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07章 鬼影再现

“呵呵,何师侄!你自己想想吧,如此奇宝,以其逆天之神力,能否保你魂魄不坏,完事后回归肉身呢?”

何铁嘴闻言,脸上担忧之色少霁。

为了打消何铁嘴顾虑,中年男子继续解释道:“本师叔奉许副门主之命来此,就是要借助赎魂大阵的莫大神通,将师侄的魂魄凝炼成‘阴身之体’,助师侄完成许副门主交予的任务!师侄完成任务归来,魂魄安然无恙,仍然可以回归肉身的!”

“其实,凝炼魂魄的好处,并不止于提升魂魄修为。对于师侄魂魄稳固和坚韧方面,同样大有助益的!自此以后,即使遭到普通的魂魄法术攻击,都无法伤你分毫!而这方面的提高,还会对师侄炼制阴符,提升阴元力修为,都有莫大的好处的!”

“当然,本师兄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让师侄的魂魄拥有匹敌于筑元境修士的强大修为,以便尽快完成任务。而要达此目的,非借助赎魂大阵莫办的!”

说完此语,中年男子不容置辩的一道法诀打出!

“唿”

环绕何铁嘴周身的一百零七盏青灯,蓦然微微一颤的悬浮而起,围绕何铁嘴周身,走马灯似的徐徐飞舞盘旋起来,而各盏青灯的距离,却始终保持不变。看上去井然有序,颇为诡异的样子。

唯有一盏铜灯,始终保持不动。

那盏铜灯,便是何铁嘴头顶上的那盏本命大灯!

而何铁嘴本人,则在中年男子低叱一个“疾”字后,刚刚露出一丝惊骇之色,竟突然间变得失魂落魄,呆若木鸡起来,惊骇之色也凝固在其脸上。

这时,默默注视此处的王猛发现,一个人形的虚影,从何铁嘴的肉身上“走”了出来,出了密室,独自向镇北方向缥缈飞去。

而何铁嘴的肉身,则仍然留在原地,一动不动,恍如一具没有了生命的僵尸,目光空洞,表情凝滞!

青儿和莫芊芊两人透过王猛的分元神,自然也看见了此景,都暗暗惊骇不已!

青儿惊讶道:“哥,那道人影虚影,难道是何铁嘴的魂魄吗?它出窍后,肯定往冯氏家族大院去了,我们要不要马上追上去呢?”

“不需要。我们先回客栈吧。”

王猛摇了摇头,断然道:“青儿,你说的不错。刚才那道人形虚影,确实是何铁嘴出了窍的魂魄。它往镇北而去,肯定是去冯氏家族大院了。等它闹出动静,冯千里肯定会给我们发来传音符的!”

“冯氏家族大院离客栈不远,完全在我们神识的笼罩之内。我们接到通知,再赶去不迟!如果我们现在紧追何铁嘴的魂魄而去的话,传音符发现我们的踪迹,会自动向我们飞来的。如此一来,我们跟踪何铁嘴魂魄的一幕,就会留下蛛丝马迹。将来给外事堂写结案报告的时候,就不好写了,必然暴露哥有阴冥灵目的秘密。还是等他自行暴露吧!”

说完此语。王猛身影冲天而起,出现在百丈高的半空中。略一沉吟后,向客栈方向飞驰而去。

当此之时,王猛有两个选择。

一是按青儿说的,尾随何铁嘴的魂魄追去,当众抓捕何铁嘴的魂魄,揭穿何铁嘴的阴谋。但此举有利有弊。除了不好写结案报告。还会暴露他看得见魂魄的秘密。此外,可能还会打草惊蛇,把事情办砸了。毕竟何铁嘴的魂魄,是无法杀死冯万里、赵眺瞳和赵成三人的。后面自然还有更大的阴谋,没有必要惊动何铁嘴背后的真正凶手。

二是进入密室,将密室内的中年男子制服,拷问事情的始末。此举同样有利有弊,可能暴露他有阴冥灵目的秘密。此外,中年男子和铁嘴修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高,喻示他们的地位同样不高,未必知道幕后真凶是谁。贸然抓捕他,惊动了幕后那人,反而增加破案的难度。

王猛思之再三,觉得没有必要如此办理。

他有阴冥灵目之利,要破案是迟早的事情,何不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再说?回到客房,三人聚于王猛的客房之内,静待冯氏家族传来消息。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让三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

“我死得好惨啊~”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泣,蓦然响起!

那鬼泣声如诉如泣,凄厉瘆人,震慑人心,从镇北方向远远传来,让人闻之颤栗,背后生出莫名的寒意!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也都是心中一寒,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鬼泣声中充满了骇人的恐惧,似乎蕴含了一种可以将人的魂魄都撕裂的恐惧惊骇之意!

王猛身影一闪,化作一道青虹出现在客栈上空,直奔乱葬岗方向激射而去。

青儿和莫芊芊见此,各化遁光,尾随王猛追去。

飞遁途中,王猛磅礴之极的神识一扫而出,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乱葬岗。

一阵接一阵的飒飒阴风,从漫山遍野的坟茔上空吹拂而过。滚滚黑雾,从无边黑暗中喷涌而出,迅速弥漫了整个乱葬岗上空。

荒野之地,夜空漆黑如墨。

一阵阴风过后,星星点点的绿色鬼火,忽然从坟茔上浮现出来,时隐时现,闪烁不定,漫空飞舞。

凄厉瘆人的鬼泣声,此起彼伏,远远传来。

此时,别说这漫山遍野的绿幽幽鬼火了,就是阴寒瘆人的阴气,就足以让人胆颤心惊,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更可怕的是,一个若有若无的淡淡人影,在黑暗中凭空浮现。

那人影的面孔惨白如纸,两眼淌着血泪,一根长长的舌头从淌血的口中伸出,模样极为狰狞恐怖,仿佛是现世的厉鬼一般!

那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鬼泣,就是这个人影发出来的。它的四周,无数鬼影时隐时现,在阴风中沉浮不定。

“我死得好惨啊~”

如泣如诉的鬼泣,再次震响在乱葬岗上空!

时隐时现的鬼魂似乎都接到了命令,立刻此呼彼应的号哭起来。

更有一伙拖腰折臂、有足无头的鬼物,在黑暗中骤然出现,做着骇人的恐怖举动。似乎整个乱葬岗的鬼魂,都被惊动了,纷纷现世而出。只是片刻之间,乱葬岗鬼影幢幢,竟然成了鬼魂的世界!

冯氏家族大院。

听到那声声熟识的鬼泣声,冯千里和冯百里等冯氏家族高层骨干,纷纷从家族大院内飞射而出,化为白虹向乱葬岗疾驰而去。

他们身后,还跟着十多名筑元境家族弟子。

管家冯荣修为低微,没有跟上去,却手忙脚乱地拿出一枚传音符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将它打出,化为一道火光冲天而去,不见了踪影。

冯天福从住宅中窜了出来,没有尾随冯千里而去,而是直接去了藏宝室所在的第二进大院,在禁闭的大门外面喊道:“冯玉、冯刚!你们在不在里面?快打开门!”

藏宝室内。

值守的冯玉、冯刚等四名家族弟子闻言,连忙打开大门,来到冯天福身前。四人都面有惊惧之色,一边拱手行礼,一边惊恐问道:“四叔!发生何事了,怎地外面全是鬼泣声啊!真是太骇人了!”

“冯玉、冯刚!你们四人小心点,好好看好藏宝室!”

冯天福并不回答冯玉的问话,反而口气冰寒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呵斥道,“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小心戒备!以前就有鬼物光顾过藏宝室,现在更需仔细提防!那些鬼物,不排除是居心叵测者施展的秘术!其目的是盗窃家族财宝!你们好好看守藏宝室,不得发生任何意外!”

冯玉、冯刚等四人立刻拱手道:“弟子谨遵四叔吩咐!”

就在此时,冯玉和冯刚四人的身后,忽然出现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影带起一阵飒飒阴风卷过,随风卷入房内。

虚影拿出一枚玉符,对准空白墙壁上轻轻一点。

空白墙壁上突然一阵灵光闪动。

藏宝室大门,霍然洞开!

虚影缥缈,阴风般的飘然进入藏宝室内。藏宝室的大门上灵光涌动溃散开来,再次恢复为了一副空白墙壁的模样。

乱葬岗。

飞射到乱葬岗入口处的冯千里和冯百里两人,亲眼目睹其兄冯万里七窍流血的惨状,心中悲痛,竟然忘记了恐惧,“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道:“大哥啊!是谁害死了你啊,你告诉二弟啊……二弟誓死为你报仇雪恨……”

冯千里明白,如果此时他扑上去的话,是无法与他大哥相见的。此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结果他不但没有能与其兄相见,反而让其兄黯然隐去,不见了踪影。

冯百里也跪倒在地上,凄声大喊道:“大哥……”

就在此时,一道青虹激射而至,一个盘旋后,落在冯千里身边。遁光消散,露出清溪派外事堂长老王猛威武挺拔的身影!

黑暗中,大小鬼物被王猛的威势一掩,颇为惊惧,竟然全部隐入了夜幕中,消失不见了。

就是刚刚还在鬼泣哀嚎的冯万里,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四周陷入漆黑如墨的夜幕中。

冯千里和冯百里两人见此,惊骇莫名。王猛的阴冥灵目却发现,那数千上万个鬼魂,除一小部分隐入乱葬岗的乱坟里面外,绝大部分被百丈外的一面青色的幢幡吸入了进去,这才消失不见的。

那道幢幡时隐时现,慢慢隐入夜幕中,不见了踪影。

尽管如此,却无法逃脱阴冥灵目的追踪!

只见那面匿形的幢幡一个盘旋后,化为一道乌芒飞掠而起,直奔万丈地渊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一闪而逝的消失在阴冥灵目可视范围的尽头。

王猛沉吟了一下,不想暴露他有阴冥灵目的蛛丝马迹,就没有尾随追去。

但他看出来了,那面青幡,似乎是某种大威力法器,应该是有人掌控的。掌控青幡那人,应该隐匿在万丈地渊里面。

此外,他明明看见何铁嘴的魂魄往这边过来了,却没有出现在乱葬岗,那一定去了冯氏家族大院。只要揪住何铁嘴和何铁嘴居家中的那个神秘中年男子,不怕幢幡的主人能逃出他的手掌心的!

冯千里和冯百里两人见王猛到了,连忙泪流满面的过来向王猛行礼,大哭道:“王长老!我大哥死得好惨啊……您一定要为我大哥做主啊……”

王猛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问道:“冯家主。刚才那个七窍流血的鬼影,就是你大哥冯万里吗?”

冯千里和冯百里闻言,大哭道:“正是……我大哥七窍流血,死得好惨啊……”

王猛面色凛然地道:“刚才的情况,本长老已经看见了。请两位放心,本长老一定为你们大哥报仇雪恨的!”

这时,青儿和莫芊芊的遁光,以及冯氏家族弟子的遁光也都到了,落在王猛身前不远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