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36章 追查(谢“夜叩凉城门”大大赏)

一道遁光划过苍苍茫茫天际,望西边宣威城方向而去。

宣威城距离白水镇约有八万余里,人口过千万。

王猛考虑好了,暂时不回清溪山。

现在离当初离开清溪山,时间过去半年有余了,谭氏家族找不到谭延朗和谭冰俩人,肯定知道俩人都被杀了,他们会将这笔糊涂账算到王猛头上,不会轻易放过他。如果继续呆在清溪山,虽说陈师祖能庇护他,但陈师祖并不是他贴身保镖,陈师祖有陈师祖自己的事情,并不会时时刻刻看护他,谭氏族人便有漏洞可钻。

万一谭氏族人对他玩阴的,那他就危险了。

在不能确保自身安全前,王猛决定暂时不回清溪山。

先努力提升修为,等修为提升后再说吧!

宣威城距离著名修仙门派仙药谷,只有一万余里路程,灵草灵药业十分发达,据说宣威城有十分之一的人口从事炼药炼丹和灵草灵药买卖生意,交易金额和数量都非常巨大。

王猛想将身上的灵草和妖丹等物品都变现了,择地隐居,努力提升修为。空闲的时候,还可以研习司马玮的《阵道研究心得》,学习炼丹炼药。

五天后,王猛抵达宣威城,出现在城东一家普通灵药店中。

在宣威城,这样的灵药店遍地都是。

王猛不想引人注意,只能选择普通灵药店交易。

随意浏览了摆放在柜台中的各类丹药、灵药,王猛发现此店的规模小,丹药品种不多。只有补灵丹、碧云丹和白玉丹之类的低阶补灵丹药出售,培元丹等高阶的补灵丹药,就没有了。王猛对这些丹药都不感兴趣。他的目的是择机出售身上的妖丹和各类灵草,购买更高阶的培元丹服用,便装作对几株赤血芝感兴趣的样子,拿在手中仔细察看着。

正在一旁忙碌的店主见此,以为生意来了,连忙走过来,热忱招呼王猛道:“客官您好!欢迎客官来敝店购物!敝店的赤血芝年份足,灵力饱满,是炼制碧云丹的上佳原药!请客官仔细观赏,看好再买!”

店主约莫三十余岁,开脉境八层修为。感应到王猛身上的筑元境修士气息,店主顿时肃然起敬,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对王猛点头哈腰起来。

这是王猛第一次感受到筑元境修士与开脉境修士的不同。看来筑元境修士的社会地位,就是比开脉境修士高啊!哪怕此前是开脉后期大圆满境界了,王猛都未享受过此种尊重。

王猛不动声色看了店主一眼,淡淡道:“不知价格如何?”

店主满面春风地笑道:“前辈目光如炬,一眼就看中了敝店的赤血芝!敝店的赤血芝药力充足,质地优良,价格公道,远不是别的灵药店能比的!每株售价1000灵石。两株以上每株售价950灵石。前辈买上一株赤血芝,足够炼制一炉碧云丹了。不知前辈需要多少?如果量大的话,敝店还可以再让点利,而且还可以大量供应的!嘿嘿。”

王猛冷笑道:“不要说每株1000灵石了。就是两株以上每株950灵石,价格都高了。”

店主闻言,急忙辩解道:“在下的赤血芝价格过高了吗?不高呀前辈!不是在下多嘴,看来前辈对灵药还是不太了解啊!在下这赤血芝,年份都在五十年以上,一株可抵别人三株!相对来说,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呀?前辈买在下的赤血芝,在下保证前辈只赚不赔!”

王猛笑道:“在下也有几株赤血芝,年份也都在五十年以上。愿意八折出让给阁下。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听到王猛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店主脸上的笑容,一下凝固下来了。

“前辈是真要买赤血芝,还是只想卖赤血芝呢?”

他警惕地看了王猛几眼,见王猛并不是像在开玩笑的样子,便挺直了原本微微佝偻的腰身,冷声警告道:“如果只是想卖赤血芝的话,前辈可要担心了啊!这些话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尤其是前辈这种散修!最近几天,仙药谷在城东已经抓了好几个人了。前辈可不要自误啊!”

王猛诧异道:“怎么,卖赤血芝也会被抓?”

“怎么不被抓?”

店主鄙睨王猛一眼,冷笑道,“前辈难道不知道吗?刚刚结束的秘境试炼中,出现了一位奇人,据说也是散修!此人胆大妄为,不但杀害了几百名神剑门和北冥派精英弟子,还掳走了一只三阶冰血朱王蛤妖兽!现在各门各派,都在抓捕此人呢?”

王猛闻言,心中巨震,表面上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笑道:“在下是散修不假!可在下就是卖赤血芝,和那位奇人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在下卖的是赤血芝,又不是什么冰血朱王蛤。犯不着把在下也抓起来吧!”

“怎么能说没有关系呢?”

店主口气尖锐地道,“仙药谷说有关系,那就有关系!仙药谷打过招呼了,要我们重点关注来店中卖飞剑、赤血芝、紫雪藤之类灵药的散修。幸亏前辈是筑元境。要是开脉境,那就麻烦了。那人打劫了各门各派试炼弟子,不知掠走了多少灵草、灵药和飞剑!他自然不敢大规模售卖,只能拆开来慢慢卖。前辈有几株赤血芝,按照仙药谷的说法,可能来路不正。仙药谷从前辈身上追查下去,说不定能找出那人也不一定!”

王猛怔了怔,眨巴着眼睛望了店主半响,觉得没有必要在此事上与店主僵持下去,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便故做尴尬地笑道:“阁下说得很对。其实在下并没有赤血芝出售的。不过是觉得阁下喊价太高,想跟阁下开个玩笑罢了。哈哈!哈哈!”

摊主也笑道:“这样的玩笑,还是少开为妙!幸好在下也是散修出身。不然前辈可能真有麻烦的。”

王猛见话不投机,随便闲扯了几句,便离开了。

接下来又试探了另外几家灵药店,得到了大致相同的警告。看来不但在宣威城大规模出售灵草很难,估计就是购买筑元丹,都是很危险的事情。

幸亏自己为了早日进阶筑元境,早早买了筑元丹服用。

要是再老成点,等到现在才买,那就麻烦了。

仙药谷如此卖力追查自己,估计不是为了讨好神剑门或北冥派,而是觊觎自己的冰血朱蛤丹吧!

冰血朱蛤丹乃是辟毒至宝,哪怕是仙药谷高层,恐怕也眼馋不已的。看样子他们还不知道肇事者是谁,只能盲目追查。表面上看,这种笨拙的追查方法面面俱到,不留死角,是行之有效的好办法。

但一旦这种办法被自己知道后,就不灵光了。

只要自己小心一些,他们还追查不到自己头上来。

既然不能出售灵草,那就购买一些高阶补灵丹药吧。

突破筑元初期境界后,要提升修为,所需要的灵力供应成倍增长。开脉境时增进修为用的碧云丹,现在根本不起作用了,除非服用三品灵丹白玉丹,才有提升修为的可能。

炼制白玉丹的主要原药是三阶妖丹,价值昂贵,每瓶十枚装的白玉丹,价值十万灵石。

在秘境试炼中,王猛缴获过数十瓶白玉丹。来宣威城途中,服用了一瓶十枚白玉丹。结果只是稳固了筑元初期境界,修为增长甚微,可见纯粹以炼化白玉丹提升修为,不但见效慢,其代价也相当昂贵。估计将身上的千万灵石全部购买白玉丹服用,能不能将修为提升到筑元中期境界,都是两说的事情。

看得出,购买白玉丹提升修为,不是很靠谱的想法。

必须有更高阶的补灵丹药培元丹才行。

“前辈,请问需要购买高阶灵药吗?”

王猛正盲目地闲逛着,忽然被街边一位散修模样的人叫住了。王猛冷眼望去,见对方年约二旬。开脉境6层修为。一只红红的酒糟鼻子分外引人注目。

“酒糟鼻子”微微佝偻着身躯,抖抖索索从兜里掏出一株色泽金黄的灵参,长约半尺,人形模样完备,点头哈腰地对王猛诌笑道:“前辈!这是在下在药王大山中采撷到的一株药龄超过三百年的灵参。补灵效果极佳。不知前辈可愿意出价五十灵石买下?”

王猛用神识扫了一下,确系真品灵参无疑。

以王猛多年采药经验,这根灵参药龄在三百年以上,不会超过四百年。灵药店的售出价一般在一百灵石以上。酒糟鼻子要价五十灵石,相当于灵药店售价的五折,还是很划算的。

只是对王猛这种筑元境修士来说,三百年灵参补灵效果甚微,基本上是无用之物了。让王猛不解的是,宣威城灵草灵药店遍布,要价五十灵石,还需要在街头兜售吗?

见王猛以怀疑的目光看向自己,“酒糟鼻子”急忙解释道:“前辈,在下敢以性命担保,在下这株灵参采自药王大山,确实是药龄超过三百年的灵参!”

王猛从宗门典籍上得知,著名修仙门派仙药谷之所以将道场放在药王大山,据说是因为药王大山下面有药王灵脉,弥散出相对浓郁的药灵气。在药王大山采撷的灵参,要比其他地方的灵参品质纯正。“酒糟鼻子”强调其灵参出自药王大山,不过是为了说明其灵参出身纯正,灵力蕴含饱满而已。

“在下不是不相信这是一株药龄超过三百年的灵参。”

王猛淡然一笑道,“在下只是奇怪,宣威城中,大大小小的灵草灵药店遍布,还需要在大街上兜售灵参吗?”

“前辈说这话,莫非前辈是外地人吗?”

“酒糟鼻子”看了王猛一眼,诧异地问道。

王猛点了点头,笑道:“确实如此。在下刚从外地来到宣威城。对宣威城的情况,并不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