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猜测,御灵宗之所以没有像仙药谷那样玩命追查秘境肇事者,恐怕与兽潮有关吧!西州兽潮爆发,生灵涂炭,御灵宗忙于抵御兽潮,哪里顾得上其他?

御灵宗当务之急,就是抵御兽潮袭击。

其他不相干的事情,暂时都可以放下的。

这叫“以大局为重”。

离开灵兽苑后,王猛没有急急忙忙去下家,将身上的飞剑灵器全部变现了。而是找到一片密林,兴致勃勃的演试刚刚买下的斩妖刀。

王猛曾缴获过一枚刀法秘籍玉简,便将它找出来,学了几招简单刀技。

演试完斩妖刀,便开始考虑下一步在何处落脚为好。

他需要一个安静稳妥的环境,便于修炼和炼丹。王猛首先想到的是北门张统领推荐的城中金府。城中金氏招聘修士的条件相当不错,每年三瓶白玉丹。

这个价钱已经相当不低了。

要知道,一瓶白玉丹,价值十万灵石。

三瓶白玉丹,价值三十万灵石。

城中金氏以每年三十万灵石招聘一名修仙者看家护院,可见金府的实力,有多么的惊人了!只是对王猛来说,白玉丹已经没有增进修为的明显效果了,哪怕给他三瓶白玉丹作酬劳,也没有多大意义。但对别人来说,三瓶白玉丹,已经是非常优厚的待遇了。

王猛也不是不想去金府。

他想要的待遇是三瓶培元丹,而不是三瓶白玉丹。

如果金氏愿意出价三瓶培元丹,他倒不是不可以考虑应聘的。反正将来他要去前线城市购买培元丹,还要在那里杀妖取丹。如果金氏愿意出价三瓶培元丹,王猛便可先服用这三瓶培元丹,期间研习炼丹术,可以对付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等三瓶培元丹服用完,王猛的炼丹术,应该也有小成了。

等掌握炼丹技能后,再离开金府,自然不用担心没有修炼资源了。西州正发生兽潮,妖兽遍地都是,他有灵气袋在身,要抓捕妖兽非常容易,弄到妖丹炼丹,自然不在话了。

如果不去金府,而是自行购买培元丹服用,以他的财力,恐怕都难以为继的。

要知道,培元丹的价格异常昂贵,一瓶两枚装的培元丹,售价约在六十万灵石左右。

要将修为从筑元一层提升到筑元二层境界,至少需要十枚培元丹。随着境界提升,以后每突破一次境界,所需要的培元丹数量基本上都会翻倍。纯粹靠自身的实力购买培元丹服用以增进修为,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他身上的灵石和财宝都会花光了。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王猛不能不预做打算的。

城中金府。

主人金利来目光坚毅沉稳,面目轮廓分明,坐于花团锦簇的大堂上。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躬身快步走上来,向金利来禀报道:“奴才启禀家主大人。御灵宗外事堂赵长老求见。”

金利来闻言甚喜,道:“你先退下。我自去接他。”

金利来不慌不忙起了身,鹅行鸭步的走了出去。片刻后就与一位五旬道者笑语喧哗、手把手的进来了。他们身后,跟着八名筑元境弟子。

两人分宾主坐下。

跟来的八名弟子则面对面坐于下面堂中。

府中丫鬟很快献上茶来。

金利来敬茶毕,笑道:“金某一向得赵兄关照,受惠颇多。今日赵兄亲临,何幸如之!”

赵长老手抚颌下短髯,微笑道:“敝派米大长老与金兄祖上,曾是世交。赵某受米大长老恩惠颇多。米大长老虽已故去多年,米氏后人仍然未忘令祖上与其家族情谊,嘱咐赵某对金兄多加照顾。赵某不过略尽一份人情罢了!呵呵!”

金利来从赵长老话中,似乎听出另外一层意思,对堂下道:“金禄何在?”

“奴才金禄在。”

那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再次躬身快步进来,垂手请示道:“家主大人有何吩咐?”

金利来吩咐道:“将礼物呈上来!”

金禄应了声“是”,躬身退出,很快就手托金盘进来了。

金盘之上,放着一只玉盒。

金利来取过玉盒,对赵长老道:“赵兄请看!这只玉盒里面,盛着一枚寒冰雪莲!据说此宝出自试炼秘境万丈地渊下面的万年冰原中,世所罕见,得之殊为不易!金某耗费近二百万灵石巨价,好不容易才弄到一枚!”

“哦?”

听到“寒冰雪莲”四个字,赵长老一凛,面色微变起来了,原本泰然自若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惊讶道,“你竟有此物!何不打开来让赵某开开眼界?”

很明显,赵长老也知道寒冰雪莲,并非常想得到此物的。

金利来将赵长老的反应看在眼里,微微一笑,揭下玉盒上面的禁符,将玉盒轻轻开启。

顿时,一股白茫茫寒气,从玉盒中滚滚涌出,一下弥漫了整个空间。室中温度直线下降,瞬间降至到冰点以下。两人身边盛着热茶的盖碗,眨眼间冻结成冰。

赵长老的短髯,忽然变成了一撮闪烁的冰晶。彻骨奇寒犹如针尖般的刺入骨髓。旁边侍候的丫鬟们玉面凝冰,连惊叫一声都来不及,就突然摔倒在地,生死不知。

赵长老面色大变,反应奇快的猛然一掐诀,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的磅礴法力迅速流转全身,片刻后,才将切骨奇寒排除体外。

下面八名筑元境弟子就艰难多了,见此大为惊骇,连忙使出吃奶的力气疯狂掐诀念咒,身上红光大放,约莫半刻钟后才腾起一阵水雾,终于恢复如常了。

金利来只有结丹初期境界修为,且突破境界未久,奇寒之下却能保持神情镇定如常,显然是因为早有准备的缘故。

赵长老凝目向玉盒中望去。

只见一朵洁白如雪的莲花,静静绽放在蓝色衬布上,入目冰寒,令人颤栗。

果然不愧是出自极寒之地的稀世珍宝!

刚一拿出来,就瞬间冻死了好几名凡人女子!

金利来从容将玉盒盖起,封上禁苻,对赵长老道:“想必赵兄也听说过了,此宝有大幅度强化神识,拓展识海之异能,对于修炼神识秘术的修士来说,可谓至宝!除此之外,此宝还可以治疗神识受损之类的创伤,极其灵验!金某不惜花费近二百万灵石巨资,在一次拍卖会上拍得。赵兄对此宝感觉如何?”

“好!好!很好!”

赵长老连声称赞,目光仍然紧盯玉盒不放,忽然仰面谓叹道,“赵某自然是知道此宝的,可惜无缘得之。唉!”

金利来将玉盒望赵长老身前一推,大大方方道:“金某一向得赵兄关照,无以为报。听说赵兄在精研神识秘术。金某无以为报,区区寒冰雪莲,请赵兄收下!”

金利来话音未落,赵长老双手颤栗的已急急的将玉盒一把拿过,口中却谦让道:“过了!过了!赵某助金兄一臂之力,乃是理所当然之事,怎敢居功。如此重礼,叫赵某怎好生受?金兄快快收起来罢!”

不过还未等金兄收起来,赵长老颤栗的双手已捧起玉盒,仔仔细细察看起来了。

根本没有让金兄收起来的打算。

半响,赵长老叹道:“非是赵某贪图此宝,实是我御灵宗,乃是专业驯养妖兽的修仙门派!没有强大之极的神识,驯兽水平难有提升啊!传说当年万灵老祖独力驱使上万异兽,威震天下,群仙拱服,就是因为万灵老祖修炼之‘识化万千’秘术终于大成,修炼出数万道分神识之缘故!赵某有了此宝,如果能够修成‘九瓣分神诀’,将神识壮大数倍,功力大涨,赵某已完全满意了,而金兄也将功莫大焉!”

赵长老极力克制自己,想保持自身良好形象,无奈太过激动了,双手和嘴唇都有些哆嗦,贪婪之色还是毕现出来了。

也难怪赵长老会如此激动了。

要知道,“识化万千”秘术,只是传说中的存在。

御灵宗史上是否真有此秘术,赵长老并不清楚。

所谓“万灵老祖独力驱使上万异兽”云云,他也是听宗门前辈说的,并不能断定此秘术真存在过。

目前宗门最高等阶的神识秘术是“九瓣分神诀”,一旦大成,能同时驱使九头异兽。即使以外事堂米堂主虚神境的崇高修为,也仅仅修成了五瓣分神,离“九瓣分神”大成相差甚远,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据说到目前为止,整个宗门也仅有门主一人修成八瓣分神,尚无人修成九瓣分神。

赵长老已修成四瓣分神,如果能凭借“寒冰雪莲”修成六瓣分神,突破虚神境那是小菜一碟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凭此笑傲整个御灵宗外事堂了,将来就是成为比肩门主大人的强大存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一来,他就再也不用为修炼资源发愁了!

下面御灵宗弟子们见此,都两眼放光的紧紧盯着玉盒,贪婪之色毕露。

似乎都想分一杯羹的样子。

要知道,不光赵长老是御灵宗弟子,他们也是。

赵长老需要修炼神识秘术,他们也一样需要的。

如果能得此异宝,修出四瓣分神,也足以傲视同阶师兄弟了。

金利来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对下面垂手侍候的金禄吩咐道:“将各位师兄的礼物,都拿上来!”

金禄躬身应了声是,抬手往后一招。

一队彩衣丫鬟手端托盘,行云流水般的走到八名御灵宗弟子旁边站定。

金利来手指众丫鬟手中的托盘,笑道:“承蒙赵长老关照,推荐众位师兄来为金某当值一段时间。金某自然不敢让众师兄白白辛苦。这三瓶白玉丹,乃是金某的一点心意。请众师兄收下。将来事了,金某另有重谢!”

御灵宗弟子们听到金利来报出礼物的名字,都感满意,连连称谢不已。

他们当然不能与赵长老相比,幻想金利来以寒冰雪莲相赠。

三瓶白玉丹,价值三十万灵石,相当于可以少奋斗很多年了,他们还能有何不满足的。

赵长老对金利来的安排也很满意,口中却道:“金兄啊!你总给赵某出难题啊!如果不是看在咱哥两个是生死之交的份上,赵某怎敢遭人猜忌,随意安排门下弟子来贵府当值的。毕竟你也知道,赵某虽为外事堂管事长老,上面还有外事堂堂主、副堂主的。只是金兄一向对赵某礼敬有加,赵某盛情难却,不得不如此做啊!哈哈!”

金利来连忙称谢不已。

赵长老将玉盒收入储物戒指,对八名弟子中的两人吩咐道:“张清、李煜。八名弟子中,你们两人修为最高。他们六人,就由你们俩人关照。”

两名弟子站立而起,躬身应道:“张清(李煜)遵命!”

这八名弟子中,张清和李煜是筑元中期境界修为,其余六人是筑元初期境界修为。张清和李煜是六人师兄,赵长老虽说是“关照”,其实众人都明白,所谓“关照”,就是管理的意思。

那六名弟子,由张清和李煜两人管理。

赵长老目光扫视八人一眼,叮嘱道:“看在金家主对你们礼敬有加的份上,如果金家主有何吩咐,你们还是要竭力帮助金家主完成才好,否则就是打老夫脸了。老夫如此安排,不知你们有何意见?”

八名弟子齐声道:“弟子谨遵长老师叔安排!”

赵长老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与金利来叮嘱几句,便告辞而去。

送走赵长老,金利来对张清和李煜两人道:“为了方便行动,金某决定,你们八名师兄编成金府修士队。张清师兄担任队长,李煜师兄担任副队长。其余六人为队中骨干。将来还有几十名散修编入队中,请张清师兄和李煜师兄加强管理!”

张清李煜都躬身应道:“是。”

这时,金利来眼睛余光中,看见金禄在朝他挤眉弄眼,便问道:“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