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31章 司马青烟之死

平顶山上。

负责接送河口镇散修的清溪派聂姓老祖,已等候多时了。

送河口镇散修来参加秘境试炼时,因为要参与秘境入口开启,聂姓老祖是与雷、侯两位老祖一同过来的。

接人的时候,自然用不着三人都来了。

很快,河口镇散修汇合到聂姓老祖的飞舟之上。

王猛原袍原貌出现,并未引起任何人关注。

同来的散修司马青烟、第五谷等人也出现了。

他们没有在秘境试炼中陨落,反倒是组团发起人、一阶阵法师蒋麒麟没有出现,显然在秘境试炼中陨落了。

除了蒋麒麟,王猛叫得上名字的倪姓散修、蓝玉龙等人也没有出现,显然都陨落了。

秘境试炼过后,河口镇散修人数折损大半。

王猛心中一动,故意问旁边的司马青烟道:“司马兄,在下在秘境中,怎么没有看见你呀?”

司马青烟尴尬一笑,搔着头皮道:“很抱歉啊,王兄!在下才开脉境七层,哪敢在秘境中冒险呀,在下就在传送地点附近采撷灵草,能保住小命就很不错了......在下怕死,就没有参加组团了。嘿嘿。”

其他试炼同道闻言,都会心一笑。

看样子,他们都有自知之明,都没有按照蒋麒麟的吩咐,在传送地点附近的山顶上集合,然后组团杀妖取丹。都各自单独行动了。

大约他们都极其小心谨慎,这才没有在秘境中陨落的吧!

同时,王猛神识发现,陈青青和莫芊芊俩人也出来了,参与秘境试炼的清溪派弟子折损大半。

陈青青一脸担忧,四下里翘首张望不停,好像在寻找什么人似的,直到清溪派弟子乘坐的飞舟在巨大轰鸣声中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飞驰远去时,一个熟悉的嗓音才在陈青青耳内响了起来。

“青青,不要担心!我已经出来了。我叫王猛,也是清溪派弟子,我们清溪山见!”

在清溪派飞舟消失的同时。

聂姓老祖的飞舟也冲天而起,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渺渺茫茫的天边。

在平顶山的另一边。

神剑门的师姓老祖接到试炼弟子报告,说三阶朱蛤王妖兽被人掳走了。

同时另几名弟子报告,说有人在雷木岛肆意屠杀神剑门试炼弟子。

师姓老祖顿时头大无比!

虽说宗门曾悬赏一亿灵石征集三阶朱蛤王妖兽,可实际上并没有人认为,本门试炼弟子真能制服三阶朱蛤王妖兽,不过是聊胜于无的无聊之举罢了,现在听说三阶朱蛤王妖兽被人掳走了,不禁震惊万分!

至于门下弟子说,是仙药谷弟子乐玉山掳走三阶朱蛤王妖兽的,师姓老祖听出其中破绽颇多,既不敢相信,也不敢不信,更不敢胡来。师姓老祖立刻与北冥派管事长老联系,紧急约见仙药谷管事长老,对一脸懵逼的乐玉山进行仔细盘问和里里外外大搜查,结果并未发现任何端倪。

北冥派的屠管事老奸巨猾,经过细细盘问后,对乐玉山在万丈地渊偶遇的那位戾气少年颇感兴趣。据说此人是神剑门某位内门精英弟子族弟。同时他还接到报告,就是戾气少年此人,在雷木岛驱使一只二阶巨蛙妖兽屠杀北冥派试炼弟子,抢劫北冥派弟子雷木果的。

似乎那戾气少年与神剑门有某种不明不白的神秘联系。

屠管事狐疑目光看向师姓老祖,怀疑师姓老祖有贼喊捉贼和恶人先告状的意思。

师姓老祖自然明白屠姓管事是如何想的,急忙分辨说,他们神剑门弟子同样遭到戾气少年屠杀和抢劫。因此那戾气少年绝不可能是神剑门弟子的族弟,也不可能与神剑门有任何关系!

肯定是戾气少年有意栽赃嫁祸神剑门了。

屠管事将信将疑,沉吟半响,叹道:“如此看来,灾星出现,天道要大变了啊!”

师姓老祖不解地道:“屠兄为何如此说?”

屠管事看了师姓老祖一眼,冷冷道:“千百年来,试炼秘境中,何时出现过三阶妖兽?同样,试炼秘境中也从未出现可以收服二、三阶妖兽的试炼弟子。这岂不暗示,天道要大变了么?”

众人闻言,都作声不得。

回到宗门后,各门各派的管事自然将此两件大事,详细禀报给本派掌门知道。

神剑门和北冥派掌门立刻下令严查此事,捉拿肇事者戾气少年。后来几大门派又联手调查,都事出有因,查无实据,此事便成了无头迷案。

回到河口镇,王猛第一时间去了“百草堂”。

小厮小蒋见王猛进来,立刻笑吟吟地迎上前去,拱手道:“恭喜仙师大人满载而归!仙师大人此次秘境之行,收获不小吧?”

王猛兴奋地道:“还算可以吧,本仙师已经非常满意了!侥幸采到二株赤血芝,一朵玉昙花,总算没有白跑一趟!这三样灵药,可以换取一枚筑元丹么?”

随手在灵草袋上轻轻一拂,三株灵药白光一闪的浮现在小厮身前。

“就这三样东西呀?”

小厮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才笑道,“仙师大人两株赤血芝,其中一株是千年灵药,另一株是五百年灵药,再加一朵玉昙花换一枚筑元丹,还需要补交三万灵石,才可以的。仙师大人愿意交换么?”

“好!交换吧!”

王猛爽快地道,“看在你推荐本仙师参与秘境试炼有功份上,本仙师也不讨价还价了。就这么定了!”

说完又从储物袋中释放出三万零一百枚灵石出来,对小厮道:“这是三万零一百枚灵石。多出来的这一百枚灵石,是本仙师对你推荐有功的奖励!怎么样,本仙师对你很好了吧?”

小厮确认三种灵药无误,又白得一百枚灵石,相当于他十年的薪水,等于可以少奋斗十年了,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一边连声道谢,一边将筑元丹从仓库里调取出来,高高兴兴地递给王猛。

出了“百草堂”,王猛没有在河口镇停留,直接飞遁到河口镇外的乌蒙森林中,神识放出,找到一颗中空的巨木树。

王猛步入空阔的巨木树洞,见里面全是陵陵刺刺的木刺,鼠蛇滋生,空气污浊不堪。袖袍一拂,一股狂风凭空卷起,蛇、鼠及污浊物在狂风疾卷中飞出洞外,空气顿时变得清新起来。

随即单手一抹,一道白光卷过。

陵陵锥锥的木刺顿时一扫而平,现出一方平坦。

王猛打坐下来,取出筑元丹服下,开始炼默默化起来。

以王猛现在的肉身强度,筑元丹对肉身、骨骼和脉络再造带来的痛苦与炼体比,根本不算什么,完全是很小儿科的事情。

突破境界的速度也来得奇快无比。

仅仅一个多时辰后,王猛感到丹田微微一震,貌似要爆裂开来的样子。

随即,一种美妙舒适的感觉,电流般的迅速传遍全身。

只觉得身轻体健,法力暴涨,全身舒坦无比。

王猛立刻省悟,自己这是突破筑元初期境界成功了!

想不到如此轻松、如此容易,就突破筑元初期境界了,完全感觉不到突破境界带来巨大喜悦呀!

王猛心情平静如水,掏出一瓶白玉丹全部倾入口中,继续掐诀念咒。

默默炼化丹药,巩固修为,稳定境界。

时间缓缓流逝。

夜幕悄悄降临。

森林中万籁俱寂,伸手不见五指。

偶尔传来一声幽长凄厉兽吼,显得森林中更加清冷幽静了。

忽然,一道青色遁光从数里外的森林中飞出,风驰电掣的向河口镇方向急驰而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另有两道白色遁光一前一后从森林中激射而出,其中一道遁光迎面迎向青色遁光,另一道遁光则在青色遁光后面加急追赶。随即天空中传来激烈的金戈交鸣声。片刻后,伴随一声凄厉惨叫,青色遁光突然从半空中栽落下来,“嘭”地一声,砸落在下面巨木树裸露的树根上。

那人的身躯在地上滚了几滚,腹部、胸口都有汩汩黑血流出,目光怨毒,死不瞑目地死去。

此人,赫然竟是与王猛一同参加秘境试炼的青年散修司马青烟!

天上的两道遁光俯冲下来,落在司马青烟旁边。

竟是两名十七八岁的黑袍少年。

其中一名瘦高个少年走到司马青烟身边,伸手在其周身搜索了几下,没有发现什么。随即扯过司马青烟腰间的储物袋,从中搜出一块巴掌大的青色玉牌来。

瘦高个少年欣喜万分,对另一名矮胖少年道:“找到了,找到了!彪哥,这枚玉牌,就是祝长老费尽心思必欲得到的司马令!我们立功了!哈哈!哈哈哈哈……”

矮胖少年激动地点了点头,也兴奋地道:“总算不辱使命!哈哈哈哈……”

俩人正在仰天狂笑。

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两名黑袍少年忽然惊恐发现,他们的身躯不由自主的离地而起,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卷起,往百丈之外的一颗巨木树飞去,瞬间没入树中,不见了踪影。

那棵巨木树中,忽然飞出一道遁光,直奔司马青烟所在的地方而来。

须臾,遁光消散,露出一名灰袍少年的魁梧身影。

这名灰袍少年,正是王猛。

那两名黑袍少年,则被王猛收在灵气袋内,毫无反抗之力。

王猛蹲下身,见司马青烟浑身黑血,早已死翘翘的了。

大约感应到司马青烟流淌出来的黑血中有毒,王猛识海内的冰血朱蛤丹躁动不安起来,似乎想从体内飞出来,自动给司马青烟解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