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众人飞遁到万丈地渊,落在地渊边缘处的一座悬崖绝壁上。

这个地方,就是冯万里跳下地渊之处。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已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了。

无边无际的灰雾,从地渊里面滚滚涌出,弥漫在半空中,灰蒙蒙的雾霭似乎将整个天空都遮盖住了一般。

众人也仿佛置身在虚无缥缈的云海里面。

“冯兄,你们都留步吧!”

王猛对恭送到此处的冯千里道:“本长老这里,制作了一方玉简。对你们冯赵、两家发生纠纷的原因和真相,都做了解释说明。是留给你和赵卓然俩人的。有了这枚玉简,你们两家应该可以化解前衍了!”

“多谢王长老费心!”

冯千里感激地道谢了一声,恭恭敬敬接过玉简,贴在额头上浏览起来。

片刻后,冯千里眉头微蹙地苦笑道,“不瞒王长老,在下从何铁嘴居家出来的时候,就给赵自然发过传音符了。一直没有收到他的回复。由此可见,赵卓然并不相信在下的话!要化解前衍,可没有那么容易啊!不知可否请王长老跟赵卓然说明此事后,再去万丈地渊?”

“不需要。”

王猛断然否决道,“赵卓然是性格直爽之人,可能没有那么容易相信你的话。你见着他的时候,只要将本长老的留音玉简交给他。他听了本长老的话,肯定会改变看法的!等本长老从万丈地渊返回黑山镇的时候,相信你们两家应该已经和好如初了!”

“好了。其他的话,本长老就不多说了。我们就此别过罢!”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与众人拱手作别后,各化遁光,射入下方翻滚上涌的灰雾里面,不见了踪影。

“二哥!王长老和两位上差下到万丈地渊里面寻找大哥的遗骸,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冯百里见其兄冯千里怔怔地望着翻滚的雾霭出神,不禁有些担忧的询问道。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为兄也不敢妄言。王长老以清溪派外事堂长老之尊,竟肯屈尊下到万丈地渊下面,为我们寻找大哥的遗骸,倒是个古道热肠的大好人!对我们冯氏家族也有大恩!”

冯千里崇敬地说出这番话来后,又摇了摇头,喃喃道,“可惜还是太年轻了。年轻人血气方刚,做事冲动,迟早要吃大亏的啊……唉!”

“这王长老,确实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异类!年纪轻轻,就是结丹境高修了。却不知为何不顾生死,去万丈地渊这等凶险之地冒险?万一被妖兽吞食了,岂不可惜!”

冯百里也惋叹道。

“三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冯千里斜视冯百里一眼,用老气横秋的口气申斥道,“王长老是名门大派弟子,修为深不可测。岂是我等可比的?我们不敢去万丈地渊下面冒险,他却是可以的。祁环是结丹后期高修,不一样被王长老生擒了吗?如果王长老也像我等一样,龟缩在家里过自己的小日子,又能有何出息呢?或许人家名门大派弟子的本事,都是拿命拼搏出来的罢!”

冯千里口气委婉,但明显有教训的意思在内了。

想起当初刚刚见到王长老时,他被一道雄厚之极的法力架起,无法磕头下去的一幕。想起祁环是结丹九层境界高修,却仍然被王长老生擒活捉的一幕,冯千里虽然满腹疑虑,但恍惚间又觉得,王长老应该不是结丹境高修,而是修为深不可测的虚神境高修!

但这怎么可能呢?

王长老明明是结丹境高修啊!

冯百里闻言,虽然有些不服气,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冯千里不但是兄长,还是一家之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

想起陈管事和莫管事俩人的窈窕身材,冯百里不禁又有些神往了,心中暗叹,“陈管事和莫管事俩人,明明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啊,为何会有如此诱人的身材呢,简直让人过目不忘啊!”

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又有几道遁光飞射过来。发现冯千里等人后,就相隔十多丈远的距离,停在了那里。

冯千里扭头望去,见是赵卓然和其弟赵天然、赵自然三兄弟,以及两名筑元境家族弟子,连忙拱手道:“赵家主!冯某双目如盲,错怪了赵家主及贵家族的各位兄弟!所幸王长老年轻有为,双目如炬,早已侦破此案,抓获了真正的凶手!在此,冯某向赵家主及各位兄台,表示深切歉意,请赵家主原谅则个!”

“冯千里!你发来传音符,说谋害你兄冯万里和我二叔赵眺瞳的凶手,竟然另有其人,不知那人又是谁,有何凭据?”

遁光中,传来一个成年男子的厚重嗓音,接着遁光消散隐去,现出了几个男子的身影来。

领头者,赫然正是赵氏家族家主赵卓然,及其亲弟弟赵天然和赵自然!

他们身后,还有二名筑元境家族弟子!

“冯千里!如果你不怀好意,想将我兄弟三人引诱至此,趁机暗算的话,那就不要痴心妄想了!须知我三兄弟铁骨铮铮,并不是怕事之人!不管你冯千里想玩什么花样,我们都接着就是了!”

赵卓然的话语中,带有明显的怒意和敌对情绪,冷冷道。

“卓然兄!冯某先不多解释什么了,先向你赔礼道歉!”

说完此语,冯千里拱手躬身,深深一礼后,才道,“王长老和两位上差来黑山镇,不过两日而已,便将杀害令叔赵眺瞳和在下兄长冯万里的凶手,都抓获了。就在刚才,王长老不惜以身犯险,亲去万丈地渊下面,寻找吾兄遗骸去了。这里有他亲口留下的一枚语音玉简。请卓然兄自己听听吧!”

袖袍轻轻一抖。

一物化为一道白光,向赵卓然徐徐飞去。

赵卓然满腹狐疑,面色悍然的伸手一抓,将那道白光抓住,赫然是一枚玉简,便半信半疑地将其贴在额头上……

王猛三人在一团白光中从天而降,四万多丈深的距离弹指一挥间,很快就到万丈地渊的底部了。

万丈深渊底部,光线幽暗不明,是一方暗流涌动的寒潭之水。

滚滚灰雾携带沁人的阴寒,从身侧的洞窟里面涌出来,向万丈地渊及其上空云涌而去,气温阴寒切骨,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以王猛脉境的炼体修为,这点阴寒根本算不了什么。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运起法力,周身白濛濛白光罩体,将寒意挡在外面,同样安然无恙。

神识扫去,只见旁边的岩壁上,赫然洞开着几个巨大的石窟,距离下方水面只有数尺高的样子。

无边的灰雾,就是从那几个石窟里面云涌出来的。

“哥。我们该从哪个石窟里面进去?”

此时,青儿和莫芊芊俩人已经卸下仿真面具,仿佛凌波仙子,婷婷玉立在潭水之前,身姿婀娜曼妙,楚楚动人。

“那边有三个大洞窟。最大那个洞窟,灰雾涌出来的速度比较慢,说明不但很深,里面还很宽阔。我们就从最大那个洞窟里面进去吧!”

王猛问答完青儿的问话,接着又关切地反问俩人道,“青儿,芊芊师妹!你们俩人跟哥去地下洞窟里面冒险,难道不害怕么?”

“不害怕!”

青儿玉面皎洁宛如一轮新月,启齿一笑,百媚顿生地道,“哥。当年在秘境试炼的时候,青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和莫芊芊师妹俩人有幸遇见哥,才幸免于难。跟哥在一起历炼,青儿什么都不怕!如今哥是虚神境高修了,青儿也是结丹境修士,与往昔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自然更加不怕了!”

“师妹也不怕!”

莫芊芊玉容婉转,娇美如花,笑如花开地回道,“师兄,只要跟你在一起,师妹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的!”

“芊芊师妹,你此言差矣!”

王猛闻言,心中颇为感动,笑道,“你跟师兄在一起,怎么可能死呢?师兄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你和青儿俩人受到半点伤害的!此次我们找阴符门修士算账,希望能够夺回三大灵符的炼制秘诀!如果能够如愿的话,将来外出历炼的时候,就更加方便了!”

三人遁光飞掠而起,从旁边最大的那个洞窟里面飞入。

这个石窟的入口,大约有二三十丈宽阔。里面幽深之极。进入一百多丈深后,光线被岩壁挡住了,里面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王猛单手一挥。

一枚太阳石飞射而出,悬浮在头顶上,大放光明。洞窟里面仍然阴风吹拂,灰雾滚滚,虽然有太阳石照明,肉眼可及的距离也仅仅一丈多远而已!

这个洞窟是一个数十丈宽阔的大石室。

再往前走数丈深,就到了洞窟的底部了。

洞窟底部的岩壁上,赫然可见三个直径约莫三四丈宽阔的石洞,并排而列。或这些石洞或斜直向下,或拐弯抹角,不知通向了何处。

让三人感到惊讶的是,洞窟里面既没有发现阴符门弟子活动的踪迹,也没有发现有妖兽出没!

王猛沉吟道:“按照冯千里的说法,这里曾经是万符门的御兽园和开脉境弟子的试炼之地,理应有妖兽出没的。我们没有发现妖兽,可谓反常。说明那三条石洞里面,可能有阴符门修士出没。石洞里面的妖兽,应该都被他们诛杀了!”

青儿和莫芊芊闻言,微微颔首,表示赞同王猛的说法。同时警惕之心大起,提神戒备。

神识扫视发现,对面那三个石洞曲折拐弯的地方甚多。不管从那条石洞进去,都有可能遇上阴符门修士。万一他们埋伏在隐秘之处,对三人发起猝然袭击的话,那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王猛沉吟了片刻,将小青和小冥从灵气袋内释放出来,对它们施展寄神术,将两个元神分别寄居在它们识海里面后,又将感应玉符挂在它们的脖子上,吩咐道:“小青,你从左边的那个石洞进去,一直往前走!不管遇上妖兽,还是人族修士,尽量生擒。不能生擒,就直接吞食了。明白么?”

之所以要将它们释放出来,是因为它们有自主神智。

王猛修炼的寄神术是高版寄神术,其高明之处在于,不仅可以寄居在妖兽的识海之内,借助妖兽的眼睛和妖灵识,察看周围的一切。还可以控制妖兽的识海,进而实现对妖兽身躯的控制。

施展寄神术后,即使不用交待这些,王猛自己的分元神就可以独立指挥小青办事。

但这是他第一次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施展寄神术,不知道神识被重重岩石阻断后的效果如何,也担心被困在某种不明不白的地方无法出来,提前交待一句,乃是为了以防万一。

“是。”

小青应了一声,身子一窜,化为一道乌光从左边的石洞里面飞射而入,转眼消失在前面的拐弯之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