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2章 西州城

怪人摆了摆手,淡淡道:“不必。此人既得罪许氏,必然在宣威城呆不住了。强力补灵丹,乃是仙药谷小辈陆思邈秘制灵丹,有迅速补灵之效。为父偶闻陈海秋曾得一枚,其他地方都不见有售的。此人去黑虎谷黑市拍买大会,而不是正规坊市拍卖大会,不知是何缘故?”

“这个……孩儿尚未查明原因。”

“此人既在黑市露面,必定有其不得不去的理由。好好查查吧。黑市拍卖会与正规坊市拍卖会,究竟有何不同之处?”

怪人淡淡吩咐道。

“是。孩儿遵命。此人行踪诡秘,孩儿已令潜伏各地的弟子全力搜索了,只是尚未找到此人线索。”

“难道此人去烈焰山司马家族了?”

“回父亲大人。孩儿也是如此想的。孩儿在宣威城前往烈焰山途中,埋伏了好几拨人马。可惜未发现此人。孩儿不知该如何办才好了。”

妖娆女子满脸愁云,难过地道。

黛眉微蹙之下,眼角微微起了几丝鱼尾纹。

显见其虽然美貌仍然在,年龄却已不少了。

“毓婷!你为本教圣姑,未来五圣教将由你执掌。凡事须深思熟虑,不可鲁莽行事。你查了如此之久,竟未发现新任白水镇司马家族家主是谁。可见太浮躁了。”

怪人叹息道,“看来,为父有生之年救出圣禽,复辟五圣教,为万毒老祖复仇的愿望,只怕要落空了。”

“请父亲大人放心!孩儿誓将实现父亲大人百年夙愿,救出圣禽,为万毒老祖复仇!”

妖娆女子咬牙切齿,发誓道,“如非如此,孩儿誓不为人!”

“为父岂不知世事艰难。唉!”

怪人看了妖娆女子一眼,叹息一声,问道:“那祝祁山,待你如何?”

妖娆女子低下头,怒声道:“他有其他女人。如此猪狗不如之辈,孩儿岂能下嫁与他?”

怪人看出妖娆女子对自己似有怨言的样子,叹道:“唉!当初你不听为父规劝,堕入司马玮情网而废本教大事,以致覆灭司马家族计划失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为父岂不知,祝祁山此人性贪好色,并非终身依靠,然而……唉!须知儿女私情,终难长久……万事大业为重啊……”

离开黑虎谷后,王猛并没有匆匆逃亡,而是直接返回了宣威城。

从震碎许汉陵手臂骨那一刻起,王猛就知道在宣威城呆不下去了,离开是唯一选择。不过王猛也不相信,许氏家族如此之快就得到了许汉陵被自己打伤的信息,并着手对自己实施报复了。

他相信应该有时间,从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离开宣威城前,有些事情需要先办妥才行的!

首先是购买烈焰石。

烈焰石产自炎州烈焰山,在炎州购买烈焰石,较其他地方相对便宜,可以节约不少灵石。再说,其他地方炼丹炼药行业不发达,未必有烈焰石出售,多买一些以备不虞,总是好的。

王猛已决定自行炼丹服用,烈焰石是不可或缺之物。

在城东仙药谷门下一家灵药店内,王猛以每枚220灵石的价格,买下一千枚上品烈焰石。又以每把24万灵石的价格,买下三把中阶上品飞剑。

飞剑灵器事关本人战力,王猛自然不会小气,当然要精益求精了。

据店中小厮介绍说,王猛购置的中阶飞剑,出自仙药谷炼器阁一名四品炼器大师之手,乃是中阶飞剑中的精品。王猛也感受到了,其威能和遁速较之祝铁山那把中阶飞剑,至少提升了50%,与穆大公子的中品飞剑不分轩轾。

以72万灵石拿下三把中阶上品飞剑,王猛也颇为满意了。

购买1000枚烈焰石,是为将来自己炼丹做准备。

除了中阶飞剑和上品烈焰石,还购置了一尊名为“紫金炉”的上阶丹炉。仙药谷素以炼丹炼药据称于世,其出品的丹炉,自然要优于其他门派出品的丹炉的。

那尊上阶紫金炉售价52万灵石,可以炼制四品以下灵丹,足可满足王猛炼制四品灵丹龙莲丹和培元丹的需要。

王猛原有一千一百余万灵石,经此一番购买后,只剩下不到九百万灵石了。

这个数目看似很大,其实只够买十瓶“强力补灵丹”,就所剩不多了。

灵石来之不易,该节俭的,还得节俭啊!

出了城,王猛的遁光飞掠而起,向西南方向疾驰而去。

王猛此行的目的地,便是神兽大山西南麓的西州城。

在西州城,应该可以弄到大批妖丹,将它们炼制成灵丹。有了现成的灵丹,就不愁没有灵石购买“强力补灵丹”和培元丹之类的高阶丹药了。

培元丹是四品灵丹,适合筑元后期境界修士及结丹境修士服用。由于王猛是金木土三灵脉,需要的灵力供应数量比单灵脉修士多出数倍,白玉丹已不能满足修炼需要,必须服用培元丹才行的。

而培元丹价格昂贵之极,纯粹靠花灵石购买,王猛也力有不逮的。

如果能够自制培元丹,自然是最好了。

八天后,王猛遁光落在西州城北门外的官道上,步行入城。

王猛发现,官道上陆陆续续有百姓拖家带口、马拉车载的来到西州城北门,貌似在逃难的样子。不过不用想也知道,西州城周边村镇的百姓害怕兽潮到来时会玉石俱焚,这才匆匆逃入城中的吧!

同时也说明,西州城比较安全,暂时不会遭遇兽潮袭击。

王猛猜测,百姓之所以逃入西州城,与西州城共存亡,恐怕不仅仅是因为西州城是西州最大的城市,还因为西州城离御灵宗道场很近,城中修仙者实力强劲,容易得到御灵宗和其他各门各派修仙者的支援,安全系数较高的缘故。

一队甲胄鲜明、手执长枪大戟的军士,守护在高大巍峨的城北大门前。

在他们面前,聚集了数百名逃难进城的百姓。

众人都眼巴巴的望着阻拦的官兵,等待放行。

大约是见聚集的百姓人数不少了的样子,一名校尉模样的军官跑去向带队的军官报告道:“属下启禀统领大人。现在已有四五百名百姓聚集在城门口了,是不是给他们训完了话,就放他们进城?”

那位军官面容冷峻,目光凌厉,吩咐道:“李校尉,这事你办!”

李校尉对军官行鞠躬礼行礼,回道:“是。属下马上办!”

李校尉来到百姓面前,面色肃然,厉声道:“都给我听好了!你们依序进城,不许骚乱!遵照城主大人命令,你们入城后,能投亲靠友的,投亲靠友!不能投亲靠友的,一律去城中凤凰大广场安歇!不得慌乱!不得喧哗!胆敢犯事者、胆敢趁火打劫者,必遭官兵严厉镇压!听明白了吗?”

众人满面尘灰烟火色,都可怜兮兮地道:“不敢,小的们都是来逃命的,哪敢犯事啊!”

李校尉挥了挥手,喝令众人入城。

百姓们遵照李校尉的吩咐,缓缓进入城门。

王猛走到李校尉身边,笑道:“这位道友请了。”

李校尉漠然转过头,见王猛一袭修士袍,明显是一位修仙者的样子,面色一凛,不敢怠慢,忙躬身道:“不知仙师大人有何吩咐?”

王猛道:“在下想询问一下,眼下兽潮到了何地了?”

李校尉神色恭敬地道:“回仙师大人。兽潮攻破蓝山、沱江等十几座城市后,涌向安南、宁远、凤凰、靖边等城,目前离西州城大约还有三万余里的样子。数十亿头妖兽正在与那里的仙师大人们激烈交锋。全仗各门各派仙师大人陆续赶来支援。否则,这些城市也完了。”

说到这里,李校尉问王猛道:“请问仙师大人,您是来帮我们诛杀妖兽的么?”

王猛点了点头,肯定地道:“当然是来诛杀妖兽的了。”

此次西州之行,王猛的确是来杀妖取丹的。

至于是不是对抗兽潮袭击,这个就要看当时的心情和具体环境了。

王猛并不一定要做救人于水火的英雄的。

李校尉大喜,道:“如此的话,敝上张统领大人想和前辈说个事,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张统领想和在下说个事,何事?”

王猛颇感惊讶,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过来吧。”

李校尉连忙跑到张统领身边,向张统领禀报了几句什么。

张统领扭头向王猛这边望了一眼,目中闪过一丝讶色,接着就小跑过来了。王猛看得出,张统领也是一名修仙者,修为大约在开脉后期境界的样子。

张统领跑到王猛面前,对王猛拱手道:“卑职见过前辈。前辈既是来西州对抗兽潮的。卑职有一言,不知前辈可愿一听?”

王猛吩咐道:“说。”

张统领道:“本城有一富商金氏,乃是卑职世交。金氏生意在西州城,家族却在靖边城,眼下靖边遭遇兽潮袭击,金氏重金招募修士守护其家族。金氏也托了卑职,让卑职帮他物色人手。前辈如果愿意应聘,金氏将以每年三瓶白玉丹酬谢。事后还有重谢。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白玉丹啊?”

王猛呵呵冷笑了两声,道:“不要说白玉丹对在下已经没有用了。就是有用,在下不知金氏在靖边城实力如何,怎会考虑此事的?”

张统领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疑色,惊讶道:“前辈,您是说,白玉丹对您已经没有用了?不知前辈此是何意。”

王猛知道张统领在惊疑什么。

他肯定看出自己是筑元初期境界修士了。

既是筑元初期境界修士,有白玉丹服用,不管是回补法力还是提升修为,都足够了。自己却说白玉丹没有用了,好像在瞎说大话的样子,难免要引起其疑虑了。便索性直言道:“在下的意思就是,在下服用白玉丹,无甚效果,等于没有服用。除非服用培元丹才有效的。”

张统领总算明白王猛在说什么了,眼神复杂地望着王猛,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半响,张统领才淡淡道:“如果前辈非要培元丹的话,那就要看金氏自己的意思了。卑职只是帮他物色人手。前辈既是初来西州城,何不去城中金府暂歇,也好与金氏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