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然而,任谁都没有想到,现在才过去三百多年,那面蔽空大阵的驱动阵旗,竟然被鬼魂窃走了!”

冯千里满面愁苦,哀叹道,“真乃时也,命也,运也!难道我冯氏家族,真有灭顶之灾不成!”

听到冯千里说出这番话来,冯百里不禁呆住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家族还有这样秘密。

数百年前的五圣教之乱,他也听人说起过的,还以为是早已过去了的事情。不曾想冯、赵两家的纠纷,竟然与数百年前五圣教之乱扯上了关系!如果窃取驱动阵旗的人心怀歹意,将冯元吉的分元神从蔽空大阵里面释放出来,恐怕要危及他们家族的安全了!

可怕的是,究竟是谁连窃取了驱动阵旗,那人究竟有多大势力,他一点都不知情,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闻言,也颇震惊。

原来那面驱动阵旗的背后,竟然有如此复杂的内情!

如果冯元吉的分元神因此而逃遁出去的话,肯定会给冯氏家族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不排除会有灭门之祸的!

最关键的是,他们都不知道谁在操作此事,目的何在。

密室中,寂静无声。

众人都在担忧之中,都缄口不言。

过了半晌,王猛首先打破沉寂,沉声道:“两位冯兄,你们无须担心!五圣教早就被殄灭,其残余势力就是想死灰复燃,也不敢公然行事,任性胡来的。毕竟益州是我清溪派庇佑之地。能够发现驱动阵旗被盗,能够确认冯元吉的元神存在就好。我清溪派自会处置,确保一方平安!”

“由此可见,你们冯赵两家的矛盾,完全是别有用心者蓄意挑起的!其目的可能是想将冯元吉的分元神,从乱葬岗下面的蔽空大阵中释放出来。当然,或许冯元吉的分元神,早就寿元已尽,自行湮灭了也说不定!”

“但我们不能抱有侥幸。既然发生了此事,就当冯元吉的分元神仍然还在吧。还有可能被窃取驱动阵旗的别有用心者释放出来了。既然此秘密被发现了,我清溪派绝对不会允许其继续存在的!”

“再说,冯元吉的分元神是否健在,还是未知之数。如果冯元吉分元神健在的话,至今已经七百余岁了。据本长老所知,活过七百余岁的元婴境修士,其实也不是很多的。也就是说,冯元吉分元神是死是活,其实都不肯定的。基于此点,冯兄更加不用担心了!”

说到这里,王猛郑重其事地望了冯千里一眼,道,“为今之计,还是要弄清楚驱动阵旗是如何失去的。究竟是人力盗取的,还是鬼魂盗取的,要调查清楚。肃清内鬼。不然,本长老不好向外事堂交差事小,你们家族的安危事大!冯兄,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你最后见到那面驱动阵旗,究竟是什么时候,究竟是哪一天?”

冯千里闻言,面露沉吟之色,半响才道:“回禀王长老。十多天前,在下接掌家主之位的时候,深知驱动阵旗事关我冯氏家族安危,特意查验过的。发现那面驱动阵旗仍然放在原地未动。现在才过去十多天,却突然不见了,显然是在这十多天时间里丢弃了的!”

听到冯千里的这个说法,王猛心中断定,那面驱动阵旗。肯定是今天晚上丢弃的!

原因很简单。

他是亲眼看见何铁嘴的魂魄离开其居家大院,往冯氏家族大院这边赶来的,何况其居家里面那个中年男子还研究过四门兜底大阵。估计那人找到了破解之法,才将驱动阵旗窃走的。

明知事情就是如此,他却无法说出来。

沉吟了片刻,王猛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面驱动阵旗,必然是今天晚上被窃走的。原因很简单。藏宝室附近,有明显的阴魂气息。这种气息,此前本长老去藏宝室的时候,并未遇到。说明是刚刚出现不久的。也就是说,鬼影今天晚上就出现过的!基于此,本长老想请当值的冯刚过来,仔细盘问一下,今天晚上是不是发生了何种意外之事。不知冯兄意下如何?”

冯千里闻言,连忙让其弟冯百里将冯刚叫了进来。

冯刚进入密室,对冯千里和王猛、青儿、莫芊芊一一行礼后,站立众人面前,神色有些忐忑不安的样子。

王猛问道:“冯刚。不久前,乱葬岗发生了鬼魂出没的大事。你们家族藏宝室中丢弃了紧要的东西。本长老想询问一下,在你值守过程中,是否发生过意外,是否有谁出入过藏宝室?”

冯刚面色一凛,立刻拱手回道:“回禀王长老。今日值守的时候,在下不敢擅离职守,没有离开藏宝室半步。故此,在下敢以性命担保,藏宝室里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在下还敢以脑袋担保,没有任何人出入过藏宝室!”

“怎么可能!”

王猛不敢置信地道,“冯刚!难道你们就没有察觉到,藏宝室附近的阴气,比其他地方浓重得多吗?”

“阴气……?”

冯刚喃喃了一句,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片刻后,冯刚突然一拍大腿,大声道,“回禀王长老,在下想起来了!大约一顿饭功夫前,四老爷来大院中巡查,找我们训了话。训话完了,我们返回藏宝室时,确实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知何故,我们四人都浑身发冷,不寒而栗,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觉。难道这就是王长老所说的阴气吗?”

“冯刚!你们怎敢擅自离开藏宝室?”

冯百里闻言,面色一变,怒道,“难道你不知道藏宝室有规定,值守期间,不得以任何理由,擅自离开藏宝室吗?你……你们竟敢擅自离开藏宝室!”

“三爷,您误会了!”

冯刚急忙辩白道,“在下知道规矩,怎敢擅自离开藏宝室。四老爷来大院巡查的时候,到了藏宝室门口,在大门外叫门,我等四人见是四老爷,才出来见他的。不过也就是离开大门几步之遥。在下虽然离开了几步,在下的神识,却可以扫视到藏宝室内的。此外,在下神识发现,藏宝室十丈以内,没有任何闲杂人等出现,请三爷放心!”

然后就将冯天福召见他们,对他们说了什么,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冯天福?”

王猛惊讶了一句,顿时想起见到冯天福时,冯天福偷偷察看他的一幕,心里恍然了。

这个冯天福,可能有问题!

从表面上看,冯天福作为家族长辈,对冯刚四人训话,也在情理中。

但他在敏感的时刻出现在那里,多少让王猛感到有些突兀,总觉得有些不合理,却又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如果将他的出现与驱动阵旗失窃一事联系起来,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

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猜测,不方便向其他人说出来。

“好了。本长老已经知道了。冯刚,你下去吧!”

王猛挥了挥手,让冯刚离去,然后问冯千里道:“冯兄。令叔冯天福,是负责管理家族大院巡守事务的长老吗?”

冯千里回道:“回禀王长老。在下四叔确实是家族长老,但不是负责家族大院巡守事务的家族长老。负责此事的长老,是我三弟冯百里!”

王猛闻言,似乎明白了什么,笑道:“冯兄,本长老有一些事情,要询问令叔冯天福。请他进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罢。”

冯千里一愣,不明白王猛为何要如此做,不由诧异道:“王长老的意思是?”

“实话跟你说了吧,令叔今天晚上的举动,让本长老颇有疑虑。等他过来的时候,本长老要对他施展惑心术,让他在迷失本性的情况下,说出他去藏宝室的实情。”

王面色肃然道:“不知冯兄是否同意?”

“惑心术?”

冯千里闻言,颇感诧异,道:“王长老怀疑在下四叔有问题吗?在下听说过惑心术,施展此秘术,可迷失人的神智,却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在下也觉得,四叔近段时间以来,有一些令人不解之处。既然王长老怀疑他,那就对他施展惑心术吧!”

王猛诧异道:“冯兄也觉得令叔可疑吗?”

冯千里脸色一红,尴尬地道:“既然都说到这里了,在下也不怕家丑外扬了。前几日,在下听四叔家的丫鬟小萍与人碎嘴,说四叔突然色心大发,意欲强行占有她,幸亏被几位四婶发现了,才作罢。又说四叔仗着法力深厚,强行占有了他的儿妇小翠。云云。那时候在下没有想到四叔会有什么问题,怕家丑外扬,还喝令小萍不得在外面乱说四叔的闲话,有什么问题直接向在下禀报,在下自会秉公处理的!”

冯百里闻言,摇了摇头,苦笑道:“四叔近来确实老糊涂了。在下也看见他对家里的丫鬟小萍动手动脚的。在下还以为,四叔又想纳妾了呢……唉!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在在下眼里,四叔一向循规蹈矩。虽然有三妻一妾,对女色却并不是很感兴趣的……”

在黑山镇,豪门大族人家有三妻一妾,的确不能说对女色很感兴趣。这让听到此语的青儿和莫芊芊俩人一愣,表情复杂的互望一眼,沉吟不语。

她们当然也听人说过,庄户人家多收了三五斗,都有娶妻纳妾的想法。冯天福年老体衰,其貌不扬,有了三妻一妾了竟然还想纳妾,让她们很不理解。

比较而言,还是猛哥光明磊落!

冯千里吩咐道:“三弟,你去请四叔过来,就说王长老有话问他!”

冯百里应了声是,便出密室去了。

片刻后,冯百里陪同冯天福进来了。

冯天福是名五旬男子,来到王猛面前,对王猛拱手一礼,道:“在下冯天福,见过王长老,见过两位上差!”

“冯天福!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王猛微笑问道,“这个地方,你是不是来过……”

不知为何,王猛柔和的话语里面,充满了诱惑迷魅的之意,让冯天福心中微微一颤,立刻就陷在里面了,变得神情恍惚起来。

“看着我的眼睛,我眼睛里面有什么……”

王猛紧盯冯天福的眼睛,缓慢地继续说道。

冯天福一愣,不由自主地向王猛双目望去。

只见王猛双目中,忽有一轮一轮淡淡金芒闪动,看上去极为诡异。冯天福悚然一惊,眼神一阵凝滞,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然而,一阵模糊不清的睡意袭来,尽管意识到了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而此时,王猛金芒闪烁的瞳孔,却蓦然放大起来,随后冯天福脑海里全是朦朦胧胧的金光,一切的一切都在一瞬间消失了,都变成了那双诡异的眼睛,都被那双眼睛取代。那双眼睛巨大如天,隐含有一丝诡异的笑意,无所不在,默默俯视着他,俯视着大地。

冯天福顿时呆滞住了。

片刻后,一道纤细的金光微微闪烁,从那双无所不在的眼神中一弹而出,一闪地飞入冯天福脑海里面,倏然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