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约摸一个时辰后。

遁光终于降落在万年冰原上。

王猛心中暗暗惊叹,这万丈地渊真不愧是“万丈地渊”,可真够深的啊!

冰原上,阴风吹拂。

四周白茫茫一片,气温冰寒异常。

目光所及,不是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冰山,就是茫茫雪海。

偶尔还能看见一片片银白色冰杉林傲然耸立,点缀在茫茫雪原上。

王猛的遁光再次飞掠而起,向万年冰原深处飞去。

片刻后,就发现一朵雪白莲花,孤零零盛开在一座冰山脚下。

“寒冰雪莲!”

王猛大喜。

虽然从未见过寒冰雪莲是何物,那朵洁白如雪的莲花入眼,王猛哪能不知道,这就是寒冰雪莲?

王猛遁光还没有接近寒冰雪莲,就见两条二阶雪蛇妖兽从旁边的雪洞中飞窜出来。

这两条二阶雪蛇妖兽双目猩红,闪烁妖异冷光。身上布满银色细密蛇鳞,二三丈长短,水桶粗细,昂首盘踞在那朵寒冰雪莲旁边,对王猛虎视眈眈。

见王猛毫无顾忌的直奔那朵寒冰雪莲而来,一条雪蛇妖兽恼怒万分,蛇信吞吐,发出嘶嘶尖啸,忽然周身白光一闪,带起一蓬呼啸冰锥,向王猛激射过来。

王猛正想试试炼体修为如何,任凭雪蛇妖兽射出的冰锥狠狠轰在自己身上。

“轰……”

七八根碗口粗细冰锥在身上炸裂开来,冰屑飞扬。

王猛略感一阵酸痛,周身灰光一闪后,便安然无恙了。这条二阶雪蛇妖兽射出来的冰锥,似乎比风刃地带的冰锥要强悍不少,但仍无法对他造成丝毫毁伤。

王猛右手五指紧握成拳,默运般若金刚神功。

拳上劲力凝聚,濛濛晶光在上面闪烁不定起来。

一股磅礴威猛气息透体而出,化为呼啸狂风向四周席卷开去。

“呼”地一声。

满地雪花被狂风卷起,洋洋洒洒,漫空飞舞,遮天蔽日。

“死!”

王猛呵斥一声,右手一拳捣出。

一股骇人的庞大力量涌来,那条二阶雪蛇妖兽躲避不及,被王猛一击而中,蛇头“轰”地一声炸裂开来,鲜血如雨点般飞溅而出,顿时将洁白如玉的雪地染得猩红一片。

庞大蛇躯顿时瘫软,如死蛇般的向后飞跌出去。

“啪嗒”一声。

雪蛇妖兽庞大蛇躯撞击在后面冰山上,将其砸出一个大豁口后滚落下来,蛇首被一拳爆裂后消失不见,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到这一幕,王猛欣喜不已!

这般若金刚神拳炼体异能,果然神奇无比!

仅仅一拳,就击毙了一条二阶雪蛇妖兽!

这要是在未炼体之前,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另一条雪蛇妖兽见此吓了一跳,眼神一缩,硕大身躯慢慢向后蠕动而退,但仍然不肯舍弃那朵寒冰雪莲独自逃走。看向王猛的冰冷目光中,露出深深忌惮。

看到这一幕,王猛嘴角现出一丝诡异坏笑。

以他现在的炼体修为,要对付这条二阶雪蛇妖兽,可谓轻而易举。

不过,他还想先试一试灵气袋。

以他的炼体修为,乃是相当于结丹初期高修的强大存在!虽然纳气修为仍是开脉境。灵气袋的自行吸纳能力,会不会随着炼体修为提升而水涨船高了呢?

很明显,能不能将这条二阶雪蛇妖兽收入灵气袋,是检验灵气袋自行吸纳能力是否随炼体修为提升而水涨船高的试金石,王猛自然不会错过了。

便抬手将灵气袋抛在空中,口中轻吐一字道:“收!”

灵气袋口,紫光吞吐不定,发出一股沛然吸力。只听得“嗖”地一声,那朵寒冰雪莲在紫光包裹之中被吸入灵气袋。而旁边的雪蛇妖兽却兀自巍然不动,不受丝毫影响。

王猛见此,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这只灵气袋只认主人纳气修炼的修为境界。并不认主人的炼体修为境界。哪怕王猛的炼体修为足可与结丹初期境界老祖相提并论了,对灵气袋吸纳能力都不构成丝毫影响!

王猛将灵气袋收起,抬手一拳将二阶雪蛇击毙了,将两条蛇尸中妖丹都挖取出来,收入储物袋。

遁光一起,继续向前飞驰。

三天之后,王猛的遁光才飞临万丈地渊的对岸。

由此估计,万丈地渊的宽度,至少有万里之巨!

王猛顺风向下飞遁了几万里,采摘到三十多朵寒冰雪莲,杀死一二阶雪蛇妖兽一百多条,收获妖丹一百多枚。

途中遇到了十多拔各门各派试炼团队,大部分人与王猛相安无事,自行远远避开了。只有六拔三十多名试炼者企图对王猛杀人夺宝,结果被王猛轻松反杀,缴获几朵寒冰雪莲和数目不菲的灵丹灵药。

这一天,一座冰杉森林出现在王猛的神识中。

数百名试炼者三五成群的在林前徘徊不前,不知道想干什么。

王猛伸手在脸上一抹,变成仙药谷弟子乐玉山的模样。

遁光飞掠过去,降落在二名试炼者旁边,拱手道:“两位师兄请了!”

那俩人都是御灵宗弟子,见王猛向他们拱手行礼,随随便便对王猛拱了拱手,算是回礼。也难怪他们对王猛不在意了,万年冰原中阴风飕飕刮过,冰寒异常。

他们眉梢鬓角都结上了一层冰晶,身躯冻得瑟瑟发抖。

他们可不比王猛,炼体修为强悍,丝毫不受阴风袭扰影响。

其中一名体格略显肥胖的御灵宗弟子不冷不热地问道:“你有何事?”

王猛笑道:“请教师兄,为何大家都在此处不走了?难道这座冰杉林中,有何古怪不成?”

那人冷冷看了王猛一眼,并不说话,一副不想搭理王猛的样子。

另一名身材瘦削的御灵宗弟子迟疑了一下,坦然相告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这座冰杉林里,发现了传说中的三阶冰血朱蛤王妖兽。众人在林中与它周旋了一个多月,死伤了无数人,却拿它毫无办法。但又舍不得就此离去,故而呆在冰杉林前,犹豫不定了。”

这名瘦削弟子看了看王猛胸前的门派标识一眼,自动脑补道:“怎么,你是仙药谷弟子,你们仙药谷试炼团队,就剩下你一人了?”

王猛点了点头,苦笑道:“是啊!在下这一组试炼团队,开始是六人。可惜在万年冰原里面遭遇到二阶雪蛇妖兽袭击,现在只剩下在下一人了。”

说到这里,王猛又请教道:“请教两位师兄,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呢?”

“能有何打算!”

那名瘦削弟子叹了口气,纳闷地道:“我们团队的情况,并不比你好多少的!回去后,还不知道该如何向师门交待呢?只有先等在这里,看是不是有同门师兄弟过来了。如果没有的话,再过两天我们也要离开此地,去其他地方采摘寒冰雪莲了。毕竟只靠我俩人,是不可能收服那只三阶冰血朱蛤王妖兽的!”

王猛诧异道:“你们御灵宗,不是一向以驯养妖兽据称于世吗,难道也没有办法对付这只三阶冰血朱蛤王妖兽吗?”

那名体格略显肥胖的御灵宗弟子原本不想搭理王猛的,后来见王猛说话谦和,又是仙药谷弟子,认识一名仙药谷弟子,对他将来的修炼肯定是有好处的,便插话道:“兄台误会了!我们御灵宗弟子,并不是什么妖兽都能驯服的!我俩人也尽力了!训炼妖兽用的各种毒药、迷药、昏睡药、秘术、密咒,我俩人都用过了,不起丝毫作用!哪怕人手一部二阶法阵侍候,也被此畜率领的一群二阶雪蛇妖兽摧毁殆尽!有四名师兄弟,竟直接被此畜吞噬了!毕竟三阶妖兽,乃是相当于结丹后期老祖的强大存在!我们区区开脉境修士,哪能奈何此畜分毫的!”

说到这里,这名体格略显肥胖的御灵宗弟子脸上露出讨好的微笑,问道:“在下姓林。大名林云。请教兄台贵姓?”

王猛摆出仙药谷弟子的架子来,淡淡道:“敝姓乐。大名乐玉山!”

那名叫“林云”的御灵宗弟子谦和地笑道:“我们师门与贵谷,一向交好!试炼之前,师门从贵派搞到了不少气血丹分发给我们,阴寒难耐的时候就服食一枚,效果果然非同凡响!可眼下我俩人身上的气血丹,都快消耗完啦!乐兄既是仙药谷弟子,这种气血丹,想必还有很多的吧?不知乐兄能不能分一些给我俩人呢?”

“林师兄想要的,是这种气血丹吗?”

王猛单手一晃,一枚颜色赤红,表面闪烁着淡淡血芒的灵丹,出现在手掌中,“好叫林师兄知道,这种气血丹的价格,可不便宜!每枚价值一百万灵石!林师兄真想要吗?”

林云吓了一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道:“一百万灵石!乐兄,你有没有搞错!”

那瘦削弟子也骇异道:“一百万灵石一枚!乐兄不是在开玩笑吧?”

王猛无谓地笑了笑,道:“乐某怎敢拿两位师兄开玩笑!如果在秘境之外,一枚气血丹值自然值不了这许多灵石的!但在气温森寒的万年冰原里面,一枚气血丹,有时候可以救人一命的!值不值一百万灵石,那就要看这人的命是不是值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