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章 轻松获胜

三天时间悄悄过去。

清晨。

霸州谭家庄。

谭氏家族家主谭世旺银须银发,满面红光,神态安详仰躺在雅室软床上。

两名小妾伺候在旁,一个敲手,一个揉足,用力给谭世旺按摩着。

这时,谭府管家谭有禄垂手躬身,从外面进来。

谭有禄躬身行礼道:“奴才谭有禄,给家主大人请安!”

谭世旺仍然仰躺着,双目微闭,淡淡道:“说。”

谭有禄忙道:“是。奴才启禀家主大人。三少爷详林和大孙少爷延朗,刚从清溪山发来飞剑传书,说三系杂灵脉弟子比试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们还没见着四孙少爷延彪的人影呢。问四孙少爷到底来了没有。现在时间很紧了,再不来应试,恐怕就错过机会了。这样的机会,以后未必还有。奴才知道此事干系重大,大清早就来打扰家主大人,请家主大人见谅!”

谭世旺睁开双目,诧异道:“延彪不是几天前就出发了吗,怎么现在还没有赶到清溪城吗?”

旁边揉足的小妾,仗着昨晚刚刚被谭世旺宠幸过,想向谭世旺撒娇,博谭世旺欢喜,美目瞟了谭有禄一眼,狐媚笑道:“家主大人!四孙少爷是不是跟家主大人您学的呀,又缩在哪个狐狸精的被窝里,舍不得起身了呀?嘻嘻!”

那小妾的话音未落,忽然她的人就像一发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居然是谭世旺一脚将她踢飞了。

“砰”地一声。

小妾砸在身后两丈多远的墙壁上,又从墙壁上滑落下来,翻倒在地。

小妾头发散乱,七窍流血,已经奄奄一息。

谭世旺坐起身,沉声喝道:“来人!将这不懂规矩的贱人拖下去,乱棍打死!”

那小妾闻言,赛如头顶上响起了一个炸雷!

小妾不顾全身伤疼,爬上前去哭喊着哀求道:“求家主大人饶命,求家主大人饶命啊......”

门外,一名身穿黑衣的家丁应声走进来,二话不说的一把揪住小妾的头发,将小妾提溜起来,大踏步走了出去。

须臾,门外传来棍棒的重击声和那小妾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只两声后,小妾的惨叫声,便戛然而止。

显然已被乱棍活活打死了。

旁边另一位伺妾见此,吓得浑身颤栗,面无人色,大气不敢出。

谭有禄这才躬身禀报道:“奴才回禀家主大人。据大孙少爷说,他找遍了清溪城的大街小巷,连青楼都找遍了,还是不见四孙少爷的影子。很明显,四孙少爷并不在清溪城。请家主大人示下,接下来该如何做?”

“如此说来,延彪可能已经失踪三四天了?”

谭世旺双眉紧锁,果断命令道:“让世聪长老召集族中全部一百三十名结丹境高修,一千余名筑元境家族弟子,全体出动!从谭家庄到清溪城,展开地毯式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务必要找到延彪!”

谭有禄垂首道:“是。奴才马上传达家主大人命令!”

大约三四个时辰后。

谭有禄陪着一位蓝袍修士进来了。

那名蓝袍修士年约五旬,双眉紧锁的来到谭世旺面前,沉痛道:“大哥!延彪找到了。延彪被人杀死在云梦森林里面。从他身上的尸斑推测,已经死了三四天时间了!可怜的孩子,被人生生捏碎了脑袋。灵剑也被击毁。看样子双方打斗过,但延彪显然不是对手。延彪身上的灵草袋和储物袋,也被人掳走了!”

谭世旺闻言,脸色瞬间阴冷了下来,眼中冒出了怒火。

“啪”

谭世旺狠狠一掌,拍在旁边的灵玉桌上,将灵玉桌拍得粉碎。

“老夫不管他是谁?敢杀我谭氏家族的人,老夫一定要让他痛悔终生!老夫要将他挫骨扬灰!老夫要杀他全家!灭他满门!鸡犬不留!”

谭世旺暴跳如雷。谭世旺的声音法力内蕴,震得屋内嗡嗡作响,似乎雅室的房顶,都被震得跳动了起来,“还拿走了灵草袋和储物袋?好啊!那上面有我谭氏家族的独特印记!去查!给我查!一定要将这畜生揪出来!”

鹿州,清溪城。

三系杂灵脉弟子比试大会,马上就要在清溪城大较场举行了。

清溪城大较场,是当地驻军的武技考较场,面积广阔无比。里面设置有二十座大型比武大擂台。来参加比试的应试者,大约有近千名。采用单淘汰制。二十座比武大擂台同时进行比试。经过四轮单淘汰后,一百名合格弟子的名单,基本上可以确定下来了。

王猛和徐涛、徐强两兄弟,早早来到了大较场。王猛发现,来参加应试的青少年们,全都是未突破开脉境第一层的菜鸟修仙者。大部分人的腰间,都悬挂有剑器。

不过基本上都是凡剑。

带有飞剑灵器的人,不足二十人。

每座比武大擂台上,清溪派都安排了三名裁判。

擂台的主裁判,是一名开脉境内门弟子,身穿白袍。

另有两名身穿青袍的外门弟子,为现场执行裁判,负责具体的裁判事宜。

第一轮比试,徐强最先上。

对手是一名身穿粗布袍的十六七岁少年。这少年两手空空,连普通凡剑都没有一把。看见对面的徐强手擎飞剑灵器,就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徐强的对手,便主动告负了。

“徐强胜出!”

负责裁判的外门弟子大声宣布道。

接下来,王猛和徐涛的情况也差不多,都轻松赢得了第一轮单淘汰赛。

第二轮比试,王猛先上。

王猛的对手,是一名手持凡剑的少年,名叫汪鹏。汪鹏感应到王猛飞剑灵器上的强大灵力波动,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清溪派一名负责现场裁判的外门弟子刚刚喊出“比试开始”,王猛手中的飞剑,就迫不及待地劈了出去。

“唰”

飞剑划过一道弧光,直劈而下。

那少年忙不迭举剑一挡。

“噹”

少年手中的凡剑,应声断为数截。

在飞剑灵器面前,普通凡剑,根本不堪一击!

王猛的飞剑劈断对方的凡剑后,威势稍减,但仍然势不可挡的猛劈下来。汪鹏大惊失色,不过见识也快,连忙就地一滚,虽然躲过了飞剑的劈击,却也狼狈之极。

汪鹏知道取胜无望,连忙主动认输了。

“王猛胜出!”

负责裁判的外门弟子大声宣布道。

徐涛和徐强俩人,也轻松战胜各自对手,进入第三轮。

到第三轮比试开始的时候,现场只剩下二百余人了。

那些被淘汰者,全部被清理出场。

第三轮比试,徐涛和徐强俩人均以飞剑灵器之利,轻松获胜。

轮到王猛的时候,王猛的对手,是一名手持凡剑的戾气青年。那青年年约二十余岁,名叫詹春晖,身穿一件白袍。此人似乎已经盯住王猛很久了,王猛刚一上场,詹春晖立刻举手大喊道:“裁判!我有话要说!”

旁边做现场裁判的外门弟子道:“说!”

詹春晖两眼瞪着王猛,大声道:“他作弊!”

外门弟子面无表情地道:“他做什么弊了?”

詹春晖不满地道:“裁判!我发现,这个叫王猛的人,和另外俩人轮流使用同一把飞剑!很明显,这把飞剑并不是他本人的!他用别人的飞剑参加比试,有作弊嫌疑,应该算他输!”

作裁判的外门弟子闻言,似乎不能做主,立刻将请示的目光,向主裁判望去。

那个做主裁判的内门弟子问王猛道:“你用的是别人的剑?”

王猛笑道:“启禀仙师大人。这把飞剑是在下三人合伙买下的,所以在下三人轮流使用。这不算作弊吧?”

那内门弟子果断道:“不算。比试规则,并没有禁止借剑比试。借剑比试,并不违规!”

詹春晖不服道:“在下不同意!虽然比试规则没有禁止借剑比试,但也没有规定可以借剑比试啊!他就是作弊!应取消他的比试资格!直接宣布在下获胜!”

那内门弟子冷笑道:“人家合伙买剑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呢?”

詹春晖道:“在下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不然,在下叫上几个人,大家合伙买上一把飞剑,在下有飞剑在手,铁定赢他啊!”

那内门弟子脸孔一板,呵斥道:“放屁!你没想那么多,难道你还有理了?修仙者就该处心积虑,将全部心思都用在修仙上!人家将心思用在合伙买剑比试上,有何不可?何错之有?一头猪什么都不想,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结果只有挨宰的份!你什么都不想,难道你是猪吗!”

“你还比不比了?爱比比,不比滚!”

那詹春晖被内门弟子呵斥了一顿,半晌说不出话来。又不甘心就此被淘汰,立刻将手中的凡剑一挺,挽起一朵剑花,向王猛疾刺过来。

王猛恼怒此人诬告自己,见他不但不认输,还敢主动攻击自己,立刻想都不想的接连劈出两剑。

“唰”

“唰”

飞剑划出两道弧光,狠狠劈在疾刺过来的凡剑上。

只听得“噹”地一声。

凡剑断为数截。

“啊”

詹春晖发出一声瘆人的惨叫,跪倒在地。

他握剑的右手,被王猛的飞剑斩断,血淋淋的右手手掌,掉落在地上。

詹春晖双目噙泪,痛得浑身颤抖,脸色煞白如纸。

黄豆大滴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落下。

“小塔!小坡!”

那内门弟子厉声喝道。

旁边两名身穿青袍的外门弟子答道:“小塔(小坡)在!”

“把他带下去,用疗伤灵药将他的手掌接好!”

内门弟子冷冷吩咐道。

小塔和小坡应了一声是,将詹春晖带了下去。

根据内门弟子的提示,现场还剩余一百一十二人。

第四轮,众人经过抽签,抽出其中的二十四人,进行第四轮比试。王猛、徐涛和徐强三人第四轮都轮空,等于直接上了100名合格弟子名单,三人无不大喜!

“草!终于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了!”

王猛激动万分,同时在心中,暗暗感激那个给自己创造了机会的清溪派东峰峰主。没有他老人家的据理力争,王猛就不可能有今天的美好机会!

虽然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名字,王猛对他的感觉,却非常良好。

正是此人,给了三系杂灵脉弟子改变命运的机会!

真是知识改变命运,修仙改变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