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找死!”

王猛暴戾地冷斥一声,伸手在腰间一拍。

一道白光激射而出,其速度之快,让在场众人看不清其为何物,白光一闪而逝,竟后发先至地将连陵穿了个透心凉。连陵措手不及,尚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捂着胸口,满目惊骇地栽倒下去。

一蓬缤纷的血雨,在其身后洋洋洒落。

与此同时,连陵射出的两道剑芒风驰电掣地到了王猛身前。

凌厉的剑气,迫人眉睫而来。

王猛不慌不忙抬起手掌一拍。

一道红光卷过。

连陵一道剑芒竟在一拍之下化为灵光溃散,湮灭于无形。

另一道剑芒被拍得“堪啷啷”一声,掉落在地。

王猛本人安然无恙。

“啊?”

此幕大出梅师兄和围观众人的意料!

梅师兄和其他北冥派弟子见此,不禁大吃一惊,大大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即脸色发白起来。

以梅师兄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戾气少年的修为至少是连陵五六倍,才能如此轻松拍落连陵飞剑,秒杀连陵本人。梅师兄自诩比连陵的修为要高出一筹,其实并没有明显优势。

要想像戾气少年这般轻取连陵,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即使击退连陵的飞剑,至少也要经过上数十上百回合拼斗才成的!

戾气少年看似普普通通散修,却是堪比筑元境高修的恐怖存在!

但这怎么可能呢?

秘境之中,怎么可能有筑元境修士存在!

旁观的众人见此,也惊得目瞪口呆,眼珠子掉落一地!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将北冥派精英弟子连陵秒杀了?

这怎么可能?

众人看向王猛的目光,立刻带上了深深忌惮和畏惧之意。

现场鸦鹊无声。

众人被王猛出手震惊,无人敢乱说乱动,唯恐招来无妄之灾。

尤其是那位号称可以“以一敌五”的五沙派弟子,更是脸色煞白无比,躲在人群中大气不敢出。

只有陈青青和莫芊芊俩人,不但没有感到意外,反倒有些兴奋。

“大家一起上!一定要杀了他!”

梅师兄忽然厉声怒吼道。

很明显,对方不会轻易放过他。

与其颜面大失的苟活于世,不如拼死一战,或许能死里求生也说不定!

在场的十多名北冥派弟子不愧顶尖门派出身,捍卫门派名誉的决心非常坚定,悍不畏死,在梅师兄喝令下放出飞剑,一窝蜂的向猛斩杀过去。

在他们看来,王猛虽然很厉害,但到底只是孤身一人,孤掌难鸣,双拳难敌四手。十多名北冥派精英弟子同时发起进攻,未必不能干掉王猛一人!

对面的王猛见此,微微叹了一口气。

既然已经斩杀对方一人了,梁子算结下了。收手都没有用了。只有将这十多人全部斩杀了,才能息事宁人。否则,一旦他们将自己斩杀北冥派弟子的消息散布出去,会招来数百上千名北冥派弟子的围攻的。

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他就危险了。

王猛毫不犹豫的将三条二阶妖兽都释放出来,然后放出三把飞剑,朝北冥派弟子反杀过去。

悍不畏死的北冥派弟子做梦都没有想到,王猛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二阶妖兽,无不心胆俱寒,诛杀王猛的信心顿时崩溃。离王猛最近的那三名北冥派弟子见势不妙,率先飞掠而起,不要命的匆匆落荒而逃。

然而却来不及了。

那只二阶巨蛙妖兽口中乌光一闪,一条黑影激射而出,又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一收而回,对面一名北冥派弟子便失去了踪影。

接着黑影再一闪,又一名北冥派弟子消失无踪。

那两条二阶赤练蛇妖兽也偿到了吞噬修仙者的甜头,情绪兴奋,红影一闪而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洞穿了另外俩人的身躯,从他们的胸膛中钻出来,将他们鲜活的心脏噙在蛇吻中,吞了下去。

王猛的三把飞剑轻松击飞迎面而来的三道剑光,将三名北冥派弟子斩杀。

只一个照面的工夫,北冥派弟子已折损过半。

剩余的6名北冥派弟子反应略慢,见此吓得魂飞魄散,怆惶逃窜。然而哪里逃得了三条二阶妖兽的追击和王猛飞剑的斩杀,一时间死亡殆尽。

围观的众人见王猛大发神威,转眼之间就将十多名北冥派弟子诛杀一空,吓得胆颤心惊,面色煞白无比。唯恐王猛凶性大发之下,将他们全都杀死灭口。

然而,北冥派弟子逃遁的结果,深深震撼了他们。

他们都明白,王猛一身法力深不可测,乃是一个可怕的煞星。何况其还有三条更加凶悍的二阶妖兽相助,要是没有得到王猛的同意就匆匆忙忙逃遁的话,多半难逃王猛的毒手。毕竟王猛是要封锁消息的。因此他们虽然畏惧莫名,却没有人敢逃遁而去。

只有陈青青和莫芊芊俩人镇定如常,不但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一丝惊喜和钦佩的神情。看向王猛的目光,满是欢喜之意。这位无名师兄真是太厉害了!让她们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王猛收起飞剑和三条二阶妖兽,将北冥派弟子的随身物品都摄取过来,收入储物袋。

王猛满脸戾气,目光凌厉逼人,口气冰寒地对众人道:“你们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去采摘雷木果,围在这里做什么?”

众人唯恐惹祸上身,都不敢吱声。

毕竟有十多名北冥派弟子被杀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等试炼结束后,北冥派肯定会追查的。如果贸然与王猛搭话,而被北冥派追查到,进而怀疑自己与杀人者有什么瓜葛的话,那就百口莫辨了。

万一北冥派迁怒到自己头上,不分青红皂白一顿虐打虐杀,自己本人固然难逃一死,就是宗门能不能存在,都是两说的事情。

因此,公然与王猛搭话,其实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陈青青和莫芊芊似乎想跟王猛说些什么,被王猛用神识传音制止了。

王猛见众人战战兢兢,畏惧莫名,便寒声道:“老子正式宣布!从现在开始,北冥派弟子的命令作废!你们可以自行去采摘雷木果!但是三天之内,每人必须上交一百枚雷木果给老子!抗拒不交者,一律格杀勿论!三天之后,老子将离开雷木岛。此后的事情,老子就不再过问了!你们采摘到的雷木果,全部都归你们自己所有!如果有人胆敢为难你们,老子自然会为你们做主的!都听明白了吗?”

众人闻言,都明白了,王猛不会为难他们,更不会杀他们灭口了。将一颗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并渐渐的面有喜色起来。毕竟王猛三天只收取一百枚雷木果,这个要求并不高,他们的损失也不大。若与北冥派弟子将九成雷木果上交的规定比起来,众人付出的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众人都明白了,王猛并不是在压榨他们。相反,是在保护他们的劳动成果。对王猛的认识,渐渐发生了偏移,隐隐有了一丝感激之情,都觉得王猛并不是很过分的人,也不是一个很贪婪的人。

否则的话,他完全可以像北冥派弟子那样,要求每人将采摘到的九成雷木果交出来,也没有人敢反对。反对者只能被杀死。众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尽管采摘雷木果的难度很大,但三天采摘一百枚雷木果,还是非常容易办到的。三天之后,采摘到的雷木果全部都归自己所有,还是有发财的机会的。

众人能来秘境试炼,都是各门各派、修仙家族和散修中的精英,都不傻,很容易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都对王猛躬身行礼,道:“谨遵前辈吩咐!”

“快去!都去采摘雷木果!这三天,老子就在这里坐等各位上交雷木果!”

王猛将手一挥,对众人吩咐道。

众人如蒙大赦,急急忙忙向雷木林中飞遁而去。

王猛看见飞奔之中的陈青青和莫芊芊俩人,都对自己投来凝睇含笑的目光,顿觉百媚丛生,美艳不可方物,不由心神大悦,对俩人微微颔首致意。

这让那些贪慕陈青青花容月貌,目光对陈青青恋恋不舍的试炼者们,心中浮现出几分酸意。唉!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自己风流倜傥,仪表堂堂,英俊潇洒,气度非凡,这两个死丫头却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反对那个杀人凶犯含笑凝睇,大有欣赏羡慕之意,真是贱货啊!

接下来,王猛又去了雷木岛的另一端,将盘踞在那里的十多名神剑门弟子全部斩杀了,同样颁下三天收取一百枚雷木果的命令。

王猛在雷木岛上大杀四方的举动,终于惊动了盘踞在另一端的临鸿派弟子了。

等王猛赶到临鸿派弟子的地盘时,他们已经逃之夭夭,不见了人影。

王猛可不管他们在不在,一视同仁地颁下同样的命令。

王猛团灭北冥派和神剑门弟子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雷木岛的每个角落。

毕竟雷木岛的面积并不太大,而试炼者都是可以神识传音的。表面上他们一言不发,对王猛畏惧莫名。王猛连数十名北冥派和神剑门弟子都能轻易灭杀,要杀他们灭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暗地里却通过神识传音,悄悄谈论王猛大杀四方的惊人举止。

一时之间,岛上数百名试炼者都知道了王猛作为“戾气少年”的滔滔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