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沿着高矮不平的悬崖绝壁往南走,一路行来,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夜幕降临后,才偷偷溜回到客栈客房。

翌日上午。

王猛、青儿、莫芊芊和郭管事四人离开客栈,前往镇北的冯氏家族大院。

黑山镇客栈在黑山镇镇中偏南位置,离镇南的赵氏家族大院大约四五里路程,离镇北的冯氏家族大院约七八里路程。不到一盏茶的功法,四人到了冯氏家族大院的大门口。

冯氏家族新任家主冯千里、其弟冯百里和管家冯荣得到郭管事的通知,早就在家族大院大门前等候了。

一行人见礼毕,进入家族大院大堂,分宾主坐定。

管家冯荣侍立在冯千里身后。

王猛望着冯千里道:“冯家主!本长老三人此来,有些情况需要了解一下。令兄冯万里突然发疯,接着就跳崖而死了。不知此前可有什么异常反应?包括但不限于异常语言,异常行为,以及你们家族大院里面发生过的任何异常情况。”

“在此,本长老还要特别申明一下。你们可以怀疑是赵氏家族搞的鬼。但不排除你们家族和赵氏家族都是受害者。凡事都有可能。正真的凶手,可能是赵氏家族的人,也可能另有其人。为了抓获真正的凶手,为令兄报仇雪恨,你们不要有任何顾虑,将知道的情况全部说出来,以便我们尽快找到真正的凶手!”

冯千里和冯百里互望一眼,默然无语,好像疑虑重重的样子。

王猛见此,启发地道:“难道两位冯兄只怀疑赵氏家族的人,就没有怀疑别的什么人吗?比如说,谁跟你们家族有深仇大怨?或者说,你们得罪过什么人,让他怀恨在心,念念不忘报复?”

冯千里摇了摇头,道:“回禀王长老。敝家族是黑山镇第一大修仙家族,一向遵循与人为善的祖训,从不恃强凌弱,欺压旁人。应该不会得罪人,也没有跟人结下深仇大怨,让其怀恨在心,念念不忘报复!”

“除了赵氏家族的人,在下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值得怀疑?在在下看来,此事全因赵氏家族贪昧敝家族的罡金而起,而以吾兄发疯暴死而终。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非常清晰。除了赵氏家族的人,在下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做出如此歹事!”

“启禀王长老!”

冯千里话语刚落,冯百里就激愤地道:“吾兄和赵卓然俩人,是黑山镇仅有的两名结丹境高修!赵氏家族肯定觊觎吾兄的镇长之位,才将他害死的!害死吾兄后,赵卓然就有了成为黑山镇镇长的可能!这就是他们犯罪的动机!贪昧敝家族的罡金,是整个阴谋的起因。害死吾兄,则是阴谋的结果!如果凶手不是赵氏家族的人,还能有谁呢?”

“两位冯兄!你们的想法,实在太偏激了!”

王猛摇了摇头,笑道,“本长老承认,你们俩人的话,确实有一定道理!本长老也不是要一口断定,赵氏家族的人就不是凶手。但你们俩人只是口头指控,并不能拿出证据来支持你们的指控。就此断定赵氏家族的人是凶手,却无法解释他们是如何让令兄发疯,又如何让令兄发疯后跳下万丈地渊的。无法让人信服啊!”

“不知王长老为何如此说?”

冯千里与冯百里对视一眼,惊疑不定地道。俩人都在暗暗怀疑,王长老是不是收受了赵氏家族的贿赂,才帮赵氏家族说话的?

“道理很简单!”

王猛看了冯千里一眼,笑道:“冯家主!你们说的第一个理由,是赵氏家族贪昧你们家族的罡金。据你们自己说,那块罡金价值百万灵石,价值确实不低。但你们想过没有,赵氏家族会不会为了价值百万灵石的罡金,就以邪术杀死赵眺瞳和赵成俩人?显然不会!赵眺瞳是赵卓然二叔,赵成是赵卓然堂侄,赵卓然不可能为了百万灵石,连自己家族的亲人也杀吧?区区百万灵石,买不了两名筑元境修士的性命的!”

“你们的第二个理由,是赵卓然觊觎黑山镇镇长之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据本长老所知,黑山镇镇长府每年的全部收入,还不到一百万灵石。除去上交,每年结余不到二十万灵石。还要保证镇长府各项开销和黑山镇的各项公共支出,其结余是极其微不足道的。因此,这不但说明令兄冯万里是廉洁奉公之人,还说明黑山镇镇长府的油水并不大。说赵卓然为了觊觎镇长之位,不惜挑起两大家族火拼,是很勉强的!”

“此外,黑山镇镇长的任命,并不是赵卓然自己说了算,也不是益州城城主府说了算,而是本派外事堂说了算。究竟由谁接任黑山镇镇长一职,就是本长老也不知道的,遑论赵卓然了。”

“本长老今日来贵府跟你们商议此事,并不是要证明赵氏家族的人不是凶手。而是告诉你们,凶手也可能另有其人!如果你们两家互认对方是凶手的话,反倒可能帮了真正的凶手的忙,帮他们逃脱了制裁!如果另有凶手,凶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们一无所知。那就意味着凶手将来还有可能继续作案。你们两个家族的人,将来仍有未知的危险!”

“故此,你们两家应该放下成见,配合本长老抓获真正凶手,消除未知的危险。将知道的异常情况说出来,供本长老和陈、莫俩位管事参考。这其实是对你们自己家族负责。明白么?”

冯千里和冯百里闻言,都面色震惊地互望了一眼。

此前,他们似乎被仇恨蒙蔽了神智,都没有考虑有这种可能。或者说,虽然想到有这种可能,却没有发现怀疑对象,只能将仇怨发泄到赵氏家族身上。

现在被王长老有条不紊地将这种可能说出来,他们颇感震惊之余,显然被王长老的话打动了。也认同了王长老的说法。

冯千里纳闷地道:“启禀王长老。我们三兄弟及内眷,都居住在家族大院里面。吾兄为人宽厚仁德,虽居镇长之位,却从不仗势欺人,更没有横征暴敛,盘剥百姓。黑山镇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吾兄一直到发疯前,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王猛提醒道:“令兄没有发生异常情况。那其他人呢?”

冯千里摇了摇头,道:“好像也没有。”

冯千里身后的冯荣闻言,躬身禀报道:“奴才启禀家主。前任家主发疯前,确实没有发生异常的情况。可前任家主发疯的当晚,家族大院发生了一起意外。负责值守家族大院安全的冯禄,曾在半夜时分被一道鬼影吓倒。到现在还在卧病之中呢!”

冯千里顿时被提醒了,道:“啊……对,对对!不是你说起,我竟忘记了。”

对王猛拱手禀报道:“王长老!敝家族弟子冯禄,是家族大院的值守管事。吾兄发疯的那个晚上,是他负责巡守家族大院的。当夜子时时分,他曾经发现一道阴影,出现在吾兄居住的精舍外面。冯禄厉声喝问‘谁在那里?’那个阴影回首向冯禄望了一眼,竟是一个七窍流血、眼放绿光,长舌伸出的鬼魂,面目恐怖之极,竟将冯禄吓得瘫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其时,乱葬岗又出现了吾兄的鬼魂,闹得人心惶惶。吾兄精舍前的鬼影,在下当时以为,是吾兄的魂魄回家来了,就没有放在心上。不知此事算不算异常?”

王猛笑道:“如此异常的情况,怎能不算呢!这种事情不算异常,还有什么事情算得上异常?还有类似的情况吗?”

冯千里沉吟了片刻,才道:“启禀王长老。如果这种事情算异常的话,那倒还有好几起。第一起发生在吾兄发疯的那个晚上。以后几乎每个晚上,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阴影出现的位置也不固定。第一次出现在吾兄居住的精舍外面。后几次出现在吾嫂居住的后院里面。还有几次出现在一个隐秘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存在,只有几个家族核心人物才知道的。事情发生后,我们也曾怀疑有人偷窃。然而盘查了家族财产后,却没有丢弃什么东西。真是奇怪!”

王猛闻言,微微颔首。

刚才进入冯氏家族大院的时候,王猛就用神识扫视过大院了。

冯氏家族大院是一座三进三间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四合大院。院中房屋甚多,情况复杂。王猛不清楚他们家族成员的居住情况,也不明白冯千里所指的精舍在什么位置,便询问冯千里。

冯千里说,其兄冯万里三妻四妾,都居住在第三进大院里面。冯千里和冯百里两家,都居住在第二进院落。前院是大堂。前院两侧的厢房给家丁和丫鬟小子们居住。

至于那个“隐秘的地方”,王猛询问了两次,冯千里犹豫了半晌,都没有说清楚究竟是什么地方,王猛也不好再问了。

估计是冯氏家族的藏宝室所在地吧!

也就是说,这一段时间以来,冯氏家族大院一直在“闹鬼”!好几个看见鬼影的家丁,都被吓得病倒了。

随后,王猛又问到了冯氏家族的灵符炼制情况。

冯千里道:“回禀王长老。敝家族除了灵符炼制,还因为灵符与法器的炼制方法较为接近,也炼制法器的。但限于道术修为有限,在下本人包括家族的灵符、法器炼制师,都只能炼制顶阶以下的各种灵符和顶阶以下的各种法器。”

随后,冯千里又给王猛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灵器与法器的区别。

通常所说的灵器,都是用自具威能的灵材炼制的。将其滴血认主后,便成了本命灵器了,别人要想将其缴获或者拿走,就没有无主之物那么容易了。除非将其杀死,否则很容易召回的。

灵器使用过后,威能可能会有所损耗。将其祭炼之后,威能还可以回复到初始状态的。

法器则是以秘术将各种灵器、法宝的威能,映射移挪到某种使用简便的灵物上面,这种灵物,就是法器。被映射移挪了威能的法器和法宝,其威能被映射移挪走了多少,丧失了多少威能。

一些残破损毁的灵器和法宝,其威能被映射移挪殆尽,就变成废物了。

法器被使用过后,威能也会下降,且无法回复原状。一旦威能损耗殆尽,法器就成了没有任何作用的废物了。

听了冯千里这番解释,王猛恍然大悟。

此前,他没有接触过炼器,也没有接触灵符和法器的炼制,对灵器和法器的区别不是很了解。

现在总算明白了。

例如,他以前借用青儿的云罗帕法器,和五沙派的连横在秘魔窟中使用的玉如意法器,就是这种情况。

估计连横那枚玉如意法器使用过很多次了,威能损耗较大,被王猛的落日神箭轻而易举的摧毁,连横本人也身死神灭。

那枚玉如意法器乃是相当于法宝的存在,防御能力极强,如果其威能全在的话,落日神箭并不能那么轻易将其击毁的!至于连横会不会被一举击杀,那就是两说的事情了。

可见灵器与法器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冯氏家族只能制作顶阶灵符,也在王猛意料之中。

毕竟炼制灵符也需要法力的。

冯氏家族的道术修为不高,能炼制顶阶灵符已经很不错了。顶阶以上灵符俗称符宝,威能次于等阶的法宝。

王猛身上法宝甚多,自然对符宝没有什么兴趣。

在秘魔窟中,他曾缴获了曹子坤的一枚灵符炼制秘术玉简,里面介绍了顶阶以下灵符的炼制之法,王猛自信,只要他潜心研习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炼制顶阶灵符,称为顶阶灵符炼制师。

毕竟王猛已是虚神境高修了,不是冯千里等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不过,冯千里显然不知道王猛有此奇遇,说起灵符炼制的时候,原本的沉郁之色消失不见了,变得兴致盎然起来。

从储物戒指里面释放出一枚白色玉符,将其双手捧起,递到王猛身前,道:“王长老!这是一张顶阶真灵符。乃是吾兄冯万里亲手炼制之物。最多可以使用三次。使用此真灵符,可以召唤出一只三阶鹰鹫妖兽攻击敌人,威能颇为不弱的。在下无以为敬,这张真灵符,就请王长老收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