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红袍修士闻言,面露喜色,连忙道:“王长老!多谢您的大恩大德!在下知道错了,在下诚心诚意向梁涛赔礼道歉……王长老!是不是在下赔礼道歉后,您就将那五十万灵石退还给在下了?那些灵石,都是在下借来的,如果输了,在下今后十年不吃不喝,都赔不起啊!”

王猛大大方方道:“你说的不错。只要你诚心诚意道歉,得到梁涛的谅解,王某自然会原谅你的无礼的。关键是要看到诚意。明白么?”

“在下明白了!”

红袍修士闻言大喜,激动地道,“请王长老稍等片刻!在下去去就来!在下一定要让王长老看到在下的诚意!”

话音刚落,红袍修士便一溜烟跑出去了。

陈丹师见此,知道唐管事输掉的五十万灵石无虞了,钦佩地道:“王长老!像您这般仗义疏财的前辈高修,在下还是平生仅见!在下见过杀人夺宝,还没见过退还赢得的巨额灵石的。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

王猛摆了摆手,谦虚地道:“陈丹师过奖了。王某当然也喜欢灵石,轻易不会退还赢得的灵石的。但王某知道,王某赢得的这些灵石,都是丹师兄弟入门以来的全部收入。如果不退还给他们,他们恐怕连炼丹的心思都没有的。王某与唐管事,原本是意气之争,王某侥幸赢了,自然不想过为己甚了。”

陈丹师闻言,大感钦佩。

就在这时,红袍修士陪着一脸紧张的梁涛,从门外进来了。

梁涛见王猛也在房内,连忙躬身行礼,道:“见过王师祖!”

王猛连忙扶住梁涛,笑道:“梁涛兄弟。我们既是兄弟。以后无须见外,以兄弟相称就行了。”

李长龄、陈丹师和红袍修士闻言,知道王长老这是在有意抬高梁涛的身价,都在心中猜测梁涛和王长老是什么关系。

红袍修士走到梁涛面前,先左右开工,狠狠扇了自己四五个巴掌,又躬身对梁涛行了一个大礼,道:“梁涛兄弟!前面是我唐艳涛对不住你,对你大吼大叫,还想痛打你一顿发泄怒气。我知道我错了。现在,我向你表示我真诚的歉意,向你赔礼道歉!请梁涛兄弟看在我们都是炼丹阁弟子的份上,原谅则个!”

梁涛是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是地位最低的存在。

刚才红袍修士将他请到李长龄的办公房时,他还莫名其妙,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大错,惊骇不已。

如今见红袍修士自扇耳光,还一个劲的向他躬身道歉,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竟不知所措,手慌脚乱起来。

王猛笑道:“梁涛兄弟!刚才我们进入炼丹阁的时候,唐管事对你态度粗鲁,有损你的尊严。如今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向你赔礼道歉。如果你觉得唐管事道歉的态度还算诚恳,他的道歉,足以弥补他对你的伤害的话,你可以接受他的道歉。如果你觉得还不够,也可以说出来!”

红袍修士闻言,连忙再次对梁涛躬身行礼,道歉不迭,一边道:“梁涛兄弟!在下错了!在下错了!在下诚心诚意道歉!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唐艳涛的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要求,直接提出来,只要在下做得到的,在下绝无二话,一定做到!”

梁涛这才明白,原来红袍修士是为了这件事,才向他道歉的。连忙扶住红袍修士,道:“唐师叔!你太客气了!在下接受你的道歉。请再也不要对在下躬身行礼了,在下承受不起啊!”

王猛见此,颇感满意,将那袋五十万灵石从储物戒指里面释放出来,让它悬浮在红袍修士身前,道:“唐管事,我们算不打不相识。既然认识了,也是缘分。我兄弟梁涛在炼丹阁当值,你可要多多照顾啊!”

“这是你的五十万灵石,拿回去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红袍修士接过灵石,连忙点头哈腰不迭,道:“一定!一定!”

王猛又拿出刚刚炼制出炉的碧云丹六瓶,交给梁涛,嘱咐他和梁强俩人共享,争取尽快突破开脉境第一层。红袍修士闻言,立刻表示,只要梁涛突破开脉境第一层,成为内门弟子后,他愿意做梁涛的传功师叔,亲手教梁涛炼丹。

梁涛自然感激不尽。

几人闲扯了一会儿,红袍修士、陈丹师和梁涛等人,都告辞去了。

李长龄虽是四品丹师,对王猛的丹道天赋,还是很欣赏很佩服的,走上前来道:“王长老。刚才有一事,李某不方便当众说出来。现在他们都不在了。说了倒也无妨。李某想知道,王长老炼丹用的丹诀,是不是仙药谷的秘传丹诀呢?”

王猛笑道:“李长老不愧是四品大丹师,果然目光如炬!在下所用丹诀,确实是仙药谷的秘传丹诀。李长老是如何看出来的?”

李长龄面露沉吟之色,叹道:“二十余年前,李某有幸观摩过仙药谷副谷主陆思邈大师炼丹,记忆犹新。今日一见王长老的炼丹手法,颇为眼熟。仿佛与当年陆思邈的手法极为相似,这才想起来的。”

“原来如此。”

既然李长龄都看出来了,王猛也没有隐瞒,便将数年前在秘境中偶然缴获仙药谷弟子丹诀一事,告诉了李长龄。

当然,他没有完全告诉李长龄实情。

而是托言说,那枚丹诀玉简,是他在秘境中的尸骸上捡到的。他对炼丹很感兴趣,便研习了仙药谷的秘传丹诀,这才成为二品丹师的。

随后又问道:“不知仙药谷副谷主陆思邈的丹道修为如何?”

李长龄叹道:“二十余年前,陆思邈就是四品丹师了。如今二十多年过去,陆思邈已是六品大丹师。在紫云大陆,六品大丹师,不过区区数人而已。陆思邈能有今日成就,可见仙药谷的秘传丹诀,果然精妙之极啊!”

俩人正在闲聊的时候,一位面色红润的银须老者,快步走了进来。此老者年约七旬的样子,元婴后期境界修为,是王猛见过的丹师中修为最高的人了。

“林阁主!”

李长龄见到老者,连忙躬身行礼,道,“您老亲临,不知有何要事吩咐?”

老者没有理会李长龄,而是以审视的目光打量了王猛几眼,惊讶道:“李长龄,难道这位青年才俊,便是你说的外事堂长老王猛么?”

王猛连忙走上前来,对老者躬身一礼,道:“见过林阁主。在下正是外事堂长老王猛。不知林阁主有何吩咐?”

李长龄也道:“阁主,您说得不错。这位青年才俊,正是外事堂长老王猛!”

“唔。不错,不错!”

老者上上下下打量王猛,抚须颔首,和颜悦色地道:“王长老!你炼了五炉碧云丹,都是满丹?快拿出来,让老朽观摩观摩!”

王猛闻言,连忙将剩余四品碧云丹从储物戒指里面释放出来,捧到老者面前,道:“林阁主,这是在下刚刚炼制的碧云丹。请林阁主批评指正!”

老者单手一张,四瓶碧云丹飞入手中,仔细察看起来。

片刻后,老者抚须长叹,道:“不但是满丹,还有一半是特等丹!如此高品质的灵丹,就是老朽,也有几十年未见着了。”

将目光移向王猛,亲切地道:“王长老。不知你炼丹几年了,使用的是哪种丹诀?”

王猛只炼过几个月丹,就成了二品丹师。为防此老大惊小怪,不敢实话实说,只是含含糊糊回道:“回禀林阁主。在下炼丹四年了。使用的是仙药谷的秘传丹诀。”

接着,就将他对李长龄解释的那番话,从新说了一遍。

“呵呵!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清溪派千余年来,未见有此炼丹奇才!”

老者大有感触地叹息一句,将灵丹交还到王猛手里,道:“王长老,不知你想因何想租借三品丹房?”

王猛道:“回禀林阁主。在下现在是结丹境修为。痛感培元丹数量稀少,无法满足修炼需要,便想自己炼制培元丹。请林阁主成全。”

“培元丹,那可是四品灵丹啊!”

老者沉吟了一下,道,“要炼制出培元丹,至少要晋升为四品丹师才成。四品丹师,可不是那么好晋升的啊!有些弟子终其一生,都没法达到这个境界。不知王长老觉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晋升为四品丹师呢?”

王猛打算几个月内晋升四品丹师,但他不敢实话实说,只道:“多久能晋升四品丹师,在下也不知道的。只能尽力而为了。”

林南琴闻言,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储物戒指里面释放出一枚玉简,悬浮在王猛身前,笑道:“王长老。这是老朽的一点炼丹心得,全部记录在这枚玉简里面了。你拿去参考参考,或许对你晋升四品丹师,大有助益的!”

王猛闻言,顿时大喜过望,连忙躬身行了一个大礼,感激地道:“林阁主,谢谢您!谢谢您的关照!在下正愁不知如何成为四品丹师呢。您的馈赠,不啻是久旱甘雨、雪中送炭啊!在下太感谢您的无私馈赠了!”

林南琴摆了摆手,示意王猛无须客气,然后面有得色地道:“这枚玉简里面。有一篇老朽正在费心研究的一种全新丹诀,名字暂时叫做‘天丹诀’。吾闻东方大陆丹道界有人言,‘且夫以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细思之,则此语博大精深,深藏玄机,奥妙无穷矣!”

“按照‘天人合一’之至理,以天地为炉,则万物皆可入药,皆可入丹。且夫以天地之大,岂受区区丹炉桎梏?故老朽认为,炼丹并非一定要有丹炉和丹火的。只要有原药,即使无丹炉无丹房无丹火,无处不可炼丹的!”

说到这里,林南琴解释说,丹炉之用,不过是一个有形的禁制而已!

寻常的丹炉里面,封印有萃取法阵和提纯法阵在内,并将丹火的热力均匀作用于原药之上。故此,丹炉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完全可以以无形的阵法禁制取代的。至于原药的炼化、凝丹、成丹和火候的掌控,则是丹诀的妙用了,与丹炉无关。

基于此,他正在研习一种“无丹炉无丹火”的炼丹丹诀,暂时称之为“天丹丹诀”。

获得原药后,只要明了以神识在虚空中刻画萃取法阵和提纯法阵的阵纹,并且修为和神识之力足够强大,足以将原药禁锢于虚空中的话,以自身丹火炼之,也可成丹的!

“以神识刻画萃取法阵和提纯法阵的虚空阵纹!”

王猛闻言,心中一凛,脸色微变!

仿佛他心中有一根弦,被林南琴的话拨动了!

此前,他修炼的“剑气空间”神通,不就是以一个束缚阵法,在身前丈余大的地方形成一个剑气空间,进入剑气空间内的敌方灵器,其首尾遭到方向截然相反的诡异法力精妙一击,而轻易改变其攻击方向的吗?

按照林南琴的说法,剑气空间的束缚阵法,也可以以虚空阵纹取代的呀!

王猛猜测,如果以神识刻画的虚空阵纹取代束缚阵法的话,剑气空间的威力,可能还要强大很多的!

同样的道理,以虚空阵纹代替丹炉,以虚空阵纹萃取原药蕴含的灵力并将其提纯的话,一样可以炼制灵丹的!

林南琴的话,犹如醍醐灌顶,令王猛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