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乱葬岗。

一个万余丈深的地下空间里面。

几枚太阳石镶嵌在空间四壁,将空间照耀得如同白昼。

一名身穿紫袍,头顶微秃青脸男子打坐在地上,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

这位青脸男子,乃是阴符门长老许洪斌,虚神四层境界修为,阴符门副门主许元洪麾下“四大金刚”之一。

他的身后,侍立着三名黑袍青年,都是筑元境修士。

这片空间长宽各有数百丈,其西南部有一个丈余大的隧洞入口,直通向下,与万丈地渊下面的石洞连接在一起。

他们就是从万丈地渊下面的石洞中,一路向上开凿隧洞,花了几个月时间,好不容易才挖到这里来的。

这片空间的顶部,就是乱葬岗下面的那个蔽空大阵的底层禁制!

也就是说,如果有驱动阵旗的话,就可以从这个空间中,进入蔽空大阵,盗取想要盗取的东西的。

这片空间所在之处,原本全是青石。

或者说是一片石山。

在石山中开凿出如此巨大的一片空间来,显然并非易事。

十余名阴符门弟子化了几个月的时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万丈地渊下面的石洞向上开凿三万余丈深的距离,开凿重重石山,好不容易才开凿出这片空间来的。

这片空间的顶部,一百余丈高的地方,看似蒙上了一块巨大之极的青色幕布。其实那不是幕布,而是蔽空大阵的底层禁制!

只要穿越这片底层禁制,就能进入到蔽空大阵里面。

尽管如此,要想进入蔽空大阵,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要知道,以驱动阵旗开启蔽空大阵后,因蔽空大阵的生门死门是变幻不定的,所以不能踏错半步,否则会被蔽空大阵附带的困杀大阵杀死。

其次,进入蔽空大阵后,最先面对的是数千丈厚的泥土,而不是空洞无物的空间。普通修仙者不谙土遁秘术,那就要挖掘出一条土洞,通往蔽空大阵下的地面,才能土洞出入蔽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阵下面的那片空间。

这条土洞长达数千丈,要将它挖掘出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幸亏阴符门副门主许元洪带去的那些人都是他的心腹,也都是得力之辈。除了“四大金刚”中的许勇芳、许木林和许海旺,还有十余名筑元境弟子。

他们齐心合力,以各种灵器开挖出一条土洞,倒不是很难的事情了。

阴符门副门主许元洪以驱动阵旗开启蔽空大阵的底层禁制,进入大阵里面,已有三天时间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青脸男子之所以守护在此处,是因为许副门主收到线报,清溪派派了二名结丹境修士来黑山镇,调解调查冯氏和赵氏家族的纠纷。许副门主疑心极重,担心清溪派修士发现阴符门弟子活动的蛛丝马迹,进入此地,跟他争夺“三大灵符”的炼制秘术。

基于此,许副门主命令青脸男子,一旦发现清溪派修士踪迹,立刻将他们诛除,绝不能让他们将这个秘密透露出去。

毕竟清溪派是著名修仙门派,不是他们阴符门可以招惹的。一旦引起两个门派纠纷,阴符门无疑要吃大亏的。但“三大灵符”的炼制秘术也不容有失,出了派遣人手在这里扼守,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反正进入蔽空大阵的人手足够了。令虚神境高修许洪斌守护在此处,许副门主就可以放心了。

“清溪派修士找到这里来?切。清溪派修士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许洪斌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自言自语道!

他们行事如此隐秘,清溪派修士又没有千里眼顺风耳,怎么可能发现端倪,找到这片地下空间来呢?

可就在此时。

他忽然听到一丝可疑的异响!

青脸男子扭头望去,顿时脸色大变!

“唿”

只见一道遁光,从隧洞入口处激射而入。

一个盘旋后,落在这片空间中央。

遁光散去,露出一个青年男子的挺拔身姿!

此人,赫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正是刚刚赶到此地的王猛!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被他收入了灵气袋,因此并没有与他同时现身。

正在其他石洞里面窜梭的小冥和小青,离这里的距离倒越来越近了,但至少还要半天以上的时间,才能赶到这里来的。

青脸男子目中厉色一闪,慢慢站立起身。神识一扫后,目光变得邪魅起来。眼珠子一下由黑变红,显得古怪之极。

他身后那三名黑袍青年也是一惊,脸色大变!

不过,发现来者不过是一名结丹四层境界修士,他们都轻吁了一口气,倒也没有在意了。都将双手抱在身前,目光戏谑地望着王猛,一脸的怪笑。

有虚神境师祖在这里,他们倒要看看,清溪派这名结丹境青年修士,冒冒失失闯入到这里来,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如果估计不错的话,对方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杀身成仁,身死道消。二是马上磕头请罪,哀求饶他一条狗命!

但此人既然送人头来了,许师祖会饶他狗命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何人,来此何干?”

青脸男子目中红芒大盛,放出丝丝红光,口气森寒地道。

见此诡异情景。王猛微微一怔,诧异道,“老东西!你究竟是人是妖,你脸色发青,双目却放红光,好像是一头怪兽的样子?”

“呵呵!小东西,在老子面前,你吗的一点都不客气嘛!既然你称呼本座为老东西,难道妖兽里面,还有老东西不成。但你既然来这里了,那就不要走了。赶快跪下,请本座法外开恩,饶你一跳狗命吧!”

对面青脸男子听到王猛如此问话,并没有动怒,反而脸色阴沉的呵呵一笑,毫不在意地道。

对一个即将死亡的人,青脸男子没有动怒的必要。

话音未落,青脸男子身上乌光大放,“唰”地一下,一蓬漆黑如墨的黑雾飞卷而出,环绕其周身呼呼旋转,迅速弥漫了大半个空间。

鬼泣之声大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