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95章 两大疑点与微服私访

片刻后,众人都闷声无语,一言不发了。

王猛见此,只好主动询问黑山镇修仙界的基本情况,以及外地修仙者来黑山镇的情况,有无可疑人员。

好一阵盘问后,了解到的信息仍然有限。

至于外地来黑山镇的修仙者,每天都有数十上百人。他们到黑山镇来,不是炼制灵器、法器和灵符,就是购置灵器、法器和灵符。并且外来的修仙者基本上都是散修。

修为最高者,也只有结丹初期境界修为。结丹中期以上修仙者及其少见,从来没有来过虚神境高修。

从冯氏和赵氏两家掌握的线索看,冯万里和赵成、赵眺瞳三人的死,应该与外地来的修仙者没有关系,基本上可以肯定是本地人所为。这也是他们互相怀疑对方的原因。

询问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王猛见此,只好宣布道:“你们两家的冤屈,本长老已知之。待本长老深思熟虑,洞察其奸后,再为你们做主!现在,你们都禀报完了,暂时先回去吧!如果本长老需要了解情况,再找你们!”

赵卓然和冯千里等人闻言,便向王猛等三人告了辞,心情郁闷地去了。

郭管事征得王猛同意,在一楼地字房开了一间客房暂时歇息,王猛三人有何需要,只要通知他,他马上照办。

众人都离开后,房中只剩下王猛和青儿、莫芊芊三人了。

青儿和莫芊芊迫不及待地卸下仿真面具。

青儿拿着一张黑山镇地图,黛眉微蹙,担忧道:“哥。你这不是来处理纠纷,你这是来破案啊!还是一个什么线索都没有的无头冤案。怎样才能抓住凶手,化解两家的纠纷呢?在青儿看来,冯氏和赵氏两家都不像坏人。那么问题来了,谁是正真的凶手呢?”

王猛搔了搔头皮,苦笑道:“这的确是一个无头冤案。外事堂不是安排哥来调解两家纠纷的,竟是安排哥来破案的!如何破案,哥一点头绪都没有。青儿,芊芊师妹,你们俩人帮哥想想办法吧!”

莫芊芊莞尔一笑,道:“师兄。师妹倒觉得,冯万里究竟死没死,是本案最大的疑点,也是本案的一个突破口吧。只要弄清楚了这个问题,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既然冯万里是黑山镇修为最高的人。别人要暗算他,可没有那么容易!冯万里从赵氏家族大院回去时,还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发疯呢?难道真有让结丹境高修发疯的邪术吗?”

王猛摇了摇头,道:“以师兄的修为见识,只知道有些秘术,可能控制人的神智,让人失去自主意识,变成任人操纵的木偶。比如惑心术,就是这样的秘术。但修为低者对修为高者施展惑心术,应该不可能成功,反有被反噬的可能。至于有没有让结丹境高修发疯的邪术,师兄也不知道的!”

青儿沉吟了一下,忽然道:“哥。青儿觉得,那块罡金,是整个事件的起因,应该也是本案的一个突破口!如果能够找到那块罡金的话,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在青儿看来,黑山镇这么偏僻的地方,应该很少有罡金这般昂贵炼器材料的吧。可黑山镇如此之大,那块罡金如此之小,要找到它,简直是大海捞针呀!”

莫芊芊闻言,以略带质疑的口吻道:“青青姐,你的想法很对。师妹完全赞成。师妹只是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冯万里和冯氏家族,也有可能为了敲诈赵氏家族,才策划这个事件的。毕竟一块价值上百万灵石的罡金,有可能让赵氏家族倾家荡产也说不定。要是赵氏家族的炼器作坊倒闭了,会不会有利于冯氏家族呢?”

青儿摆了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否决了莫芊芊的说法,冷笑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莫芊芊师妹,你这个说法,可能性很低,或者说几乎没有可能!你应当知道,如果是冯氏家族想敲诈赵氏家族的话,冯万里就是主谋,也就是阴谋的获利者。他策划这个阴谋,不可能把他自己策划死了的吧!一旦他将自己策划死了,他的家主的位置,就要换人。冯万里不但死了,还丢掉家主的位置,反而成了最吃亏的人。就这点来说,你的说法就是不成立!”

莫芊芊闻言,正想分辨说“或许冯万里并没有死”,但转眼又想,冯万里不可能为了敲诈赵氏家族一块罡金,而让他自己当众死亡,从此成为隐身人,不见天日了吧!

如果他这样策划的话,他自己的损失,未免太大了。因为他“死亡”后,冯氏家族的家主大位和财富都要易人,冯万里反倒变成一无所有者了。

如果家主的位置不换人,那不是不打自招吗!

王猛点了点头,也觉得青儿说的有理,又问道:“青儿,芊芊师妹。你们觉得冯天福会不会是整个事件的肇始者呢?或者说,冯天福为了谋夺家主大位,而蓄意谋杀冯万里呢?”

莫芊芊笑道:“师兄。这个可能性应该很小的。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冯万里死后,接替家主之位的是冯万里的二弟冯千里,而不是冯天福。估计冯千里是冯氏家族的嫡系弟子。而冯天福可能是庶出子弟。家主大位,应该轮不到他的!”

青儿点了点头,笑道:“先不说冯天福是嫡出庶出,就凭冯天福筑元初期境界的修为,要想让冯万里突然发疯,那也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啊!再说,冯天福现在已经年过六旬了,如果想谋夺家主之位,应该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冯万里成为家主二三十年后,才开始动这个心思吧!人家冯万里的家主之位,已经固若金汤了呀!”

王猛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青儿和莫芊芊的说法,接着又问道,“刚才我们都在讨论冯氏家族是事件的策划者。没有涉及赵氏家族。现在我们反过来想想,会不会是赵氏家族策划的阴谋呢?”

青儿和莫芊芊异口同声地道:“不可能!”

王猛微笑道:“为什么不可能。哥曾听人说过,越不像杀人凶手的人,才越有可能是凶手。说不定就是赵氏家族策划的阴谋呢?”

莫芊芊心直口快地道:“师兄!不可能是赵氏家族策划的阴谋。原因很简单。如果是赵氏家族策划的阴谋,其得利之处只有两个。一是获得一块价值百万灵石的罡金。二是正如冯千里说的那样,赵卓然觊觎黑山镇镇长之位,除掉冯万里后,自己当镇长。那我们就来分析一下,这个赵卓然如此做有没有意义?”

“为了获得一块价值百万灵石的罡金,赵卓然要杀掉筑元境管事赵成和筑元后期掌柜赵眺瞳,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吧,根本划不来!其二是觊觎黑山镇镇长之位。可他觊觎也没有用啊,黑山镇镇长这个位置,需要本派外事堂任命的。师兄,你觉得外事堂会选择赵卓然做黑山镇镇长吗?”

青儿也道:“自然不可能了。青儿仔细观察过的,赵卓然此人性格直爽,并不怎么懂得阿谀奉承,显然不是一门心思想当镇长的人。说他为了觊觎黑山镇镇长的位置而滥杀无辜,恐怕说不过去的!”

“青儿,芊芊师妹。你们说的非常有理!哥完全赞同你们的观点!”

王猛含笑点头,沉吟了片刻,总结道:“从赵氏家族的立场来看,冯万里死没死,是本案的一大疑点。但就算弄清楚了这问题,也不一定能够破案。因为冯万里究竟死没死,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没有死。那么基本上可以肯定,冯万里就是本案的发起者,是本案的真正的凶手。只要找到他,一切真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相都大白于天下了。第二个是死了。那么究竟谁是本案真凶,仍然不得而知!”

“从冯氏家族的立场来看,只要找到罡金,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然而,要在偌大的黑山镇找到一块鸡蛋大小的罡金,无异在大海里捞针!基于以上考虑。哥觉得,青儿你和芊芊师妹说的都有道理!哥认为,我们应该从这两个方面入手,调查本案的真相!”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得到王猛的夸奖和肯定,芳心大悦,笑逐颜开。青儿笑道:“哥。你说的也很有道理,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莫芊芊也道:“师兄。师妹是跟你出来的,你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吧!”

时间悄悄流逝。

转眼到了下午。

子时时分。

太阳高照,阳光明媚。

王猛换了一袭普通灰袍,施展风影遁秘术遁出窗户,一闪而逝的出现在十余丈外的一片竹林里面。

那片竹林,乃是客栈后花园的一处林地。

随后身影一闪,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不久之后。

一个身穿一袭灰袍,满脸戾气的青年男修,年龄约莫二十余岁的样子,筑元四层境界修为,大摇大摆的出现在镇南入口处的官道上。

此人,正是刚刚从“黑山客栈”偷偷溜出来的王猛!

此戾气青年与当年在秘境中出现的那个戾气少年,外表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年龄大了几岁,几乎就是同一人了。

青儿与莫芊芊俩人,则被他收在灵气袋里面,一起带出来了。

由于她们俩人的身材曼妙之极,哪怕戴着仿真面具都没有用,很容易被人从身材上认出来,故而王猛没有让她们现身,而是让她们呆在灵气袋里面。

在灵气袋内,俩人突击修炼了唐琴儿传授给王猛的简版寄神术,将一缕神识寄居在王猛一个分元神里面。俩人虽然没有在外面露面,透过王猛的眼睛和耳朵,仍然可以听见和看见外面的一切的。

至于她们和唐琴儿见面时的那一幕,也让王猛颇感满意!

唐琴儿的元神见到美若天仙的陈青青和莫芊芊俩人的时候,也被俩人的美貌征服了,主动上前给陈青青和莫芊芊见礼,让她们俩人颇为喜欢,对唐琴儿也很友善,和蔼可亲。

三人就在灵气袋内,唧唧喳喳交谈起来,好像很亲热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王猛总算彻底放心了。

镇南入口处的官道,位于两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中间。镇口与赵氏家族大院相隔不远,大约只有二三里路远近的样子。

黑山镇建在深山中的一处盆地上。

镇口处的地势,与通往镇外的官道大致持平。越往镇内走,地势越低。站在镇口,向西向南望去,乃是高耸入云、巍峨挺拔的黑山山脉,山中灰雾密布,遮天蔽日。

向北望去,黑山镇的全貌尽收眼底。镇中纵横交错着的三四条宽阔的主街和密密麻麻的叉巷,也一目了然。

令王猛颇感惊讶的是,官道的四周,竟然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和莽莽巨木树。草木中随处可见残垣断壁和青石房屋的废墟。那些废墟经过风吹雨打,早就破败不堪了。

站在镇口的一座残垣上,向镇内望去,只见一条三丈宽阔的青石街道与官道相接,斜铺向下,通向市镇深处。

街道两旁,洋洋洒洒数百家,全是大大小小的炼器作坊和制符作坊。神识扫去,很快就找到了赵氏家族开设的“赵氏炼器作坊”的招牌。

赵氏炼器作坊,就在赵氏家族大院对面的街道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