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铁头兄弟,不要急着离开!不是金某不接受!请容金某再解释一二!”

金利来担心王猛离去,急忙劝阻道,“刚才的情况,铁头兄弟你都亲身经历过了。你知道御灵宗弟子为何要对你动手吗?他们之所以如此对你,就是因为他们的应聘待遇,也不过三瓶白玉丹而已!他们以名门大派弟子自居,听说铁头兄弟是筑元初期境界散修,还敢要价三瓶培元丹,不知何故就暴怒起来了,好像受了侮辱一般,非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看!”

“或许铁头兄弟对三瓶白玉丹不在意。可在西州城,三瓶白玉丹已是最好招聘待遇了。除了金某,再也找不出第二家来的!金某也不是不想给铁头兄弟三瓶培元丹。金某只是担心,如果金某贸然答应铁头兄弟的要求,御灵宗弟子知道了肯定不干。没有他们参与,金某的救人计划将无法实现。所以金某不敢贸然答应铁头兄弟,请铁头兄弟多多理解,多多体谅!”

金利来的这个说法,听起来合情合理,挑不出毛病。

御灵宗弟子之所以挑衅他,也与他提出来的应聘条件有关。

正因为如此,他才给他们一点教训的。

如果不是在御灵宗腹地,王猛可就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们了。如今有了金利来的话印证,也知道三瓶白玉丹,确实可能是西州城最好的招聘待遇了。

他要价三瓶培元丹,可能真有点过了。

但是,白玉丹对他修炼没有帮助了,他不会因为三瓶白玉丹是西州城最好的招聘待遇了,就放弃自己的要求。

很显然,御灵宗弟子只要三瓶白玉丹,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也不会因为御灵宗弟子只要三瓶白玉丹,就跟着只要三瓶白玉丹。

他只是在思忖,如果金利来达不到他的要求,离开城中金氏后,该去何处落脚为好。

见王猛不为所动,没有有任何让步的表示,金利来沉吟片刻,只得将心一横,毅然道,“铁头兄弟!你修为深不可测,神通惊人,金某非常佩服!有铁头兄弟参与金某的计划,救人成功的可能性,将成倍增加!金某思之再三,决定答应铁头兄弟的要求,给予铁头兄弟三瓶培元丹!不过,金某有言在先,只能先给你一枚培元丹。待我们进入靖边城后,金某再将剩余的两瓶半培元丹,全部兑付给铁头兄弟。”

“铁头兄弟,金某如此决定,不知你能接受么?”

“这样啊?”

王猛愣了一下,才道,“那么,在下是不是可以先问一下,家主招聘修士去靖边城,所救何人?”

众所周知,靖边城爆发兽潮,正处于上亿妖兽的围攻之中,去靖边城冒险,无异于刀口舔血。尽管金利来已有条件答应了王猛的条件,王猛还是不能不考虑一二的。

至于金利来夸他“修为深不可测”,他只能呵呵了。

金利来是结丹初期高修,一身法力浑厚凝炼,称之“修为深不可测”还可,他只有筑元一层修为,称修为深不可测,那纯粹是恭维人的话。

“金某去靖边城救何人,本来就应该让铁头兄弟知道的!”

金利来坦然一笑,道:“相信张统领已经告诉过铁头兄弟了。金某生意在西州城,家族却在靖边城。金某此次招募人手,乃是去靖边城救回金某族人。金某不能坐视数百族人被兽潮毁灭。金某计划带人乘飞舟冲入靖边城,与族人共同抗击兽潮攻击。然后找合适时机,突出重围,撤退到相对安全的西州城来。这就是金某的救人计划!”

“要达此目的,金某认为至少需要五十名筑元境修士。目前金某麾下大约有三十名筑元境修士,加上八名御灵宗弟子,一共是三十八人。至少还需要招募十二人,才能初步达到金某设想的人数规模。名门大派弟子肯定招不到了。以金某与御灵宗的关系,也仅仅招揽了其门下八名弟子,再多一个都不能了。金某只能将目光放在散修身上。到目前为止,加上铁头兄弟,金某一共招募到了三人,暂时还缺九人。正因为如此,金某才极力挽留铁头兄弟的!”

“可据在下所知,兽潮爆发已有一段时间了,难道家主就没有早做准备,将族人从靖边城里撤离出来吗?”

王猛淡淡看了金利来一眼,不解地问道。

金利来的救人计划,理应非常危险。金利来只有结丹初期境界修为,远不是三阶妖兽对手。即使被数百二阶妖兽围攻,也很难全身而退。

不过,金利来面相精明,看上去不像没有自知之明之人。他既然去靖边城冒险,必然有其理由。既然他有所凭借,敢率人冲入靖边城,王猛实力犹在金利来之上,足以抗衡结丹中期境界高修,自然更不怕了。

王猛相信,一旦遭遇妖兽围攻,要逃跑还是不难的。

实在不行,躲在灵气袋中也能逃过一命。

不过他不明白金利来为何直到现在,还未将族人从靖边城撤离出来。

“金某自然不是没有早做准备。然而,金某家大业大,陡然撤离,家父不舍啊!”

说到“家父”二字,金利来情绪忽然低落下来,神情忧郁,语气沉重地道,“舍弟乃是靖边城城主,发誓要与全城百姓共存亡,不肯率先从靖边城撤离。舍弟说,待前方的蓝山城被兽潮攻陷时,再撤离不迟。蓝山离靖边城约有三千余里。正常情况下,一旦得到蓝山被兽潮攻陷的消息立刻撤离,应该还来得及!谁知这一次的情况不同了,蓝山被攻陷不到两个时辰,兽潮前锋已抵达靖边城下。家父匆忙组织族人乘飞舟撤离,在半路上遭遇大批二、三阶孰胡、鹰鹫、四翼飞狐等飞禽妖兽截击,家族修士死伤惨重,无力突破阻拦,不得不折返靖边城。不久,上亿妖兽蜂拥而至,将靖边城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就再也出不来了。唉!”

“上次撤离行动中,族人伤亡之惨重,令金某锥心刺骨,痛悔莫及!五名结丹境高修,三死两伤!家父身为结丹中期境界高修,被一只三阶孰胡妖兽攻击得手,一条胳膊被其吞噬,身受重伤,实力大损。筑元境修士损失三百五十余人。家族整体实力大损。族人便陷在靖边城中,无法突出重围了。最让金某揪心的是,金某有一小妾与二岁幼子,也陷落在靖边城里。一旦靖边城被妖兽攻破,族人玉石俱焚,金某纵有蹈天财富,又有何用!”

金利来坚毅果决的双目中,渐渐噙满了泪水,语音哽咽起来。

金利来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单掌在面上轻轻一抹,便恢复如常了。

金利来的神色再次变得坚毅果决起来。

听金利来说,其弟是靖边城城主,王猛便能理解金府为何如此豪富了。

他当然知道,一城城主,不但是世俗凡人的统治者,还同时统治城内各大修仙势力。靖边城在御灵宗势力范围内,城主自然得到了御灵宗的认可和支持,有御灵宗做后盾,应该没有任何修仙势力敢于对抗城主府的。

可以说,一城之主的权力,也是很不小的。

城主府负责征集本城茶楼、酒肆、客栈和灵器、灵药店的各项税收,摊派各种杂捐和公共开支,其财力庞大惊人,金府如此豪富,就解释得通了。

正因为如此,金利来能从御灵宗招募修士为其家族事务出力,也解释的通了。

“请恕在下冒昧。据说发动兽潮的妖兽中,最高是三阶妖兽,大抵相当于结丹后期境界高修的强大存在。而据在下所知,三阶妖兽万中无一,哪怕参与兽潮的妖兽有上亿只,三阶妖兽也不过数万只罢了。我们人族结丹境修士,可不少啊!就是普通修仙家族,都有不少结丹境高修的。各门各派中的结丹境高修更多,估计不下数十万人。何不派出大批结丹境高修去被兽潮围攻的城市,用飞舟灵器将城中百姓全部救出来?如此一来,那些城市的损失,不就大大降低了吗?”

王猛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让结丹境高修去解救被兽潮围攻城市的百姓?”

金利来呵呵冷笑一声,道,“结丹境高修解救被围攻的城市百姓,于他们个人,有何好处?基于这一点,他们不但不会主动解救被围城市的百姓,甚至还要逃避参与此事的!没有好处的事情让他们去做,他们会做吗?当然不会了!”

“为何不会?”

王猛仍然不解道,“不管怎么样,结丹境高修参与救人,至少可以弄到不少妖丹吧?”

“切!你让结丹境高修在兽潮中杀妖取丹?”

金利来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叹道,“看来铁头兄弟对兽潮中发生了何种情况,并不了解啊!如果结丹境修士刻意在兽潮中杀妖取丹,会遭到三阶妖兽有针对性的围攻的,结果难逃一死!三阶妖兽与普通结丹后期境界高修相当,像孰胡、鹰鹫、开明兽、妖虎等凶兽,其实力甚至还要胜过普通结丹后期高修,基本上与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相当的!修为到了结丹境,要弄到妖丹并不难,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在兽潮中杀妖夺丹?再说,在兽潮中杀妖取丹,最多弄到三阶妖丹。对结丹境修士来说,三阶妖丹吸引力并不大。要知道,结丹境高修服用的丹药,最低都是四阶妖丹炼制的四品灵丹,比如铁头兄弟感兴趣的培元丹。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获取三阶妖丹,他们自然不会愿意了。”

说到这里,金利来诚恳地道:“看来,铁头兄弟的确对兽潮的情况一无所知。金某有必要给铁头兄弟好好普及一二了。”

“如此的话,在下多谢金家主了。”

王猛拱手感谢道,“在下确实对兽潮一无所知,请金家主不吝指教!”

“不必客气。铁头兄弟既然愿意加入金某的修士队,金某理应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内幕,如实告诉铁头兄弟的。”

金利来摆了摆手,侃侃而谈道,“第一个问题,为何参与抗击兽潮的修士,基本上都是筑元境修士?虽说不全是筑元境修士,但也占到了大约六七成左右的样子了。其原因是,筑元境修士获得修仙资源极不容易,修为进阶慢,很容易在历练中陨落。因此很多筑元境修士宁肯冒着被妖兽杀死的危险,也要去抗击兽潮,以便获得足够多的妖丹和兽皮、兽骨等修仙材料,完成修仙大业。在兽潮中获得的妖丹,虽说大多是一、二阶妖丹。但一枚二阶妖丹,就可以换取近万灵石。一根二阶鹰鹫妖兽的翅膀骨,可换取数万灵石。筑元境修士资源匮乏,谁不想在兽潮中大发一笔?”

“所以说,铁头兄弟参加金某的修士队,绝对是正确选择!”

金利来铁口直断道。

王猛含笑摇头,道:“不见得吧?对抗兽潮,陨落的概率非常高,应该不会低于五成吧!难道筑元境修士就不怕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