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将那只黑色袋子释放出来,拿在手中,用神识感应起来。

这个袋子只有巴掌大小,里面的空间颇为广大,被王猛滴血认主后,与王猛产生了某种神奇而紧密的联系。经过长时间的交流沟通,王猛发现它颇具神通,能自行吸纳物品。

王猛将黑色袋子抛在空中,一道法诀打出。

那只黑色袋子袋口舒张,喷出一团淡淡紫光。

王猛口中轻吐一个“吸”字。

黑色袋子的袋口,霞光舒卷不定,发出一股沛然吸力。

只听得“嗖”地一声。

修炼室内的一只丹炉,在淡淡紫光包裹之中,被吸入袋内。

王猛发现,在神识覆盖的范围内,凡是他想吸入的东西,袋子都会自行吸纳入内。用来捕捉野鸡、野兔、苍狼等普通禽兽,手到擒来,无不灵验。但如果想要捕捉二阶以上妖兽的话,那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王猛曾在云梦森林中,遇到过一只二阶苍狼妖兽。王猛将袋子抛在空中,口中轻吐一个吸字,意欲将它吸入袋子之内,结果那只袋子毫无反应。那只苍狼妖兽也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对王猛虎顾狼视,咄咄逼人,令王猛不得不闪退。

而如果用来吸纳比他修为略逊一筹的普通一阶妖兽的话,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为了这件事情,王猛曾苦苦思索了好几天,始终未得要领。

王猛猜测,大约这个袋子只能吸纳比自己修为低的修仙者和妖兽,而不能吸纳修为高于自己的修仙者和妖兽。能吸纳低阶修仙者,已从谭延彪身上得到了验证。

除了自具吸纳能力外,黑色袋子还有某种神奇的幻化能力。

可在王猛神识操控下,可以轻松幻化为仓库、房间、洞穴等空间器具。

“嗯,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王猛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只袋子里面灵气充沛,以后就叫你灵气袋吧!”

将灵气袋收入识海。

至于宗门颁发的那把低阶下品飞剑,王猛就没有拿出来了。这把飞剑与王猛和徐氏两兄弟在“多宝阁”购买的那把飞剑差不多,平时用来对敌、御剑飞行,都颇不错。

“叮~”

王猛正沉浸在宝物的鉴赏之中,忽然门外传来门铃的轻鸣声。

有人在叫门。

王猛这座洞府与东峰的其他洞府一样,都设计了强大的保护法阵,从外面看不到洞府内部的情况。从洞府内部往外看,却可以把外面看得清清楚楚。

王猛往外望去,只见洞府门外,站着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紫袍青年。

这位紫袍青年白面无须,双目上扬,眼睛锋锐有神,一副神气凌人的样子,看上去与谭延彪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咦,这俩人的外貌如此相似,难道是俩兄弟么?

难道这人,就是谭延彪的亲哥哥谭延朗?

据王猛所知,在清溪山修炼的谭氏家族子弟,至少有十七八人之多。谭延彪的亲哥哥谭延朗,九年前就已加入清溪派门下,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了。

不知他为什么突然找到自己洞府来了?

王猛心中一跳,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难道自己杀死谭延彪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么?

沉吟了片刻,王猛果断摇了摇头,不相信如此隐秘之事,竟然会被人发现。

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时间了。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谭氏家族的人从来没有来找过他。不是他们不愿意来找他,而是他们不知道,杀死谭延彪的凶手,就是他王猛。

甚至王猛加入清溪派,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的事情,他们都未必知道。

尽管如此,看到谭延朗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王猛心中很不喜欢,决定不开洞府见他。

任由他在外面狂按门铃去吧!

王猛调匀呼吸,屏息凝神,进入修炼状态。

“轰!轰......”

也不知过了多久,洞府门外,忽然传来剧烈的灵气爆裂声,将王猛从修炼中惊醒过来。

王猛连忙向洞府外面望去,只见谭延朗面色愠怒,双眉倒竖,正驱使一把飞剑灵器奋力攻击洞府大门。谭延朗的飞剑灵器划出一道道流光,猛烈轰击在洞府大门上,轰得洞府大门灵光飞溅,一圈圈灵气波纹如水纹般荡漾而开,那大门却如精钢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不见有丝毫损伤。

“住手”

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

随即,一道白光从山峰上飞射下来,一个盘旋后落在洞府门前。

白光散去,露出东峰内务堂管事长老陈青云的身影。

“何方狂徒,敢在我东峰闹事?”

陈青云口气森寒地呵斥道。

那紫袍青年见是东峰管事长老陈青云师叔,忙上前见礼,道:“启禀陈师叔。在下是西峰管事谭信林门下弟子,姓谭名延朗。也是谭师的俗家侄子。弟子谭延朗,见过陈师叔!”

“西峰管事谭信林的侄子,就敢来我东峰打砸洞府?当我东峰无人了吗!”

陈青云双眉扬起,面带煞气地道:“区区一名筑元境第二层弟子,就敢如此猖狂!信不信本师叔将你立毙掌下!”

听到陈青云如此说话,谭延朗立刻省悟到,自己刚才干了一件很无脑的事情。很明显,王猛虽然有错在先,但自己不假思索打砸了他的洞府,却是很无礼的事情。难免会招来东峰高修们的恼怒和干预。东峰峰主雷惊天修为惊人,战力之强,足可排进清溪派前五,平时酷爱争强好胜,有些仗势欺人,又爱护短,在整个清溪派都鼎鼎有名。

这位陈师叔大约是跟雷惊天学的。

现在陈师叔突然发难,谭延朗还真怕他突然出手,将自己打伤打残了。

谭延朗忙分辨道:“弟子启禀陈师叔。贵峰新晋内门弟子王猛,是我俗家霸州谭家庄的庄客之子。弟子怀疑他杀害了我弟弟谭延彪,正欲带他回谭家庄讯问。叵耐这厮拒不开门。弟子无奈,这才出手轰击他的洞府的。弟子想迫使他开启洞府大门。弟子思虑不周,一时鲁莽,望陈师叔见谅!”

这时,外门弟子小塔驱使着一枚圆盘灵器飞了过来,落在陈青云身边,垂手而立。

陈青云吩咐道:“小塔,让王猛出来!”

小塔应了声是,一边按动洞府大门上的一枚蓝色按钮,一边大声喊道:“王师兄!陈师祖要见你!还不赶紧开门出来,参见陈师祖?”

洞府内的王猛见此,知道不开门不行了。

便开启洞府大门,启用匿息术将修为控制在开脉境第一层,从洞府里面走了出来。

毕竟他才修炼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突破了开脉境第7层境界,这个修炼速度实在太快了,有些耸人听闻。一旦被有心人追究起来,极有可能暴露出他身上的其他秘密。用匿息术控制修为的举动虽然有些冒险,极有可能被修为强大的陈师祖看穿。但王猛早有准备,如果陈师祖真的看穿了并责问起来,王猛就辩解说,他正在修炼一种匿息小法术,因为太投入了,一时忘记将法术收起了。

能遮掩一时算一时吧!

王猛可没有其他可以逃避被人注目的办法了。

万一这个匿息术很牛叉,没有被陈师祖看穿,那不就混过去了吗?

王猛向陈青云躬身行礼道:“弟子王猛,见过陈师祖!”

陈青云面无表情,淡淡道:“王猛!这位西峰弟子说你杀害了他弟弟,可有此事?你究竟因何事杀死了他?你不用害怕,据实说来,一切自有本师祖做主!”

王猛诧异道:“这人是谁啊,怎敢信口雌黄,诬陷弟子杀害了他弟弟?”

谭延朗怒道:“王猛!你敢说你不认识本少爷?”

王猛茫然道:“这位兄台,莫非你很有名气么?在下愚钝,委实不认识你!”

谭延朗口中冷笑,道:“好!好!你不认识我!但你杀害我弟弟谭延彪之事,你敢抵赖么?”

王猛诧异道:“原来你弟弟就是谭延彪啊?谭延彪我认识,不就是霸州谭家庄的四少爷么?谭延彪虽说贪财好色,也不算大错啊!谁这么狠心,竟然将他杀了?”

谭延朗见王猛装出一副与他无关的样子,还夹枪带棍地贬损自己弟弟谭延彪,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愚弄一般,面色一下涨得通红,恨恨道:“好畜生!你装!你装!我看你能装到几时!今天当着陈师叔的面,你给本少爷解释清楚,你没杀害我弟弟谭延彪,为何他的储物袋、灵草袋和飞行盘器,都在你手里,被你卖到了多宝阁?你小子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吧,这些灵器上面,都有我谭氏家族留下的独特印记?”

王猛闻言,心中暗暗吃了一惊,表面上却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笑道:“原来你是凭那三件灵器,断定在下杀了你弟弟谭延彪的啊?呵呵!看来你真的误会了!在下之所以有那三件灵器,并不是在下杀了你弟弟。而是有一位仙女姐姐救了在下。那一日,在下在云梦大山中采药,因为好几天没有吃饭了,竟饿昏在云梦森林里。也不知到昏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位仙女姐姐拿着一枚灵丹喂给在下吃。在下吃下那枚灵丹后,便不昏迷了。那位仙女姐姐见在下可怜,便赏赐给在下三件灵器。仙女姐姐还告诉在下说,如其如此艰难做人,还不如出家去修仙。清溪派正在招收入门弟子。要在下立刻去清溪城报名。在下这才赶去清溪城报名,成为宗门内门弟子的。”

说到此,王猛愤怒地道:“可是,你怎么可以凭空污人清白?今天幸亏有陈师祖在这里主持公道!不然,要是被你掳去谭家庄了,在下哪里还会有命在?你们谭家庄,一向草菅人命,随便杀人。每年被你们谭家庄杀死的庄客,不知有多少!”

谭延朗闻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竟然不是王猛,而是一位仙子杀死了谭延彪?

这怎么可能!

尽管如此,谭延朗也不想就此放过王猛,对陈青云躬身行礼道:“弟子启禀陈师叔。刚才王猛说的,纯粹是捏造之言。在下弟弟一向善良,颇得女人喜欢,不可能招致女人的毒手的。请陈师叔明鉴!”

王猛冷笑道:“你弟弟谭延彪,一向贪财好色,强抢民女,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被他奸污的良家妇女,不知有多少!必定是他看见仙女姐姐年轻美貌,起了歹心,以为森林中无人,想对仙女姐姐无礼,这才被仙女姐姐杀死的吧!你弟弟已是开脉境第一层境界的修为了,在下是什么修为都没有的菜鸟,即使想杀死你弟弟,也没有那个能力啊!”

谭延朗放出神识在王猛身上一扫,突然咆哮了起来:“我弟弟是开脉境第一层境界不假!你小子不也是开脉境第一层境界了么?必定是你趁我弟弟不备,突施杀手,这才将他杀害的!你敢说不是吗!”

“滚”

陈青云袖袍一拂,一股无可抵御的法力涌出,谭延朗立刻像一只纸鸢一般远远飞了出去,“胡说八道,信口雌黄!王猛能有今日修为,那是因为他修炼了雷祖传下来的专有修炼功法!再敢来我东峰无事生非,本师叔毙了你!”

谭延朗跌落百丈之外,吐血而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