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青儿和莫芊芊俩人,比王猛更加紧张。

不过她们信得过王猛,知道王猛不是修仙者,做事自有分寸,因此虽然紧张,却并没有劝阻王猛去蔽空大阵里面冒险。

王猛本人也自信,以他的夺魂指、迅雷遁和落日神箭之利,还有五阶妖兽小冥和四阶妖兽小青相助,要对付还虚境高修许元洪并将其击杀,应该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又过了片刻时间。

驱动阵旗终于炼制完毕。

王猛将小冥和小青收入灵气袋,再次飞临蔽空大阵底层附近,将手中的驱动阵旗轻轻一展。

“唿”

一道白光自驱动阵旗上面射出,没入青色幕布之中,不见了踪影!

顿时,那层青色的幕布上面灵气激荡起来,亮起了白濛濛的灵光。

再次挥动阵旗。

又是一道白光射出,落入白濛濛的灵光之中,不见了踪影!

青色幕布上面,突然灵光爆亮起来,从中间现出一条晶黄直线迅速向两边收卷,露出一个丈余大的入口来。

王猛身影飘飘的进入其中。

刚刚向两边收卷的灵光,蓦然潮水般的涌回原处,往中间汇聚后灵光大放。须臾,灵光一敛的消失不见,入口处恢复为一层青色幕布的模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进入蔽空大阵后。

王猛的遁光沿着土洞向上飞掠而去。

片刻后,就从土洞里面飞掠出来,停留在蔽空大阵笼罩下的半空中。

放眼四顾,蔽空大阵之内,光线幽暗不明。

这些光线,还是蔽空大阵弥散出来的微弱暗光。

里面的空间,被一座苍穹似的青色幕布笼罩着,高约数百丈。

苍穹之下,是一片万余亩大的坟茔地。

放出神识四下扫视,不见一个人影,也听不见任何响动。

四周安静之极!

尽管如此,王猛还是发现了阴符门弟子出没的蛛丝马迹!

只见万符门已故门主冯天霞的大墓旁边,有一个很显眼的大土堆。土堆上的泥土,都是刚刚挖掘出来的新泥土!

土堆旁边,还有一个新挖出来的巨大地洞,正是所谓的“盗洞”!如果阴符门修士还在这片坟茔地里面的话,必然就在这个盗洞里面了!

王猛飞临大墓上空,降落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盗洞的旁边。

沉吟了片刻,开启阴冥灵目,向地下望去。

只见地下十余丈深的地方,盗洞已与大墓的甬道联通在一起了。沿着甬道往下望去,王猛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沉吟不语起来。

数百丈深的地下。

地宫之内。

一位面色阴鸷的紫袍老者,打坐一座宽阔整洁的石室之内。这个石室,又称“画像石室”,位于冯天霞放置棺椁的寝宫的对面。

这位紫袍老者,正是阴符门执事长老、许元洪麾下“四大金刚”之一、虚神九层境界高修许海旺!

放置冯天霞棺椁的寝宫,被一座若有若无的四阶阵法禁制封闭了。要想进入寝宫,不破解这座四阶阵法禁制,是不行的。

以蛮力破除这座阵法禁制,也是不行的。

那会弄出惊人的响动,招来清溪派修士。黑山镇还是清溪派的地盘,阴符门是小门小派,不敢公然在清溪派地盘上任性胡为的。一旦引起两派纷争,阴符门要吃大亏的!

一名结丹境弟子在宫室之前紧张地推算什么。

看得出,这名结丹境弟子是一名阵法师。

此人将几张阵图铺开了摊在地面上,似乎正在寻找四阶阵法禁制的破解之法,只是尚不得要领,皱着眉头,一脸苦苦思索的神情。

除了紫袍老者和这名阵法师,旁边还站立着两名筑元境修士。

整个墓室之内,也只有这四人。

阴符门许副门主等人,则不见踪影。

又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紫袍老者不耐起来,呵斥道:“牛三!你还要多久才能破解这个阵法禁制啊?”

正在焦头烂额的阵法师闻言,连忙躬身应道:“回禀许长老。在下虽是四阶阵法师,可这个法阵,据说是炎州司马家族设计的。在下才疏学浅,暂时还没有找到破解之法。许长老,您看是不是强力破除此法阵算了?”

“胡闹!”

紫袍老者满脸不悦地呵斥道,“强力破除此法阵,还要你牛三何用?许副门主临走的时候说过了。不可引起清溪派弟子的注意!你牛三敢保证,强力破除此法阵时,不会引起清溪派修士注意?”

“许长老训斥的是。属下愚昧。属下无法保证。”

那名阵法师口中嗫嚅道,“但是,如果不能强力破除此法阵的话,在下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研究

(本章未完,请翻页)

破解法阵的。请许长老宽宥在下一段时间!”

“需要一段时间破解法阵?”

紫袍老者沉吟了一下,不悦道,“一段时间,究竟是多久啊?”

“大概要十天半个月左右吧!”

那名阵法师继续嗫嚅道,“然而,在下也不敢保证。十天半个月后,可以破解此法阵……”

“怎会这样啊?”

紫袍老者眉头紧锁起来,“牛三,你都在这个法阵上浪费了二天时间了,还需要十天半个月?是不是你根本就不会破解法阵啊!”

但紫袍老者也知道,强逼牛三是没有用的。

许副门主临走的时候交待说,冯天霞的棺椁里面,可能还有两大灵符的炼制秘诀,让他们务必破解法阵,将冯天霞棺椁内的灵符炼制秘诀找出来。

“牛三!本座只给你五天时间。”

紫袍老者沉吟道,“五天之后,如果还不能破解此法阵,那就只有另想其他办法了!”

“属下多谢许长老恩典!”

那名阵法师感激地道,“属下定当竭精殚虑,全力破解此法阵!”

话虽如此说,其实阵法师自己知道,别说五天时间了,恐怕十天半个月后,他都无法破解此法阵!

他之所以要许长老宽宥五天,是因为他知道,许长老是个急性子,肯定等不了五天了。到时候许长老不耐起来,自行采取何种办法破解此法阵。或者掉头就走。那都与他无关了。

只要他没有责任就行!

不然,不但有损他作为“四阶阵法大师”的名声,还要招来责罚的!

阵法师说完此语,立刻蹲在地上,眉头大皱,装模作样的研究起地面上的阵图来。

紫袍老者见此,还以为牛三正在殚精竭虑寻找法阵的破解之策,满意地点了点头。

可就在此时。

甬道里面,传来一声异响!

紧接着,一道火光自外飞入石室,一个盘旋后停在石室中间不动了。

众人见此,无不诧异!

紫袍老者单手一招,将其抓在手中一摔。

一个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阴符门修士,你们怎敢来我清溪派的地盘上撒野?都自缚双手,赶紧出来投降吧!本派看在你们老实合作的份上,会给你们一条生路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