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在老朽心中,爱妻南宫莲,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最完美的人生伴侣......老朽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司马玮喟然长叹,口角沁出鲜血,喃喃道,“莲妹是普通凡人,不是修仙者。老朽在一次游历中被人重伤,逃进乌蒙森林时已昏死过去。如果不是莲妹,老朽早就不在人世了。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当时,南宫莲正在乌蒙森林采药,发现司马玮从巨木树上掉下来昏绝于地,心中不忍,独自一人将司马玮从乌蒙森林背回白水镇家中,照顾司马玮,为司马玮治疗伤势。

南宫莲是司马玮的救命恩人,司马玮却并不因为南宫莲是他的救命恩人,才爱上南宫莲的。

南宫莲自幼父母双亡,与六十多岁的爷爷相依为命。因为是杂灵脉体质,不适合修仙,没有成为修仙者,只习得一身不弱的武技。

南宫莲虽是凡人,却生得冰肌玉肤,甜美动人。

司马玮也不是因为南宫莲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才爱上她的。

南宫莲心地单纯善良,温柔体贴,处处为人着想,不啻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正因为南宫莲单纯善良,才独自一人将司马玮救回家中,细心照顾司马玮,为司马玮医治好了创伤,不求回报。跟她在一起,司马玮仿佛远离了喧嚣纷争的尘世,轻松惬意,没有任何压力感觉。

南宫莲身材窈窕,体态婀娜多姿,翩若飞鸿照影来,举手投足之间别有一番风姿,配上一双会说话的漆黑眼眸波光闪闪,让司马玮生出一种惊艳感觉,觉得此生如果能与南宫莲相爱相守,也不枉来到人间一遭了。

司马玮叹息说,伤势康复后,他就向南宫莲求婚,满以为会得到南宫莲的热烈回应的。

要知道,司马玮并不是白水镇人,而是炎州司马家族少主,修仙世家子弟,三阶阵法师,修为高深莫测,长相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不止梅毓婷,不知还有多少同门师妹想成为他的人生伴侣呢!

司马玮自信能够得到南宫莲的青睐的。

谁知被南宫燕一口拒绝了。

司马玮越是被拒绝,越不死心,追求南宫莲的心思反倒更加坚决更加炽热了。自此以后,司马玮就陪伴在南宫莲身边,再也没有离开。司马玮发誓要与南宫莲相爱相守一生,发誓帮南宫莲照顾年老多病的爷爷一辈子。

五年后,爷爷离世,南宫莲被司马玮的真情打动,将终身托付给了司马玮。

五年中,梅毓婷也找到了司马玮,经常上门骚扰司马玮,令司马玮越来越厌恶。家族长辈也坚决反对他与南宫莲往来。他们不能接受司马玮这样一个有大好修仙前程的修仙世家弟子,娶一名普通凡人女子为妻。

作为炎州司马家族的嫡长子,又是玉真门精英弟子,三阶阵法师,司马玮本应以宗门和家族大业为重,与修仙世家大族女子联姻。但司马玮却想与一个凡人女子结成百年之好,与一名凡人女子相爱厮守一生,忤了宗门和家族长辈的逆鳞。家族长辈严令司马玮回归炎州,不得与南宫莲成婚,被司马玮一口拒绝。

最后,万般无奈的家族长辈下了最后通牒,给司马玮两个选择。

要么离开南宫莲,回归炎州司马家族。

要么断绝父子关系、家族关系,从此成为路人。

司马玮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与南宫莲结为伉俪,过上了神仙眷侣生活。

然而,就在俩人成婚当日,梅毓婷打上门来。

梅毓婷企图杀死南宫莲,阻止司马玮与南宫莲成婚,司马玮不得不悍然出手,将梅毓婷打伤。司马玮记得清清楚楚,当时梅毓婷口中吐血,以杀得死人的目光冷冷盯着司马玮不说话,半响,掩面而遁,从此再未在司马玮面前出现。

司马玮回想从前,隐隐觉得有种对不住梅毓婷的愧疚感觉,但面对甜美动人的南宫莲,这种感觉很快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然而好景不长,成婚两年后,南宫莲怀孕十月,眼看就要诞下麟儿时,却莫名其妙的身中奇毒,全身遍布梅花状血斑,脸色乌黑发青,看似命不长久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司马玮顿时想起梅毓婷曾经跟他说起过的一种奇毒——鸳鸯巫毒。

司马玮记得,当时他与梅毓婷男欢女爱,好得蜜里调油,梅毓婷却要他发誓,司马玮既然得到了她的人,他也就是她的人了,一辈子不能再娶别人,也不能娶妾,只能爱她一人。

否则,将遭受“鸳鸯巫毒”之厄。

司马玮便问鸳鸯巫毒是何物,梅毓婷解释说,鸳鸯巫毒是一个古老巫族部落流传下来的奇毒,只要男欢女爱的情侣一方中毒,另一方虽未中毒,也会遭到赌咒,莫名其妙地与其相亲相爱的情人同日死去,犹如一对苦命鸳鸯,故名“鸳鸯巫毒”。如果司马玮将来变心,她情愿服下鸳鸯巫毒,与司马玮共赴黄泉。

梅毓婷还说,身中鸳鸯巫毒,身上出现血状梅花,数日后毒发,相亲相爱的一对情侣都会全身溃烂而死。除非一方狠心将中毒的另一方杀死,才能免遭全身溃烂而死之厄。

司马玮以为梅毓婷在打情骂俏,未当一回事,一笑置之。

此时一见南宫莲身上的血梅花症状,才知世上真有鸳鸯巫毒,南宫莲中的就是鸳鸯巫毒。因为他自己身上,也隐隐出现了类似症状,只是其症状不太明显而已。

司马玮知道,这一切都是梅毓婷所为,心中悲愤不已。

很明显,梅毓婷欲报复司马玮,让司马玮亲手杀死自己妻儿,才能苟活。

否则,司马玮必将全身溃烂而死。

这是多么恶毒的报复啊!

当司马玮含泪将鸳鸯巫毒告诉南宫莲时,南宫莲似乎早有准备,显得异常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怨恨,因为她知道司马玮不忍心杀死她和她肚中胎儿,才将鸳鸯巫毒之事告诉她的。

她知道自己得到过真正的爱,虽九死不悔。

南宫莲默默摸着司马玮的脸,眼中默默流泪,不知是喜是悲。

让司马玮想不到的是,在诞下麟儿的当时,南宫莲竟然趁司马玮不备,自杀身亡了,临死前她含笑告诉司马玮,此生有司马玮相伴,她已经很满足了,没有遗憾,也没有怨恨,只有对司马玮的无尽感激,让司马玮好好对待麟儿,她在九泉之下,也就安心了。

南宫莲言毕而逝,香消玉损,一命归阴。

司马玮见到此幕,顿时急痛攻心,昏绝于地。

因为司马玮知道,南宫莲之所以自杀,不为别的,只想以她的死来换取他的生,让他免遭全身溃烂而死的厄运。南宫莲平静赴死,这是一种多么伟大而深沉的爱,令司马玮铭心刻骨!

此后,司马玮严守自己对南宫莲的誓言,此生此世,只娶南宫莲一人。此生此世,永不离开白水镇。否则,他甘愿遭受家破人亡之痛,断子绝孙之厄。

虽然年纪轻轻就成了鳏夫,司马玮永远记着南宫莲生死不渝的爱,一直没有违背诺言。

“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

司马玮叹息道。

“可是,老夫却不曾想在年过五旬的时候,竟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以致遭受家破人亡之痛,断子绝孙之厄。唉!真是命运弄人啊!”

沉吟片刻,司马玮喃喃道,“这就是命!我司马玮命该如此,夫复何言!”

司马玮说,半年前,司马青烟前往秘境试炼后,白水镇来了一个叫东郭梅的少女,令他不由自主的爱上了她。

因为东郭梅与南宫莲,长得太像了!

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东郭梅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几乎与南宫莲一模一样,仿佛南宫莲又复活过来了。司马玮满脑子里都是东郭梅的影子,似乎又都是南宫莲的影子,重重叠叠,挥之不去。

东郭梅的倩影牵动了司马玮的情思,令司马玮不由自主爱上了东郭梅,开始不顾一切追求东郭梅,向东郭梅求婚。东郭梅若即若离,似有意又是无意,令司马玮追求之心愈加炽热。

不久,东郭梅的舅舅祝铁山也来到白水镇,在东郭梅的引见下,司马玮认识了舅舅祝铁山。司马玮热忱主动,经常邀请东郭梅与祝铁山来家品茗聊天。

不料,司马玮竟然在自家书房中,遭到祝铁山暗算。

自此以后,司马玮便开始了暗无天日的日子。被祝铁山囚禁、下毒,废掉丹田,严刑拷打,逼问司马令的下落。司马玮这才知道,原来东郭梅和祝铁山接近自己的目的,竟然是为了抢夺司马令!

其实司马令此时已不在司马玮手上。

当年司马青烟入赘何氏家族时,司马玮就将司马令交给了司马青烟。司马玮对爱儿司马青烟有很深的负疚感,知道是自己与世俗凡人成婚,才导致子孙后代不能修仙的,期望自己离世后,司马青烟能回归炎州司马家族,接掌家主大位虽不可能,只要能得到炎州司马家族的庇护,就行了。

不管祝铁山如何摧残折磨,司马玮决不吐露司马令藏在何处。

直到王猛将他从地下密室中救出来,司马玮的恶梦才结束。

“老朽对不起莲妹,活该受家破人亡之痛,断子绝孙之厄啊!”

司马玮血泪交流,喃喃自语道。

听完司马玮的叙说,王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他也有类似的经历,在秘境试炼时遇到了自己心爱的绝世美女、师妹陈青青,王猛相信,自己与青青师妹在一起,只会相亲相爱一生幸福一生,决不会有司马玮这么悲惨的结局的。

王猛还可以肯定,司马玮遭受家破人亡之痛、断子绝孙之厄,并不是命运的安排,而是燕州祝氏家族的阴谋构陷,与命运并无任何关系。

要知道,世上人口万万亿,如果每个人的誓言都被命运记住的话,命运也忙不过来呀?

再说,司马玮只是普通人,或者说只是普通修仙者。司马玮的话并不是金口玉音,不可能每句誓言都会变成现实。如果是这样的话,司马玮反过来再发几次誓,岂不一切都恢复过来了?动不动就将自己发过的誓与命运联系起来,其实是弱者为自己的不幸遭遇找借口,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而已。

王猛是不相信命运的。

王猛只相信无名功法上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

既然司马玮的故事说完了,王猛觉得自己也该离开了。

看着司马青烟被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杀,王猛激于义愤,才主动为司马青烟报仇的。并不想深入介入司马家族的家族俗事,该走的时候就走,已经没有牵挂了。

王猛将缴获的司马令交还给司马玮,便告辞道:“司马家主,在下只能帮到这里了。家主多保重。在下就要告辞了。”

“王前辈,请稍等!司马玮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王前辈能否答应?”

司马玮从思绪中惊醒过来,吃力地对王猛道。

司马玮所中之毒已入膏肓,随时可能死亡,絮絮叨叨说完上面那番话后,已七窍流血,面如死灰了。

“不知家主需要在下做什么?在下是修仙者,不好过问世事的。如果时间不需要太长,而在下又能做到的话,在下可以帮家主一二的。如果要耗费很长时间,在下恐怕难以答应家主的要求了。”

王猛也不虚伪,直接实话实说道。

“老朽知道,老朽油尽灯枯,活不了多长时间啦。”

司马玮叹息道,“老朽唯一不安的,是没有报答王前辈的救命大恩。老朽想将白水镇司马家族的家主之位,托付给王前辈。自此以后,司马家族的一切产业和财产都属于王前辈,归王前辈所有。王前辈如果答应,老夫就可安心离开这个世界,去阴间寻找老朽爱妻南宫莲,与莲妹相聚,永远不再分开相聚啦!”

“老朽家财并不多,只有区区二三百万灵石。希望王前辈能够接受。”

听到司马玮说出这番话来,王猛不由怔住了。

没想到司马玮会说出如此话来。

“司马家主,在下帮令男司马青烟复仇,并没想过要得到回报。请恕在下不能接受。”

王猛沉吟片刻,拒绝道。

司马家族的财富虽然有二三百万灵石之多,却不是王猛的追求目标。

王猛也不敢接受。

接受这几百万灵石的财富,意味着他将接过司马家族的一切凡人俗事。

他是修仙者,无暇管理凡人俗事。

他也不想过简单平静的富裕日子。

他的目标是修仙有成,为父母报仇。

如果只想过简单平凡富裕的日子,他自己身上的财宝,就足够他过几辈子安稳富足的生活了。

再说,王猛步入修仙界已有一段时日了,知道如果修为不如人,往往意味着随时有可能被别人无理由杀死的危险。

王猛不想被杀,只能努力修炼。

白水镇这个地方不错,乡间小镇,风景优美,有山有水,适合隐居。

王猛暂时不能回清溪山,在白水镇隐居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白水镇天地灵气稀薄,修炼难有进阶,哪怕有数百万灵石的回报,王猛也不愿意呆在此处的。

何况接受司马家族家主之位,意味着有一堆凡人俗事要处理,会大大影响他的修炼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