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在分元神的驱使下,小青从灵气袋中飞窜出来,在客房内蜿蜒游动片刻,重新窜回灵气袋。

此时,王猛的神识扫视距离,已远达四五千里之遥,灵气袋内的空间也广袤到如此地步了。小青飞掠到偏僻无人之处,开始施展各种妖术,都没有丝毫障碍,可见这高阶寄神术,也颇神奇!

王猛的元神,从小青的识海里面脱离出来。

小青一阵呆滞后,慢慢恢复过来。

几枚灵光闪闪的碧云丹从天而降,落在身前,王猛黄钟大吕般的话语,在小青脑海里响起,“小青,辛苦你了。这几枚碧云丹,是我对你的赏赐,赶快服下吧!”

小青大喜,张口一吸,将丹药吸入口中,囫囵吞下。

然后又有试验了惑心术和惑音术,都灵验无比,将四阶妖兽小青都迷惑得神魂颠倒,本性丧失,不明所以。

半个时辰后。

王猛从灵气袋中出来,将法术护罩收起,灵气袋则自行隐入体内。在休息室内打坐下来,进入修炼状态。

第二日上午。

王猛释放出来一张传音符,将它拿在手中,对着它轻声说了几句什么,抬手打出。那枚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从客房中飞了出去。

大约一顿饭功夫后,大门外面有了反应。

“叮~”

门外传来门铃声。

大门自行打开。一个四旬男子,出现在客房门口。陪同此男子上来的小厮见此,知道没有他的事情了,便告辞离去。

这个四旬男子身材微胖,一袭蓝袍,开脉境六层的修为。房门是自行打开的,他既没有见着开门者,也没有见着他想晋见的人。

但他接到了王猛的传音符,知道王猛在休息室里面的休息,便面露讨好的微笑,在大门外面躬身行了一礼,唱喏道:“请问里面住的贵客,可是外事堂王长老吗?卑职益州城主府管事郭虹,求见王长老!”

“进来吧。”

一个年轻的声音,从房内传出。

郭管事闻声进入房内,只见休息室里面,站着一位器宇轩昂的青年修士,凭窗伫立。

窗外,是客栈的菜园和花园。

更远处,则是林海莽莽的黑山山脉了。

那人的修为高深莫测,以他的修为境界,看不出那人的修为到了何种程度。那人的腰间,悬挂着一枚黑色玉牌,赫然是清溪派外事堂长老的标识!

郭管事紧走几步,来到那人身前,对那人躬身行礼,道:“卑职益州城主府地管事郭虹,见过王长老!”

“就坐下说话吧!”

那人淡淡吩咐道。

此人,正是清溪派外事堂长老王猛。

见郭管事已经到了,王猛给青儿和莫芊芊俩人发个神识传音,让俩人过来。片刻后,青儿与莫芊芊仍然身披大氅,头戴仿真面具,轻移莲步的进来了。

王猛手指青儿和莫芊芊俩人,介绍道:“这俩人前辈,乃是本派的陈管事和莫管事。我们三人,奉外事堂严令,一同来黑山镇处理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的纠纷的。”

郭管事闻言,连忙躬身行礼,道:“卑职益州城主府管事郭虹,见过陈管事,见过莫管事!”

青儿和莫芊芊微微颔首,算是给郭管事回了礼。

四人分宾主坐下。

郭管事脸上露出讨好的微笑,客气道:“王长老和陈管事、莫管事远来辛苦了。卑职未及远迎,尚请恕罪!”

王猛摆了摆手。表示并没有在意。询问郭管事道:“郭管事,你是何日到达黑山镇的?”

郭管事脸上挂着谦卑的微笑,客客气气地回答道:“回王长老。益州城主府接到黑山镇禀报冯、赵两大家族出了人命案的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报,莲叶将卑职派到黑山镇来了。卑职在黑山镇,已经呆了十天时间了。期间两大家族的矛盾,似乎有越来越激化的架势,不知如何处理为好。如今王长老、陈管事和莫管事亲临黑山镇,卑职总算可以放下心了!”

王猛笑道:“怎么样,那两大家族,没有激化到发生火拼之事吧?”

“没有。”

郭管事谦卑的微笑道:“不瞒王长老。卑职虽然只有开脉境修为,但卑职代表城主府和清溪派来黑山镇的!冯氏和赵氏家族看在城主府和清溪派份上,倒也没有乱来。”

“除此之外,原本是黑山镇第一修仙家族的冯氏家族,其家主冯万里突然发疯而死后,家族实力大损,可能不是赵氏家族的对手了。冯氏家族有自知之明,倒也没有寻衅挑衅赵氏家族。赵氏家族也死了人。不过只是无甚要紧的炼器师。赵氏家族自然也不会寻衅滋事了。”

王猛见此,知道郭管事是经验丰富、办事稳妥之人,便笑着问道:“郭管事。你可知道,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究竟是什么矛盾,究竟谁对谁错?”

郭管事连忙拱手道:“回禀王长老。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的矛盾,牵扯颇大,卑职所知不多,不敢妄言。卑职也不敢妄言谁对谁错。卑职建议,还是让他们自己过来,直接向王长老和两位管事禀报各自的冤情,再由王长老和两位管事判断谁对谁错,秉公处理,化解矛盾,不知可好?”

王猛觉得郭管事的说法有理,便道:“现今本长老和陈、莫两位管事,来处理此事,不能偏听偏信。就让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相关人等,将其是非曲直,来这里现场禀报吧。本长老和陈管事、莫管事三人商量后,再决定如何处置。”

“那敢情好!那敢情好!”

郭管事连忙点头哈腰地笑道:“既然如此,卑职想请王长老一行,去镇长官邸歇息,顺便处理公务。客栈里面,可能没有镇长官邸方便。不知王长老意下如何?客栈的条件太简陋,不及镇长官邸远矣!”

“不必了。”

王猛沉吟了一下,断然否定道:“镇长官邸,现在不是还在冯氏家族手里吗?王某和陈管事、莫管事奉命来黑山镇调解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的矛盾,应该不偏不倚,秉公处理。在冯氏家族的官邸里面调解矛盾,恐怕会引起赵氏家族的疑虑的。还是不去了吧!”

郭管事闻言,面色一宭,生恐引起王长老的怀疑,只敢静静倾听王长老说话,不敢再多言了。

沉吟了一下,王猛吩咐道:“那就这样吧!让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各来二三人,就在这间客房里面禀报吧!此处的条件,确实简陋了一些,但还勉强过得去。让店家再行布置一番,能坐下七八人就行了。”

郭管事连忙站立起来,躬身道:“卑职遵命。卑职这就去安排!”

说完此语,郭管事又躬身行了一礼,才转身离去。

片刻后,在郭管事的督促下,店家派了几个小厮抬着一张檀木桌子和几张檀木座椅上来,将休息室布置成会议室的模样,才告辞而去。

青儿笑道:“哥,你这是要当场断案吗?”

王猛戏言道:“青儿,芊芊师妹。我们夫妻三人来个三堂会审,你们看可好?”

青儿哼了一声,嗔道:“青儿和莫芊芊师妹,现在还不是你妻室呢。哥,你想得倒美,还不是你妻室,你就开始使唤我们了?青儿和莫芊芊师妹,是来黑山镇游玩的,可不会给你处理公务的!”

莫芊芊也附和道:“师兄,师妹成了你妻室,自然什么都听你的。可青青姐和师妹俩人,现在还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室呢!你休想差我们办事!”

王猛笑道:“要不哥今天晚上就将你们俩人都娶了,就在这里洞房花烛夜,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可愿意呢?”

“流氓”

青儿和莫芊芊闻言,口中轻吟一声,都背过身去,玉面羞红,妙目中却闪烁着诱人的眸光,饱满完美的胸口微微起伏,垂头不说话。

王猛见此,竟然有了一种想将俩人都抱在怀里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青儿和莫芊芊俩人,都是名门大家出身,都是名门闺秀,遵循礼仪,如果乱来的话,恐怕会影响自己在她们心目中的形象的。

虑及此点,王猛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笑道:“青儿,芊芊师妹。我们坐下说话吧,哥难得和你们俩人在一起,语言上如有冒犯,尚请恕罪!”

“谁说你冒犯了呀?”

青儿扭过头,讶声道,“哥,你冒犯了我们什么了?”

王猛摸着后脑壳憨笑,答不上话来。

莫芊芊也道:“师兄,你知道吗?北峰一个叫‘淑仪’的师妹,前不久与阮师兄成婚了。淑仪师妹还问起过你呢!”

王猛惊奇道:“那个淑仪师妹是谁?我有认识她吗?”

莫芊芊笑道:“师兄。淑仪师妹,是林素素师妹的闺蜜呢。淑仪师妹心中窃慕阮师兄很多年了。阮师兄喜欢的,却是林素素师姐。后来不知道何故,阮师兄终于对林素素师姐死了心,就和淑仪师妹喜结连理了!”

“原来如此。”

王猛恍然大悟,随即又不解地道,“就算淑仪师妹和阮师兄成婚了,她也不该问到师兄我呀?我都不知道淑仪师妹是谁。”

莫芊芊娇笑道:“师兄,你不认识淑仪师妹,淑仪师妹可是认识你的。师妹听很多人说过,你在西州城升仙阁的时候,还把林素素师姐当作青青姐呢!那会儿,淑仪师妹恰好与林素素师姐在一起,就在林素素师妹身边,看见你发现林素素不是陈青青后,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呢!嘻嘻。”

“原来是她!”

王猛呵呵笑道,“那会儿,我半年未见青儿了,心中甚是想念。林素素的背影跟青儿很像,我把林素素师妹,当作青儿了。阮师兄还与我争风吃醋,几乎打起来。唉!谁叫我妻青儿,貌若天仙,倾国倾城,将师兄迷恋得三迷五道,魂不守舍呢!呵呵……”

“哥,那你现在还想不想林素素师姐呢,她可是我们‘清溪十美’的前三名中的一人呢!”

青儿闻言,明月般皎洁的玉面上,明眸闪亮如星辰,笑如花开地道。

关于王猛与林素素的轶事,她也听她兄长陈立志说起过的,林素素迟迟不肯成婚,也没有未婚夫,不知是不是真的爱上猛哥了?她如此提醒猛哥,就是想知道猛哥心中,是不是有表姐林素素的影子。

“唉!”

王猛唉声叹气了一声,苦笑道,“我王猛何德何能,现在有青儿和芊芊师妹两位清溪派大美女做我妻室了,我还能不满足吗?林素素师妹再美,和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呀!”

“那你想不想和她有关系呢?”

青儿妙目如星辰一般,星光璀璨凝望王猛,笑问道。

“唉!”

王猛摇了摇头,道,“你们俩人,都是我最心爱的人。我有了你们俩人,早就心满意足,感激涕零了,从此以后就没有想过其他任何女人了!”

刚说完此语,王猛却心脏突然一跳,顿时尴尬万分起来。

他立刻省悟到,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其他任何女人。

他想过唐琴儿,还和她发生了关系。

那种快感到爆炸的感觉,一直回荡在他脑海里面,久久无法忘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