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进入洞中王猛才发现,原来拍卖大会早就开始了。

在王猛印象中,正规的拍卖大会,应该约定时间开拍,中途不能入场才对。黑虎谷黑市拍卖大会的东主既然是散修,就没有正规坊市那么规范、严谨了。

拍卖大会会址也相当简陋随意,就是一个可以容纳数千人的大石窟。石窟四面石壁倒是经过了一番修缮,又贴了一种叫紫云石灵材,不再陵陵角角、坑坑洼洼。

左手靠墙位置,临时搭建了一个戏台似的拍卖大会主持台。

主持台下面的空地上,摆放着几十溜长长的木制椅子,作为参拍嘉宾们就坐的座位。

十余颗太阳石安置在石窟顶部,将石窟里面照得雪亮,如同白昼。

站在会场旁边维持秩序的黑衣保镖见王猛进来,连忙告诉王猛噤声,并引导王猛在后排找个空位坐下。

主持台上,一名六旬老者正在主持拍卖一把低阶上品飞剑。

下面嘉宾席上,坐着七八百名竞拍者,衣袍颜色不一,估计都是散修。

在拍的那把低阶上品飞剑起拍价10000灵石,最后以11000灵石成交,与王猛预料的成交价差不多。

紧接着,一位妙龄少女托着一只玉盒,婷婷袅袅来到六旬老者旁边。

六旬老者将玉盒拿到手中,开口说道:“接下来的拍品,乃是一组三枚雷木果!众所周知,此果珍稀异常,极为罕见,据说只有试炼秘境中才有!乃是雷系异灵脉修士,修炼雷系法术不可或缺的灵材!起拍价每枚十万灵石,三枚一共三十万灵石!欢迎大家踊跃竞拍!”

六旬老者说完此语,将玉盒启开向下展示。

只见三枚银色异果,整整齐齐排列在玉盒中,表面有一丝丝乳白电芒闪动,发出“吱吱吱吱”的轻微异响。仿佛在释放雷电的样子。

看到异果上绽放的电芒,即使没有在试炼秘境中见过雷木果的竞拍者都明白,此确系雷木果无疑。

六旬老者展示完了,贵宾席中的竞拍者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却并无一人喊价竞拍。

王猛见此,心中一凛,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一枚雷木果,竟然要价十万灵石?

他有11万枚雷木果,岂非价值一百一十亿灵石之巨?

我的乖乖,这个数目,简直太吓人了!

不过要将其变现,也不容易罢了。

一位中年虬须男子站起来,冷笑道:“权老!不是许某说你们,你们一伙散修,也懂拍卖?来此竞拍的都是散修,怎么可能有雷系异灵脉修士啊?哪个雷系异灵脉修士,不是名门大派弟子?不是雷系异灵脉修士,谁肯花费十万灵石的巨款,竞买雷木果?你们拿雷木果在散修黑市上拍卖,岂不是问道于盲,对牛弹琴?草!”

中年虬须男子自恃筑元后期修为,话语中明显带有不满和蔑视拍卖方的情绪。

他的发言,立刻引起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和嗤笑,现场顿时嗡嗡一片。

“安静!安静!”

六旬老者被中年虬须男子训斥了一顿,神色变得狼狈起来,连忙制止众人的议论,才尴尬地对中年虬须男子拱手道:“汉陵兄说得不错,是老朽疏忽了。不过,拍卖大会有拍卖大会的规矩,汉陵兄不可因为修为比老朽高,就公然违反规定。请遵守拍卖秩序好吧?!”

六旬老者的话,带有一丝明显的警告滋味。

如果是普通散修,六旬老者就不会如此客气了,肯定会判其扰乱拍卖秩序,赶出会场,没收押金了。中年虬须男子修为甚高,估计在本地也颇有势力,六旬老者只是弱弱地警告一句,便不再多言了。

“哼”

中年虬须男子鼻子里冷冷一哼,表示并没有将六旬老者的警告放在心上。

六旬老者尴尬地收起雷木果。随即拿起下一只玉盒,从中拿出一枚鸡蛋大小的赤红丹药,举在手中,大声道:“各位!这是一枚名叫‘强力补灵丹’的灵丹!乃是仙药谷著名丹道大师陆思邈前辈之杰作!以四阶淫蛟妖丹、天七液、地灵水等珍稀灵药为原料炼制出来的四品灵丹!此丹蕴含雄厚之极的纯阳灵力精元,适合筑元境修士快速回补灵力之用!筑元境修士服用此丹一枚,无须耗费多长时间炼化,便可迅速恢复20%法力!服用两枚,恢复40%法力!”

“大家可能会问,既然‘强力补灵丹’如此神效,又是著名丹道大师陆思邈前辈之杰作,为何还有人拿出来拍卖?在此,老朽不妨直接告诉大家!此丹,乃是黑虎谷拍卖大会东主之一的陈海秋前辈,亲上仙药谷,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从陆思邈前辈手中求得!不为别的,为的是黑虎谷拍卖大会才刚刚开拍不久,陈海秋前辈不求赚钱,只求打出拍卖大会的名气!此丹拍卖过后,我黑虎谷拍卖大会,必将闻名遐迩!”

说到此,六旬老者得意洋洋地将此丹四面展示,又道:“‘强力补灵丹’,一瓶两枚!起拍价八十万灵石!请各位踊跃竞价!”

下面立刻有人喊道:“权老!地灵水和四阶淫蛟妖丹是何物咱知道,可天七液是何物,在下却并不知道,而且还是第一次听到此名字!可否请权老解释一二?”

“对啊,请权老说说看,天七液究竟是何物呀?”

“是啊,为啥不叫天八液呢?”

贵宾席中不少好事者都叫嚷道。

“好!好!老朽遵照各位贵宾的要求,先解说解说天七液!”

六旬老者见拍卖现场气氛被调动起来了,大感兴奋,口齿清晰,声音洪亮地道,“所谓天七液,其实就是天火液!天七就是‘天火、’‘至阳之火’的意思。一部上古典籍中记载说,‘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阐述的乃是阳生于阴,先天养成于后天之至理。俗话说,‘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强力补灵丹’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回补法力,乃是因为陆思邈前辈的独家丹方蕴含了奥妙无穷的天地至理,阴阳互生法则,才起到强力补灵作用的,呵呵!”

“好啦!闲话少说,请各位踊跃竞价吧!”

贵宾席中的散修们何曾接受过这种玄之又玄的教育,一个个被六旬老者的解说弄得莫名其傻,反而更加迷糊了。尽管如此,“强力补灵丹”这种平时不得一见的丹药的强力补灵形象,反而显得更加高大起来。

只不过,八十万灵石,可不是小数目,拿得出这个数目的散修,寥寥无几。

因此竞拍者们都眼巴巴望着六旬老者手中的“强力补灵丹”,目光贪婪,作声不得。

“强力补灵丹”刚刚拿出来的时候,王猛虽然远隔此丹十余丈远,仍然闻到一种淡淡的丹药清香袭来,只觉得心旷神怡,倦怠尽除,全身的法力自行加速流转起来,果然不愧是仙药谷名家炼制的强力补灵丹药。

这种“强力补灵丹”,正是王猛急需的!

当初在乌蒙森林遭遇谭延朗拦截时,如果有“强力补灵丹”在身,就不用冒生命危险了。

他可以先以“毁山绝岳”神拳击溃谭延朗的中品飞剑,耗去50%体力和法力后,马上服下一枚“强力补灵丹”回补20%法力,然后再以“毁山绝岳”神拳击毙谭延朗本人,再服用第二枚“强力补灵丹”,就不会出现几乎脱力而死的危险了。

“强力补灵丹”,王猛是不容错过的!

“八十万!”

王猛淡淡的声音,在后排响起。

贵宾席中的竞拍者闻言,都齐唰唰扭过头,向王猛望来,一脸惊讶。

这少年是谁啊,竟如此有钱?

“八十一万!”

一个粗矿的声音恶声恶气喊道。

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六旬老者口中那位“汉陵兄”。

“汉陵兄”报完价,立刻回过头来狠狠瞪了王猛一眼,眼神阴厉,明显带有恐吓意味,警告王猛不要再竞价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都替王猛捏了一把汗。

如果王猛不知死活,还敢竞价,恐怕今天走不出会场了。

一个好心散修担心王猛不知道许汉陵的厉害,向王猛神识传音道:“兄台要自重啊!许氏家族是宣威城一霸。得罪了他,后果不堪设想啊!”

另一人也神识传音道:“兄台还不知道吧?昨天有一个散修不识好歹,敢与许汉陵竞买一件大威力法器,结果被许汉陵一巴掌拍死了。兄台小心性命啊!”

“八十三万!”

王猛并不理会那两人的神识传音,仍然自顾竞价道。

听到王猛再次报价,那两个好心人都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都觉得王猛没救了。

其他人都冷冷轻吐一个“草”字,以表示对王猛这种不知死活的人的蔑视和不屑。

“小子!你想死了,敢跟老子争夺强力补灵丹?”

许汉陵脸色阴沉下来,目光阴鸷的望着王猛,喝道,“还不滚出去?不然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听到许汉陵说出这样的狠话来,王猛倒没有什么反应,王猛周边的竞拍者们无不大惊失色,唯恐许汉陵发飙的时候殃及自身,连忙从王猛身边逃离开去。

结果,王猛周边出现一大片空座位。

旁边维持秩序的黑衣保镖们,也一脸紧张。

他们都想制止许汉陵扰乱拍买秩序的行为,却又不敢,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主持拍卖的六旬老者也惊呆了。

六旬老者没有想到,许汉陵竟如此大胆,竟敢公然扰乱拍买秩序。本着职业道德精神,他有义务制止许汉陵。他也很想制止许汉陵欺行霸市的行径。可一想到他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散修,修为只有筑元中期境界,根本无力制止许汉陵,也不敢制止许汉陵。

不制止许汉陵捣乱,可能会失去拍卖主持人职位。

制止许汉陵捣乱,不管能不能制止,他都得罪了许汉陵,得罪了许氏家族。

得罪许氏家族,就不是失去职位那么简单了,失去的很有可能是他宝贵的生命。

宣威城许氏家族,可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他只能寄希望于坐镇拍卖会场的两名结丹境高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