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03章 阴符

七叔公年事已高,基本上已到筑元境修士的寿元极限了,精力不济,说话时间长了有些喘息,嘴边溢满了白沫。话匣子打开后,虚火上升,倒越说越来劲了,灰白色的眼珠子里面有了一丝兴奋的光芒。

王猛趁机问七叔公,如果万符门的三大灵符炼制秘诀都在的话,可能会掌握在谁手里呢?七叔公说,三大灵符的炼制秘诀是独一无二的,只有万符门门主可以修习。故而只能掌握在万符门门主手里。别人不知炼制秘诀,就是想仿制都做不到的。

据说冯天霞被谋杀后,三大灵符就失传了。

也有人说,三大灵符没有失传,仍然掌握在冯元吉手里。不知何故,冯元吉一枚灵符都没有没有炼制出来。

有关三大灵符的说法众说纷纭,究竟是不是失传了,根本没有人知道。

后来冯元吉和万符门被正道盟覆灭,连道统都不存在了,三大灵符才真正失传了。

鉴于三大灵符的巨大威力,很多人都必欲得之而后快,暗中调查过它的去向,盗洞挖墓、入室抢劫的事情时有发生,闹得黑山镇鸡犬不宁。

鉴于万符门历代门主对正道盟有大勋劳,也都是德高望重之辈,正道盟担心有人将主意打到万符门历代门主的坟墓里面,盗挖万符门门主坟茔,便以一个蔽空大阵,将整个坟茔地封闭起来了。

“原来如此!”

王猛恍然大悟。

怪不得冯氏家族有两个陵园。

原来此冯氏家族不是彼冯氏家族!

那个古老的冯氏家族陵园,确实有盗挖过的迹象。那些盗墓贼显然不是普通盗墓贼。他们盗墓也不是为了偷窃财物,而是觊觎三大灵符的炼制秘诀!

“哥。此次冯万里突然死亡,会不会也与三大灵符有关系呢?”

一旁的青儿闻言,神识传音问王猛道。

“应该差不多吧!”

王猛神识传音回道。

七叔公离开后,王猛对冯千里道:“冯兄。这两天晚上,鬼影还有出现吗?”

冯千里回道:“回禀王长老。据值夜弟子们禀报。前天晚上,他们还发现有鬼影出没。昨日王长老和两位上差来到黑山镇,鬼影倒没有出现。”

“是吗?”

王猛闻言,颇感诧异!

心中暗忖,冯氏家族大院出现的“鬼影”,恐怕不是真正的鬼影,而是修仙者秘术幻化的,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莫非有人认为,三大灵符的炼制秘诀,还遗留在冯氏家族大院里面?”

王猛暗暗惊讶。

冯氏家族大院颇具规模,包括三进三间的家主府,制符阁大殿、法器阁大殿、东西花园、祠堂等大大小小的院落,房屋上千间,内部装饰豪阔。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建筑风格古朴老旧的院落甚少。只有三进三间的家主府的建筑古色古香,透出一股古旧气息,应该是几百年前的古旧建造了。

如果万符门门主将三大灵符炼制秘诀纪录在玉简、羊皮纸之类的物品里面,藏于大院内的某一处的话,确实很难被发现的。

“冯兄,带本长老去鬼影出没之地看看吧!”

王猛吩咐道。

“遵命!”

冯千里拱手回道。

给王长老和两位上差送礼被拒后,冯千里心怀忐忑,惴惴不安。后来见王长老询问数百年前的事情,话语中隐隐透出对万符门和三大灵符很感兴趣的样子,猜测王长老可能也在打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灵符的主意。

三大灵符,那是传说中的事情了。

他们这个冯氏,也不是益州冯氏,他倒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连忙安排冯荣道:“去将冯禄叫来,给王长老介绍夜里发现的情况!”

“是。奴才谨遵家主大人旨意!”

冯荣俯首回道。

言毕,离开大堂而去。

不到一顿饭功夫,冯荣扶着一个三旬男子进来了。

此男子的模样与冯荣颇为相似,估计是其亲弟弟,面色赤红无须,开脉后期境界修为。

冯禄来到冯千里面前,躬身行礼道:“属下冯禄,见过家主大人!”

冯千里将冯禄带到王猛身前,笑道:“王长老!此人名冯禄,是我冯氏家族子弟,还是大院的值守管事。敝大院所有值夜之事,他知之甚详。就让他带领王长老和两位上差察看鬼影出没之地吧!”

王猛点了点头,表示应允。

冯禄闻言,立刻受宠若惊起来,由冯荣扶着,屁颠屁颠的在前面带路。

众人出了大堂,沿着曲曲折折的甬道穿过第一进和第二进大院,来到第三进大院。

来到一幢精舍前面,冯禄指着正中一间最奢华的精舍,道:“禀报家主大人。禀报各位上差。这间精舍,就是前任家主的公事房。前任家主发疯跳下万丈地渊的那个晚上,大约子时时分。天上无月。天地间一片漆黑。在下巡夜至此处。忽见附近房中透出的黯淡灯光下,一条黑影一闪而逝,忽然消失不见了。片刻后,又像一条阴影一般浮现出来。”

“那阴影很奇怪。闪过灯光的时候,竟然没有留下阴影,就突然消失不见了。恍惚之间,在下似乎觉得有冷风吹过,不觉心胆俱寒,毛骨悚然起来。忽然间,旁边一间房内传出一声凄厉瘆人的惨叫……那声音是如此骇人,在下不禁心胆俱寒,毛骨悚然,谁知那个阴影蓦然出现,回首向在下望了一眼,竟是一个七窍流血、眼放绿光,长舌伸出的鬼魂,面目狰狞恐怖之极,在下顿时吓得瘫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冯禄在述说此事的时候,不知不觉陷入惊恐中了,话语中充满了恐惧,似乎那是一种可以将人的魂魄都撕裂的深深恐惧,至今烙印般的烙在他心中,说起来竟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起来。

其实也不止冯禄,就是冯千里、冯百里和冯荣几人,都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起来!

“咦?”

王猛却突然惊咦了一声!

作为修炼过阴元力的虚神境高修,王猛感觉何其敏锐,一眼发现前任家主的公事房前的走廊上,摆放着一盆素白无叶的古怪灵植!那株灵植只有一根素白的花茎,顶部开着一朵素白如雪的花朵,弥散出淡淡的阴气。

冯禄、冯千里、冯百里和冯荣几人不寒而栗不是因为胆小害怕,而是遭到了那株古怪灵植弥散出来的阴气的袭击!

在阴气浓重的环境里面,哪怕是修仙者,都要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侍立在王猛身后,侵袭而来的阴气被王猛吸纳了,俩人未受侵袭,因此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王猛距离那茎素白如雪的花朵大约一丈多远距离,明显能感应到花朵里面凝厚的阴元力气息,不禁暗暗惊讶!

这个花朵蕴含的阴元力,竟然不比黑殍花弱多少!

那茎素白色的花朵,乃是一种没有生机气息的寡白花朵,有如素纸扎成的孝花。王猛手指那盆素白无叶、茎长半尺的灵植,问道:“冯兄!那盆灵

(本章未完,请翻页)

植,作何用途,为何放置在这里?”

冯千里道:“回禀王长老。这盆灵植,名字叫魔罗花,据闻来自九幽地府。吾兄将这株魔罗花放置在此处,乃是为了炼制阴符。吾兄有个习惯,喜欢在公事房内炼制灵符的。”

“阴符,何为阴符?”

王猛诧异道。

“回禀王长老。阴符,即是可以在阴间使用的灵符。在阳间,只要阴气浓重的地方,也可以使用阴符的!”

“竟有这样的灵符!”

王猛不解地问道,“我们修仙者又不去阴间,炼制阴符,不知有何用途?”

“回王长老。情况是这样的。吾兄未死之前的那段时间,有人发现乱葬岗下面,传来‘笃笃笃’的怪响。吾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让何铁嘴来演卦算数,以定凶吉。何铁嘴演卦算数完了,告诉吾兄说,乱葬岗下面埋葬的都是怨念极深的怨魂厉鬼。此为它们在地下打架斗殴,争抢地盘。情况严重的话,可能会从乱葬岗出来,祸害镇上的百姓的。如果不预先防备,恐怕会有灭顶之灾的!”

“吾兄见何铁嘴说的如此严重,便问其有何应对之策。何铁嘴说,必须炼制一批阴符,才能克制怨魂厉鬼的袭扰。此盆魔罗花,就是炼制阴符用的。制符之时,取一小片魔罗花,将其炼入阴符,便可对付怨魂厉鬼了。不然,普通灵符无法伤及鬼物,拿那些鬼物毫无办法!”

“唉!如今此花仍在,吾兄却已故去!世事变化无常,福祸岂能预料哉!”

冯千里伤感地说完这番话,忽然悲从中来,泫然欲泣。

“原来如此。”

王猛也颇感概,继续问道,“那么,何铁嘴自己会不会炼制阴符呢?你兄冯万里,炼制出阴符了吗?”

话虽如此,王猛脑海里面,显现出他在何铁嘴家中见过的那枚黑色灵符。估计那枚灵符,就是冯千里所说的“阴符”吧!

冯千里道:“何铁嘴精通阴阳至理,算卦演数,无所不精。他自己不但会炼制阴符,还有阴符炼制秘诀。吾兄从何铁嘴手中弄来阴符炼制秘诀,潜心研习。因研习阴符的时间尚短,无法炼制出阴符。不过,当初吾兄之所以要研习阴符炼制之法,是因为何铁嘴给了他两张阴符!”

“一天晚上,吾兄去乱葬岗试验阴符。祭出阴符后,果然大显神威,一团灰白色的阴火直接打在一只鬼魂身上,将其烧得形神俱灭,消失无形。”

说到这里,冯千里扭头问冯荣道:“冯荣!前任家主剩下的那张阴符何在?”

冯荣立刻躬身回道:“回禀家主大人。据奴才所知。剩下那枚阴符还在前任家主大人的公事房内。”

“去,将那张阴符取来,拿给王长老察看!”

冯千里吩咐道。

“是。奴才遵命!”

冯荣躬身回答一声,走到那间精舍的门前,掏出一张玉牌在门前轻轻一刷,大门洞开。

王猛启用阴冥灵目望去,只见前任家主公事房宽阔奢华,珠宝字画摆放整齐有序,前面是会客室,中间是休息室,最里面是家主公事房。

公事房内,摆放着一张宽大洁白的羊脂灵玉桌。桌面上孤零零地摆放着一张黑色的灵符。

这张灵符,与王猛在何铁嘴密室里见过的那张灵符一模一样,毫无二致。

见到此幕,王猛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何铁嘴的奸猾狡诈模样,心道何铁嘴此人,极为可疑,似乎整个事情,都与他有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