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3章 我同意你们瓜分雷木岛了?

峡谷两边的高山上,不时有轰鸣着的瀑布飞泻下来,汇聚到下面的河流中,地势越来越平坦,河流变得宽阔幽深起来。

渐渐的,河流融入下面一望无际的大海中。

原来秘境之中,竟然还有一片浩瀚无际的海洋存在!

放眼望去,只见前方一二百里外的海面上,隐隐浮现着一抹浅黑色,估计便是传说中的雷木岛了。

半空中来往飞驰的遁光,渐渐多了起来。

陆续可见远处三三二二的遁光掠过大海,向雷木岛上激射而去。

接着遁光一顿,纷纷落入海岛之中。

大海之上,晴空万里,海天一色。

偶尔能听到有轰隆隆的闷雷声,从海面上传来。

这雷声,估计就如陈青青所说的那样,是试炼者们不小心触动雷木树,遭到雷木树上迸发出来的暴雷轰击。来雷木岛采摘雷木果的,除了大中型门派弟子,估计还有小门小派、家族弟子和散修,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雷木树的诡异特性的。

王猛笑道:“两位师妹,我们就此分手吧!如果雷木岛上有贵派试炼团队,你们就加入他们,与他们一道试炼!如果没有贵派试炼团队,等采够了雷木果,我们还是一起试炼吧!在下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不方便与两位师妹同时出现在别人眼中的。请两位师妹见谅!”

“是。小妹谨遵师兄吩咐!”

陈青青脸上微微一红,与莫芊芊拱手道。

“还有一事。如果有人问起你们的试炼团队来,你们该如何回答呢?为何你们没有与另外四名师兄弟在一起,那四人又去了哪里呢?”

“这个......小妹可不可以这样说,我们试炼团队一共六人,因为遭到北冥派弟子袭击,那四位师兄都被北冥派弟子杀死了,只有小妹和青青师姐俩人逃到这里来了?”

莫芊芊迟疑道。

“不可。你们在解释的时候,绝对不可以与北冥派弟子扯上任何关系!这一点,请你们务必切记!”

王猛斩钉截铁地否定道。

“师兄,那我们该如何回答才好呢?”

“这样吧!你们就说,你们团队六人,在试炼中遭到一伙散修袭击。这伙散修足有二三十人。团队中其他四人为了掩护你们俩人逃跑,被那伙散修包围了。至于最后结果如何,你们不敢回去,就不知道具体情况了。你们猜测雷木岛上有本派试炼团队,才投奔到这里来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如果有人问起来,我们就按师兄的说法,答复他们!”

“师兄一路保重!”

陈青青俩人很乖巧的与王猛分了手,遁光加速向前飞驰而去。

王猛的遁光落入岸上一片小树林中。

约莫半个时辰后。

王猛的遁光飞出小树林,濒临雷木岛上空。

只见下面四五百名试炼者聚集在一起,正在激烈争吵着什么。

这几百人中,正好有一个清溪派试炼团队。这个试炼团队也只有六个人。陈青青和莫芊芊出现在那几人身边,相处非常融洽的样子。

王猛这才放下心来。

雷木岛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岛屿,濒海处有一片雪白无垠的银色沙滩。沙滩的后面,是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草地后面,耸立着一棵棵高大无比的雷木树林。

雷木树茂密的枝叶中间,挂着一枚枚银白色的雷木果。

让王猛感到惊讶的是,岛上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那四五百人,竟然不去采摘雷木果,反而乱哄哄的在激烈争吵不休。

王猛正在惊疑间。

一道遁光冲天而起,眨眼到了王猛身前。

竟是一名北冥派弟子。

“雷木岛重地,禁止飞遁!”

那名北冥派弟子口气冰寒地对王猛呵斥道,“违令者死!”

“北冥派弟子?”

王猛淡淡望着挡在前面的北冥派弟子。这家伙大约十三四岁,一脸稚气未脱,却满是傲然之色,根本没将王猛看在眼里,“怎么,这雷木岛是你们北冥派的?来岛上采摘雷木果,还需要你们北冥派同意?”

“看来你还不算太蠢!”

那名北冥派弟子眼高于顶,口中哼哼冷笑,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老子现在宣布!雷木岛已经被我们北冥派、临鸿派和神剑门三派瓜分了!禁止从雷木岛上空飞过!任何人想在雷木岛采摘雷木果,都要征得到我们三派同意!看到没有?下面这片数十万棵雷木树,都划归我们北冥派所有了!要想在这片树林采摘雷木果,须先向我们报名,留下神识标记,并承诺将九成雷木果上交给我北冥派,然后才可以进入雷木林,采摘雷木果!”

“还不赶快滚下去报名?”

王猛沉吟了一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随意杀人。还是先看看他们乱哄哄的在干什么再说吧,毕竟来雷木岛采摘雷木果的试炼者,可不止他一人。他不相信下面那四五百名试炼者,都愿意遵照北冥派弟子的指令,将采摘到的雷木果九成上交给他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北冥派弟子,未免也太骄横跋扈了吧!

而他们那些人,未免太孱弱了吧!

便俯冲而下,落在众人身后的草地上。

那名北冥派弟子以为王猛屈服了,颇为得意,仍然降落在王猛身前,得寸进尺地命令道:“小子!你刚才敢跟老子顶嘴,必须付出代价!老子少不得要给你一点教训,让你长长记性!老子现在宣布,你采摘的雷木果,九成交公!剩余的雷木果,八成孝敬你大爷我,剩下的才归你自己所有!听明白了么?胆敢违抗命令,老子要你狗命!”

王猛见这北冥派弟子如此嚣张,简直拿他当奴隶对待,心中暗怒。

“小东西,你刚才说你们北冥派、临鸿派和神剑门,将雷木岛瓜分了?你们有什么权利瓜分雷木岛!”

王猛满脸戾气,冷冷道,“我同意你们瓜分雷木岛了吗?”

“好胆!”

那北冥派弟子闻言,怒不可遏,眼神一冷,眼中杀机爆射,“我们北冥派瓜分雷木岛,还需要你同意?敢这么跟我们北冥派说话的,你是第一个。那就把性命留下吧!”

“连陵!怎么回事?”

围在雷木林前的那堆人群里面,忽然走出一人,对王猛这边大声喊道。

王猛看得出,那人也是北冥派弟子,喊话的口气中略带几分威严,貌似身份和地位都在对面这位叫“连陵”的北冥派少年之上的样子。

他这么一喊,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王猛这边来了。

众人跟在那喊话者身后,好奇地向王猛这边围拢过来。自然,清溪派的六名试炼弟子和陈青青、莫芊芊俩人,也跟在众人后面,向这边走了过来。

据说好奇是人的天性。

只要有热闹看,没有人愿意错过的。

连陵见此,对那人躬身一礼,恭恭敬敬地道:“启禀梅师兄。这家伙不知是哪里来的散修,竟敢跟师弟我顶嘴,说我们三派瓜分雷木岛,并没有获得他的同意!这是人话么?这不是找死么?”

众人闻言,都哄笑起来,都觉得王猛不知死活,说话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北冥派是天下有名的修仙大派,门下弟子的修为,自然比普通门派弟子要更强一些。王猛一介散修,连普通门派弟子都不如,怎敢如此无礼?

那梅师兄身材瘦长,一袭白色修士袍,颇有大家风范。闻言眉毛一挑,显然已经动怒了。但口气仍然很淡定,淡淡吩咐道:“那就拿他做个榜样,将他杀了。杀一儆百吧!”

众人听到梅师兄这么说,都知道王猛要遭殃了,有人心中不忍,在人群中叫嚷道:“梅师兄!人家散修也不易,你大人大量,放过人家吧!”

众人七嘴八舌地道:“是啊,这雷木岛本来就是无主之物,不能因为人家说了一句话,就将人杀了吧!”

“梅师兄,你欺侮我们小门小派也罢了,还虐杀人家散修,太不人道了吧!!”

“梅师兄……”

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看不惯王猛一脸戾气,看向王猛的目光满是鄙夷的神情,“我草!瞧这家伙一副讨打的相!散修到底是散修,没见过世面!不知道我们门派弟子的厉害!将他杀了也好,下辈子重新做人,他就知道我们门派弟子的厉害了!”

“呵呵!散修嘛,都是弱鸡一枚!不是在下吹牛,像这种不知死活的散修,在下可以以一敌五而不落下风!杀了他,比杀鸡还容易!”

还有些人皇帝不急太监急,急赤白脸地对王猛大吼道:“那小子!你他妈还不赶紧跪下来,给北冥派的梅师兄赔礼道歉?还傻乎乎的站在那里干什么,等死吗!”

“这位兄台!你一介散修,如何能与人家北冥派精英弟子比?只怕人家一出手,就秒杀了你!反正在秘境之中,也没有人认识你,你跪下来给人家磕头请罪,也不丢人!说不定人家北冥派师兄看你可怜,就此放过你也说不定!还傻乎乎的站着干什么!快跪下啊!”

“唉!散修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人家北冥派精英弟子的厉害,情有可原。凭他那点修为,只要人家一出手,他的小命就没了!唉,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

王猛看得出,这群围观者中,北冥派弟子只有十三人。

其余五百余人都是神女峰、玉真门、清溪派、御灵宗、仙药谷、五沙派等中小门派弟子,几乎没有什么散修和家族弟子。这些人不一定就不是北冥派弟子的对手。估计他们担心试炼结束后,自家门派和自己个人会遭到北冥派的打击报复。因此虽然北冥派弟子提出了非常苛刻的分成之法,他们也只敢讨价还价,并不敢公然与北冥派弟子翻脸的。

否则,一旦翻了脸,双方的梁子就结下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王猛向四周一拱手,笑道:“感谢各位兄弟姐妹关心!在下虽然是一介散修,学艺不精!但北冥派弟子想杀在下,却没有那么容易!弄得不好,反倒有被在下秒杀的可能!呵呵!”

众人闻言,都被王猛的话,雷得目瞪口呆!

难道这人是疯子吗?他这么说话,也太刺激人了吧,哪怕北冥派弟子原本不打算杀他的,这下也不得不杀他了啊!

梅师兄和连陵俩人,更是气得脸色铁青,几近抓狂!

梅师兄暴怒喝道:“连陵!还等什么!还不快将这疯子杀了!”

连陵应了声是,张口一喷,一道白光飞射而出,盘旋在他身前。

赫然是一把低阶中品飞剑!

连陵将手一点,一道法诀打在白光之上。

“唰”

那道白光一颤的化为两道凌厉无匹的剑芒,一闪而逝的向王猛飞斩过来。

大有要将王猛一剑斩杀之势。

毕竟是北冥派弟子,哪怕连陵只有十三四岁,修为还是很不错的,这一剑之势,挟带了强悍之极的威能。就是同门的梅师兄见了,也微微颔首,对连陵的修为大感满意。

旁观的众人连声哀叹,都认为王猛死定了。

同时为王猛的死,感到惋惜和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