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片刻后,冯荣从公事房出来,将一张黑色符箓交到冯千里手里。

冯千里转身将符箓交给王猛,道:“王长老。这就是何铁嘴交给吾兄的两张阴符中的一张。不知为何,在下拿在手里,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古怪感觉!”

王猛接过阴符,感应到里面确实封印了一定的阴元力在内,不禁大感惊疑。

青儿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对王猛神识传音道:“哥。那个何铁嘴会炼制阴符,难道他是阴符门弟子吗?”

“阴符门?青儿,紫云大陆有阴符门这样的修仙门派吗?”

王猛颇感惊讶,不动声色的神识传音道。

他曾经翻阅过紫云大陆各修仙门派及其历史沿革的相关典籍,倒没有发现有什么阴符门这样的修仙门派。青儿凭一张阴符,猜测何铁嘴是阴符门弟子,难道阴符门以炼制阴符闻名的吗?

“青儿偶然听吾父提起,才知道有阴符门这个修仙门派的。据说阴符门是西冥之地的一个小门派。但阴符门究竟修炼何种功法,其道场在什么地方,青儿并不知道的。不如哥问问冯千里,向他了解一下吧!”

青儿回道。

“好的。青儿。哥听你的!”

王猛将那张阴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问冯千里道,“冯家主!何铁嘴懂得阴符炼制之术,难道是西冥之地的阴符门弟子吗?”

“阴符门?”

冯千里闻言一愣,诧异地喃喃了一声,歉然一笑道,“很抱歉,王长老!西冥之地虽然距离黑山镇不过数万里之遥,在下对西冥之地的情况,却不大了解。也不知道西冥之地有阴符门这个修仙门派。吾兄在世的时候,曾经询问过何铁嘴是师承来历。何铁嘴说,他是一介散修,并非门派弟子。至于他为何会炼制阴符,在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

旁边的冯百里补充道:“启禀王长老。据在下了解,何铁嘴是黑山镇本地人氏。少时即流落在外地,二年前才回到黑山镇定居的。因其有算卦演数之能,且屡屡应验,才被吾兄招聘为镇长府参事的。眉头听说他与阴符门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冯百里以惊疑的目光望着王猛,问道:“难道王长老怀疑何铁嘴有何问题吗?”

王猛笑了笑,风轻云淡地道:“本长老也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是怀疑他有何问题。本长老见他懂得炼制阴符,才有词怀疑的。”

冯百里闻言,这才释然起来,笑道:“何铁嘴只是筑元初期修为,就算他有算卦演数之能,也谋害不了吾兄的。吾兄是结丹境三层境界高修,如果发现不对,可以将其立毙掌下的!”

“百里兄说的不错!”

王猛点了点头,笑道,“毕竟俩人的修为差距太大了。本长老记得,令兄是结丹境三层。何铁嘴只是筑元境二层。既是暗算令兄,也不可能做到能毫发无伤、全身而退的。”

看见这张阴符后,王猛忽然对制符之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冯千里道:“冯兄,这张阴符,别开生面,本长老非常喜欢。不知能不能将它送给本长老?”

冯千里闻言,连忙道:“既然王长老喜欢,那就送给王长老,做个纪念罢!”

王猛谢过冯千里,将那张阴符收入一只玉盒,贴上一枚雷系禁符,收入储物戒指。

接下来,冯禄带领众人去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家主精舍后面的一处四合院内,对王猛介绍道:“启禀王长老。此处宅院,是前任家主大人三位夫人的居所。前任家主大人除了炼制灵符,就在此四合院内歇息。前任家主大人故去后,鬼影也时常在此院内出现。”

王猛闻言,微微颔首。

他已经感应到了,此处的阴气也颇厚重。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有阴物出没的缘故。

启用阴冥灵目望去,各个房间内的摆设还是居家的模样,只是不见一个人影,不由问道:“这个院子里面,现在还住人吗?”

冯千里回道:“回禀王长老。自从吾兄故去后,院内常有鬼物出没,三位家嫂觉得晦气,怕不干净,都搬到前院居住去了。这个院落闲置下来了。还没有安排人居住。”

王猛点了点头,问道:“冯兄。我记得你说过。鬼影还出现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我想去那个地方看看,不知是否方便?”

冯千里闻言,与冯百里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俩人嘴唇微微蠕动,好像在神识传音的样子,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

冯千里毅然转过身,对王猛道:“此处没有外人,告诉王长老也无妨。那个隐秘之地,便是我们家族的藏宝室。说是藏宝室,其实并没有收藏什么宝物,只是一些普通灵材和符箓。家族的财富,也并不多的。仅能维持家族运转罢了!我兄弟俩人,这就陪同王长老和两位上差前去看看吧!”

说完此语,冯千里让冯禄先行离去,然后带着王猛一行人,向第二进院落走去。

其实,就算冯千里自己不说,王猛也知道,冯千里提及的隐秘之地就是冯氏家族的藏宝室。因为冯千里此前说过,他们请赵氏家族炼器作坊代工的那块罡金,就算从冯氏家族的藏宝室里面找出来的。

到了第二进院落,进入一个有四人值守房间内。

这四人中,有两名筑元境修士,另外两名是开脉境修士。

他们值守的房间内空空荡荡,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王猛却看出来了,右侧的墙壁上,设立了一个隐匿法阵。以阴冥灵目望去,发现那个法阵后面,是一个放置了数十只箱笼的藏宝室。

箱笼里面,装盛着灵石、灵符、法器和各种炼器材料。

让王猛感到惊讶的是,守护藏宝室的法阵,居然是一个三阶隐匿法阵。居然是他最熟悉的“四门兜底阵”!

“三阶四门兜底阵?”

见到这一幕,王猛面色微变,震惊异常!

太巧合了!

在何铁嘴家中,他亲眼看见,那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不就正在研究三阶四门兜底法阵吗?

难道何铁嘴和那个中年男子,想破解四门兜底法阵,洗劫冯氏家族的藏宝室吗?

难道何铁嘴是制造冯氏和赵氏家族纠纷,导致三人死亡的罪魁祸首?

他虽然不能肯定这个想法,但何铁嘴的嫌疑,似乎越来越大了。

冯千里并没有让王猛和青儿、莫芊芊三人进入藏宝室的打算,只是笑着对王猛解释道:“王长老!此处便是我们家族的藏宝室。据值守者禀报,晚上鬼影出现的时候,值守室内阴风阵阵,墙壁上照明用的太阳石,竟然自行熄灭了。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令他们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原来值守的两名开脉境弟子,都吓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毛病来了。现在值守的这四人,是敝家族中胆子最大、阳火最旺之人。那两名筑元境弟子还是火灵脉修士,勉强可以抵抗鬼影的侵入的。自从他们四人当值后,鬼影就再也没有在此处出现了。”

王猛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颔首。

众人回到前庭大堂中坐下。

王猛道:“令叔冯天福,是此次冯氏和赵氏纠纷的当事人。不知他可在家族大院内?如果方便的话,本长老还想见见他的。”

冯千里回道:“冯天福是在下四叔。吾兄因冯氏和赵氏纠纷,突然故去。四叔于心不安,第二日就忧郁成疾了。现在病卧在家。既是王长老要见他,那就让他过来吧!”

吩咐冯荣道:“冯荣!去请四叔过来。”

“是。奴才谨遵家主大人吩咐!”

冯荣对着冯千里躬身一礼,转身离去。

大约一顿饭功夫,冯荣陪着一位一脸病容的六旬老者进来了。冯千里和冯百里见此,连忙起身行礼。

冯千里道:“愚侄见过四叔。”

老者面色沉郁,似乎气息不畅的样子,问道:“家主召唤老朽,不知有何要事?”

冯千里忙道:“四叔客气了。只因清溪派的王长老来家中,了解前任家主与赵氏家族纠纷一事。王长老想请四叔过来,述说一下当时去赵氏家族炼器作坊的情况,不知四叔可方便?”

“既然是清溪派王长老来了,老朽虽有小恙,并不要紧。老朽自当遵照王长老的吩咐办的。”

说完此语,老者走到王猛面前,拱手道:“老朽冯天福,见过王长老!”

王猛连忙拱手还礼,笑道:“有劳四叔了。请坐。”

冯荣早已将座椅准备停当。

冯天福依言坐下,道:“那一日的情况,是这样的。十多天前,老朽的中阶飞剑损毁严重,威能大失,想换一把飞剑。便将此事跟前任家主说了。前任家主对老朽颇为看重,便从家族藏宝室中,找出一块鸡蛋大小的罡金,交予老朽,嘱咐请赵氏家族的炼器作坊炼制一把顶阶飞剑,一把中阶上品飞剑。中阶上品飞剑交予老夫。顶阶飞剑由前任家主自用。”

“老朽拿到罡金后,也颇兴奋。当时便去了城南的赵氏炼器作坊。小厮带老朽去二楼接待室。负责接待老朽的是管事赵成。赵成听闻老朽要炼制一把顶阶飞剑,一把中阶上品飞剑,觉得兹事体大。他不敢自己做主,便向掌柜赵眺瞳报告,恰逢赵眺瞳不在,便向其发出了一枚传音符。赵眺瞳回音说,他信得过赵成,不必请示,一切都由赵成全权办理。老朽将罡金交予赵成后,便离开了。”

“谁知第二日,赵成却突然死了。究竟因何而死,谁都不知道。老朽去赵氏家族吊唁,顺便问及炼器的情况,赵眺瞳却说,他不知道竟有此事。随后找遍了整个炼器作坊,都没有发现那块罡金。便怀疑说,老朽是不是搞错了。老朽当时就怒了。老朽明明将那块罡金交予赵成的,怎么可能不存在!肯定是赵氏家族的人见那块罡金价值不菲,便想贪昧了那块罡金!”

“至于赵成因何而死,是不是赵氏家族的人杀死的,老朽没有亲眼看见,不敢瞎说。但赵氏家族贪昧老朽罡金,那是明摆着的事情!王长老既来处理此事,请王长老为老朽做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