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右边石洞里面。

小冥进入这个石洞后,一路飞奔向前。

石洞里面的叉洞甚多,遇见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叉洞,王猛寄居在小冥识海内的分元神便让小冥选择最右边的叉洞进入,只要前面是通畅的,就一路飞奔下去。

如果无路可通了,便倒退回来,选择最右边的第二个叉洞进去,继续向前探索。途中遇上水蛇、巨鼠、蝙蝠之类低阶妖兽,根本不待小冥出手,那些妖兽感应到小冥弥散出来的五阶妖兽气息,又见小冥人面蛇首背生双翼,它们作为妖兽都没有见过如此可怖的怪物,不禁大为惊恐,无不望风而逃。

王猛也不想多事,并没有让小冥诛杀这些妖兽。否则的话,以小冥的遁速,它们是逃不掉的。

半日后,小冥就跑遍了大大小小数十条石洞。有些石洞洞中套洞,仿佛迷宫一般错综复杂,因为有王猛指点,小冥还是走出来了。

可怕的是,前面仍然是无尽的石洞。

透过感应玉符,发现王猛的本体已在百余里之外。按照“优先右拐”的规则往石洞里面飞奔,距离王猛本体却越来越远了。

不久之后,前面豁然开朗,进入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

放眼望去,里面漆黑如墨,两眼一抹黑,伸手不见五指。不知多远的远处,却有一点萤火虫似的亮光,远远传来。

王猛的分元神大喜,让小冥一边向前飞遁,一边放出妖灵识扫视。

这个空间里面空旷之极。

比黑水峪遗址里面的地宫,还要宽阔数倍的样子。

进入这片空间后,下方是乱石横卧的低矮石山,前方数里之外,却有一个数十万亩大小的巨大湖泊。

湖泊的中央,竟有一个数千亩大小的小岛。小岛中央,孤零零的耸立着一幢用紫云石建筑而成的四合大院!

毫无疑问,这座四合大院是人族修士建造的!

妖灵识扫去,发现那座大院中间的天井中,竖立着一根高高的旗杆,上面悬挂着一个贴有“阴符门”三个朱红大字的透明大灯笼。

“呵呵,总算遇到阴符门弟子了!”

见到这一幕,王猛的分元神心中甚喜。

那座大院既然是阴符门名下的,里面肯定有阴符门弟子了。进入这片石洞的目的,就是寻找阴符门弟子,现在总算不虚此行了!

四合院里面,一共有三个修仙者。

其中一人打坐在四合大院中间的露天石坪中,双手掐诀,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不知在修炼何种秘术。

另外俩人坐在一间石屋里面,专心绘制一枚黑色的符箓。那种符箓,正是王猛在冯氏家族大院中见过的阴符!

石屋里面那俩人,一个年约五旬,结丹七层境界修为。另一个年约三旬,筑元三层境界修为。

打坐在大院中的那人年约四旬,身穿一袭葛袍,结丹四层境界修为。

感应到小冥扫视过来的妖灵识,葛袍中年修士身躯一震,霍然张开了双目,目光犀利地向漆黑的天空中望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以他结丹境的修为见识,当然感应得出来,刚刚扫过来的那道妖灵识之强悍,是他平生仅见,至少是四阶以上妖兽的存在!

此人警惕地从地上跳了起来,神识扫出,发现一个不知其名的怪物,风驰电掣地向他这边飞驰而来!

那怪物人面蛇首狼身,背生双翼,竟是他从未见过的五阶妖兽!五阶妖兽,乃是相当于元婴后期境界高修的强大存在!他只是一名结丹四层境界修士,与那怪物相差了两个大境界,完全是被碾压的存在啊!

葛袍中年心中咯噔一沉,脸色大变,心胆俱寒起来!

“五阶妖兽!五阶……”

(本章未完,请翻页)

葛袍中年惊恐大喊,不过才喊出一半,就立马意识到,喊叫也没有什么用啊!

石屋内的许师兄,只有结丹七层境界修为。

狄师侄更加不堪,才筑元三层境界。

他们三人加在一起,也不够五阶妖兽喝一壶啊!

虑及此点,葛袍中年惶急的一提遁光,化为一道青虹,朝许师兄石屋所在的方向激射而走,一闪出现在数丈之外。

他当然不会蠢到进入石屋,寻求许师兄的庇护了。而是直接从石屋上空飞射而过,拼命向石屋后面的虚空中急遁而走!

如果那只怪物追过来的话,必然遇上刚刚从石屋中飞遁出来的许师兄和狄师侄,他们俩人肯定不是妖兽的对手。但妖兽要杀死他们,总需要一点时间的。这就为他逃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他很清楚地知道,前方百丈远处,有一条通往外面的石洞,里面洞中套洞,进入石洞后,就有活命的希望了!

飞逃之中,葛袍中年为自己的聪明睿智感到庆幸之余,幸灾乐祸地回首望去,却见飞临石屋上空的那只五阶妖兽背后双翼一扇,忽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葛袍中年正在惊疑间,身侧忽然传来一丝诡异的风响。愕然回过头。发现那只人面蛇首的怪物,竟鬼魅般的在他身前浮现了出来!

“啊~”

葛袍中年吓得魂飞魄散,刚刚歇斯底里的尖利惊叫出声,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眼前黑影一闪。

一只阴气森森的漆黑鬼爪,扼在了他的脖子上!

鬼爪倏然收紧。

葛袍中年顿时气息窒息,全身灵力流转不畅,两眼一翻白,尚未惊叫出声,便身子一软的昏死过去。

石屋之内。

听到葛袍中年的惊恐大叫,一身黑袍的结丹七层境界高修许师兄和筑元境的狄师侄,都大吃一惊,连忙放下手中的阴符,匆忙飞遁出来,葛袍中年却已不见了踪影。

神识扫出,发现数十丈外的地方,一个人面蛇首狼身,背生双翼的怪物扼住了葛袍中年祁师弟的喉咙,祁师弟则四肢瘫软的昏死过去了。

许师兄和狄师侄认出那怪物竟是五阶妖兽的强大存在,不禁相顾骇然,面色一下变得煞白,双股颤栗!

更加可怕的是,那怪物双翼一闪,忽然不见了踪影。

下一息,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如此诡异一幕,将他们俩人吓得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许师兄原本是亡命之徒,心狠手辣之极,反应也很敏锐,连忙屈指一弹,就要射出一道剑芒,将怪物斩杀当场!

但下一息,就满面惊骇的住了手。

“唿”

一个黑影向他迎面飞来。

那个黑影,竟是刚刚被怪物扼住喉咙、刚刚昏死过的葛袍中年祁师弟!如果放出飞剑,首当其冲的便是祁师弟!

许师兄忙不迭一闪。

祁师弟的身影呼啸而至,擦身而过,“轰”地一声,砸在大院中间的空地上,早已人事不知的昏死过去了。

那个人面蛇首狼身,背生双翼的怪物,却倏然出现在他身前,正用一双猩红的妖异双目,冷冷地望着他。

许师兄一刻数惊,吓得面无人色,三魂丢了七魄!眼珠子一转后,猛然对身边的狄师侄大吼一声,“分开跑,各自逃命!”

话音未落,就化为了一道乌光,向右侧激射而逃。

左边的狄师侄早就吓得双股颤栗了,见结丹境高修许师叔都亡命逃遁了,忙不迭遁光一提,朝相反的方向激射而逃。

狄师侄的遁速自然远远不及结丹境的许师叔!

遁出数丈远后,侥幸地回头望去。只见那个面蛇首狼身,背生双翼的怪物忽然双翼一扇,忽然消失在了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地。

此时的许师叔,已在十丈之外了。

许师叔正在暗暗庆幸,那怪物没有马上追上来,忽然身前风声一响,那怪物却凭空出现在他身前。

“唿”

一只黑漆漆的鬼手,朝他当头抓下。

许师兄吓得心脏狂跳,脸色更是煞白无比!

匆忙放出飞剑反抗,却被突如其来的巨掌劈飞了,那只巨掌改掌为爪,乌光一闪出现在他脑袋上。

许师叔突然脑袋一痛,双目一黑,昏死过去。

怪物猩红双目中,露出妖异的厉芒,竟一把将许师叔塞进血盆大口中,“嘎嘣嘎嘣”的胡乱大嚼起来!

正在惶急逃遁的狄师侄神识扫视到许师叔被抓获的一幕。吓得三魂丢了七魄,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不要命的亡命而逃。

逃出七八十丈远后,眼看离一个通往外面的石洞很近了,狄师侄稍稍松了一口气,正待向石洞中飞窜而入。

身前风声一响。

那只面蛇首狼身,背生双翼的怪物,竟凭空出现在他身前,拦住了去路!

那怪物如此之迅疾,几乎亮瞎了狄师侄的狗眼!

可怜的狄师侄匆忙放出飞剑反抗,就被怪物一巴掌拍得倒飞而回,远远飞溅了开去,不知落到哪里去了。

狄师侄也被巨掌的余波波及,胸口炸开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狂喷的远远摔了出去,当场殒命了。

在五阶妖兽面前,筑元境的狄师侄,简直不堪一击啊!

那怪物落在狄师侄身边,猛然张口一吸!

狄师侄的尸骸,顿时被一股巨力卷起,飞入怪物口中。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咬住狄师侄脑袋,随即一呑,将狄师侄囫囵吞入腹中。

吞噬了狄师侄后,怪物目露兴奋,舔了舔嘴唇。

返回四合院,提起葛袍中年,身影一晃出现在半空中,随即风驰电掣的向前飞掠而去。

左边石洞里面。

小青窜入这个石洞后,蜿蜒向前游走。

这个石洞里面的叉洞同样有很多,遇见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叉洞,王猛寄居的分元神便让小青选择最左边的叉洞进入,只要前面是通畅的,就一路蜿蜒游走下去。

如果无路可通了,便倒退回来,选择最左边的第二条石洞,继续向前探索。途中遇上一些低阶妖兽,根本不需要小青出手,那些妖兽生怕被小青当点心吞食了,大为惊恐,无不望风披靡。

大半日后,小冥同样跑遍了数十条石洞。

在一个宽阔的大石洞里面,小青遇见了一名阴符门弟子。那人年约四旬,结丹九层境界修为,身穿一袭葛袍。

葛袍中年打坐在石洞中,貌似扼守在此处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长期没有遇见外敌侵入了,葛袍中年也不想白白浪费时间,就在洞窟中打坐修炼。

“唰”

远处传来诡异声响。

葛袍中年微微一愣,抬眼望去。

只见一道乌芒,闪电般的向他激射而来!

葛袍中年吃了一惊,放出神识扫视,见激射而来的竟是一条四阶玄蛇妖兽,吓得脸色唰地惨白如纸,随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怪猫一般,蓦然跳起来,扭身飞奔而逃。

可惜他不但修为不如小青,遁速也远远不如,才逃出不过数十丈远的距离,就被小青风驰电掣的追上了。

小青张嘴一吸。

一蓬匹练似的白霞席卷而出,一把将葛袍中年卷住。往回一收,吸入蛇吻之中,“咕咚”一声吞入腹中。

结果葛袍中年就此不明不白的告别了这个世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