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96章 牛掌柜

王猛此行的目的,是从侧面打探“冯赵纠纷”一案的案情,尽快侦破此案,抓获正真的凶手。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或许他从炼器作坊的炼器师口中,发现蛛丝马迹。

鉴于此事才刚刚发生不久,王猛没有去“赵氏炼器作坊”,而是选择距离“赵氏炼器作坊”百余丈远的一家叫“牛氏炼器作坊”的中等规模的炼器作坊。

毕竟此事才刚刚发生不久,赵氏炼器作坊的炼器师们口风必然极紧,对不知根底的陌生人更加戒备。从赵氏作坊的炼器师那里,应该探听不到什么有用消息的。

所谓“同行是冤家”。

从赵氏炼器作坊的同行身上,或许能得到想要的信息。他们说起话来,就没有赵氏炼器作坊的炼器师们那般拘谨了。很多人喜欢将小道消息当作饭后茶余的谈资。还有一些人以传播“独家消息”为能事,显得自己比别人更聪明,更有优越感。

作为同行,传播消息的时候就更加没有忌惮了,哪怕别人因此倒闭,都与他们无关的。

或者说,是他们乐见的。

来到“牛氏炼器作坊”大门前,王猛表情暴戾的推门进去。

作坊里面,摆放着一长溜灵玉柜台。

柜台前面,站立着几名衣袍颜色不一的修仙者。看样子都是散修。那些人见他从外面进来,都情不自禁的扭过头,见是不认识的陌生人,还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都颇感好奇,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

他们旁边,一名青袍小厮正在吐沫横飞的跟这几名客人介绍一把飞剑灵器,见众人都扭头向门口望去,略感一丝诧异,也跟着扭头向王猛望来。

王猛见此,满面戾气地狠狠瞪了这些人一眼。

那些人见此,都有些畏惧地低下了头,不敢有什么不服的表示。

他们那几人,都是开脉境散修,感应到王猛周身的筑元境高修气息,自然对这位表情暴戾的“筑元境前辈”畏惧三分了。

青袍小厮见此,连忙迎上前来,脸上绽放出职业性的微笑,拱手招呼道:“这位前辈您好!请问前辈您是炼器,还是购买现成灵器呢?敝店的炼器水平,有口皆碑,在整个黑山镇,都是数一数二的强大存在!购买现成灵器,首选敝店!敝店的货品,在本镇所有炼器店中,都闻名遐迩,有口皆碑!欢迎前辈踊跃抢购!”

这个小厮只有开脉境第二层境界的修为,十六七岁的年纪,模样周正,口齿伶俐。两张嘴皮子一碰,说话一套一套的,连眼睛一眨不眨,显然是小厮界的老鸟了。

王猛并不回答小厮的话,而是冷眼睥睨了小厮一眼,毫不客气地反问道:“你店掌柜何在?”

小厮见此,也不以为意,仍然微笑道:“前辈要见敝店的牛掌柜吗?敝店牛掌柜,现在在二楼,跟一位贵客谈论生意上的事情。前辈需要在下请他下来吗?”

“不必了!”

王猛冷冷道,“带我上去见他!”

小厮被王猛暴戾气势镇住了,不敢推辞,连忙躬身道:“好。好的。在下遵命。请前辈跟在下来!”

说完此语,小厮带领王猛向室内楼梯走去。上了二楼,来到一间接待室前,小厮敲了敲门,大声禀报道:“牛掌柜!有客人要见你!”

片刻后,房门打开了。

一个白面无须的四旬男子,出现在门口。

那人面色愠怒地瞪了小厮一眼,刚想开口训斥小厮几句,随即看见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厮身后的王猛,满脸戾气的样子,微微怔了一怔后,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拱手笑道:“这位客官,在下便是本店掌柜牛不易!请问是你要见在下吗?”

这个四旬男子身材矮小结实,筑元三层境界的修为。嘴皮子溜圆无轮廓,显然也是能说会道之辈。

王猛面色阴厉,两眼一翻,神气活现地道:“你说的很对。在下有些炼器上的事情,要跟你牛掌柜谈谈的!”

四旬男子闻言,颇为为难的扭头望了身后一人一眼,似乎在征询他的意见的样子,那人估计就是小厮口中的“贵客”了,也看见了门外的王猛,对王猛戾气外貌略感一丝畏惧,连忙站立起来,笑道:“牛掌柜!你店生意兴隆,顾客盈门,在下就不多加打扰了。炼器的事情,以后再谈不迟。在下这就告辞罢!”

说完此语,那人对牛不易拱了拱手,告辞而去。

四旬男子拱手回礼,目送那人背影消失后,才后退几步,对王猛拱手笑道:“客官请进,我们坐下谈!”

王猛旁若无人的进入房内。俩人分宾主坐定,小厮献上香茗后,就躬身一礼的离开了。

王猛翘脚架腿,上半身仰躺在座椅上,大大咧咧问四旬男子道:“牛掌柜!不知贵店可有罡金炼制的飞剑出售?”

“罡金炼制的飞剑!”

四旬男子闻言一怔,不禁诧异的喃喃自语了一句,片刻后才道,“兄台!罡金炼制的飞剑,那可是顶阶灵器或者低阶法宝的存在了啊!法宝级别的飞剑,通共整个黑山镇,都没有炼器作坊能够炼制的。顶阶灵器,能够炼制的炼器作坊都不多!敝店是本镇少数几个能够炼制顶阶灵器的炼器作坊之一!客官确定要购买顶阶灵器吗?”

在四旬男子看来,王猛是一介散修,只有筑元四层境界的修为,能驱动一把上阶飞剑灵器就到顶了。法宝级别的飞剑,威能固然极大,拼斗的时候需要加持的法力也巨大之极。

普通筑元境修士法力有限,还没有打出几次法诀,灵力就已经消耗一空了,根本发挥不出法宝级别的飞剑的大半威能的。结果因为法力迅速损耗殆尽,无以为继,反有被斩杀的可能!

基于此,普通筑元境修士基本上以中阶飞剑灵器作为装备配置的标准。一些天赋异禀者,也可以驱动上阶飞剑灵器。选择适合自己的趁手灵器,在拼斗中反而更加容易取胜。

也就是说,灵器只要趁手就好,而不是威能越大越好。这就相当于一个能挑二百斤的凡人偏偏要挑五百斤,结果只能被重担压死。

王猛满面戾气,不苟言笑地肃然道:“某乃辽州人士,姓林!因事路过黑山镇。林某素闻,黑山镇的炼器行业非常发达,可以炼制法宝级别地飞剑地!在下地族叔,乃是结丹后期境界高修地存在!需要购买一把大威力飞剑使用地。即使不是低阶法宝,如果能在炼制飞剑的时候掺入一些罡金,那自然更好了!”

四旬男子闻言,这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笑道:“不瞒林客官!罡金乃是高阶炼器材料,寻常很难一见的。以罡金炼制的飞剑,至少价值数百万灵石了。掺入罡金的飞剑,至少也是顶阶灵器的存在了。顶阶灵器,价值上百万灵石!”

“敝店的炼器水平,执黑山镇炼器界之牛耳,在黑山镇享有盛誉,可以炼制法宝以下的任何灵器!只是……嘿嘿,奈何敝店本小利微,无力自备罡金,也就无力预制顶阶以上飞剑灵器了。倘若林客官自备了罡金,敝店倒可以按照林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官的需要,为林客官定制顶阶飞剑灵器的!不知林客官是否自备有罡金呢?”

“不会吧?贵店的规模,好像并不小啊,难道也无力自备罡金吗?”

王猛讶异道,“那在牛掌柜看来,整个黑山镇,哪家炼器作坊有顶阶以上灵器出售呢?”

“顶阶以上灵器,那至少要四阶以上炼器师,才可以炼制的!”

四旬男子笑了笑,口气坚定地道,“四阶炼器师,敝店当然也是有的!但敝店限于条件,只能由客人自备炼器材料,为其定制顶阶灵器。若说预制顶阶灵器,由客户自行选购的话,通共整个黑山镇,也只有镇南的赵氏炼器作坊了。这倒不是他们赵氏炼器作坊的炼器水平最高,而是他们家族的财势最雄厚而已!但据牛某所知,迄今为止,他们家族也没有顶阶以上灵器出售的!”

“竟然是这样?”

王猛颇感失望,惋叹道,“如此看来,在下只能自备罡金,请赵氏炼器作坊为在下定制灵器了。”

说完此语,王猛站立起来,做出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

“林客官且慢!”

四旬男子见此,连忙伸手虚虚一拦,起身挽留道,“林客官!且请坐下,我们慢慢聊!刚才牛某说过了,敝店的炼器水平,并不比赵氏炼器作坊差的!如果林客官自备炼器材料,敝店也可以为林客官代工顶阶灵器的!炼器费用,还比赵氏还要更低一些!再说,赵氏炼器作坊,最近出了一件惊天大事,连作坊掌柜赵眺瞳都死了,恐怕没有心思为林客官炼制顶阶以上的灵器的!不如就让敝店为林客官代劳了吧!”

“牛掌柜,你此话是何意思?”

王猛颇感诧异,依言坐下来,请教道,“难道赵氏炼器作坊,出了何种大变故不成!”

王猛此次来炼器作坊微服私访,就是为了探听冯、赵两大家族发生纠纷的内幕消息,如今好不容易将话题拐到赵氏家族发生变故的事情上来了,自然不容错过,连忙抓住话题问道。

“呵呵!”

四旬男子见王猛坐了下来,颇感满意,也坐下来,解释道,“林客官!你是外地修士,没有听说过赵氏家族与冯氏家族发生争斗的事情,这很正常!赵氏家族经此大难后,恐怕从此要衰落下去了!”

“这是何故?林某愿闻其详。请牛掌柜多多指教!”

王猛诧异道,“照此说来,林某此次来黑山镇为族叔购买顶阶炼器的事情,恐怕不容易办好了。牛掌柜!请将其中的变故告诉林某,林某回去,也好给族叔一个交代!请牛掌柜不吝指教!”

“不吝指教,自然没有问题!牛某也正想跟林客官好好聊聊此事的!”

四旬男子微微一笑,便如数家珍一般,将赵氏家族与冯氏家族发生纠纷的情况,详详细细的介绍了一遍,最后才画龙点睛地说道,“林客官!你可以想象一下。赵眺瞳是其家族炼器作坊的掌柜,赵眺瞳惨遭横死,其家族的炼器能力,势必都要大打折扣的!如此一来,赵氏炼器作坊的炼器水平,那就大大不如我牛氏炼器作坊了!呵呵!”

“林客官!如果你自备罡金,敝店完全可以为你代工的!价钱方面,都好说,可以好好商量!到时候我们再详细谈论此事。不知林客官意下如何?”

四旬男子所说的赵氏家族与冯氏家族的纠纷,王猛听赵卓然和冯千里俩人当面禀报过,还仔细研读了冯氏家族撰写的诉状,对案情一清二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