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10章 韩天干夺舍的秘密

顿时,眼前的空间如水波纹一般,一圈圈的荡漾而开……冯天福闷哼一声,神智一片模糊,身躯僵硬,表情呆滞,目光空洞,成了一具没有神智的傀儡……

见到这一幕,青儿和莫芊芊两人都震惊不已!

她们也知道惑心术,只是没想到惑心术如此厉害,能够轻易让人迷失本性,变成没有自主神智的傀儡。她们都听猛哥说过,唐琴儿对他施展惑心术后,他们两人发生了关系。当时还觉得奇怪,以为猛哥在找借口。如今一看冯天福的模样,就知道那不是猛哥的错,确是不能怪猛哥。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男人,谁能保证自己不犯错啊!

冯千里和冯百里两人见此,也大感吃惊!

作为修仙家族出身的修士,他们听说过惑心术的大名,也知道惑心术的厉害,只是没有机会修炼,也没想到惑心术厉害到如此地步。他们四叔刚才还是正常人,转眼间就变成没有自主神智的傀儡了!

王猛将冯千里和冯百里两兄弟的反应看在眼里,并未多加理会。双目紧紧盯着冯天福的眼睛,充满诱惑迷魅的之意的声音,有如空谷伦音,一轮一轮,在冯天福脑海里震响起来,“说吧,你姓甚名谁,多大年龄!”

“在下韩天干。现年五十六岁。”

冯天福的回答很机械,很干巴,不假思索,张口就来。

虽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了一块巨石,将众人惊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什么,冯天福竟然不是冯天福,冯天福竟然是韩天干?

这怎么可能?

谁是韩天干?

韩天干是谁?

冯天福何时变成韩天干的?

无数的疑问,从众人心里浮现出来。虽是如此,他们不敢多问,也不敢大惊小怪,唯恐打断了正在施法的王长老。

王猛也同样震惊!

他没有怀疑冯天福,也不想过为己甚,直接盘问冯天福去藏宝室干什么,是不是被外人收买了,是不是隐藏在冯氏家族大院的内鬼等等。

他如此盘问冯天福,纯粹按流程办事,以便将来写报告方便而已。谁知如此简单的一问,竟然问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始料未及的惊天大秘密!

难道冯天福不是冯天福,冯天福被一个叫“韩天干”的人夺舍了?如果果真如此的话,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众人目瞪口呆之余,不禁面面相觑起来,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青儿和莫芊芊两人对视一眼,目中露出了惊喜之意。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冯天福既然不是冯天福,冯天福被韩天干顶替了,说明韩天干就是此案的疑凶呀!继续盘问下去,案情就要水落石出了。

“你叫韩天干?”

王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口气平静地问道。

这个问题,是确认冯天福是本案疑凶的关键,来不得半点疏忽,他必须要再次盘问清楚的。

“是。”

冯天福机械地回答道。

“韩天干!你是何方人士,家住哪里,出身何门何派?”

冯天福木头人一般,一字一句地回答道:“在下是宣威城人氏。家住宣威城城东珍珠街韩氏家族大院。在下是普通散修。没有师承。”

至此,不仅是王猛,就是冯千里和冯百里两兄弟都明白了。冯天福不存在了。冯天福被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韩天干夺舍了!

毫无疑问,冯天福既然如此清楚地说出他的姓名、住址和师承来历,说明现在的冯天福,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冯天福了。

原来的那个冯天福,已经被这个叫“韩天干”的人取代了!

众人都是修仙者,当然明白冯天福之所以被韩天干取代,是因为被韩天干夺舍了的缘故。

正常的情况下,结丹境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以上高修夺舍筑元境修士,夺舍后的修为,要自动降低至筑元初期境界的。

而冯天福,恰好是筑元初期境界修士!

故此,冯天福被夺舍后,普通人根本就发现不了冯天福被夺舍的蛛丝马迹。冯天福既然已经被韩天干夺舍了,说明他早就不在人世了。

难怪他们家的丫鬟小萍说,冯天福意欲强占她,还强占了他自己的儿妇小翠。原来冯天福已经不是本人,早就被韩天干取代了。

看样子韩天干也不是善类。夺舍冯天福后,没有人伦方面的约束,看见美色当前,竟然想入非非,想为所欲为。

这让想到这一幕的冯千里和冯百里两人目眦欲裂,怒不可遏起来!

韩天干是他们的杀亲仇人,他们对韩天干刻骨之恨,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如果不是王长老还在盘问韩天干,他们早就出手了。

“韩天干,你原本是什么修为,如何失去肉身的,又如何夺舍冯天福的?”

王猛口气平静地问道。

与冯千里和冯百里不同,王猛发现冯天福被韩天干夺舍后,心情反倒轻松了。韩天干是疑凶,说明冯氏和赵氏两家矛盾的根源,以及冯万里、赵眺瞳等人死亡的真相,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

他的判断是对的。

那枚失窃的驱动阵旗,应该就是今天晚上被那个鬼影窃走的!不然,这个冒牌的冯天福,不会无缘无故去藏宝室露面的!

既然冯天福已经不是冯天福了,自然要从头开始,盘问卢天干夺舍冯天福、冯万里发疯等诸多事件的始末了。

“夺舍之前,在下是结丹中期境界修为……二个多月前,五沙派召集在下等宣威城散修,围攻西冥之地的流云门。在下被流云门一名虚神境高修的法术击中,肉身毁掉了,只逃出了元神……流云门最后被覆灭,五沙派占领了流云门的道场……在下是被一个叫祁环的阴符门修士,携来到黑山镇……在下在祁环的帮助下,夺舍冯天福的……”

韩天干的回话简单干巴,没有逻辑,也不连贯,很多事情都没有交待清楚,王猛不得不一再盘问,才弄清楚个大概。

原来韩天干是宣威城散修,被五沙派征召去西冥之地围攻流云门,将流云门灭了门,杀个鸡犬不留。

流云门,就是唐琴儿所在的门派,不想二个多月前,就被五沙派灭掉了。

那场灭门之战中,韩天干失去了肉身,追随一个叫“祁环”的阴符门弟子来到黑山镇,夺舍冯天福,成了冯氏家族的家族长老。

“说说夺舍的具体经过!”

“是。大约二个月前……”

大约二个月前,阴符门弟子何铁嘴携带韩天干的元神,去镇上的一家茶楼品茗。品茗者除了何铁嘴,还有祁环和冯天福俩人。

祁环修为高深莫测,尤其擅长敛息术,将其结丹后期修为掩盖为筑元中期修为,竟然没有人看得出来。

冯天福与祁环第一次剑芒,对祁环没有丝毫提防,也不知何铁嘴邀请他品茗有诈。饮下的灵茶里面,被何铁嘴掺入了一种叫“迷魂散”迷药。不久后,冯天福就昏倒在品茗的包房里面。韩天干得以顺利进入冯天福的肉身,夺了冯天福的舍!

自此以后,冯天福就在世上消失了。

韩天干摇身一变,变成了今天的冯天福。

“不是五沙派召集你们围攻流云门的吗?祁环既是阴符门弟子,为何与你在一起,为何与你一同来黑山镇,你们又是如何扯上关系的?”

在神智迷失的情况下,韩天干的话,自然是完全可信的。只是他的回话不连贯,也没有逻辑,很多情况都没有解释清楚,王猛不得不再次询问。

王猛的话音刚落。

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冯天福突然脑袋一歪,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殷红的鲜血,从冯天福的双目和口中流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来。

众人见此,不禁大吃一惊!

王猛身影一闪,出现在冯天福身前,伸出一掌,按在冯天福的脑袋上。此时,冯天福气息全无,身躯变得冰冷僵硬起来,明显已经死过去了。

让王猛大感意外的是,他原本以为冯天福中了何种灵毒,想用冰血朱蛤丹给冯天福解毒,那枚冰血朱蛤丹竟然毫无反应!

很明显,冯天福并没有中毒,也不是中毒而死的!如此的话,就是身怀奇宝的王猛,也救不了他了!

启用阴冥灵目望去,很快发现了端倪。

冯天福体内,原本映射于全身的魂魄和元神,已经收缩为一团,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渐渐湮灭、消失,化为肉眼看不见的淡淡阴气,弥漫在识海之内。

王猛沉吟了一下,默运夺魂指秘诀,一股吸纳之力发出。顿时,一个漆黑如墨的异物,大约只有一颗米粒大小,出现在他手心。

众人都围了上来。

冯千里和冯百里神色紧张地问道:“王长老!这是怎么回事,韩天干死了吗?”

王猛伸出手掌,望着掌心上的黑色异物,沉声道:“韩天干死了。死因不明。”

青儿站在王猛身后,神识扫视到王猛手中的异物,惊讶道:“王长老,你手中那枚黑色的东西,是不是一种叫‘熔灵符’的阴符?”

“熔灵符?”

王猛转过身,颇感惊讶,不解地问青儿道:“陈管事,什么是熔灵符?”

青儿道:“熔灵符究竟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的。我听我父亲大人说过,有一种阴符叫‘熔灵符’,可以种到卧底者的魂魄里面,用来掌控卧底者的生死。一旦卧底者被抓捕了,必然会被封印法力。卧底者没有足够的法力涵养熔灵符,凝炼在熔灵符内的阴元力便会爆发出来,湮灭卧底者的魂魄和神识,让其猝然死亡,以免泄露己方的秘密!我见韩天干口眼里面流出来的鲜血殷红无毒,显然不是中毒死的。又见你从韩天干识海里面取出一物,猜测这个东西,可能正是我父亲大人提到过的熔灵符!”

“原来如此。”

王猛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按照青儿的说法,熔灵符确实是一种很奇怪的阴符,难怪青儿会印象深刻了。

他也感应到了,那物里面蕴含有一丝阴元力,知道这东西是人为预制在韩天干脑海里面的,不由苦笑道,“看来这确实是熔灵符无疑了!可惜韩天干已死,元神也跟着消融了,再也不能从他口中探知任何消息了!”

冯千里闻言,也颇惋惜,遗憾地道:“王长老!韩天干已死,线索不是中断了吗?吾兄为何突然发疯,为何突然跳下万丈地渊,还是没有问清楚啊!接下来,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

王猛沉吟道:“冯兄!接下来这么办吧。你们守护在家族大院里面,为防发生意外,什么地方都不要去了。本长老既然已知何铁嘴和祁环俩人是谋害令兄和令叔的凶手,直接将他们抓起来就行了。如此的话,令兄被害的真相,还是能大白于天下的!”

“可是……”

冯千里愣了一下,迟疑道,“王长老,那个韩天干刚才说过了,那个叫祁环的家伙,是结丹后期境界修士,王长老只有结丹四层修为,不知……”

冯千里的意思很明白,祁环的修为比王猛高出甚多。如果王猛直接去找祁环的话,恐怕不是祁环的对手,万一被祁环反杀了,那就不好办了。

“冯兄放心!本长老是结丹四层的修为不假。可本长老还有陈管事和莫管事两人相助,要对付祁环,还是很有把握的!”

“陈管事,莫管事!我们走,抓捕祁环和何铁嘴俩人!”

说完此语,王猛身影一闪,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青儿和莫芊芊应了声是,连忙化为遁光冲出密室,紧随王猛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