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37章 黑市

“原来如此。”

酒糟鼻子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目光扫一眼周边灵药店,愤怒地道,“在下也不想在街边兜售的。一株药龄三百多年的灵参要价五十灵石,原本在所有灵药店中,都可以直接兑换掉的。可现在不行了。灵药店都以不收来路不明的灵药为借口,故意压价。在下的灵参明明能卖五十灵石,灵药店只肯出价10灵石购进。简直欺人太甚!”

“如此大差价,在下当然不肯血亏了。还不如自己兜售呢!”

酒糟鼻子的话,立刻提醒了王猛。

环顾四周,王猛发现大街上向过路行人兜售灵药的散修,还真有好几个。看样子,灵药店收到仙药谷追查自己的通知后,都在借机打压灵药收购价格,以实现利润最大化。

吃亏的自然是散修了。

散修是弱势群体,没有议价能力。

他们也跟酒糟鼻子一样,不肯被灵药店血赚,宁愿自己在大街上兜售。

散修们的灵药不能在灵药店兑现,意味着王猛身上的巨量灵草灵药要兑现,变得更加艰难了。甚至不可能兑现。王猛这才知道,原来成为修仙者了,人生的道路也不是坦途,和世俗凡人的区别并不太大,有时候还要凶险得多。望着眼前的酒糟鼻子和他手里的灵参,王猛不由想起自己也曾以卖药为生,也曾在灵药店中低声下气,点头哈腰,以期获得稍微高一点点的售价。

感同身受,一股酸痛的感觉直冲肺腑,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了。

“难道偌大的宣威城,就没有公平交易的地方了吗!”

王猛愤愤不平地感叹道,“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前辈,那倒还不至于。在宣威城,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这般黑暗的。有些地方,还是可以公平交易的!”

酒糟鼻子揉了揉自己通红的酒糟鼻子,苦笑道,“只是在下灵参价值太低,那些地方的门槛太高,在下进不去而已。否则,在下怎肯在大街上兜售的!”

“是吗?”

王猛诧异道,“可在下听说,仙药谷给灵药店和灵器店都打过招呼了,严查来路不明的灵药和灵器。难道那些地方,就不趁机压价收购吗?”

“前辈,灵药、灵器店的确会借机压价收购!可宣威城散修数量庞大,高阶散修也有不少的!他们不肯吃这个哑巴亏,干脆自己组织黑市交易。不管来自何处的修仙物品,都可以在黑市上公平交易。不会有人追究其来历的!”

酒糟鼻子笑道,“散修居无定所。仙药谷管不了他们。他们也不归仙药谷管。仙药谷打招呼打不到他们那里去。前辈如有修仙物品出售,可以去那里交易的。价格也还公道。”

说到黑市交易,酒糟鼻子露出神往的神情,惋惜道:“可惜在下的灵参价值不高。不然的话,在下也去黑市交易了,用不着沿街兜售了。唉!”

“是啊!在下也很不解。你的灵参,为何不去黑市交易呢?”

王猛不解地追问道。

王猛作为修仙者的时间不长,不知道原来散修中,居然有黑市存在。他正愁无法将身上的灵药变现。如果能在黑市中交易,自然比灵药店更好。正如酒糟鼻子说的那样,散修居无定所,交易完了大家一拍两散,谁也不问谁,谁也关心谁的修仙物品来自何处,正是王猛理想的交易模式。

王猛不禁对黑市神往起来。

“唉!在下当然也想去黑市交易了。可黑市也是有人牵头组织的。在黑市交易,要交一百灵石入场费。在下的灵参卖价还不够交入场费,自然不能在那里交易了。这就是在下在大街上兜售的原因。如果在下有价值数百上千灵石的修仙物品的话,也会去黑市交易的。”

酒糟鼻子说完此语,生怕王猛忘记了他的灵参,忙趁热打铁地道:“前辈,在下的灵参,您还需要吗?哪怕前辈不自己用,拿来炼制碧云丹出售,也只赚不赔的!”

“在下可以买下这株灵参。不过有个条件。”

王猛沉吟了片刻,缓缓道,“在下是散修,确有一些用不上的修仙物品,需要处理的。刚才在灵器店中,店主压价压得厉害,在下自然不想出售了。你是本地人,可以带在下去黑市吗?”

“这个没问题!”

酒糟鼻子慷慨激昂地道,“在下参加过黑市交易。也知道黑市在哪里。在下可以带前辈过去!城东黑虎谷黑市,是我们宣威城最大的散修黑市呢!”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黑虎谷黑市吧!”

王猛沉吟片刻,缓缓道。

说罢从储物袋中释放出五十灵石,买下酒糟鼻子手中的灵参。考虑到还需要酒糟鼻子带路,便又释放出一瓶补灵丹,对酒糟鼻子道:“这瓶补灵丹,在下用不上了。就送给你,权当你带路的酬劳吧!”

一瓶补灵丹,价值两百灵石,是灵参价值的好几倍了。

酒糟鼻子大喜,欢天喜地的接过补灵丹,感激地道:“多谢前辈厚赐!在下这就带前辈去黑虎谷黑市!”

俩人出了城,遁光飞掠而起,向远方一座大山飞去。

据酒糟鼻子说,黑虎谷黑市是宣威城几位结丹境散修发起的,收费合理,很受散修们欢迎。黑虎谷黑市地点远离宣威城城区,可以不按仙药谷的规矩办事。

不长时间,俩人飞临一处雾霭迷蒙的山谷前。

此处,便是酒糟鼻子口中的黑虎谷了。

黑虎谷上空,时有遁光穿梭来去,可见此处确实有市场存在。来往的修仙者也很多,王猛不用担心被引入别人设下的陷阱里,被杀人夺宝,身死神灭。

下面翻滚的灰雾,应该是黑市护谷大阵幻化出来的。透过护谷大阵,王猛看见下面是一片宽广辽阔的河谷。河谷中绿草成茵,桃树灼灼,整齐成行地散布在如茵的草地上。

一条小溪清澈见底,从河谷中央脉脉流过。

谷地的左岸,有一个巨大的露天地摊市场。练摊的散修们身穿颜色不一的衣袍,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用一块小布展开了铺在草地上,将要出售的修仙物品摆放在布片上,便开张做生意了。

散修们三五成群围拢在地摊前,与摊主讨价还价。

参与地摊交易的散修人数不少,估计多达万人以上,看上去热闹非凡的样子。

地摊市场旁边的山崖下,有一处黑黝黝的大岩洞,上书“拍卖大厅”四个金色大字。

酒糟鼻子介绍说,散修修仙物品拍卖大会,就在那个岩洞里面举行。如果不是很珍稀的修仙物品,直接在草地上摆摊交易即可,黑市举办方将不再收取任何费用。只有价值上万灵石的修仙物品,才被允许在散修修仙物品拍卖大会上竞价拍卖。一旦拍卖成功,黑市举办方将抽走十分之一的佣金。

尽管黑市举办方收取的拍卖佣金不低,还是比灵药店划算多了。

“前辈!在下就送到这里了。前辈下到谷地,交了入场费,就可以入场交易了。”酒糟鼻子微笑着交待一句,向王猛告辞道,“如果前辈没有别的事情了,在下就要告辞了。在下姓韩名忠,家住城东珍珠街。前辈如有差遣,在下愿意效劳!”

酒糟鼻子离开后,王猛遁光俯冲而下,落在黑市的入口前。

在入口处缴纳一百灵石的入场费,王猛步入地摊市场。

市场里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王猛发现,谷中散修以筑元境为主,也有不少开脉境散修参与其中。开脉境散修地摊上,出售的大多是丹砂、硫磺、铜精、灵铁石之类的矿石灵材,以及大堆大堆的牛筋草、九阳草、龙涎草和灵参之类的低价灵草。入不了王猛的法眼。倒是那些筑元境散修出售的妖丹、飞剑、丹药、赤血芝之类修仙物品,稍稍入眼一些。

“这位道友,在下这里有上品烈焰石出售,不知道友可有意购买?”

王猛刚刚走入进来,旁边一位青袍散修眼明手快,赶忙跑过来,含笑问王猛道。

这位青袍散修年约三旬,筑元初期境界修为。

另有几位散修反应稍稍迟钝了一些,见此懊悔不已,但也不肯错过机会,赶忙凑过来,脸上浮现出一种渴望,目光炯炯望着王猛,似乎想向王猛推销灵材的样子。

他们倒很讲究“先来后到”的规矩,单等青袍修士交易不成功后,再与王猛搭讪。

“上品烈焰石?”

王猛停下脚步,道,“上品烈焰石,对在下有用吗?”

在秘境中,王猛听人说起过烈焰石,只是没有见过。

不想黑市中居然有烈焰石出售。

“怎么没有用?道友但凡要炼丹炼药,自身的丹火威能不足,既没有地脉灵火,又没有烈焰石,可就不行了!”

青袍散修貌似很精明的样子,笑道,“道友是外地人,第一次来宣威城吧?”

“何以知之?”

王猛纳闷地道。

“这个很简单啊!宣威城炼丹炼药业之所以如此发达,几乎家家户户炼丹炼药,就是因为我们炎州有几座大型烈焰石矿脉呀!道友连烈焰石的用途都不知道,肯定是外地人呀!”

青袍散修微笑解释道,“地脉灵火,不是修仙门派的灵山灵地,不可能有的。修仙门派炼丹炼药,都用门派的地脉灵火。我们散修自身孕育的丹火威能往往不足,只有购买烈焰石,才可以炼丹炼药的!在下给道友推荐的上品烈焰石,乃是烈焰石中的精品,可以炼制三品以下灵丹呢!”

“将你的上品烈焰石拿出来,给在下看看?”

王猛顿时来了兴趣。

此前王猛也想过要炼丹的,苦于没有丹火,只能作罢。

突破筑元初期境界后,自身凝炼的丹火威能强大了好几倍,炼制一二品灵丹尚可,要炼制三品灵丹筑元丹和白玉丹,丹火威能就嫌不足了。

最关键的是,用自身丹火炼丹,法力损耗极大,故而炼丹炼器高人的修为,通常很难有拔尖的。

五旬老者司马玮虽是五品阵法大师,可王猛看得出,司马玮体内并未凝结出金丹,故不可能是结丹境高修。估计其修为最多在筑元后期境界的样子。

要知道,炼制高阶阵盘阵旗,也需要丹火的。

白水镇条件有限,司马玮要炼制高阶法阵,只能用自身丹火了。

这便影响了他的修为提升。

在此种情况下,如果能用灵石解决,自然再好不过了。

“拿出来看看,当然没有问题!”

哪知青袍散修忽然拿起糖来了,目光灼灼望着王猛,问道,“不知道友出不出得起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