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好浓重的煞气!”

飞遁回洞府途中,谭球恒想起刚才试探王猛的一幕,不禁喃喃了一句。

他极限施压,给王猛一种要废掉其左臂的压迫感,迫使他要么惊惧屈服,高呼饶命;要么拼死反抗。

他从王猛的神态中,没有看到屈服,却感知到了王猛的愤怒,和无法遏止的杀机,似乎要拼死反击样子。

这就让他看出来了,王猛的修为究竟有多高。

王猛确实只是结丹境修为!

让他感到意外的只有两点。

其一是,王猛功法诡异,肉身坚韧强大,应该修炼了传说中的上古炼体功法。仅凭肉身力量,就可以与结丹境高修抗衡了。

故老相传,上古炼体功法早已失传,这王猛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得以修炼上古功法。不过在修仙时代,这种炼体功法作用并不很大。如果他想杀王猛的话,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直接一掌拍死!

其二是,王猛竟然修习了风影遁秘术!

风影遁秘术,虽然不是谭氏家族的传承,却是谭氏家族弟子必修秘术。在清溪派和其他修仙家族中,鲜有修仙者。

王猛之所以修习了风影遁秘术,必是他击杀谭延朗和谭冰的时候,缴获俩人随身携带的遁术功法玉简。

只是王猛的风影遁秘术功底尚浅,其遁速还不到他的一半。

“小辈!敢杀我子孙,必叫你血债血偿!”

谭球恒愤怒地道。

回到自家洞府后,王猛在修炼室中打坐下来,久久不能平静。

他脑海里,满是谭球恒追击他的身影。

幸亏谭球恒悬崖勒马,否则大概率被他的“斩魂刀”击杀!如果谭球恒真被击杀了,不知清溪派又会是什么反应?

王猛明白,谭球恒之所以要悬崖勒马,是因为他不敢真的废掉他左臂!他冒险不暴露修为,显然是唯一准确选择!

而且王猛也知道,谭球恒之所以如此做,应该有两个意思。

第一个意思是试探他的修为。

毕竟陷害他的谭氏家族弟子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他却在短短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五年内,修为提升到结丹境第五层,这时一个多么惊人的变化啊!

很多人知道此事后,都不由自主怀疑,他是不是隐匿了修为。经过这一次试探后,谭球恒应该不会怀疑他隐匿修为了。

第二个意思是警告陈氏家族,让陈氏家族小心些。如果陈氏家族胆敢动他谭氏家族的人,他谭球恒就敢对陈氏家族的人下手。

外事堂大殿。

开完会的众人,陆续散去。

按照以前的规定,当值长老和办事弟子没有事情的时候,可以回自家洞府打坐修炼。外事堂如果有事要办,直接给他们发个传音符,他们马上过来办事就行了。

毕竟修仙者不同于凡人。

凡人要为东主赚钱,如果当值的时候不在,就影响东主赚钱了。

修仙者当值的时候不在,回自家洞府修炼以提升修为,办事的时候能力就更加强大了,降低了陨落几率,无论对个人还是对整个门派,都是有利的。

但自从谭球恒训话之后,这个规矩就改变了。

谭球恒规定,当值长老没有事情的时候,不能回自家洞府打坐修炼,必须呆在办公房内,随时听候管事长老的安排和调遣。

这个规矩是宣布了,可没有一个人愿意遵照执行。

眼见执事长老谭球恒离开了,王猛也离开了,聂重珍和侯富贵等长老也陆续散去,最后连副堂主雷凌风都离开了外事堂大殿。

因为雷凌风知道,众长老离开后,他一人还呆在办公房内不走,那就无形中得罪了众长老,与他们背道而驰了。

何况不当值的时候回自家洞府修炼,是他自己订下的规矩。不会因为谭球恒宣布了新规定,就自我否定吧!

谭信林见此大怒,认为自己的权威遭到了挑战,立刻将不执行新规矩的职事人员名单列出,发了个飞剑传书,将名单上报给了执事长老谭球恒,请谭球恒依规处理。

不想没有招来谭球恒的表扬和夸赞,反被谭球恒怒斥了一顿!

谭球恒将谭信林叫到自己洞府,指着谭信林的鼻子喝骂道:“谭信林!你这个没有一点长进的蠢货!你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当了十多年长老的人了,难道不知道‘法不责众’的道理吗?你将王猛、聂重珍、侯富贵、雷凌风等数十人的名单报上来,难道想解散外事堂吗?愚蠢!”

谭信林被骂得颈脖子一缩,顿时六神无主起来,连忙请示道:“祖父大人!究竟该如何办,愚孙恭请祖父大人示下!”

“叫执事长老!哪来的祖父大人?”

谭球恒眼珠子一瞪,厉声呵斥道,“既是公事,何来祖父大人示下?没长进的蠢货!”

谭信林满脸涨红,连忙躬身又道:“属下外事堂管事长老谭信林,不知此事该如何处理,恭请谭执事长老示下!”

谭球恒这才收敛怒容,沉吟道:“你既知‘法不责众’的道理,那就应当知道,报如此大数目的违规名单上去,长老会是通不过的!你的目标是王猛!那就只报王猛一人的名字罢!上报的时候,也必须按规矩办理。先经由你谭信林管事长老之手,禀报给雷凌风副堂主。再由来雷凌风副堂主禀报给本执事长老。就这么办吧!”

“是。属下谨遵谭执事长老吩咐!”

谭信林说完此语,忽然弯下腰,对谭球恒媚笑道,“祖父大人!愚孙有一私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谭球恒冷冷吩咐道。

“是。”

谭信林应了声是,禀道,“我们可不可以将王猛派去霸州公干,让我们家族的人将王猛抓起来,立刻进行神识搜魂。找到他击杀谭冰、谭延朗和谭延彪等子弟的证据,然后依照派规废去他修为,再将他逐出门墙?只要他不是清溪派弟子了,要杀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愚蠢!”

谭球恒怒视谭信林一眼,呵斥道,“你以为将王猛派去霸州,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王猛的后面,是陈州陈氏家族!陈氏家族的陈北望和陈北雄俩人的声势,并不比你祖父大人差多少的!陈氏家族还有一位老祖宗与大长老关系非浅。万一被他们知道了,陈氏家族和我们谭氏家族,势必有一场大火拼!”

“现在老夫掌握要津,随时可以设法对付王猛,何必急于一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