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司马青烟已死,涣散无神的眼珠子仍圆睁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司马兄!下午回河口镇时,你还好好的。不想再见你时,已阴阳两隔。唉!”

王猛伤感地惋叹一声,伸手在其面上轻轻抹过,“不知你有何不甘之处,在下如能帮你申冤,当尽力而为。如无能力,只能以后再说了。你安息罢!”

手掌移开时,司马青烟双目已闭,愤怒神情宛然仍在,仿佛仍有放不下的无尽怨恨要带去下辈子。

王猛沉吟片刻,将一名黑袍少年从灵气袋中揪出来,扔在地上。

那人惊恐万状,想爬起来逃跑。可他奋力挣扎了几下,发现双腿竟然不听使唤,一动不能动弹,全身一丝法力都提不起来,不禁魂飞魄散,惊骇欲死。

“我用截脉秘术封了你全身灵脉,不要妄想逃走了!”

王猛冷冷道,“说吧,你是何人,为何杀死司马青烟,何为‘司马令’?”

那黑袍少年表情惊恐已极,却倔强的缄口不语。王猛懒得与其废话,单手扣住其脑袋,开始神识搜魂。约莫一顿饭工夫后,在黑袍少年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中完成搜魂,信手将俩人都灭杀了。

这俩人都见过王猛的灵气袋,自然不容他们再活在世上了。

掐出一个火球将俩人化为灰烬,又放出飞剑草草挖了一个坑,将司马青烟就地掩埋了。

遁光飞掠而起,往西北方向的白水镇激射而去。

白水镇位于乌蒙山脉北麓,是个人口不足五十万人的小镇。

因其位于白水河边,故名“白水镇”。

经过搜魂,王猛大致了解到了司马青烟被杀的前因后果。

原来,司马青烟是白水镇司马家族少主。

令王猛骇异的是,河口镇何氏家族被灭门一案,竟然也与司马青烟有牵连!

十多年前,司马青烟按照其父司马玮的安排,入赘河口镇修仙大家族何氏家族,成为何氏家族上门女婿。河口镇何氏家族王猛当然听说过,就是秘境试炼前被灭门的那个何氏家族。司马家族与何氏家族联姻,强强联手,家族势力更加庞大,本应发展更快更好才是,谁知反倒被灭了门!

至于是谁将何氏家族灭门的,黑袍少年人轻言微,接触不到核心内幕,自然不知道。他只知道,事情是由一个叫“梅夫人”的女人挑起的,司马青烟因为当晚不在何府,逃过了灭顶之灾。

而何氏被灭门的原因不是别的,竟然也是因为“司马令”!

秘境试炼完毕后,何氏家族也被灭了满门,司马青烟不敢再回何府,便回了白水镇。在黑袍少年的记忆中,司马青烟偷偷溜回回家中,已成惊弓之鸟,不知发现有何不妥之处,突然警觉起来,匆匆逃离白水镇,逃进了乌蒙森林。

那两名黑袍少年一个叫祝彪,一个叫祝龙,都是开脉九层修为。实力轻松碾压司马青烟。俩人名义上是司马家族家仆,实际上是跟随一个叫“祝铁山”的祝氏家族长老打进白水镇司马家族的卧底。

祝铁山,燕州祝氏家族长老,筑元后期高修。

白水镇司马家族家主明面上是司马玮,实际上司马玮已被祝铁山暗害了。暗害司马玮后,祝铁山戴着仿真面具,以司马玮的面目出现在白水镇,冒充白水镇司马家族家主,坐等司马青烟回家。

祝铁山如此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夺取司马令。

黑袍少年不知祝铁山是如何暗害司马玮的。只知司马家族族人不辨真假,一直拿假冒的祝铁山当司马家族的家主对待。结果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司马家族骨干弟子又被祝铁山暗中除掉了好几人。

了解到这个内幕,王猛磋叹不已。

难怪司马青烟会死不瞑目了。

因为司马令,他的一个家被灭了门,另一个家差点被灭门。

白水镇。

司马家族大院内院。

司马家族家主“司马玮”坐于内室大堂上,耐心等候黑袍少年祝彪和祝龙归来。

正当祝铁山等得不耐烦时,房门“哐当”一声,打开了。

祝铁山惊觉到不对,心中一凛,急忙向门口望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器宇轩昂地灰袍青年,正冷冷望着他。

“你是祝铁山?”

灰袍青年漠然问道。

“你是谁!”

听到灰袍青年喊出自己的名字,祝铁山一惊,汗毛倒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神识扫出,发现来者只有一人,修为也只有筑元初期境界,数里范围内除了此人外,再无其他可疑人物出现。

祝铁山一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放了下来,面色慢慢恢复平静。

“明人不做暗事。”

灰袍青年面仍然无表情道,“在下是司马青烟的道友,来为司马青烟和他父亲司马玮报仇的。识相的话,就束手就擒吧!”

“司马青烟的道友?”

祝铁山冷冷一笑,揶揄道,“司马青烟这小家伙,警惕性还蛮高的啊!这么快就知道老夫取代他父亲司马玮了?不过也可以理解,他入赘的何氏家族被灭了门,难免要疑神疑鬼了!不过,你知道这些,又有何用?别说你逃不出老夫手掌心。就是逃出老夫手掌心,又能如何?谁会相信你一个陌生人的话?人家只会把你当作胡言乱语的疯子,把你说的话当疯话。哈哈!”

说到这里,祝铁山忽然又警觉到什么,惊问道,“青年人,这内院有四品护院大阵,你是如何进来的?”

“在下如何进来的,你就不用知道了。”

有司马令在手,还进不了司马家族大院内院?司马令与清溪派颁发的身份玉简差不多,王猛来到司马家族大院时已警觉到此点,自然可以凭借司马令轻松进入内院了。

王猛懒得跟祝铁山废话,直接一拳击出,“受死吧!”

“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祝铁山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伸手一指。

一道白芒脱手飞出,灵光大放,直奔王猛而去。

赫然是一把中阶上品飞剑!

飞剑刚一出手,满室剑气森森,白光耀目,威势惊人。

大有要将王猛一剑斩杀之势。

不过祝铁山显然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王猛。

突破筑元初期境界后,王猛法力暴涨。脉境境界的炼体修为也随之增长,王猛这一拳之威比往昔更胜三分,足可匹敌结丹中期境界高修。祝铁山只有筑元境后期修为,与王猛相差甚远。何况祝铁山以为王猛只有筑元初期修为,出手时并未尽全力,自然更加不是王猛对手了。

王猛一出手,用的就是般若金刚神拳!

只听得“轰”地一声。

拳风入风暴般的呼啸而至,灵气炸裂而开。

祝铁山连人带飞剑被王猛一拳击飞。

那把飞剑被击得弹射而出,深深插入旁边的墙壁中。祝铁山本人如中雷击,弹丸般的倒射出去,连续砸穿身后数道墙体后跌出屋外,口中鲜血狂喷,明显已受重伤的样子。

王猛身影如风,如影随形追踪而至,用截脉秘术封住祝铁山心脉。

祝铁山闷哼一声,就像一条死狗一样瘫倒在地,一动也不能动弹了。

仅仅一招,他就栽在对方手里,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祝铁山又惊又急又怒,脸色死灰,目露绝望之色。

“说吧,你将司马玮弄到哪里去了?”

王猛吹了吹手掌,不紧不慢地问道。

在黑袍少年记忆中,祝铁山暗害司马玮后,曾经翻遍了司马家族大院,也没有找到司马令,因此常常讯问司马玮。可见司马玮并未被杀死,只是被祝铁山囚禁起来了,藏在神识扫视不到的地方。

王猛神识扫视全院,并未发现司马玮。

整个庄院内,司马家族仅有四五名筑元境修仙者,其余都是开脉境弟子或者普通凡人,家族修仙势力孱弱。只要救出司马玮,再将隐藏在司马家族大院中的祝氏家族奸细抓出来,就大局已定了。

“你杀了老夫吧!”

祝铁山绝望已极,索性把心一横的闭上眼睛。

王猛懒得跟祝铁山废话,直接抓住其脑袋,对其神识搜魂。

“啊~”

王猛神识透入祝铁山脑海,犹如万千钢针从其脑海中刺入,祝铁山痛入骨髓,面目扭曲,浑身剧烈颤抖,禁不住歇斯底里的惨叫起来。

院中打斗声和祝铁山惨绝人寰的惨叫声,终于惊动了司马家族族人。

司马家族族人不知道发生了何事,遁光一起,急忙向这边飞掠过来。

“住手!”

“住手……”

数名男子神识扫视到现场情况,纷纷厉声大吼,阻止王猛对祝铁山神识搜魂。

众所周知,神识搜魂相当残忍,其过程痛苦万分,惨绝人寰,不啻撕心裂肺,上刀山下油锅,其惨烈程度超过所有酷刑。

其中一名四旬中年长髯男子愤怒大吼道,“住手!你是何人,敢袭击我司马家族家主?快撒手!不然我司马家族弟子拼了老命,也绝不放过你!”

接着又有十数道遁光飞射而至,唰唰落在王猛丈余远的地方,都是开脉境家族弟子。看样子,他们也知道,王猛既然能制住“司马玮”,他们就更加不是对手了。人再多也没有用。因此只敢色厉内荏对王猛大吼大叫,不敢过来放手与王猛较量。

其中的四五名筑元境修仙者也是如此。

他们也只敢站在丈余远处义愤填膺,不敢过来搭救“司马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