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即使后来者不知道戾气少年的滔滔凶名,在落到雷木岛之前,也收到了王猛神识警示了。

开始那些人还不相信,以为王猛不过是一名诈取雷木果的骗子而已!

但看见王猛无所事事地坐在草地上,旁边还俯伏着一只庞大如山的二阶巨蛙妖兽时,就不敢不信了。等他们的神识扫到地面上躺着的数十名神剑门和北冥派弟子的尸体时,无不大吃一惊,心胆俱寒起来。

戾气少年连神剑门和北冥派弟子都敢杀,何况他们!

看得出,这个家伙不是善荐!

可能真的会说到做到!

后来又从岛上众人口中,听说了戾气少年大杀四方的凶名后,不得不接受现实,老老实实上交一百枚雷木果,免得招来无妄之灾。

至于后面才赶来的北冥派和神剑门试炼团队,不知戾气少年的厉害,也未将戾气少年放在眼里,悍然要为本派师兄弟报仇,大举围攻戾气少年时,也被戾气少年全部诛杀殆尽,无一人漏网,让没有见识过戾气少年厉害的后来者胆颤心惊,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挑战戾气少年定下的规矩。

否则,他们也会像那两派弟子一样,被戾气少年轻而易举的灭杀了!

其实王猛的本意,并不是要诛杀他们,更不想抢劫他们的劳动成果,强收保护费。

如果仅仅是为了强收保护费,王猛真的可以像北冥派弟子那样,命令他们交出九成果实,而不是区区一百枚!

王猛的目的是维护雷木岛的采摘秩序,同时防止有人杀人夺宝,弱肉强食。结果在王猛的滔滔凶名下,雷木岛秩序井然,各人凭本事采摘雷木果,未发生任何打架斗殴之事。

而王猛则依然坐在草地上,让体型庞大如山的巨蛙妖兽蹲守在自己身边,借以监督和震慑采摘雷木果的众人。

王猛之所以只在雷木岛呆三天就走,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推测,临鸿派弟子集体逃遁,肯定会将他团灭北冥派和神剑门弟子的消息,传播出去。那两派弟子听到这个消息,肯定气愤填膺、怒不可遏,肯定会打飞脚赶过来报仇雪恨!

不过,因为有前车之鉴,他们一定会聚集到足够多的人数,才会赶过来。但要聚集到足够的人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秘境中人员分散,没有几天时间,未必能聚集到数十上百人的。

等这两派弟子聚集到足够多的人数赶过来报仇时,他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了。

当然,如果没有聚集到足够多的人数,就赶过来向他报仇,那不过是找死而已!对于北冥派和神剑门弟子的挑衅,王猛只能辣手反击,绝不手下留情。

闲来无事,王猛将缴获的几十只储物袋取出来,翻出其中的功法玉简,看有无值得研习的秘术。

缴获的各类功法玉简,一共有一百多枚。

王猛将它们拿起来,一一拿起贴在额头上浏览起来。

这些功法玉简的范围非常广泛,涵盖炼丹、炼药、制符、炼阵、炼体、实用小法术等修仙秘术方方面面,应有尽有。

这些功法玉简和秘籍中,王猛只对炼丹、制符和炼阵有兴趣,不过在三天时间里,仓促之间修炼这些秘籍不会有什么效果,王猛便将它们收起,准备以后空闲的时候,在研习一番不迟。

做完这些,王猛打坐下来,默默修炼无名功诀。

秘境之中,并无日升月落,日夜更替。

王猛不用担心不知道时间。

因为蒋麒麟给予他的那枚试炼玉简上,有时间显示的。

三天时间悄悄过去。

到了该交雷木果的时间了。

王猛运起法力吼了一嗓子,缴纳雷木果的试炼者们听到吼声,急急忙忙从雷木林中飞出来,落在王猛身边,向王猛献上一百枚雷木果。

王猛也不废话,将一百枚雷木果收下,挥手让他们离去。

片刻后,陈青青和莫芊芊也过来了,俩人各将一百枚雷木果交给王猛。陈青青用神识传音问王猛道:“师兄,离开雷木岛后,你准备去哪里呢?”

王猛用神识传音回道:“在下打算去万丈地渊一趟。青青师妹,你呢?”

陈青青眼波微闪,明艳动人地回道:“小妹跟着宗门的试炼团队走。他们到那里,小妹和莫芊芊师妹就到哪里。估计他们不会去万丈地渊了。如此的话,我们只有以后再相见啦!”

王猛目光灼热地望着陈青青,热切地道:“嗯。有缘一定会再见的!”

对于陈青青这样的纯真美少女,王猛确实很想跟她缘结三生的!

如果能与陈青青有缘,如果能够娶她为妻,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陈青青似乎也听出了王猛话中的渴望,微微侧过脸,低垂螓首,含羞道:“师兄,我一辈子都等你。我等你来找我。”

陈青青说的,虽然是一句普普通通的话。

对王猛来说,却如平地一声惊雷!

王猛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

他听出来了,青青师妹话语中,明显饱含了对自己别样的期待,别样的情感!

对一名少女来说,“我一辈子都等你”,可不是随便乱说的!

那是一种许诺,也是一句誓言。

她会一辈子都等着自己!

等着自己去娶她!

王猛听出了陈青青话中的真情流露,心中激情荡漾,目光灼灼地望着美如天仙的青青师妹,激动地神识传音道:“青青师妹,只要我不死,我一定娶你!”

陈青青含羞点头,与莫芊芊飞天而去。

等岛上所有的试炼者交完雷木果后,大半天时间已经过去了。王猛大致数了一下,来交雷木果的试炼者一共有一千一百多人。这意味着王猛收到了十一万余枚雷木果。

王猛心情大好,遁光飞掠而起,匆匆离去。

一路之上,王猛并没有发现组团赶来报仇的北冥派或神剑门弟子。王猛猜测,现在不过才三天时间,他们应该还没来得及凑集足够多的人数吧!

遁光掠过苍茫寥廓的天际,直往万丈地渊方向加速飞遁而去,再无心思去山谷洞穴中寻找灵草灵药了。

仅凭缴获的灵草袋和储物袋,就收获满满了。

何况飞遁途中,他又击杀了数十名企图对他杀人夺宝的试炼者,缴获几十只储物袋、灵草袋等战利品,里面的灵草灵药不少。

三天之后,王猛终于飞临万丈地渊边沿,在一座石崖上落下遁光。

万丈地渊边沿地带,冷风劲吹,气温阴寒刺骨。

旁边石窝里的草丛上,凝结着一层亮晶晶的冰晶。在如此阴冷的寒风中,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被吹拂成冰棍了。王猛是修仙者,炼体有成,这点刺骨的阴寒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体内法力流转,就将体表的阴冷轻而易举的排除出去。

石崖之下,云雾翻腾,深不见底。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万丈地渊了。

万丈地渊,深不见底。

没有人知道这条地渊究竟有多长,究竟有多深,也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宽,反正王猛不管是用眼睛看,还是用神识扫视,既望不到边,也望不到底。

地渊中,阴风怒号,云雾翻滚,一看就是凶险之地。

王猛向四周神识扫视,发现神识所及的范围内,沿着万丈地渊的岸边上,稀稀落落散布了一些试炼团队,每个试炼团队至少有二三十人。

总数应该不下数千人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王猛微微洒笑了一下。

看来,蒋麒麟组建一个二十人的试炼团队,来秘境中捕捉三阶冰雪朱蛤王妖兽,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呵!人数太少了,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时,附近一名试炼者发现王猛单身一人来到万丈地渊,便飞遁过来,向王猛拱手道:“这位兄台请了。”

王猛看了那人一眼,淡淡道:“何事?”

那人落在王猛身前丈余远的地方,对王猛笑道:“在下乐玉山,乃是仙药谷弟子!请问兄台,你需要下到下面的万丈地渊里面,寻找寒冰雪莲么?”

王猛冷冷看着此人,冷冷道:“这跟你有何关系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此人看上去不像奸盗,不过肯定也没有安什么好心。

那个自称“乐玉山”的人见王猛有明显的戒备心理,急忙解释道:“兄台切勿误会!乐某并无他意!如果兄台要下到万丈地渊底层去的话,需要早作准备的!万丈地渊,气温阴森寒冷异常。比此处还要阴冷数百倍!哪怕是筑元境高修,一不小心也会冻成冰棍的!”

王猛闻言,恍然大悟,淡淡笑道:“你既是仙药谷弟子,莫非想卖何灵丹妙药给在下不成?”

乐玉山嘿嘿一笑,坦言道:“兄台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实不相瞒,乐某这里有本派炼制的三品灵丹‘气血丹’出售的!如果兄台想下到最底层的万年冰原中去采摘寒冰雪莲的话,没有气血丹,那可不行!多半到不了最底层的万年冰原,在半途中的风刃地带,就被风刃切割一具没有血肉的骨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