻后,红袍修士唐管事,畏畏缩缩的出现在大门口。

他的身边,陪着陈丹师。

李长龄见此,诧异道:“唐管事!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红袍修士畏畏缩缩进来,恭恭敬敬地对李长龄施了一礼。

走到王猛身前,又恭恭敬敬对王猛行了一个大礼,才对王猛道:“对不起,王长老!我唐艳涛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王长老!求王长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唐艳涛的无理之举!自此以后,唐艳涛痛改前非,再也不敢妄自尊大了。求求王长老……”

王猛诧异地打断红袍修士,道:“唐管事,你这是从何说起?王猛既已赢了你唐管事,你唐管事也愿赌服输了,王某并未再计较此事了呀!”

唐艳涛期期艾艾的,似乎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一旁的陈丹师呵呵一笑,对王猛拱手一礼,解释道:“王长老!唐管事的意思,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他现在诚心向你认错,希望你原谅他的无理后,将他打赌输了的五十万灵石,都退还给他呀!王长老既然连丹师们的一百万灵石都退还了。说明王长老是体恤下情前辈高修,有侠肝义肠,高人风范。唐管事有这样的想法,自然也很正常了。”

王猛这才恍然大悟,对红袍修士道:“唐管事!你这个态度,还是很不够啊。前面王某就说过了,你必须向梁涛赔礼道歉,求得梁涛的谅解,王某才会原谅你。你不会将此事忘记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