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冯千里原本还想劝说王长老几句,请王长老谨慎从事。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王长老已消失不见了,紧接着陈管事和莫管事俩人也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现场只剩下他和冯百里两人了。

冯千里摇了摇头,满脸担忧之色。

在他看来,王长老是刚出道的新手,给人一种热血任侠、急公好义的感觉。可他到底还是太年轻,血气方刚,做事冲动,根本不考虑后果啊!人家祁环是结丹后期境界高修,他才结丹四层的修为,贸然上门抓捕祁环,那不是送死吗!

这时,王长老的声音,在他耳朵里面响了起来。

“冯兄!你带人去冯天福家里,将那块罡金找出来!韩天干虽然死了,那块罡金应该还在。估计藏在冯天福家里。那是他的罪证。将来本长老给外事堂写结案报告的时候,还用得着的!”

冯千里一怔,连忙吩咐冯百里道:“三弟!为兄按照王长老的吩咐,守护内眷和藏宝室。你带人去四叔家,挖地三尺,也要将那块惹事的罡金找出来!同时告诉几位四婶,四叔不幸亡故了,让她们节哀顺变吧!”

何铁嘴居家大院。

一间隐秘的密室里面。

气息阴森,光线幽暗不明。

一团巨大的灰雾,在密室里面翻滚涌动不已,使此密室内的气息,显得更加阴森了。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惊悚感觉。

灰雾下面,赫然是一座青灯环列的巨大灯阵!

一百多盏青铜油灯的灯焰,在幽暗不明的雾霭下面点亮,微微摇曳。

透过雾霭,隐约可见一个模糊人影,盘腿打坐在灯阵之上的虚空中,口中念念有词,掐诀念咒不停。

此人,正是阴符门结丹境高修祁环!

他的对面,则是呆若木鸡的何铁嘴。魂魄出窍后,何铁嘴一动不动呆坐着,与木偶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这时。

密室的大门,忽然自行打开了。

闭目打坐中的祁环惊觉到有异,张开双目,面色愕然的扭头向大门望去。

这时,让他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白影一闪而逝的飞入进来,其速度之快,即使以祁环的修为都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那道白影已越过布设在雾霭内的二阶禁制,鬼魅般的出现在他的斜对面。

赫然是一个白光罩体的诡异人影!

须臾,白光散去,露出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青年男子来。

此人,正是刚刚赶到此地的王猛!

作为五阶阵法大师,布设在雾霭内的二阶禁制,根本无法阻挡王猛分毫,就被王猛视若无物地闯入了进来!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打坐在虚空中的祁环吃了一惊,骇然望着突然出现的青年男子,背后寒气大冒,一个激灵的掉落在地上!

身影轻轻一挣,祁环鬼魅般的从地上站立而起,匆忙放出神识扫视,发现对方只有结丹四层境界修为,周围也没有其他的可疑修仙者出现,便在一惊之后,轻轻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他是结丹九层境界修为,对付一名结丹四层的家伙,应该绰绰有余,手到擒来!

“祁环!你谋杀冯万里的事情发了,赶快俯首就擒吧!”

王猛目光凛冽地望着祁环,冷冷道。

“你是谁?你怎知此事!”

祁环一听此言面色大变,但随即脸上一沉的厉声喝问道。

眼睛微眯之下,心思急转如电,祁环很快就明白对方是什么人了。

这位陌生青年,应该是清溪派外事堂的人!

他听何铁嘴说过,益州城城主府将冯氏和赵氏两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家的矛盾,上报给了清溪派。清溪派外事堂派了三人来处理此事。那三人是俩女一男。其中两人是结丹境高修,另一人是筑元境修士。

眼前这个青年男子,肯定是清溪派外事堂派来的两名结丹境高修中的一人!

既然谋杀冯万里的事情,被这青年男子发现了,那就不能让他离开了。不管是谁,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先杀了再说!

祁环面色凶厉的一抬手。

“哧”

一道剑光脱手而出,一闪即逝的射向王猛的要害之处。然后冷笑道:“小子!你区区一个结丹四层的家伙,也敢在祁某这个结丹九层境界的高修面前胡吹大气,那不是找死吗!”

对面的王猛见此,不慌不忙的冷笑道:“找死?凭你也配!”抬手将灵气袋祭在空中,口中轻吐一字道:“收!”

这时,让祁环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如此短的距离,眼看就要击中王猛的那道剑光,却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将王猛一举击杀,却不可思议的蓦然准头一偏,射在王猛右下的空挡处。

“轰隆隆”

剑光一闪而逝,没入地面。

地面顿时被轰出一个丈余大的黑窟窿,砖石泥土冲天而起,却被二阶禁制封闭着,无法冲破阻拦禁制阻拦,扑簌簌地掉落在地上。

而祁环本人,则在“啊”地一声惊叫中,被一股神秘力量卷起,无可抗拒的被收入灵气袋。

地面上的灯阵,被飞剑带起的狂风一卷,竟尔全部熄灭了!

王猛见此,微微蹙眉,颇觉惋惜。

他精研《阵道真解》和司马玮的《阵道研究心得》,看出地上的错落有致的灯阵,应该是传说中的赎魂大阵,青灯的灯焰熄灭了,意味着何铁嘴的魂魄恐怕无法回归了。

抬手打出一道虚空阵纹。

这道虚空阵纹是二阶阵纹,将布设在雾霭内的二阶禁制一解而除。禁制内的雾霭失去禁的阻拦制,顿时蜂拥而起,向大门外滚滚涌去,很快就消散一空了。

一颗明晃晃的太阳石,被王猛祭在空中,将密室照耀得通明通亮。

密室内,只剩下一百多盏熄灭了的青灯,和端坐在灯阵内的何铁嘴。此时的何铁嘴跟中了惑心术的韩天干一样,目光空洞,表情凝固,仿佛是一具没有魂魄的木偶。

大概是因为“赎魂大阵”的灯焰被熄灭了的缘故,雾霭散去后,原本呆如木偶的何铁嘴突然挣动了一下,目中露出垂死前的惊骇光芒,瞳孔发散,口中流溢出了鲜血,突然脑袋一歪,摔倒在地上,竟尔就此死去了。

他头顶上的那盏大灯“噹”地掉落在地,滚动了几下,不动了。

王猛见此,知道灯阵里面的青灯熄灭后,何铁嘴遭到阵法反噬,已经死了。跟韩天干一样,何铁嘴死后,哪怕他有冰血朱蛤丹在手,都无法将其救回来的。

幸好祁环还在!

不然,刚刚找到的线索,又要断掉了。

须臾,青儿和莫芊芊的遁光飞掠而入。

见到此景,青儿惊讶道:“哥,何铁嘴死了吗?谋杀冯万里和赵眺瞳等人的那个家伙祁环呢,也逃走了吗?”

“逃走?怎么可能!”

王猛冷笑一声,从祁环从灵气袋内提溜出来,道,“谋杀冯万里和赵眺瞳等人的那个家伙祁环,不是在这里吗?一个结丹境修士,如何逃得脱哥的辣手!”

祁环被收入灵气袋时,就被灵气袋强悍之极的禁锢之力镇压住,无法动弹分毫。被王猛提溜出灵气袋时,又被截脉秘术封闭了全身灵脉,仍然动弹不得,木偶似的站立在王猛的对面。

“看着我的眼睛……”

王猛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黄钟大吕,空谷伦音,在祁环耳内轰轰鸣响。祁环微微一颤,立刻就陷了进来,面色一呆,变得恍惚起来。

施展了惑音术后,王猛马上又施展出惑心术。

双目微微一眯,瞳孔中有金芒微微闪动。

目睹此幕的祁环闷哼一声,神智一片模糊,身躯僵硬,表情呆滞,目光空洞,就像一具没有神智的傀儡。

见到这一幕,青儿和莫芊芊会心一笑,对猛哥钦佩不已!

“说。你姓甚名谁,何方人士,是何师承来历。”

王猛缓缓问道。

有了前面韩天干的教训,王猛阴冥灵目透视了祁环的脑袋,发现其识海里面竟然也被种下了一枚熔灵符,不敢耽搁时间,立刻审问起来。

“在下姓祁名环,金州人氏,阴符门弟子。”

“你是如何害死冯万里、赵眺瞳和赵成等三人的?”

王猛紧盯着问道。

毕竟中了惑心术,祁环的交待也含糊不清,词不达意,王猛盘问了半响,总算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根据祁环交待,他给夺舍了冯天福的韩天干下达指令,让韩天干想方设法进入藏宝室,搜索蔽空大阵的驱动阵旗所在之处。韩天干为达此目的,故意哄骗冯万里说,他的本命飞剑灵器损毁了,请冯万里给予他一些高阶炼器材料,炼制一把趁手的飞剑。

韩天干之所以知道冯氏家族收藏了一枚驱动阵旗,是因为祁环就是如此告诉他的。祁环之所以知道此事,是阴符门的许副门主告诉他的。

祁环指令韩天干,尽快查明驱动阵旗的藏匿地点。结果韩天干找冯万里索要炼器材料,果然轻松达到目的!

作为冯氏家族的一家之主,冯万里的辈分没有冯天福高。冯天福还是家族长老。出于对冯天福的信任和尊敬,冯万里与“冯天福”一同进入藏宝室,在藏宝室里面寻找出了一块祖上传承下来的罡金,交给了“冯天福”。

“冯天福”趁此良机,也找到了那枚驱动阵旗藏匿之处。

拿到罡金后,“冯天福”去赵氏家族炼器作坊,让赵氏炼器作坊炼制灵器。恰好作坊掌柜赵眺瞳不在,是管事赵成一个人接待他的。

“冯天福”见此,眼珠子一转,突然起了贪心。

决定昧下那块罡金!

故此,“冯天福”在与赵成商谈炼制灵器的时候,不但没有将那块罡金拿出来。只是让赵成为他炼制一把中阶飞剑灵器,就离开了。

第二天,赵成便突然死亡了。

赵成突然死亡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冯天福”知道,赵成住在何铁嘴居家附近,便施法让赵成的六旬老母从楼上摔了下来,不省人事。

赵成接到此信,心急如焚,立刻跟东家告了假,回家照顾其母。当天晚上,“冯天福”找到祁环,以五十万灵石的代价,请祁环施展“噬魂秘术”,将赵成害死了。

为了掩盖赵成被杀的真相,他和何铁嘴都放出风来,说赵成找何铁嘴算命的时候。何铁嘴早就算定,三日内,赵成必死无疑!

这个说法耸人听闻,相信的人却不少!

结果越传越邪乎,经过无数人添油加醋、口口相传后,何铁嘴算定赵成三日内必死无疑的传说,就变成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了。

结果,“赵成三日内必死”的神话不但掩盖了韩天干和祁环合谋杀人的秘密,还成就了何铁嘴演数算卦的鼎鼎大名。

何铁嘴被吹得神乎其神。

更多的人听说了此事后,不管是修仙者,还是世俗凡人,都信以为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