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青袍散修颇为奸诈,似乎想给王猛挖陷阱的样子。

如果王猛回答说“出得起价”,他马上给王猛开出个高价,王猛就不好拒绝了。如果王猛胆敢拒绝,不排除他会用强,迫使王猛高价购买。

估计他知道王猛是外地人后,就动了欺生的念头。

王猛也意识到此点,心中暗怒,面孔一板,就想申斥此人几句。转眼又想,自己在外地历炼,不宜随便得罪人,便淡然道:“在下身上,大约有200现灵石。如果超过200灵石的话,在下真出不起价了。”

“哼!区区200灵石,也敢看我的上品烈焰石?”

青袍散修脸上的笑容顿时阴冷下来,冷笑道,“没有500灵石,就不要妄想看我的上品烈焰石了!”

说完,抛下一个鄙夷的眼神,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旁边几位散修见此,知道王猛没有油水,也怏怏离去。

王猛一边往里走,一边在地摊上随意浏览起来。地摊上出售的修仙物品种类不算少,有大堆大堆的牛筋草、九阳草、龙涎草、九节菖蒲等灵草出售,还有一阶二阶妖丹、低阶飞剑和各种矿物灵材出售。低阶灵草和妖丹主要满足炼制补灵丹、碧云等一、二阶灵丹之用,在宣威城颇有市场。

王猛看见有人在大量交易九阳草之类的灵草,也想将自己在秘境中缴获的灵草拿出来出售。

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忍住了。

现在他身上灵石大把,何必再辛辛苦苦摆地摊,辛辛苦苦挣那几个血汗钱?这些灵草,将来他学习炼丹的时候,可以拿来练手,暂时还是留下吧。

在一位筑元境散修地摊上,王猛看见他在卖“速效巨力丸”,不觉很好奇,便询问摊主道:“这位道友请了。道友的‘速效巨力丸’,不知有何用途?”

摊主是位红脸汉子,见王猛询问他的药丸,立刻站起来,热忱回答道:“兄台对在下的‘速效巨力丸’感兴趣,那就对了嘛!顾名思义,‘速效巨力丸’乃是一种很神奇的丹药,其特点是速效!能瞬间大幅度提升自身法力极限。服下一枚‘速效巨力丸’,可瞬间将法力极限提升二成!服下两枚‘速效巨力丸’,可瞬间将法力极限提升四成!普通筑元一层修士,可越级挑战筑元二层修士!普通筑元二层修士,可越级挑战筑元中期修士,而不落下风!甚至战而胜之,都有很大的可能!”

“可以说,作为散修,有此药丸在手,就不怕别人对你杀人夺宝了!”

红脸摊主洋洋得意地说到这里,突然凑到王猛耳边,刻意压低声音,诡笑道,“如果兄台看准目标,想对别人杀人夺宝的话,有此药丸在手,那就稳操胜券了!哈哈!咱们散修,天天在深山老林中采药,能挣几个钱呀?”

王猛会意一笑,却道:“如果‘速效巨力丸’真有如此神效,恐怕也有时效限制吧!并且还有很大副作用的吧?不然,谁还肯安心打坐修炼啊!”

王猛猜测,“速效巨力丸”瞬间提升法力极限的神效,估计与自己的“毁山绝岳”拳技有异工同曲之妙,只是效果比“毁山绝岳”拳技差很多就是了。瞬间提升法力极限,其实在透支自身法力。必然不能持久。一旦服用,短时间内将自身法力抽空,如果不能速胜敌人,那就完蛋了,不战自败。

红脸摊主听懂了王猛在说什么,尴尬笑了笑,强辩道:“兄台说的,固然不错!然而,谁会如此倒霉,经常遇到杀人夺宝的倒霉事情呢?只要不是经常被杀人夺宝,那就没有副作用了!当然,万一遇上别人对自己杀人夺宝,服下药丸,便可瞬间反杀敌人!虽有一定副作用,总比被杀强啊!”

红脸摊主当然不会告诉王猛,服下“速效巨力丸”后,没有一个多月时间虔心打坐修炼,并服用大量补灵丹药和疗伤丹药,是无法完全恢复如初的。并且还会对全身经脉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影响此后的修为提升迅速。

实则是“先伤己,后伤敌”,副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王猛明白了此理,便不置可否,随口询问了一下价格,便以“灵石不够”的为由离开了。

这个“速效巨力丸”,对别人或许有用,对王猛没有任何作用。

“咣——”

蓦然,一记沉重的筛锣声,在前方某处响起。

声音震耳欲聋,将很多未及提防的散修吓得一跳。

众人被锣声一惊,如同接到命令一般,齐唰唰向锣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咣——咣——”

又是两声锣响,紧接着一个鸭公嗓子响了起来。

“各位道友请了!在下,乃是以组团杀妖夺丹著称的著名散修乌鸡道人!在下与两名筑元后期境界的高修商量好了,准备组织一个一百人的团队,去神兽大山西南麓杀妖夺丹!现发布一号组团公告!本团队招收一百名筑元初期境界以上散修,为期一年,月供灵石十块!报名期限三天!杀妖所得妖丹,全部按照出力大小,公平合理分配!欢迎各位踊跃报名参加!这一回,咱不收报名费啦!”

顺着锣声的方向,王猛发现前方三丈远处,一个身穿黑袍的猥琐散修离地三丈的凌空而立,一手拿锣,一手拿锤,扯开嗓子在那里吆喝着。

黑袍散修鼻子尖尖,嘴巴尖尖,看上去颇像一只大乌鸡,难怪叫乌鸡道人了。

“咣——”

乌鸡道人又敲了一下,开始重新吆喝起来。

顿时,乌鸡道人四周,迅速聚集了一堆翘头仰望的散修。

还有更多的散修向乌鸡道人涌去。

“组团杀妖夺丹,每月还有十块灵石的月供?”

王猛大感疑惑,拍了拍旁边一位红袍散修肩膀,问道:“在下有事不解,不知可否请教兄台一二?”

红袍散修个头不高,年约四旬,开脉境9层修为,正踮起脚板、伸长脖子向前探望,听见王猛叩问,一脸恼怒的扭头向王猛望来,好像王猛打搅了他的好事一般。

但他立刻感应到王猛身上弥散出来的筑元境修士气息,怒意顿时消散,换了一副略显恭敬的神情,轻笑一声的反问道:“前辈是外地人,而且是第一次来黑虎谷黑市吧?”

此人目光灼灼,上下打量王猛一通,人精似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仿佛一下什么都明白了似的。

“何以见得?”

王猛大感郁闷,这是他第二次被人看破来历了。

“很简单!前辈一定想问,为何这次组团不收报名费,每月还有10块灵石的月供,对吧?”

“确实如此。”

王猛尴尬地点了点头,承认自己想请教的,正是这个问题。

但王猛很快反应过来了,乌鸡道人组团去西州杀妖夺丹,必定不仅仅是杀妖夺丹这么简单。必定是该地发生了某种变故,宣威城本地散修都知道,只有他这个外地人不知道而已。

“嘿嘿!前辈的反应,完全在在下的预料之中!”

红袍中年散修头颅上扬,目光傲然,一副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样子,自负地道,“不瞒前辈说,在整个宣威城,也就我老唐最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啊?原来果然有内幕消息啊――那太好了,是否可以请老唐道友指教一二?”

王猛面色惊愕而热忱的微笑道。

“指教一二,当然没什么不可以。我老唐最清楚此事的内幕了!不过……在下有些不方便说。”

老唐道友期期艾艾地瞄了王猛腰间储物袋一眼,欲言又止地道。

“不方便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咱们随便聊聊天,难道还有人禁止不成?”

王猛诧异道。

“禁止……哼!我老唐要说的事情,谁敢禁止!这种人,只怕现在还没生出来呢!在下说的‘不方便’,乃是指在下时间上不方便。并不是谁敢禁止咱老唐。不怕得罪前辈说,在下在黑市里兜售上品烈焰石,到现在为止,连一块都未卖出去!如果在下再跟前辈详谈此事最真实的内幕的话,岂不耽误在下做生意了?”

老唐道友目光闪烁,吞吞吐吐道。

“呵呵!原来如此啊!那老唐道友的意思,是不是在下必须买一块上品烈焰石,老唐道友才肯告诉在下内幕消息,对吧?”

王猛恍然大悟道。

“嘿嘿。”

老唐道友搔了搔头皮,扭扭捏捏地道:“其实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的……不过前辈能如此理解,那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了。在下并不反对前辈如此做的。相反,如果前辈如此做了,在下给前辈详谈此事的内幕时,兴致就更高了。解说起来,就更加翔实了。嘿嘿。嘿嘿。”

关于上品烈焰石,王猛在地摊中闲逛的时候,曾暗中留意过那个第一个向他兜售上品烈焰石的青袍散修,发现青袍散修以230灵石的价格,售出过一枚烈焰石。

王猛也有意购买上品烈焰石,如果老唐道友售价不超过230灵石,他不介意购买几枚的。

“老唐道友既如此说了,在下自然也愿意做两全其美的事情的。如果老唐道友真有上品烈焰石,而且价格不超过190灵石的话,在下也不是不可以购买的。”

王猛沉吟片刻,笑道:“先看看你的上品烈焰石。如何?”

老唐道友见此,立刻手忙脚乱的从储物袋中,释放出一枚矿石出来。

这块矿石看上去晶莹剔透,鲜红似火,约有巴掌大小的一方。入手不甚沉重,只觉得滚热发烫,热力四射,貌似蕴藏强大火灵力在内的样子。

一看就是正品无疑。

“果然是正宗上品烈焰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