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尽管金袍老者的修为深不可测,还是聚灵之体,有自疗的异能,普通伤势根本无损其分毫,就为其聚灵之体不药而愈。但噬魂阴雷和幽冥鬼涎不同于无形法术攻击,一旦被其击中的话,同样会万劫不复的!

“五阶阴冥兽!”

对面的金袍老者见此,眼神一缩,骇然道:“小辈,你竟有此奇宠……难道这是你来五煞山撒野的倚仗吗!”

金袍老者没有见过阴冥兽,不等于没有听说过。

故老相传,有一种怪兽蛇首而狼身,背生双翼,据说来自幽冥地府,故而其名字叫做“阴冥兽”。这只怪兽与传说中的怪兽一模一样,电眼尖嘴,双目猩红,背生双翼,却长着一张人的面孔,正是传说中的五阶阴冥兽妖兽!

老者哪能不知道,妖兽进阶到五阶妖兽后,就修炼出人族的面孔了!六阶妖兽已是半人半妖的存在,七阶妖兽则修炼出完整的人身!

以老者的修为见识,哪能不知道,对方既有五阶阴冥兽为宠兽,自然也有阴冥灵目在身了。遍观紫云大陆各门各派,各大修仙家族,还没有听说谁家拥有阴冥兽为宠兽的。这家伙不知是谁,为何能将五阶阴冥兽收为宠兽?

但不管他是谁,敢来五煞山挑场子,那就别怪他辣手无情了。就算他是某位化真强者的嫡系子弟,那也不行!

金袍老者也不是普通人,背后也有大势力撑腰的!既敢来五煞山挑场子,杀了就杀了,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真是好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虑及此点,老者心中大喜!

如果能够缴获一枚阴冥灵目,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不过,他是胸有城府的人,并没有将此喜悦说出来。像阴冥灵目这样的异宝,哪怕是化真境强者,都要垂涎三尺的!

同时老者也知道,阴冥兽有飞遁的天赋,神出鬼没。修炼的阴元力神通极其诡异,万一被其一击而中的话,哪怕他是聚灵之体,都要身死道消的!

老者心念一动。

还虚境高修气息冲体而出,在周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形成一道无影无形但明显能感觉到的透明罡气场,将自己严密护在其中。如果不能击穿其周身的罡气场,是无法伤及老者分毫的!

但要击穿老者的护身罡气场,谈何容易!故此,老者罡气加身后,基本上已处于不败之地了!

老者的对面。

小冥现身后,化为灰光激射而出,一闪而逝的不见了踪影。下一刻,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绕着老者兜飞了半个大圈子,出现在老者身后,与王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一人一兽联手之下,战力狂涨!

即使强悍如还虚境高修的金袍老者,也露出了郑重其事的戒备神色。

老者单手一招。

前方的巨掌迅速收缩变小,灵光一闪的飞回身前时,只有丈余大小了。心念一动下,巨掌磨转到身后,与小冥遥遥相对。

既然巨掌对付王猛效果不大,那就对付五阶阴冥兽吧!

然后张口一呵!

一团白光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停在身前。赫然是一柄三寸许的斧头。咒语之声从其口中密集传出。

一道法诀打出!

那柄小斧头银光大放,光华耀眼刺目,在光芒中体形狂涨,一下跳涨为十余丈大的一柄银色巨斧!

一股惊人煞气冲天而起,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金袍老者单手一抓,将巨斧绰在手中。

“我草,此老不但精炼巨灵神掌,还使一柄开山巨斧,难道是传说中的聚灵神将不成!”

王猛面露一丝惊讶!

他的五个元神中的一个元神监视护山大阵内的一切,见阴符门弟子都躲在远处仰望天上,一副唯恐被拼斗的余波波及而遭受无妄之灾的样子。元婴境高修许路飞和许一方俩人,也远远站在主峰之上观望,不敢过来给老者助战。

王猛沉吟了一下,又将铃铛和飞剑法宝祭了出去。

这两件法宝,都是缴获许海旺之物。既然无法伤及自己,肯定也无法对金袍老者构成威胁。但牵制老者,让他分神对付,也是好的!免得老者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富裕的神念,再使出什么厉害的杀器来!

随即双手十指轮动如飞,冲铃铛法宝狠狠一点!

紫光大放之下,铃铛法宝一下跳涨为一个三四丈大小的庞然大物。气势惊人的向对面飞射而去。

与此同时,王猛嘴唇微微蠕动不停,单手一掐法诀!

身前的飞剑银光大放,剑影霍霍,蓦然以一化六的化为了三层并排而列的青色剑阵,十八道飞剑,锋芒直指对面的金袍老者!

王猛面色冷峻的怒叱一个“去”字!

顿时剑鸣声大起,所有飞剑灵光大放,一窝蜂向对面激射而去。大有乱剑齐下,将老者一举斩杀之意。

铃铛法宝这时已经开始发威了!

那个庞然大物飞掠到王猛身前二十余丈远的上空,周身紫光一闪一闪,古怪而清脆的铃铛声声声发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淡紫音波随着清脆的铃铛声荡漾而出,一圈圈的向老者扩散而去。

音波所及之处,一株株参天大树直接化为了齑粉,随风飘散,不见了踪影。岩石崩摧,炸裂而开,被风一吹,顿时烟尘滚滚。

五煞山上的洞府和大殿都有阵法禁制保护,暂时安然无恙。但屏蔽于其上的阵法禁制在一圈圈音波攻击下,爆发出一团团耀眼夺目的灵光,长此以往,势必不能持久。

长此以往,仍将被音波摧毁!

一些无辜而无知的阴符门弟子被音波波及,却不知道规避音波攻击的秘术,直接被音波爆为了一团团血雾,身死道消。

没有被音波波及的弟子吓得魂飞魄散,不要命的远窜躲避不迭。

一时之间,五煞山上爆裂之声密集响起,翻滚的烟尘碰撞在一起,将整个五煞山都覆盖在滚滚尘雾之下。

“紫金铃铛和三星飞剑法宝!”

见到此幕老者吃了一惊,骇然道,“业畜!我阴符门长老许海旺,竟然也死在你手里了?”

联想到邓红进入炼阵阁大殿就不见了踪影,老者哪能不明白,许海旺和邓红俩人,都遭了对方的辣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