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40章 迟来的报复1

一天之后。

所有的修仙物品都整理分类完了,分别装入不同的储物戒指,放置在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俩人身上。

王猛这里主要是五品以上灵丹、炼器炼阵材料、法宝和高阶法器等,这些东西只有王猛用得上。三品以下灵丹都放在莫芊芊手里,以备修炼之用。

等等。

考虑到五煞山中的天地灵气还颇浓郁,虽不如清溪山,却比翠微山之类的小灵山要浓郁多了。

让其在五煞山中放任自流,岂不可惜!

王猛灵机一动,决定将其绝大部分收走。

神识锁定所有地下灵气矿泉流出的孔洞,祭出灵气袋,将地下灵气矿泉大规模抽取出来,放置在灵气袋内。

灵气袋内的天地灵气,顿时浓郁了不少!

眼看地下灵气开脉流淌出来的灵气越来越微弱落了,才满心喜悦的住了手。

做完这一切,三人出了护山大阵,来到护山大阵的外面。

单手一摔,祭出飞梭灵器。

三人身影飘飘的上了飞梭。

王猛抬手打出一道法诀,那只飞梭白光一闪,嗖地一下,化为一条白光破空远逝,直向东南方向激射而去,很快就消失冥冥渺渺的天边,不见了踪影。

空无一人的五煞山,仍然处于封山状态。

远远望去,五煞山被一团巨大无比的浓密灰雾笼罩着,无法看见其伟岸挺拔的身姿,满眼都是灰蒙蒙的雾霭,山风劲吹,那团巨大灰雾翻滚舒卷不定,却总也不散去。

一些从外地回山的阴符门弟子见此,满腹惊疑,以身份玉牌穿越护山大阵回到五煞山,自然是无法办到的事情了!

这些弟子面色惊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得不在附近的山峰中打坐下来,坐等山门打开后,再返回五煞山。

数日之后,回山的弟子慢慢多了起来,渐渐聚集了数十人了,护山大阵仍然封闭着,丝毫不见有打开山门的可能。

众人议论纷纷,猜测阴符门是不是被某位化真境强者寻仇了,才不得不封山的?

就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众人便陆续散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离开了五煞山。

宣威城。

城东刘宅。

所谓“刘宅”,就是散修刘培山的住宅,是一座两进大院。

结丹境散修刘培山,是黑虎谷黑市的估价师。

五年前,因为仙药谷追查神秘人物“戾气少年”,大街上的灵器灵药店以追查灵草灵器来源为名,借机渔利,散修们敢怒不敢言,又不甘坐视自己利益被灵器灵药店侵占,怒而建立黑虎谷黑市的。

如今五年过去了,那位神秘的“戾气少年”如神龙不见首尾,再未在世上出现,追查的事情慢慢便淡下来了,慢慢变得无人问津了,黑虎谷黑市却仍然存在,生意照样红火。

黑虎谷黑市的东主,原本是结丹境高修陈海秋等几名本地散修。后来本地修仙大家族许氏家族强力介入其中,还因为其家族嫡系弟子许汉陵在拍卖大会上被人打伤,废掉了一条胳膊,许氏家族家主许元霸以此要挟陈海秋,要么自废一条胳膊以报许汉陵之仇。要么让出五成股份,作为许汉陵废掉一条胳膊的补偿,此事才能作罢。

不然,许氏家族将强力关闭黑虎谷黑市,禁止开业。如果陈海秋不服,可以划出道来,他们许氏家族会接着的!

陈海秋自然不愿自废一条胳膊,更不愿与许氏家族对抗,也没有能力与许氏家族对抗。

幸亏陈海秋的孙子陈旺与仙药谷弟子陆鸿是同门师兄弟,陈海秋通过陆鸿的介绍,拜见了仙药谷副谷主陆思邈。陆思邈传下话来,让许氏家族悠着点,不要欺人太甚。

谁知许氏家族也不是好惹的,竟打通了五沙派和北冥派的关系,北冥派外事堂的一名管事长老出面为许氏家族斡旋此事。

陆思邈慑于北冥派的威势,也不敢多事了。

许氏家族的气焰反倒更加嚣张,叫嚷让陈海秋一方让出七成股份,才肯罢休。否则不死不休。

陈海秋一方无法可想,不得不忍痛让出七成股份。

许氏家族却因为这个纠纷,一跃成为黑虎谷黑市的最大东主,名震宣威城修仙界。

黑虎谷黑市的收益,滚滚流入许氏家族。

许氏家族有此暴富,财富大规模

(本章未完,请翻页)

增长!

至于许汉陵被废掉了的那条胳膊,许元霸曾经聘请数名虚神境高修为其看视过的,封印的胳膊手法极为古怪,即使以虚神境高修们深不可测的修为,都无法将封印解去,许汉陵的胳膊就此腐烂坏死,最后不得不忍痛将它斩除。

自此以后,许汉陵就成了独臂人了!

鉴于许汉陵为许氏家族立下了不世大功,许氏家族家主许元霸特命许汉陵为黑虎谷黑市大总管,所有待遇翻倍。

自此以后,许汉陵更加嚣张了。

许汉陵闻知,刘培山在他被废掉胳膊的时候,曾经为他说过话的,便有报答之意,直接提拔刘培山为黑市拍卖大会管事,地位在同为估价师的林姓结丹境高修之上,负责管辖林姓结丹境高修和拍卖大会拍卖主持人权老等一众人员。

林姓结丹境高修的修为比刘培山高出一层,反被刘培山管辖,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到今天,刘培山坐上黑市拍卖大会管事宝座已经五年有余了,灵石大赚了不少,修为却一点都没有长进,仍然是结丹一层境界修为。

这天下午。

太阳落山,黄昏降临。

刘培山的遁光飞出黑虎谷,划过茫茫虚空,落在城东刘宅大门前。

大门竟无人自开了。

刘培山颇感诧异,不过也没有多想的进入大院,沿着院内甬道向前庭大堂而去,却见大堂前面的石级上,站着一个器宇轩昂的陌生青年修士。

此陌生青年修士身姿挺拔,玉树临风。

陌生青年修士身后,侍立着两名身材窈窕的妙龄少女,容貌绝美之极,凛然有一种高不可攀的雍容气度,让人望之畏惧,有种心惊胆颤的惊艳感觉。

刘培山悚然大惊,连忙移开目光。

此时,大院中太阳石高照,却不见有人走动。

也没有人出来跟他打招呼。

刘培山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那陌生青年修士看似完全陌生,但却又有一丝眼熟的样子,脑子里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究竟是谁了。刘培山愣了一下,问道:“阁下是谁?为何在刘某家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