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一顿饭功夫后。

郭管事带着五名男子,从大门外面进来。

那几人见王猛年轻轻轻,就有结丹境第四层的修为了,无不心中一凛。连忙走到王猛和青儿、莫芊芊跟前,躬身拱手行礼,恭恭敬敬地道:“见过王长老!见过两位上差!”

看样子,郭管事在来这里的途中,就向他们介绍过王猛三人的情况了。他们从未见过王猛,却知道王猛是清溪派外事堂长老,还是三人中唯一的男性,便准确无误地辨别了出来。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连郭管事都不知道她们的名讳,他们自然更加不知道了,只能以“上差”称呼之。

很明显,称呼她们为“上差”,也有尊敬之意。

王猛微微颔首,拱手回礼,吩咐道:“大家都坐下说话罢!”

这五人都是大山里面的普通百姓,性格淳朴直爽,见王猛如此吩咐,立刻分成两派,分别坐在檀木桌的左右两边。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坐在这正中主位上。

郭管事则坐在对面打横的位置。

王猛面色肃然,淡淡扫了众人一眼,开口说道:“本长老奉本派外事堂指派,来黑山镇处理你们两大家族的纠纷。本长老将秉公办事,不偏袒任何一方。你们自己先说说吧,究竟是何纠纷,究竟因何而起?”

左边一名面色沉郁、身材微胖的富态男子,年约五旬,筑元九层境界修为,闻声腾地站立起来,拱手道:“在下是冯氏家族的冯千里。黑山镇镇长、冯氏家族家主冯万里,是在下兄长。在下是冯万里二弟。吾兄被赵氏家族的人害死后,在下暂时代理冯氏家族家主和黑山镇镇长之职。王长老既然如此吩咐了,那就让在下先禀报吧!”

坐在冯千里旁边的那人,年约四旬有余,是其弟冯百里,也是筑元九层境界修为。王猛听郭管事介绍过黑山镇修仙界的基本情况,知道筑元九层境界修为,在黑山镇是屈指可数的存在了。

就在冯千里说话之际,冯百里很见机地站立起来,将几份写满文字的纸张,给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每人分发了一份,神识传音道:“启禀王长老。启禀二位上差!这是我们冯氏家族的诉状。我大哥冯万里被害死的详情,都写在这份申诉材料里面了,请各位上差明察!”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见此,面无表情的接过禀报材料。

冯百里则满面感激地退回了座位。

冯千里对面一人见此,立刻站立起来,对王猛拱手道:“启禀王长老。启禀两位上差!在下是赵氏家族的家主赵卓然!王长老和俩位上差,请不要听冯千里胡说八道,妖言惑众!冯千里的兄长冯万里之死,与我们赵氏家族,没有任何关系!倒是在下的二叔赵眺瞳和家族弟子赵成,都屈死在他们冯氏家族手里!求王长老和两位上差秉公行事,为小民做主!”

赵卓然年约六旬,结丹一层境界修为,据说是黑山镇目前修为境界最高的人。与他同来的俩人,外貌与他颇为相似,年龄也相仿,估计都是他的胞弟,且都是筑元第九层境界的修为。

显然,这五人代表了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的顶尖实力。

据说死者冯万里是结丹境三层的修为,如果不死的话,是黑山镇实力最顶尖的存在,第一高修。赵卓然只能屈居第二。冯万里死后,赵卓然取代冯万里,成了黑山镇最顶尖的存在,第一高修。

就两家实力而言,估计赵氏家族要强于冯氏家族了。

冯氏家族连一个结丹境高修都没有。赵氏家族还有黑山镇唯一一个结丹境高修。就这点来说,此次纠纷,冯氏家族的损失明显要比赵氏家族大得多,所以也觉得冤屈得慌。

而赵氏家族,却认为冯氏家族在借机陷害自己,同时也想为赵眺瞳和赵成两人的死讨回公道。

王猛见此,微微蹙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眉头,感觉有些棘手。

开启阴冥灵目,察看身边的青儿和莫芊芊。面具下面,她们俩人也黛眉微蹙,略显一丝郁闷,看样子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此事才好。

王猛见此,不由淡然一笑。

事实上,他也跟她们俩人一样,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出来公干。

以前也没有类似的经历。

而第一次出来公干,就一个人独当一面。处理的还是两大修仙家族的纠纷。这种纠纷还比较棘手,难以分辨是非,他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了。

原本他还以为,既然冯、赵两大家族的纠纷还没有发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说明双方都很冷静,都很理智,没有采取过激行动。不管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纠纷,只要讲道理,摆事实,那就好办。将纠纷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他只须明辨是非,秉公处理,让两家心服口服就行了。

哪知他们一开口,就互相指责,还牵扯到几条人命大事。

死者之中,还有一人是黑山镇镇长冯万里。冯万里是黑山镇镇长,严格来说也属于清溪派系统内的职事人员。如果仅从关系亲疏方面来处理的话,他应当帮冯氏家族说话,替冯氏家族撑腰。

但是,王猛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做这样的事情的!

他自己是普通人家出身,还是小小的平头百姓的时候,最不耻的事情,就是职事人员上下勾结,坑害普通百姓。霸州谭氏家族祸害霸州百姓,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是他最痛恨的。

他也最痛恨谭氏家族的人!

如今轮到他自己做主了,自然不会如此干了。

虑及此点,王猛强令自己镇静下来,耐心倾听冯千里陈述纠纷发生的前因后果,以便从从中找出发生纠纷的原委,分清责任,秉公处理。

故此,王猛略一迷茫后,就信心十足起来了!

伸出一手,向右侧按了一下,示意右侧的赵卓然坐下,然后沉声告诫道:“赵卓然!如果本长老没有猜错的话,你是赵氏家族的家主吧?先不要争吵。让人家把话说完。他说完后,你再接着说。本长老并不偏听偏信,自会秉公处理。请赵家主放心!”

赵卓然年约六旬,身材瘦小,精明干练。

王猛让他坐下,不得打扰冯千里说话,他也不敢反驳,只是怒视了对面的冯千里一眼,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对面的冯千里也如好斗的公鸡一般,对赵卓然还以怒目相向,强忍怒火,继续禀报道:“王长老,两位上差!三位前辈初来黑山镇,还不了解吾兄被害死的原因和经过。在下现在就详细禀报一番,请王长老和两位上差秉公处理,替小民做主,严惩杀人凶犯!”

说完此语,冯千里满腔悲愤地诉说起来,“事情是十二天前发生的。十二天前,吾兄冯万里从家族藏宝室中,找到了一块罡金,大约只有一枚鸡蛋大小,价值超过百万灵石。吾兄将它交给二叔冯天福,让他拿着这块罡金,去找赵氏炼器作坊的掌柜赵眺瞳,让他为我们炼制一把顶阶飞剑灵器,一把中阶飞剑。我二叔遵命去了赵氏的炼器作坊……”

冯千里失去了兄长,自然悲愤之极,但说起话来口齿清晰,逻辑严密,其说词与禀报材料上写的情况基本一致。

王猛一边听冯千里禀报,一边察看其交上来的禀报材料。

那材料上面说,冯氏家族是黑山镇最大的修仙家族,在灵符炼制方面有一定的造诣,故以制符为业,传承数百年了。

说到道术修炼,却稀松平常,家族修为最高的人,便是已故家主冯万里。他的修为,也不过才结丹初期境界而已。冯氏家族仰仗制符之道上有独到之秘,勉强传承至今。

冯氏家族毕竟是黑山镇最大的修仙家族,冯万里不但是冯氏家族家主,还忝任黑山镇镇长之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冯氏家族一向与人为善,在黑山镇深孚众望,是万民拥戴的存在。

然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件突发的事情而改变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冯万里的四叔冯天福,是冯氏家族的家族长老,筑元一层境界修为。冯天福原先的本命灵器损毁了,想炼制一件新灵器,便来找家主冯万里商谈此事。

冯天福年约七旬,为人和善,在家族中德高望重。

当冯千里禀报到此处的时候,王猛留心察看了赵卓然一方三人的反应,见赵卓然三人面色平静,默然无语,显然是接受冯千里对冯天福人品的认定的。

也就是说,冯天福为人规矩,并不是无事生非的人。

冯万里一向不敢轻看冯天福,对冯天福敬重有加,冯天福提出来要炼制一件新灵器,他也不能反对,就从家族藏宝室中,找出一块罡金来。

冯万里将那块罡金赐予冯天福,让他拿去赵氏家族的炼器作坊炼制飞剑。冯天福按照吩咐,去了赵氏家族炼器作坊。当时,炼器作坊的掌柜赵眺瞳不在,是作坊管事赵成接待他的。

按照规矩,一笔价值上百万灵石的业务,应该由掌柜出面接待的。赵成便给赵眺瞳发了传音符,赵眺瞳回信说,他暂时回不来,委托赵成全权办理。

由于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的关系很和睦,将罡金放置在赵氏家族的炼器作坊,请作坊炼制灵器,原本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数百年以来,冯氏家族请赵氏家族的炼器作坊炼制灵器,都如此办的,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次,却出了意外了!

任谁也想不到,赵成竟然在第二天突然死了!

冯天福闻讯后,赶去赵成家里吊唁,顺便去了作坊一趟,察看那块罡金的炼制情况。

炼器作坊的掌柜、赵氏家族的家族长老赵眺瞳却说,他不知道冯天福委托他们炼器的材料是罡金,也没有听赵成说起过。随后又将整个作坊都搜查了个遍,也没有发现罡金的存在!

故此,赵眺瞳不承认冯天福委托的炼器材料是一块罡金!

冯天福闻言,顿时怒不可遏起来,怒斥赵氏家族意欲贪昧他的罡金,要求他们立刻交出罡金,否则不会与他们善罢甘休!

冯天福与赵眺瞳大吵一架,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回到家族大院,冯天福将此事向家主冯万里做了禀报。

冯万里知道后,也颇诧异,认为赵氏家族与冯氏家族相交百年,互相信任,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便亲自去了赵氏家族大院,找赵氏家族的家主赵卓然询问此事。

赵卓然自然更加不知道此事。

恰好当事者赵成刚死,冯氏家族的说法死无对证。为此俩人也很不愉快。冯万里扔下狠话,限赵氏家族在三日内交出罡金,或者赔偿五百万灵石,否则就要他们好看!

赵卓然并不服软,反而言之凿凿地反驳说,他们根本没有见过罡金,如果冯氏家族想仗势欺人,他们也不是好欺侮的,只能接下了!

冯万里回到家族大院的时候,怪事再次发生!

其时已经是黄昏之后了。冯万里回到家族大院不长时间,令冯氏家族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冯万里突然披头散发地从内房中飞奔出来,面目呆滞,口中“嗬嗬”怪叫,仿佛发了疯的怪兽一般,冯千里和其弟冯百里都在大堂里面,见此警觉不对,立刻想拦下冯万里询问究竟,却被冯万里两手狂舞的摔倒在一边,冯万里嗬嗬怪啸,出门飞奔而去。

冯千里及家族弟子大惊,生恐冯万里发生意外,连忙尾随追去。

冯万里是冯氏家族唯一一个结丹境高修,飞奔速度极快,众人都追赶不上,眼睁睁看着他飞奔到镇西北的万丈地渊,纵身跳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