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金禄躬身回道:“奴才启禀家主大人。张统领求见!”

金利来略一沉吟,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金利来回到大堂上坐下。

张清等八人仍然坐在下面的位置。

张统领一身甲胄鲜明,迈着操典步伐来到金利来面前站定,向上拱手道:“卑职见过家主大人!”

金利来点了点头,淡淡道:“张统领辛苦了。”

张统领又道:“卑职禀报家主大人。今日在北门,卑职遇见一名筑元初期境界散修,卑职将家主大人招聘护院修士的条件,跟那人说了。那人似乎有些动心,却又提出来,要他应聘可以,条件是三瓶培元丹,而不是三瓶白玉丹。卑职不能做主,就让那人自己过来跟家主大人面谈。卑职猜测,那名散修可能没见过世面,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吧!家主大人提供的待遇,已是整个西州城最好的了呀!卑职听说,连御灵宗的几位前辈都拿三瓶白玉丹,他却敢要三瓶培元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堂中御灵宗弟子正满心喜悦地把玩着刚刚拿到手的三瓶白玉丹,听到张统领的禀报,脸上的喜色,顿时凝固住了。

坐在左上首位置的李煜腾地站起来,怒形于色的嚷道:“区区一名筑元初期境界散修,怎敢如此无理,动辄就要三瓶培元丹?真是岂有此理!家主大人!李某觉得,没有必要理会那狂徒!如果他敢来,李某倒要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三瓶培元丹,还怕招聘不到筑元后期境界高修,要他一名筑元初期境界散修何用!”

其余几名御灵宗弟子也有被侮辱了的感觉,都怒不可遏起来,道:“不知天高地厚!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怎知我们正规门派弟子的厉害!”

他们才拿三瓶白玉丹,区区一名筑元初期境界散修,凭什么拿三瓶培元丹!

金利来摆了摆手,对李煜笑道:“李副队长此言差矣!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跟那人翻脸?那人提出要价三瓶培元丹,可能自有他自己的道理吧!本家主倒想见他一见,听听他有何说法,又有何妨!他有他的条件,本家主自有本家主的主意。并不是他说了算。如果实在谈不拢,那时再让他请便就是了,本家主并不损失什么的!”

“哼”

张清冷哼一声,面露不忿之色,站立起来道:“家主大人!如果新来的散修都给三瓶培元丹的话,张某就不好管理手下的几名师弟了。请家主大人明鉴!”

很明显,张清也是反对给予那名散修更好的待遇的。

在他看来,区区一名筑元境散修,不管是修为还是战力,都不可能与他们这些名门正派弟子相比。给予其更好的待遇,他们这些御灵宗弟子可不能心服口服,也就不可能好好为金利来卖命了。

张清的话,果然很有杀伤力!

金利来面色微变,沉吟不语起来。

似乎左右为难的样子。

一方面,他的族人包括其妻儿还在靖边城里,没有逃出兽潮的包围,他需要足够人手冲进靖边城,保护族人和家人。必要时还要带领他们突出妖兽的包围,转移到西州城来。

否则,一旦靖边城被妖兽攻破,族人将玉石俱焚。

另一方面,他还没有招聘到足够的人手,无法实施救人计划,心急如焚。

以他跟御灵宗的关系,又花费巨价,好不容易才借来八名筑元境弟子。再多一个都没有了。但仅凭这八人,还不足以完成救人计划。

这让他不得不将招聘目标放在散修身上。

西州城中,出于各种目的招聘筑元境散修的家族甚多,出价都不太高,基本上不到他出价的一半。尽管他出价极高,才招聘到两名散修,离计划人数相差甚远。

故而张统领提及的那位散修,他也不想轻易放过,想跟他详细谈谈,将其留下。

那名散修要价甚高,远远高于他的出价。

那人敢如此开价,要么真有过人之处,要么就是一个蛇精病。如果真有过人之处他也很难办。如果他满足那名散修的要求,一干御灵宗弟子不答应,他救人计划将无法实现。

如果他不答应那人条件,急切之间还找不到足够人手,救人计划同样无法实现。

救人如救火,他不可能无限期拖延下去的。

沉吟了片刻,金利走郑重其事的走到张清面前,对张清道:“张队长,你的话,金某不能不考虑!可金某也有金某的难处。金某恳请张队长体谅金某的一片苦心!金某心急如焚,恨不能马上飞到靖边城,尽快救出族人,让他们脱离险境!参与救人的修士,自然越多越好,越多越安全啊!当然,金某也不能委屈各位师兄,让那人的待遇比各位师兄的待遇还好。唉!金某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说完这番话,金利来恳求道,“张队长,金某当然也不想出如此高价招人的!如果张队长答应帮金某做做工作,让那人自愿放弃培元丹。金某自然欢迎之至!否则,金某只有忍痛放弃那人了。请各位师兄体谅啊!”

李煜闻言大喜,笑道:“既然家主大人如此说了,此事就交给洪涛师弟去办吧!洪师弟眼看就要突破筑元中期境界了,一身巨力术也修炼到五六分火候了,乃是同阶无敌的存在!李某很相信洪师弟的说服能力的。毕竟如果动起飞剑来,难免要出人命的。哈哈!”

李煜话音未落,一名体格粗壮结实、虎头虎脑的御灵宗弟子站立起来,对金利来拱手道:“不是洪某夸口!洪某别的本事没有,让散修听话的本事,自认还是很不错的!家主大人和张、李两位师兄既然将此事交予洪某办理,洪某保证将其办得漂漂亮亮的!请家主大人放心!”

金利来闻言,微微叹息一声,作声不得。

完了,金利来走到张统领面前,对张统领道:“张统领!你推荐了三名散修,其中两名散修已经很愉快的接受了本家主大人的招聘条件,招聘成功!第三名散修暂时未到。你看这样可好?你先领200灵石推荐费去。待那人去向确定后,再另行结算其推荐费如何?”

张统领自然没有意见,忙躬身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家主大人了!”

金利来点了点头,吩咐金禄立刻照办。

天黑时分,王猛来到凤凰大广场。

城中金府,就在凤凰大广场边上,是一座占地甚为宽阔的豪华大院。王猛听旁人议论才知道,原来辽阔的凤凰大广场,竟然是城中金氏的私人财产。

此刻,凤凰大广场上,人山人海,灯火通明。

一伙黑衣家丁忙忙碌碌,正在为逃难来的百姓们搭建帐篷。

还有一伙黑衣家丁,在旁边施粥施饭,救穷救苦。

王猛听见一位颤颤巍巍老妇人感激地对一名黑衣家丁道:“多谢大爷施粥!多谢大爷施粥!你真是好人哪……”

那名家丁笑道:“老人家!你不要谢在下!在下只是金府的下人!你要谢,就谢我们家主金利来大老爷吧!”

那位颤颤巍巍的老妇人闻言,昏花的老眼中闪过感激的泪光,喃喃道:“多谢金利来大老爷……多谢金利来大老爷……好人,好人哪……”

见到这一幕,王猛也被感动了。

这个叫金利来的金氏家族家主,默默为逃难百姓做如此多善事,可要花费不少的人力物力的啊!

他倒想见见这位金利来大老爷了。

当然,如果金利来招聘条件不变,只提供三瓶白玉丹的话,还是免谈。

一码归一码。

他可不会因为金利来大老爷是好人,就免费为他办事。

此时,金府高大巍峨的大红门楼上,大红灯笼高挂,将大门前面宽阔整洁、纤尘不染的街面,照耀得如同白昼。

两名在大门前当值的家丁见王猛径直走过来,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目中闪过一丝蔑色。

其中一名家丁上前拦住王猛,问道:“尊驾是来应聘的么?”

王猛点了点头,道:“正是。带在下去见你们家主金利来吧!”

那名家丁道:“小的在前面引路。请尊驾跟小的来。”

那名家丁带着王猛从大门旁边的侧门进入大院,穿过宽阔的前庭,进入前厅大堂。

大堂之上,赫然站着六名御灵宗弟子。

居中而立的,正是虎头虎脑的洪涛。

那名家丁对洪涛躬身一礼,禀道:“小的见过仙师大人。那名前来应聘的仙师大人到了。”

说完这句话,家丁躬身退到一边。

洪涛神情倨傲,略微打量王猛一眼,冷冷道:“你小子就是那位胆要三瓶培元丹的散修?”

“正是。”

王猛见当面的修士年纪轻轻,又是御灵宗弟子,应该不是大名鼎鼎的金利来才是,不觉诧异道:“你是谁?”

“跪下。”

洪涛根本不搭理王猛的问话,只是冷声命令道。

虽是平平淡淡一句话几个字,从洪涛口中说出来,却有一种逼格满满的感觉。旁边的御灵宗弟子闻言,都觉得洪涛师兄不愧是名门大派弟子,威严而不失风度,看向洪涛的目光,满是钦佩甚至崇拜的神情。

“跪下?”

王猛更加诧异了,“在下为何要跪下?”

“跪下。自断一腿!”

洪涛再次冷冷命令道。

“我草,老子又没毛病,干吗跪下,还自断一腿?”

王猛不觉好笑,道,“既然老子没毛病,有毛病的想必就是你小子了。呵呵!”

“跪下,自断双腿!”

洪涛在旁边桌子一拍,面色和声音都严厉起来,声调也提高了三分。

旁边一名御灵宗弟子愤怒插话道:“小子!你区区一介散修,也敢要三瓶培元丹?老子师兄弟六人,乃是大名鼎鼎的御灵宗弟子,名门大派出身,也不敢如此狂妄!洪涛师兄让你自断一腿,你就自断一腿!再敢废话,自断双腿!还不按洪涛师兄的命令办?难道你敢抗命不成!”

另一名弟子也对王猛喝道:“还不跪下,哀求洪涛师兄饶了你?难道你想死不成!”

“原来是这样啊?”

王猛思维一阵短路后,又快速转动了几次,终于恍然大悟起来。

敢情这六名御灵宗弟子在应聘的时候,只要了三瓶白玉丹。他们听说自己要三瓶培元丹后,不知为何就怒不可遏起来,想给自己点颜色看看!

“蛇精病!”

王猛冷冷扔下三个字,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