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老者说着说着,突然悲从中来,泫然欲泣。

抬起袖袍擦拭眼泪的时候,目光从袖袍后面,偷偷察看了一下王猛的反应。王猛目光犀利望来,老者才赶紧低垂下眼帘,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猛却从他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丝躲闪,不由狐疑起来。

在他印象中,冯天福不是老实本份的人吗,怎会有偷窥的举动?

大约一顿饭功夫,老者才将事情的经过禀报完毕。王猛面无表情,静静打量了老者几眼,也没有多问什么。

冯千里见此,便让冯荣扶着老者离去。

接下来,王猛让冯千里带领他和青儿、莫芊芊三人,离开冯氏家族大院,去了万丈地渊,察看冯万里殉难之处。

冯万里殉难之处,在万丈地渊边缘的一座石崖上。

石崖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地渊。

冯千里指着翻滚涌上来的茫茫灰雾,对王猛道:“王长老!此处下面,深达四万余丈。下面还有一座深潭。吾兄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等我们赶到这里,以神识向下面扫视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了他的踪影了。”

这处石崖,王猛昨日也来过的。

下面确有一座深潭。潭水水质阴寒。

肉眼望去,身前身后都是茫茫灰雾,视线被茫茫灰雾阻挡,看不了多远,只觉得四周灰濛濛一片,不知身在何处,今夕是何夕,今年是何年,有种缥缈无依的感觉。

当时,王猛以神识扫视下去的时候,发现下面潭水暗流涌动,估计更深的水下,有地下阴河与水潭相通。

不然的话,潭水应该静止不动的。

但这水潭实在太深了,哪怕以他的强大神识之力,可以穿透水下千丈之深,仍然没有发现潭水的底部,以及那条与潭水相通的阴河。

由此可见,这座水潭,确是深不见底的存在!

如果冯万里是从这里跳下去的话,极有可能沉入了水底,被暗流涌动的阴河河水带走了,故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此外,水潭四周的石壁上,生长着很多大石窟。不排除洞窟里面有高阶妖兽存在,冯万里跳下去的时候,可能惊动了妖兽,被其吞噬了。

当然,冯万里从此处跳下去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这也只是冯氏家族和冯千里的一家之言。究竟是假是真,外人无从判断。王猛目前还没有发现证据证明这个说法属实。

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冯万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将他归类为“失踪人口”,似乎更加合理一些。

当然,这也只是王猛的个人想法。

他也没有将这个想法宣之于人。

这个地方距离乱葬岗,大约三十里左右的距离。筑元境修士站在这里,都可以以神识扫视到乱葬岗的入口处的。以筑元境修士的强大听力,应该也听得见三十里外的鬼泣声的。

如果真像冯千里说的那样,他们深更半夜守侯在这里,听见冯万里的鬼泣声从乱葬岗那边传过来,马上闻声赶过去的话,哪怕他们都是修仙者,都要心胆俱寒的。

一些胆小的家族弟子被吓昏过去,完全有可能。

想到此点,王猛回到冯氏家族大院,让冯千里将参与值守的家族弟子都找过来,逐一禀报情况。

等他们禀报完了,又随口询问了几个问题,发现他们的说法大同小异,说话的神情也真实自然,煞有介事,不像信口胡诌的样子。

当然,哪怕他们真的在万丈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渊值守过,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这只能说明他们确是值守过,并且听见了鬼泣声,仅此而已!

至于冯万里是不是从他们值守的地方跳下去的,他们也不清楚。

返回客栈时,天色已晚。

黄昏已经降临。

王猛原本打算调查完冯氏家族后,接下来去赵氏家族炼器作坊,走访案发现场的,因为时间关系,只能留待明天了。

客房内。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坐在休息室内,讨论一天来的观感。

因为此次谈话较为敏感,为了防止被人偷听了外传出去,王猛打出一个法术护罩,将整个休息室与外界隔离了开来。

青儿沉吟了一下,首先说道:“哥。此次冯氏家族大院之行,青儿有几点感想。其一,冯万里究竟是死是生,外人无法得知。如果冯万里从赵氏家族大院回来后发疯、跳下万丈地渊,都是冯千里捏造出来的话,此案的凶手就只能是冯氏家族的人了。而冯千里是此案最大的受益者。那么凶手可能就是冯千里。其余死者都是赵氏家族的人,基本上可以排除赵氏家族的作案嫌疑了。”

“其二,万符门和益州冯氏家族,在五圣教之乱中覆灭了。他们传承下来的三大灵符,究竟是失传了,还是隐藏在何地?如果青儿猜测不错的话,似乎整个事件,都与三大灵符有关。从这一点来说,可能冯万里真的被人谋害了。谋害冯万里的目的,就为盗窃三大灵符的炼制秘诀。可能凶手认为,三大灵符的炼制秘诀隐藏在冯氏家族大院,如果冯万里不死的话,会影响其行动。”

“其三,青儿发现,何铁嘴此人,颇为神秘,与此案牵扯也很深,有作案嫌疑。只是不明白他一个筑元境修士,为何能谋杀结丹境高修冯万里?难道是有外人相助?”

“综上所诉,到目前为此,青儿怀疑的对象一共有俩人。其中一人是冯千里。另一人是何铁嘴!”

王猛闻言,含笑点头,夸赞道:“青儿,你心思细腻,考虑问题深刻、全面。让哥大受启发,真不愧是哥的贤内助!到目前为此,哥与你心有戚戚焉,哥的怀疑对象,也是冯千里和何铁嘴俩人!”

莫芊芊笑道:“师兄,青青姐。怎么小妹觉得,冯天福和何铁嘴家里那个微胖的中年男子,也很可疑啊?小妹见师兄询问冯天福的时候,冯天福似乎有一点慌乱的样子。难道他也是凶手中的一人吗?”

王猛微微颔首,夸赞道:“师妹,你跟青儿一样,观察得细致入微,鞭辟入里!师兄也发现此点了。师兄听人说过,冯天福是老实本份的人,确实不该有那种反应的。他是冯万里的族叔,最有条件接近冯万里。如果冯万里确是被害死了的话,他确实有可能是凶手。师兄唯一不解的是,他害死冯万里,究竟有何好处呢?他也不能成为冯氏家族的家主啊!”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得到王猛的夸赞,都颇兴奋,立刻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说着说着,俩人将议论的核心议题,竟集中何铁嘴说的“五妻一妾”上来了。

青儿笑道:“哥。你相不相信何铁嘴所言,说你有五妻一妾呢?”

王猛悍然道:“不信!”

青儿惊讶道:“为何不信。哥,你是嫌多,不想有五妻一妾。还是嫌少,觉得自己不止五妻一妾呢?”

“何铁嘴之言,不值得相信!”

王猛摆了摆手,淡然笑道:“如果何铁嘴真是神乎其神的神算的话,他应该早就算出来了,哥是变幻了面目去见他的。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应该能算出来,哥不是筑元境修士,而是虚神境高修!这两点,才是哥的本来面目!他连哥的本来面目都看不出,又怎能算出哥有五妻一妾呢?”

“青儿,芊芊师妹!哥有你们两位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爱妻了,现在又多了个唐琴儿,哥已经心满意足、喜出望外了,哪敢再望有五妻一妾呢?”

青儿和莫芊芊闻言,相顾一笑,好像放心不少的样子。

青儿嫣然一笑道:“哥。人们都说,姻缘都是天定。也有人说,阴缘是前世所定。哥有几位妻妾,青儿并不会吃错的。你急着辩白什么呢。”

莫芊芊也道:“师兄,师妹也不吃醋的!如果别的女孩子真的爱上你,而你也爱上了她的话,那是前世的缘分,师妹不会反对的。”

如今的王猛,早就不是处男了。与两位绝世大美女谈论妻妾之事,再也不会脸红心跳,不知所措了。

王猛搔了搔脑袋,尴尬道:“青儿,芊芊师妹。你们的夫君,可真没有这么想啊!就算你们都不吃醋,哥也不能犯此错误呀!”

俩女闻言,垂下美丽的眼眸,无语微笑。

随即,话题有扯到到阴符上来了。王猛忍不住问青儿道:“青儿,关于阴符门的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青儿沉吟道:“七八年前,吾父与吾母闲聊的时候,谈及一人。吾父说,那人修炼了一种叫‘离魂秘术’的奇怪法术。这个法术有二个特点。一是生人的魂魄出窍,神游万里。二是能够召唤别人的魂魄。哪怕已死之人的魂魄,都可以找回来的。”

莫芊芊闻言,惊讶道:“青青姐!已死之人的魂魄都找回来,难道还能复生不成吗?”

青儿摇了摇头,道:“人的寿命,都是天定的。已死之人魂魄找回来,也不能复生。除非修习了还魂术,逆天行事,才可以让死者死复生的。但毕竟是逆天行事,施展法术者的寿元,据说也要损失不少的。故此,修炼还魂术的修仙者,并不多的。”

“原来如此。”

莫芊芊满脸讶色,微微点头,惊叹道:“可我们修仙者都是逆天行事呀,为何还可以增长寿元呢?”

王猛笑道:“师妹,你的这个说法,也不很对!修仙者增长寿元,正是天道的安排。对修仙者来说,所谓逆天,乃是突破化真大圆满境界后飞升仙界,才是正真的逆天行事,那是要遭天罚的!所谓天罚,就是天降雷劫,或者遭遇时空乱流的消磨。如果不能躲过天罚,只能身死道消,堕入轮回。只有躲过天罚,才能成功飞升仙界。这才是真正的逆天。逆天之后,寿元仍然大涨的!”

青儿笑道:“哥。所谓天罚,那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情。因为遭受天罚者是不会再在人间出现的。谁也不知道天罚的后果如何。我们扯得太远了。还是说说阴符门罢!”

“据吾父说,阴符门修士是修炼了阴元力的异类。欲施展魂魄出窍之术,要使用离魂灯,摆设离魂大阵,才可魂魄出窍,日游万里而还。据说有一日,其人欲往万里外探访一友,坐于离魂灯阵里面,嘱咐其徒弟用一只俗称‘法罩’的罩子法器,将其本人与离魂灯阵用法罩罩住。守候在旁边。如果其师没有返回,不得擅自离开。言乾,便神游去了。其徒弟是一童子,性颇好奇。守了半日后,忍不住揭开了法罩。结果发现其师呆若木鸡,魂魄已失。半个时辰,才复活过来,怒斥其徒道,‘业障!怎敢不遵吾号令,擅自揭开法罩?幸亏吾提前返回,不然被尔害死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