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杀死赵成的秘术,名为“噬魂术”,就是以秘术禁锢生人的魂魄,将它从肉身里面抽离出来,活生生吞食掉!赵成的魂魄被抽离出来活活吞食,其死亡时面目之恐怖惨烈,就是可以想见的事情了!

作为阴符门弟子,祁环修习的是与魂魄相关的秘术。

祁环修炼了噬魂秘术,活生生吞食生人的魂魄,据说能大幅提升修为,加速进阶!普通人不知赵成死亡的真相,还真以为赵成是被活生生吓死的。

赵眺瞳猝死的情况,跟赵成差不多。

祁环交待说,赵眺瞳与“冯天福”大吵一架后,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想再去找“冯天福”理论一番。

去找“冯天福”之前,赵眺瞳给“冯天福”发了一个传音符,告诉赵眺瞳说,他马上去冯氏家族大院找他。“冯天福”马上回了一个传音符,说他现在在何铁嘴家里演卦算数,让赵眺瞳去何铁嘴的居家大院里找他。

赵眺瞳也不疑有他,怒气冲冲赶到何铁嘴家里时,被祁环一掌劈碎脑袋,轻松杀死,秘密抛尸于乱葬岗。

如此以来,赵氏家族与冯氏家族的矛盾,便迅速激化了。

至于冯万里为何会突然发疯,发疯后为何跳下万丈地渊,道理同样很简单!

那一日,冯万里与赵卓然大吵一架,从赵氏家族大院回到冯氏家族大院,“冯天福”已经在大堂中等候他了。

“冯天福”告诉冯万里说,有一神秘大客户是他以前的老熟人,在家主书房里面恭候冯万里多时了,那人要与冯万里当面详谈一笔制符大生意。

冯万里完全相信冯天福,不疑有他,便欣然进入书房。

在书房中等候冯万里的,正是祁环!

祁环以筑元境修士的面目出现,冯万里也不认识祁环,只当他真是冯天福的老熟人,对祁环非常客气。结果就在冯万里客气让座的那一霎那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祁环突袭杀死了。

毕竟祁环是结丹后期境界高修,冯万里只有结丹三层境界的修为,祁环突然出手将他杀死,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为了掩盖冯万里被杀的真相,祁环借故离开冯氏家族大院,给人造成他已经离开了的假象。然后偷偷潜入冯氏家族大院,在“冯天福”的掩护下进入家主书房。将冯万里的尸骸收入储物戒指,然后戴上一张仿真面具,将面目幻化成冯万里的模样。

等他披头散发,大呼小叫的从书房中跑出来时,众人都以为他突然发疯了。冯万里飞奔出了家族大院,直奔万丈地渊,然后跳了下去,从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

恐怕冯万里至死都不知道,他的四叔冯天福,早就先他一步死去。

现在的冯天福,早就不是以前的冯天福了。现在的冯天福早就被韩天干取代了。冯氏家族与赵氏家族的纠纷,就是“冯天福”有意搞出来的!

听闻祁环说出事情的真相后,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都松了一口气!冯氏家族和赵氏家族的纠纷真相,总算大白于天下!

细想起来,王猛之所以能够快速破案,主要是他有阴冥灵目之助。如果没有阴冥灵目相助,哪怕他神通再广大,法宝秘术再多,也无法侦破此案的!

由此可见,阴冥灵目对王猛来说,有多么重要了!

在询问祁环的过程中,冯千里带领十多名筑元境家族弟子赶到何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嘴居家大院,本意是想助王猛一臂之力,见王猛已将祁环制服了,才松了一口气。

冯千里和冯百里俩人耳闻目睹了祁环的供述。

他们赶来的时候,祁环已供述了大半。俩人未闻全貌,算是半路接文书,但基本上也知道了案件的起因始末,明白其兄冯万里之死与赵氏家族无关,反而是赵氏家族的赵眺瞳和赵成之死,与他们家族有关!

俩人不禁羞愧万分。

让他们遗憾的是,祁环与韩天干一样,在供述完了后,就突然死亡了。祁环的死因,也与韩天干完全相同,都死于置入识海内的“熔灵符”。

王猛对冯千里道:“冯兄!祁环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令兄之死,确实与赵氏家族无关。究竟如何善后,本长老就不过问了。你们家族与赵氏家族商量着办罢!”

“是!在下谨遵王长老旨意!”

冯千里对王猛躬身一礼,感激地道,“多谢王长老和两位上差!三位前辈不辞辛劳,快速破获吾兄被害死一案,在下感激涕零!在下无以为报,将来不管王长老有何差遣,我冯氏家族只要能办得到的,愿效死力!”

“不必如此。”

王猛摆了摆手,淡淡道,“此案虽已侦破,但令兄的遗骸,还没有找到。那面驱动阵旗也没有找回来。本长老认为,只要找回驱动阵旗和令兄的遗骸,此事便可终结了。”

“是!在下谨遵王长老旨意!”

冯千里对王猛敬佩得五体投地,感动得热泪盈眶,躬身拱手道。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本长老意欲下到万丈地渊下面,寻找驱动阵旗和令兄的遗骸。如何能够找到,此案就算圆满侦破了。如果令兄的遗骸被妖兽吞食了,在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尽力而为了。”

王猛淡淡道。

“王长老……您要下到万丈地渊下面去?”

冯千里惊讶道,“王长老!请恕在下无礼。在下是本地人,深知万丈地渊下面洞窟密布,妖兽众多。即使遇上三阶妖兽,也是很平常的事情!为了王长老和两位上差的安危着想,在下请求王长老不要下到万丈地渊下面去寻找吾兄的遗骸了。万一遇上三阶妖兽,在下的罪过就大了!”

“冯兄不必担心本长老的安危!”

王猛淡淡一笑,道,“祁环是结丹后期境界高修,相当于三阶妖兽,不是一样被我三人生擒了吗?毕竟我们三人乃是名门大派弟子,修炼的功法颇为神妙,不会栽在妖兽手里的。请冯兄放心罢!”

冯千里再三苦劝,王猛执意不从。

青儿见此,神识传音问道:“哥,我们真要下到万丈地渊下面,去寻找冯万里的遗骸吗?”

王猛神识传音回道:“青儿。哥跟冯千里说下到万丈地渊找其兄遗骸,不过是托词而已!哥真正感兴趣的,是万符门传承下来的三大灵符!”

“如果哥没有猜错的话,何铁嘴的魂魄窃取了驱动阵旗后,将它交给阴符门的人了。此刻,阴符门的人可能已经进入蔽空大阵里面,在搜寻三大灵符和冯元吉的分元神了。哥怀疑,传说中的三大灵符秘术,可能还在冯元吉的分元神身上。只是不知其分元神是不是健在。但无论如何,哥要下去看看的!”

青儿这才恍然大悟,道:“哥,既然你决心已定,青儿愿意陪你一同前往!”

“好!青儿,你是好样的,不愧是我前世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妻室!”

王猛夸赞了青儿一句,又将这个意思以神识传音告诉了莫芊芊,莫芊芊也愿意陪同王猛下到万丈地渊去冒险。

冯千里见王长老主意已定,也颇感动,慷慨激昂地道:“王长老!在下生于黑山镇,在黑山镇生存了几十年了,深知万丈地渊下面洞窟密布,很多洞窟深不可测,危险重重,神识被重重石壁挡住,并不能扫视多远的,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王长老与在下非亲非故,却不惜万金之躯,去万丈地渊下面寻找吾兄的遗骸。在下修为低微,又何惜此身?在下愿意陪同王长老前往万丈地渊,略尽薄棉之力!”

“冯兄的好意,本长老心领了!你是冯氏家族的一家之主,令兄也才故去不长时间,就不要跟本长老一同去冒险了!”

王猛摆了摆手,断然谢绝道,“说实话。本长老不是怕二、三阶妖兽厉害。而是怕它们数量太多,万一遭到数百上千只妖兽围攻,本长老自顾不暇,恐怕无法分心照顾冯兄的!冯兄还是守护家族大院,保护内眷为要!谨防万丈地渊下面的妖兽被惊动了,从万丈地渊里面跑出来祸害百姓,才是正经!”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见此,也断然回绝了冯千里的请求。

冯千里见此,有些担忧地道:“两位上差也要与王长老一同下去万丈地渊吗?”

青儿和莫芊芊点头道:“正是如此。”

冯千里见此,感概地道:“两位上差虽是女流,却敢去万丈地渊冒险,实在令在下汗颜!”

王猛笑道:“冯兄。两位上差虽是女流,却与本长老配合默契!她们的作用,却是你无法取代的!有她们俩人在,吾无忧矣!”

冯千里只好收起去冒险的心思,又道:“既然如此。在下这里有几枚感应玉符,请王长老和两位上差收下!三位前辈下到万丈地渊里面时,用得上此玉符的!”

说完此语,冯千里从袍袖里面取出几枚玉符,双手递给王猛,道:“这几枚玉符不值什么钱,却有神识无法取代的作用!只要在千里范围之内,不管多么厚重的障碍物的阻挡,佩戴此玉符的双方,都能互相感应到对方的存在的。王长老下到万丈地渊下面,正好用得上此物,请王长老务必收下!”

王猛闻言大喜,道:“此玉符真有如此神奇的作用?”

冯千里笑道:“王长老为吾兄和四叔报了大仇,在下感激不尽,不知如何报答王长老大恩,怎敢虚言欺骗王长老?”

莫芊芊也道:“师兄,师妹也曾听说过的。只是其价值甚高,据说每枚价值上万灵石,师妹才没有购买。冯千里既有感应玉符相赠,我们就收下罢!”

王猛接过感应玉符,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冯兄的一番厚意了!”

冯千里见此大喜,道:“在下修为低微,不能为王长老效犬马之劳,惭愧!小小玉符,何足挂齿!王长老太客气了!”

王猛将祁环和何铁嘴俩人的遗骸交予冯千里,却将他们的储物戒指和一百零八盏青铜油灯收为己有。

以王猛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来,祁环的阵道修为不弱,竟然可疑破解藏宝室的三阶四门兜底大阵,可见至少是一名四阶阵法师,他的储物戒指之中,应该有不少炼器材料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