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仔细察看一番,确认无误后,才笑道:“老唐道友啊!这块烈焰石质地不错,在下也很满意。不过在下身上,并没有那么多现灵石。在下想以一把低阶下品飞剑,换取老唐道友10枚上品烈焰石。不知老唐道友意下如何?”

王猛身上有的是低阶灵器需要处理,而烈焰石也是他需要的,如果以低阶飞剑换取烈焰石,岂不两全其美?

“低阶下品飞剑啊……在下要考虑考虑了。”

老唐道友面色沉吟,迟疑片刻后,才道:“灵器店中,一把普通低阶下品飞剑,售价大约1800灵石。在下的上品烈焰石,每枚价值250灵石。前辈还需再加700灵石,才能换到在下十枚烈焰石的。”

“老唐道友此言差矣!”

王猛摇了摇头,微笑着反驳道,“众所周知,在灵器店中,普通低阶下品飞剑至少卖2000灵石。在下打个折,只收1900灵石。兄台上品烈焰石正常卖价约220灵石,十枚烈焰石2200灵石。两者相差300灵石。在下就算不讨价还价,最多再加300灵石就够了。再说,在下原本不想买烈焰石的。不过是为了探听一点内幕消息,才同意交易的。如果老唐道友不肯成交,在下只有另找他人了。”

老唐道友听到王猛报出220灵石的价格,就知道王猛对烈焰石的行情了如指掌。如果他要价太高,生意很难做成了。他自己的低阶下品飞剑损毁已经很久了,一只舍不得买,从王猛手中换一把现成的,还可以节省近百灵石,倒是不错的选择。近百灵石,对开脉境散修来说,不是小数目了。

老唐道友便有了成交之意。

两人又讨价还价了一番,最后以2250灵石成交。

王猛以一把低阶下品飞剑加三百五十灵石的价格,换得老唐道友的十枚上品烈焰石。

做完交易,老唐道友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便煞有介事地讲解起“内幕消息”来。

“最近西州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前辈可能还不知道吧?在下所说的西州,实际上是指神兽山脉西南麓濒临荒域一带的广大地区。荒域在西州之西,乃是妖兽统治区域。数个月前,西州濒临荒域一带,发生了大规模兽潮!”

“漫山遍野的妖兽涌向西州西部边界的人族居住区,十多个城市被摧毁。随后,兽潮向西州腹地入侵。目前西州西部边界一带,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人兽大战!众所周知,西州是修仙门派御灵宗的势力范围。御灵宗在周边各门各派支援下,暂时遏制了兽潮入侵的脚步,但还是力有不逮,现在更是岌岌可危了!御灵宗继续向各门各派求援。仙药谷和清溪派等门派担忧御灵宗抵御不了妖兽入侵,会殃及自己,便陆续加派大批弟子和散修支援御灵宗,希望能抵御妖兽东进北上,祸及自己。”

“乌鸡道人组团去西州杀妖夺丹,肯定不是杀妖夺丹那般简单!肯定是黑市举办方应仙药谷的要求,向御灵宗加派支援人手!很多散修忙于修炼,信息闭塞,并不了解天下大势,可能会报名去西州杀妖夺丹的,呵呵!”

“原来如此。在下的灵石到底没有白花!老唐道友让在下茅塞顿开啊!”

王猛感叹道,“原来还真有如此复杂的内幕啊!”

“那当然了!不然,有些人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呵呵。”

“看在前辈与在下做了一笔交易的份上,在下索性再多嘴几句。神兽山脉绵延数万里,其东北麓与药王大山相接。西南麓为御灵宗道场所在地。距离宣威城大约有七八万里远近。乌鸡道人刚才说去西州杀妖夺丹,其实应该是去抵御妖兽入侵。如果不死,确实可以收获不少妖丹,大发横财的!但因为兽潮爆发时间往往长达数年,任务危险,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愿意去的散修不多,故而才给予月供十块灵石的福利的。报名去的散修,估计都是刀口舔血之辈。所谓富贵险中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但前提是能活着回来!”

说到这里,老唐道友用探究的目光看了王猛一眼,大有深意地笑道:“前辈倒很符合乌鸡道人的组团条件,又对此事如此好奇,莫非有意去西州杀妖夺丹吗?”

“并不是。在下只是对此事感兴趣而已!”

王猛摇了摇头,不解地道:“筑元境修士法力低微,面对大规模兽潮,能有何用?一百名筑元境修士,还不及一名虚神境高修管用。让筑元境修士去抵挡兽潮,那不是送死吗?”

“送死?那也不完全是。兽潮二三百年爆发一次。具体时间并不确定。每次兽潮爆发,人族与妖兽都死伤惨重。据说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人族顶尖强者曾与妖兽王者达成协议,约定四阶以上妖兽,不得参与兽潮。人族虚神期以上高阶修士,不得参与对抗兽潮。故而兽潮的主体是三阶以下阶妖兽。人族对抗兽潮的主体,是结丹境以下修士。据说各门各派结丹境修士数量并不太多的,反倒是筑元境修士数量极其庞大。故而对抗兽潮的主体,仍然是筑元境修士!同样,兽潮入侵的主体,也是二阶妖兽。三阶妖兽占比不大。筑元境修士数量庞大,在对抗兽潮中发挥关键性作用。当然其死伤人数,也是相当惊人的!”

“原来如此。”

王猛面色恍然,但还是摇了摇头,纳闷道,“不知为何要发生兽潮?妖兽王者既然知道妖兽和人族都死伤惨重,应极力避免此事才对啊。不爆发兽潮,不就可以了吗?何必让无辜者白白送命?”

老唐道友想不到王猛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惊讶地望着王猛,似乎王猛一下变得陌生起来,半晌也摇了摇头,喃喃道:“为何要发生兽潮?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有人传言说,可能是二三百年间增加的人族和妖兽数量,太过庞大的缘故吧!人族修仙者上亿,兽族中妖兽数量超过数十亿,修仙资源资源不足以维持庞大的人族和妖兽需要,这才互相大规模毁灭,以谋求某种生态平衡的吧!”

“原来如此。多谢老唐道友赐教!”

王猛向老唐道友拱了拱手,便向乌鸡道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此时,乌鸡道人已降落地面,围观的散修们也在一阵唧唧喳喳的议论后,似乎都明白乌鸡道人组团去西州的真正目,并不是单纯为了杀妖夺丹,而是支援对抗兽潮,便陆陆续续离开了。

真正向乌鸡道人报名的,不过十四五人。

这些人似乎也知道此去的目的,或者他们真像老唐道友说的那样,都是刀口舔血之辈,想富贵险中求。

王猛自己也在考虑,要不要去西州杀妖夺丹了。

目前各门各派都在追查秘境肇事者,他身上空有价值巨亿的宝物,却无法兑现为提升修为的丹药,原来择地隐居的打算,自然要落空了。如果返回清溪山,不说要冒着被谭氏家族暗算的风险。就是洞府中的灵气供应,已经远远跟不上他修炼的需要了。

通常情况下,筑元境修士服用白玉丹,就能增进修为了。

可白玉丹对他作用不大。

这意味着他的灵气资源需求,是同境界修士数倍,即使将洞府升级到筑元境修士的层次,也起不了作用,除非将洞府升级到结丹境高修的程度。

但这显然是不可想象之事。

不说宗门同不同意,就是他自己也不敢贸然提出来呀!

去西州杀妖夺丹,反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在对抗兽潮的时候合理规避危险,要想收获大把妖丹,那是肯定能的。有大把妖丹在手,就不缺修炼资源了。要么将妖丹卖了购买高阶灵丹服用,要么自己炼丹服用,都能维持正常修炼需要了。

不过,王猛并没有马上作出报名的决定。

反正乌鸡道人的报名截止日有三天,现在才第一天。

王猛信步来到“拍卖大会”所在的岩洞前。

岩洞入口处,被某种禁制法阵封闭着,看上去有如被一堵黑色墙壁封闭了一般。岩洞里面在干什么,外面的人根本无法窥见,也听不见有声音传出来。守护在岩洞前面的两名开脉境散修伸手拦住王猛,例行公事地对王猛说道:“前辈想参加拍卖大会吗?先交2000灵石押金。”

王猛诧异道:“不是说前面交过100灵石入场费了,就不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了吗?”

那名开脉境散修面无表情,冷冷回答道:“入场时,缴纳的是入场费。与拍卖大会无关。参加拍卖大会的确不收取任何费用。但为了保证参与竞拍者遵守拍卖秩序,还是要先交2000灵石押金的。一旦违规,将直接没收押金,概不退还。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王猛沉吟道:“先缴纳2000灵石押金,在下竞价时恰好缺少2000灵石,岂不耽误大事?”

那名散修摆了摆手,笑道:“前辈放心!如果恰好缺少2000灵石,拍卖人会自动以2000灵石押金抵补买价的。如果前辈什么修仙物品都没有拍到,我们自会原物退还。前辈无须担心什么的。”

王猛见此,只好缴纳2000灵石押金。

那名开脉境散修收下灵石,立刻将一枚写着“778”字样的木牌,和一枚纪录有拍卖大会秩序的玉简交给王猛,解释道:“前辈!您是拍卖大会的第778号竞买者。竞价的时候,请先举牌,再喊价。千万不要弄错了哦!”

王猛点了点头。

另一名开脉境散修手执一枚白色玉简,二话不说的往黑黝黝的洞口一指。

一道白光射出,落在黑黝黝的洞口上面。

原本黑黝黝的岩洞入口上,顿时亮起一圈圈水波纹般的白芒,白芒一闪一闪亮了几次消失,那堵封闭洞口的黑墙也同时消失不见,一个灯光明亮的入口展现在王猛眼前。

手执玉简的开脉境弟子道:“前辈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