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翌日下午。

王猛、青儿和莫芊芊三人,从万丈地渊下面飞掠上来的时候,发现冯千里率领几名家族弟子守候在不远处,颇感讶异。冯千里也看见了从翻滚的雾霭中冉冉飞出的王猛三人,惊喜飞奔过来,给王猛三人见礼。

王猛笑道:“冯家主一直在这里等候吗?”

冯千里回道:“回禀王长老。在下感佩王长老和两位上差,为了在下家族之事不息以身犯险,亲赴万丈地渊寻找家兄遗骸。在下于心不安,又帮不上忙,只能在此守候。惭愧!惭愧!”

王猛惊讶道:“如此说来,冯家主岂不在这里等候了半个月时间了?”

冯千里回道:“回禀王长老。王长老下到万丈地渊后,在下不敢擅离此地,一直守候在这里。幸喜王长老和两位上差无恙。在下就可以放下心来了。怎么样,王长老此行还顺利吗?”

王猛笑道:“谈不上顺利不顺利。下面洞窟密布,妖兽众多,步履维艰。本长老三人被妖兽困在洞窟深处多日,好不容易逃得性命。幸而不辱使命,将令兄的遗骸和驱动阵旗都找回来了!”

说到这里,王猛将装盛冯万里遗骸的储物戒指和驱动阵旗都释放出来,交给冯千里。

冯万里的遗骸,被祁环收藏在他本人的储物戒指里面,大概想用冯万里的尸骸做祭炼尸煞之气用。杀死冯万里后,竟然没有毁尸灭迹。王猛三人在清理储物戒指的时候发现了,正好交还给冯千里。

至于那面驱动阵旗,王猛将它移交给冯千里的时候,并没有解释什么,只说是从一名阴符门弟子那里缴获的。冯千里也知道,万丈地渊与乱葬岗相距甚远,王长老即使找到驱动阵旗,也不可能开启蔽空大阵,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将它收入储物戒指。

对于王猛的义举,冯千里大为感激,恳求王猛去冯氏家族大院稍稍歇息片刻,他和家族弟子将以恩人之仪,隆重感谢王长老三人。云云。

另外,赵氏家族了解到事情发生的起因和经过后,也对王长老感激不尽,期望当年拜谢。云云。

王猛不想被这些凡人俗事影响修炼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心境,便婉言拒绝了。

随即,王猛三人化作遁光飞离黑山镇,返回清溪山。

此次黑山镇之行,耗费半个多月时间,满载而归,三人都很欣喜,有如此多的修炼资源在手,要快速提升修为,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王猛去外事堂大殿消了差,副堂主雷凌风不在,大殿一层那位当值弟子赵守礼给王猛消了差,告诉王猛说,王师叔还有半个月时间写结案报告。写完报告后再来当值。

这个弟子还有意无意透露说,掌管外事堂的执事长老,马上要换人了。

办事弟子这句不轻不重的话,让王猛心中一凛,连忙问那办事弟子道:“赵守礼!你知道接任的执事长老是谁吗?”

办事弟子回道:“回禀师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任执事长老,应该是谭球恒谭长老!”

王猛闻言,顿时吓了一跳,脸色大变!

谭球恒,霸州谭氏家族的老祖宗,他的死对头!

谭球恒做了掌管外事堂的执事长老,他便在谭球恒的直接管辖下了,万一谭球恒想玩什么阴谋诡计,他就危险了。

沉吟片刻,才脸色青白不定地道:“为什么是他!谭球恒不是炼器阁的执事长老吗?难道执事长老卸任以后,还可以接任其他部门的执事长老的吗?”

“执事长老卸任以后,可不可以接任其他部门的执事长老,那可是谁也说不定的事情!”

那办事弟子翻了王猛一眼,似乎嫌王猛很啰嗦的样子,面无表情地道:“可能师叔还不知道吧?大长老那边,已经给长老会的长老们吹过风了。大长老的话,一言九鼎,谁敢不听?外事堂的下任执事长老,铁定是谭球恒谭长老了啊!”

王猛闻言,面色一沉。

心中七上八下,不知是什么滋味,便闷头闷脑离开了外事堂大殿,破空飞回自己洞府。

青儿已在洞府大堂上等着他了。

见王猛从外面进来,青儿连忙迎上来,一脸紧张地道:“哥,坏事了!”

“坏事,什么坏事?”

王猛诧异问道。

见王猛情绪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高的样子,青儿也很忧心,柔声道:“哥。青儿接到兄长的传音符,说你们外事堂的下任执事长老,可能是哥的死对头谭球恒谭长老。兄长还说,谭氏家族安插在翠微山的卧底桂枝,不久前意外死亡了。死因不明。哥在谭球恒手底下当差,一定要小心一些啊!”

作为王猛未来的妻室,青儿对王猛与谭氏家族的仇怨一清二楚,谭球恒更是王猛最可怕的死对头,修为已达还虚境后期境界,是王猛生平最强大的敌人。这样的人突然成了王猛的上司,难免要担心王猛遭到打击报复了。

“桂枝死了?”

王猛诧异道,“为什么是现在?”

青儿妙目凝望王猛一眼,淡淡道:“道理很简单啊。这是我们家族在警告谭球恒,让他小心一些,不要对你妄动心思,趁机报复。如果他敢对你动坏心思,我们家族知道了,也不会无动于衷的!”

王猛点了点头。

陈氏家族既然已经默认他是陈氏家族的佳婿了,自然要关心他的安危的。

王猛明白,陈氏家族这是在警告谭球恒,谭氏家族让桂枝去陈氏家族卧底的情况,他们是一清二楚的。陈氏家族心知肚明却引而不发,直到现在才将桂枝处死,就是要给谭氏家族一个警告!

谭氏家族得知这个消息,只能敢怒不敢言,打落牙齿和血吞。

毕竟谭氏家族将奸细安插到翠微山陈氏家族,就是居心不良之举,也违反了清溪派的派规。

按照派规,发现卧底,可以本来就可以直接处死的。

谭氏家族即使知道自己的人被处死了,不但无可奈何,还作声不得,那得多么郁闷啊!

对于陈氏家族的声援,王猛大为感动。伸手拥住青儿的小娈腰,深情激吻青儿小巧秀美的樱唇,俩人很快交缠到了一处。

王猛手脚不老实起来,青儿喘息微微,娇躯瘫软如泥,散发出诱人的净莲的芬芳。

也不知过了多久,沉醉在激情中的王猛住了手。深情凝望青儿美得惊人的眼眸,将写结案报告的事情告诉青儿,央求青儿为他代写,青儿点头答应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