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99章 乱葬岗

“哗”

那枚卦爻落在桌子上,一阵跳跃翻滚后,静静地躺着不动了。

赫然是一个阴爻!

接下来,却是一个阳爻。

不长时间,全部卦象都出来了。

何铁嘴摇头晃脑地解说道:“客官所卜之卦象,坤下坎上,乃是比卦。比,吉卦也。乃是地面上有水之意。不知客官所问何事?”

王猛沉吟了一下,想起自己在客房中与青儿和莫芊芊俩人温馨与语的一幕,想起失去肉身的唐琴儿,倒觉得冯氏和赵氏的纠纷,可以先放一放。何铁嘴既然如此厉害,那就先问问家宅情况吧!

因为唐琴儿的事情,王猛觉得有点愧对青儿。不知道如何解释。既然何铁嘴如此神奇,那就让何铁嘴来说说吧!

反正青儿和莫芊芊俩人的神识寄居于他的一个元神里面,何铁嘴说的话,她们都听得见也看得见的,那就让何铁嘴代表命数来告诉她们,自己该有几位妻室吧!

沉吟了一下,便道:“不知家宅情况如何?命中有几位妻室?”

灵气袋中,青儿和莫芊芊俩人也听见了王猛的问话,不由相顾一笑,都凝神倾听。

何铁嘴闻言,目光犀利地望了王猛一眼,笑道:“比卦,大吉。地上有水之义。水聚集于地面,汇聚成溪流。溪流归于江河。江河归于之大海。此乃人心所向,天下归心之义也。如问家宅,而九五为阳爻,高居中正之位。主客官有多位妻妾,且妻妾归心。”

“那么,在下究竟有几位妻妾呢?”

王猛笑问道。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闻言,也大感兴趣,一双妙目直愣愣地盯着何铁嘴,看他是如何说的。作为猛哥未来的妻室,她们也想知道,猛哥究竟有几个夫人的。

“究竟有几位妻妾,本大师要演数一番,才能知道的。但这是客官的第二个问题了。客官如果确实需要演数的话,另加一百灵石。”

何铁嘴毫不客气地道。

王猛二话不说,将一百灵石释放出来。堆积于灵玉桌上,被何铁嘴毫不客气收入桌子下面的抽屉里面。

然后从袖口里面,摸出六枚亮闪闪的铜钱,放入竹筒之中,闭上双目,口中念念有词,轻轻摇晃起来。

片刻后,往桌子上一倾。

“哗啦”一声。

六枚铜钱一阵翻滚颤动后,慢慢平躺下来。

何铁嘴伸出一根干瘦的手指,面容严肃的隔空点了点铜钱,片刻后收回手,掐指掐算起来。

完了,对着王猛微微一笑,道:“恭喜客官。本大师算太乙数,见红鸾星临于北方,主客官近期必有喜事发生。北方属水。此前之比卦,也有水之寓意。水乃六一真水是也。何某算定,客官有五妻一妾之艳福!”

说完此语,何铁嘴上下打量王猛,手抚鼠须,颔首称赞道:“阁下英姿勃勃,玉树临风,一表人才,难怪会有如此多妻妾了。不错!不错!阁下乃是有艳福之人也!”

“而客官刚卜之卦,卦辞曰:比,吉。原筮,元永贞,无咎。不宁方来,后夫凶。其意指有些事情该来的,却还未来。但迟早会来的。”

王猛纳闷道:“不知此是何意?”

何铁嘴手抚鼠须,道:“后夫凶,其道穷也。就是人家都归顺了,而你上六之爻却是阴卦,不归顺。可能会被他人欺侮而无路可走。处境可能很危险。然而比卦既为吉卦,无咎。说明最终将逢凶化吉。汝其勉之乎!”

王猛闻言一怔,目光一凝,陷入了沉吟。

此卦象不知是何意思,将他欺侮到无路可走?

难道说的是谭氏家族的人?

想将他欺侮到无路可走的,除了谭氏家族的人,不可能有其他的人了啊!

如果卦象不是指谭氏家族的人的话,那又会指谁呢?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既然该来的迟早会来,那就让他来吧!

灵气袋中,青儿和莫芊芊闻言,不禁面面相觑起来,满脸惊讶之色。她们关注的不是猛哥可能遭遇凶险之事,既然能逢凶化吉,她们就不关注了。

她们关注的是猛哥有五妻一妾。算上她们俩人和唐琴儿,猛哥已有三位妻室了,难道将来还会增加二妻一妾不成?

不过,一想到猛哥风流倜傥,器宇轩昂,一表人才,健美结实的肉身,还有别的女子爱上他,也是正常的事情。唐琴儿不就是这样爱上猛哥,而甘愿为猛哥献身的吗?

但一想到猛哥还有二妻一妾,青儿和莫芊芊俩人表情尴尬起来,不知道说什么好。转眼又一想,姻缘都是天定,别的女子与猛哥有缘,那是天意,她们也不能怎样的,又释然了。

王猛闻言,信疑参半,不过也不敢多问什么,唯恐青儿和莫芊芊听见了会多心,怪他是花心大萝卜,连忙转换话题,道:“在下除问家宅,还想问问此行是否能顺利办成想要办成的事情呢?”

何铁嘴并不理会王猛的问话,慢慢收起桌子上的铜钱和竹筒。半响,才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本大师的规矩,是一日只问一事。阁下欲问第二件事情,明日再来罢!”

王猛闻言,也知道这确实是何铁嘴的规矩,多说无益,便从何铁嘴居家院子里面出来,慢慢往镇北方向而去。

王猛心中,却在怀疑何铁嘴演卦算数的可信性。

“五妻一妾?”

王猛自言自语一句,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草,我命中会有如此多妻妾吗?应该不可能啊!”

青儿是他最爱的女孩。他原本以为,此生有青儿一人就够了。不久之后,他不但有了青儿,还有了莫芊芊。

是青儿自己愿意的。

再后来,他又有了唐琴儿,还跟唐琴儿发生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男女之欢,让他明明白白地感觉到,生命中的东西,尤其是妻妾,并不完全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出现的。

刚开始的时候,他没想过要和唐琴儿发生关系,约为夫妻。后来生米煮成了熟饭,他也享受了人间至味,倒也爱上了唐琴儿,愿意接纳她为妻室了。

也就是说,算上青儿、莫芊芊和唐琴儿,他已经有三位妻室了。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

“如果何铁嘴算得准确的话,不知另外那二妻一妾,又会是谁呢?”

王猛纳闷地喃喃道,“我认识的女孩子,就那么几人,怎么可能还有二妻一妾呢?”

说完这句话,王猛心脏一跳,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那个妙人,正是他以前忽视过的绝世大美女林素素!

“林素素二十一岁了,还没有成婚,难道是在等我?如果她在等我,我对她不管不问,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如果她是我命中的女人的话,确实有些对不住她了。”

“下次见着她的时候,如果她仍然未婚,那就跟她好好谈谈吧!既然是我命中的女人,就不能再如此对待她了,直接收了吧!”

王猛心中这样想着,脑海里浮现出林素素美丽可爱的娇容,和成熟丰满得像熟透了的果实般的稚嫩娇躯。

老实说,林素素的容貌,即使在美女如云的清溪派,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如今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才想起她的非凡美貌来,王猛不禁对她丰满而不丰腴的娇躯,有了怀念之意。

当初与林素素拥抱的感觉,还真是奇妙啊!

哪怕与青儿和莫芊芊相比,林素素都另有一种诱人的风韵。既然何铁嘴说,他命中注定有五妻一妾,下次再见到林素素的时候,就不能客气了!

只是不知他有三位妻子了,林素素还愿不愿意嫁给他?林素素也不是平凡女子,还刁蛮任性,要想收下她,可没有那么容易!

不知不觉间,王猛一路向北,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过长长的街道,走出了黑山镇的北部入口,到了镇北的官道上,穿过一条山间小道,来到了镇东北的乱葬岗。

乱葬岗,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按照赵卓然的说法,赵氏家族的赵眺瞳,就死在乱葬岗,死因不明。

而按照冯千里的说法,冯氏家族的冯万里死后,他的阴魂,也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乱葬岗。

由此可见,乱葬岗是一个值得重点关注的地方。其中必然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乱葬岗位于黑山镇东北方,是一片低矮的山丘。那片山丘的面积非常巨大,大约有十多万亩的样子。

冯千里提及过的万丈地渊,则在镇西北。

两者相距约莫三十余里的样子。

乱葬岗里面,弥望是一座座长满了野草的坟茔,数目足有数十万座之多的样子。

乱葬岗的对面,距离乱葬岗大约半里路之遥的地方,还有两座规模较小的坟茔地。

其中一处是冯氏家族的陵园。

另一处是赵氏家族的陵园。

这两处陵园的入口处,都建有城楼和素色的玉石牌坊,陵园里面铺设了干净整洁的甬道,两边跪有成对的石麒麟、石马、石羊等石雕,甬道两旁植满了成排成行的青翠柏树,陵园里面的坟茔都修仙整齐大方,树碑立传。

相对而言,乱葬岗里面的坟茔完全被野草掩没了,一看就是无主的荒坟,只是其极其数目庞大,看上去漫山遍野,触目惊心。

距离乱葬岗入口处不远的地方,有二座新坟。

那两座坟茔上的堆土是新挖出来的黄土。堆土上面插有花圈和纸花,周围撒满了纸钱。花圈的挽联上,清晰写着“沉痛哀悼赵眺瞳千古”和“沉痛哀悼赵成千古”之类的字眼。

毫无疑问,这二座坟茔是刚刚死去的赵眺瞳和赵成的坟墓。

赵眺瞳和赵成俩人是横死者,不能葬入赵氏家族的祖坟地,只能葬在乱葬岗。按照当地的习俗,如果横死者葬入祖坟地的话,会给家族带来厄运的。

受此启发,王猛放出神识,向冯氏家族的坟茔地扫去,也没有发现冯万里的坟墓。想来冯万里已死,却没有找到遗骸,是无法下葬的。因其遗骸就在万丈地渊下面,即使以衣冠冢下葬,都是不妥当的。

“小小黑山镇,竟有如此多的无主坟茔吗?”

王猛不禁惊讶了,“这岂不意味着,黑山镇曾经枉死过数十万人吗!”

乱葬岗入口处,耸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青色巨石,上书“乱葬岗”三个血色大字。

乱葬岗的地形比黑山镇高出甚多。

黑山镇的地势是四周高,中间低,像一口大锅。

站在乱葬岗入口的土堆上,举目向黑山镇望去,鳞次栉比的高楼和民居尽收眼底。颇有气势的冯氏家族大院,就在镇北街道与官道交界交界处不远的地方,距离乱葬岗约有十七八里地的样子。

如果将冯氏家族大院与赵氏家族大院相比的话,冯氏家族大院似乎更加气派一些,规模也庞大得多,可见冯氏家族的制符生意,还是很不错的,积累的财富不在少数。

王猛对灵气袋内的青儿和莫芊芊道:“青儿,芊芊师妹。我们现在去乱葬岗里面去看看吧!赵眺瞳和赵成俩人都是修仙者,其遗骸不会很快腐烂的。去看看他们究竟是如何死的吧!”

莫芊芊望着青儿,没有说话。

青儿知道莫芊芊这是在等她拿主意,便道:“哥。既然到这里来了,我们就去看看吧。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端倪呢。”

王猛应了一声是,身影飘然而起地向乱葬岗里面飘然而去。

此时已近黄昏。

秋风萧瑟,草木枯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