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1章 许汉陵与绿怪人

主持台后面的石室中。

坐镇拍卖大会,负责维持交易秩序等一干事项的两名结丹境散修面面相觑,沉默以对。

他们同样不敢得罪许氏家族。

宣威城许氏家族,那可是有数名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坐镇的修仙大家族,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他们也听说了,许氏家族对于他们组建黑虎谷散修黑市的做法,非常不满。

黑虎谷散修黑市,每天收入上百万灵石,一年至少收入四个亿。

如此重利,许氏家族十分眼红,也想分一杯羹的。

昨天,许汉陵在拍卖会上一巴掌拍死一名散修,他们不敢擅自处置,将此事报告给组建散修黑市的牵头人陈海秋,陈海秋虽有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也不敢硬扛许氏家族,不敢拿许汉陵怎样。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许汉陵无法无天,任性妄为。结果害死了那个误信黑市举办方能够铁血维持拍卖秩序,在黑市可以自由交易的开脉境散修了。

现场竞拍者都一脸紧张,大气不敢出,都以同情的目光,默默注视坐在后排的王猛。

很明显,王猛已经得罪许汉陵了。

不管是按许汉陵命令滚出去,还是不知死活的硬扛到底,都没有好果子吃了。

“笑话!”

王猛口中冷冷吐出两个字,仿佛石破天惊一般,将众人惊得脸色煞白。王猛却毫不在意,双眉微微一挑,冷笑道,“这里是拍卖大会,不是你许氏家族大院。在下公平竞买强力补灵丹,碍你何事,为何要滚出去?”

“呃?”

许汉陵做梦也没想到,王猛竟敢如此无视他的命令,顿时暴怒起来。

“你找死!”

许汉陵满脸杀气,全身骨节噼里啪啦一阵密集爆响,身上浮现出一层淡淡乌芒,顿时高大挺拔了几分,蓦然飞身而起,乌光闪烁的巨大手掌向王猛当头拍下。

顿时,劲风大起,向四周吹拂而去。

拍卖大厅中风声呼啸,尘灰飞扬。

旁边的竞拍者们没想到许汉陵这一掌的威势如此显赫,威能如此强悍,都吓得面无人色,远远躲避开去。

“唿”

那只乌芒闪烁的巨掌,一下出现在王猛头上。

这一掌要拍实了,王猛的脑袋立马就成烂西瓜了。

“欺人太甚!”

王猛冷叱一声,单手一抬,明明看似动作不快的样子,但不知怎么的就带起一串模糊不清的手影,许汉陵乌芒闪烁的手掌被其无声无息的一把扣住,不知何故便无法疾拍下来了。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仅仅因为被王猛扣住了手腕,许汉陵飞扑过来的身影便僵硬在虚空中,一动不能动弹,成了一尊凌空下扑、形状稀奇古怪的诡异雕塑。

王猛单手轻轻一抖。

只听得“嘭”的一声爆响!

许汉陵整条手臂爆出一团血雾,骨头炸裂粉碎,胳膊软绵绵的软瘫下来,全身乌芒飘散的砸落在地上。

“啊”

许汉陵发出歇斯底里的一声惨叫,瘫倒在王猛脚下,昏死过去。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无不脸色大变,大大倒吸了口凉气。

可能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结果竟然会是这样!

看向王猛的目光,充满了惊恐畏惧之意。

惊恐之下,他们僵立当场,没有得到王猛的命令,竟然无人敢擅自离开拍卖大厅。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太老实。

而是害怕引起王猛误会,而招致无妄之灾。

要知道,作为散修,他们能混到筑元境境界,不知经历了多少存亡绝续的危险,经验何其丰富!如果王猛怀疑他们逃出去给许氏家族的人通风报信,极可能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他们不知王猛是何人,哪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王猛平静如水,若无其事地对不知所措的六旬老者道:“没事了,权老。请继续,将刚才的交易做完!”

王猛平淡无奇的话语,在此情此景下说出,却好似命令一般,令人不敢违抗。

“啊”

目瞪口呆的六旬老者仿佛突然被惊醒了,连忙应道,“是,是。”

六旬老者脸色青白不定,努力平复了好一阵,才将彻底平复下来,然后大声宣布道:“现在老朽宣布,‘强力补灵丹’一瓶两枚!778号客官以八十三万灵石拍得!请去后台,当面交割清楚,钱货两讫!”

王猛沉吟片刻,将缴获祝铁山的中阶上品飞剑及另外四把低阶中品飞剑释放出来,对六旬老者道:“权老,在下灵石略有不足,不知可否给这几把飞剑估个价。还差多少灵石,在下再补上?”

这把中阶上品飞剑威能和遁速都差强人意,不是出自名家之手。

王猛早就想将其出让了,等有合适机会,再买好的。

至于另外四把低阶中品飞剑,都是其在秘境中缴获的。这样的飞剑王猛还有数百把之多,一直找不到处置机会。现在能处置就处置了吧,可以节约不少灵石。

但一次性处置太多的话,王猛担心会引起怀疑,只能慢慢处置,逐渐变现了。

六旬老者马上应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然后对主持台后面的密室喊道:“林老!刘老!请你们两老出来,给这位贵客的飞剑估个价!”

坐镇密室中的两位结丹境散修,立马从里面出来,二话不说就开始给飞剑估价。

不过片刻功夫,两人评估完了飞剑,又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才对王猛道:“经过林某和刘兄认真评估。这位客官,你的五把飞剑,其中一把为中阶上品飞剑,质地一般,不是出自炼器名家之手,威能一般,遁速一般,估价11万灵石。四把低阶中品飞剑,质地优良,显然出自名家之手,每把估价1500灵石,一共7000灵石。五把飞剑一共估价11.7万灵石。不知客官是否同意在下两人的估价?”

王猛笑道:“既然前辈如此说了,那就依前辈之言吧!”

扣除押金2000灵石,再从储物袋中释出71.1万灵石交付给六旬老者,从其手中接过强力补灵丹,确认无误后,收入储物袋。

做完这一切,王猛不管许汉陵是死是活,看也不看其一眼,就施施然从拍卖大厅中走了出去,随即化作遁光飞出黑虎谷,向宣威城方向飞掠而去,不长时间便消失在茫茫虚空中。

拍卖大厅内。

众人见王猛离开了,顿时如蒙大赦,纷纷蜂拥而出。

现场只剩下六旬老者和林、刘两人了。

刘姓结丹境散修担忧地对林姓结丹境散修道:“林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却没有将那少年留下。到时该如何向陈会主和许氏家族交待?”

“哼!”

林姓结丹境散修冷哼一声,嗔目道:“将那少年留下?你确认你留得下人家?人家不费吹灰之力,一招降服筑元后期境界的许汉陵,换作是你,你做得到?”

刘姓散修呐呐道:“在下确实做不到。唉!陈会主那里,还好说。就怕不好向许氏家族交待啊!”

林姓结丹境散修面孔一板,冷冷道:“许氏家族那里,为何要向他们交待。在下可没做错什么,也不是许汉陵保镖。而且在下用神识查探过了,许汉陵并没有死,只是受了点伤,全身灵脉都被一种古怪秘术封印了,一点法力都提不起来而已!自有其族人为其解封、疗伤,管我们何事!”

在不知何处的一座洞府内。

一位青脸碧发,全身绿芒闪烁不定的高大怪人,坐于满是毒虫的修炼室中。

在他身前,五头体型硕大的蛇、蝎、天蛛、蜈蚣和蟾蜍妖兽毒雾滚滚,张嘴向怪人喷出青、蓝、绿、灰白等颜色不一的雾气柱,被怪人徐徐吸入口中,默默炼化。

怪人双手疾速掐诀不停,身上绿芒一涨一缩,面色阴厉瘆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洞府大门上的蜂鸣声响了起来。

须臾,洞府大门自开。

一位妖娆女子走了进来。

那女子躬身禀报道:“孩儿见过父亲大人。”

怪人收了手,身上绿芒隐去,淡淡道:“坐吧。”

单手一招,一条寒玉椅自行从外飞入,落在妖娆女子身边。

妖娆女子依言坐下,轻启檀口,道:“孩儿启禀父亲大人。杀死祝铁山那少年,有消息了。”

怪人双目微闭,面色平静如水,道:“哦?”

妖娆女子禀道:“外事堂管事刘柏平发来传书,说黑虎谷黑市拍卖大会上,收到一名少年抵押的中阶飞剑,正是他亲手打造、被孩儿赐予祝铁山驱使的那把飞剑。他自己打造的飞剑,他自然认得出来。祝铁山的飞剑既在此人手中,可见此人就是白水镇司马家族新任家主。据刘柏平说,此人年龄甚少,修为却极深厚,在黑虎谷黑市一招制服许氏家族筑元后期境界散修许汉陵。估计应是结丹初期境界以上修为了。”

怪人霍然睁开双目,目中绿芒暴射,诧异道:“十七八岁就修炼到结丹境了?”

妖娆女子道:“是的,父亲大人。刘柏平在飞剑传书上,就是如此说的,应该错不了。那少年在黑虎谷拍卖大会上拍得一瓶‘强力补灵丹’,为此与许汉陵发生争执,一招制服许汉陵。此人又以祝铁山的飞剑作抵押,另付一部分灵石,获得两枚‘强力补灵丹’。遗憾的是,孩儿至今尚未查明其是何许人也,也不知其是何师承来历。不过,刘柏平已将其外貌发送了过来。要找到此人,就容易多了。孩儿会将此人的相貌发往各地,让隐居各地的本教弟子加紧查访,务必找到此人,夺取其司马令,完成父亲大人夙愿!”

“孩儿请示父亲大人,是否加派人手去宣威城,全力搜捕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