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8章 兽潮的隐秘2

“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觉得死得值!最后究竟有多少筑元境修士死于兽潮,每届兽潮没有准确数据,应该不足五成吧!毕竟筑元境修士都是成群结队参与抗击兽潮的,要逃命也容易。退一步说,就算陨落概率达到五成,若与开脉境修士在秘境试炼中的陨落概率相比,这个概率并不算高的!据金某所知,秘境试炼的陨落概率,曾一度高达六成以上,不是照样有无数开脉境修士争相参与秘境试炼吗?为了修仙大业,他们可是什么危险都敢冒的!”

王猛无语点了点头。

关于秘境试炼中的陨落概率,他也曾听人说起过,高者超过了六成。即使是本届秘境试炼,其陨落概率恐怕也不会低于五成,死于秘境中的试炼者比比皆是。

再说,他自己何尚不是为了修仙大业,偷偷离开清溪山,跑到西州来的。

见王猛似乎被自己打动的样子,金利来颇觉兴奋,又趁热打铁道:“第二个问题,为何人族结丹境高修不愿参与抗击兽潮,而三阶妖兽都热衷发动兽潮?众所周知,普通结丹中期以下境界高修,基本上不是三阶妖兽的对手。对上三阶妖兽,陨落概率极高。他们自然不愿参与抗击兽潮了。结丹后期境界高修不弱于三阶妖兽,但往往忙于突破虚神境,无暇兼顾其他,更加不愿甘冒生命危险抗击兽潮了!一旦突破虚神境,他们在任何门派都是不可小觑的存在!根本就不愁没有修炼资源的。所以,结丹境高修参与抗击兽潮的积极性,是最低的。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参与抗击兽潮的积极性!愿意参与的人,基本上都是因为有亲朋好友陷落在围城中,就像金某这样。”

“那么,为何三阶妖兽与结丹境高修相反,都热衷发动兽潮呢?道理很简单,因为三阶妖兽要进阶四阶妖兽,服食人丹,是其进阶的最佳捷径!”

“人丹……何为人丹?”

王猛目露迷茫,讶异道。

“人丹”这个名词,王猛还是第一次听说。

此前可从未听说过,还有“人丹”一说。

“呵呵!所谓人丹,其实就是人。最好的人丹,当然是修仙者了。据说二阶妖兽吞噬数十名凡人或者十数名开脉境修士,百分之百能够进阶到三阶妖兽!三阶妖兽吞噬了十数名筑元境修士,百分之百能够进阶到四阶妖兽。这就是为何每隔二三百年,就会爆发一次兽潮的真正原因!”

金利来叹息道,“因为濒临荒域的缘故,金某家族对于兽潮形成的原因,一向都颇有研究的。这就是我金氏家族的长期研究心得。”

金利来解释说,历史上每次兽潮爆发的时间都长达数年,不知有多少凡人和修仙者被妖兽吞噬,不知有多少妖兽进阶二、三、四阶妖兽。

虽然每次兽潮爆发,死于兽潮的妖兽数目也同样极其庞大,触目惊心。但仗着妖兽数量惊人,这点损失它们还承受得起。何况死于兽潮的,大多是一二阶妖兽。

就像死于兽潮的人族一样,基本上是世俗凡人和低阶修仙者。

但人族顶尖修士既然愿意与妖王达成口头协议,坐视凡人和低阶修士在兽潮中大规模陨落而无动于衷,显然不是因为太冷血,也不是出于维护妖兽大规模进阶的需要,归根到底还是为了维护人类修仙者利益。

要知道,如果没有兽潮提供的巨量妖丹和妖兽材料,人类修士就不可能有足够多的维系自身修炼需要的海量补灵丹药和修仙材料。两相比较,世俗凡人和低阶修仙者在兽潮中大规模陨落,其实是有利于维系修仙界“人与灵力资源相对平衡”之总体要求的。

当然,人族顶尖修士也需要高阶妖丹提升修为的。

对他们来说,高阶妖兽越多越好。

相当于为他们储备修仙材料。

一旦妖兽进阶四阶妖兽,拥有自主神智,可以修炼妖兽界流传的妖族修仙功法。

五六阶妖兽就是所谓的“半化形妖”。

“半化形妖”人面妖身,未能修炼出完整的人身。进阶到七阶妖兽,俗称妖王,又称“化形妖”,修炼出了完整的人身,乃是妖兽进阶的顶点。

七阶妖兽又俗称“大妖”,修炼到临界境界,也可举霞飞升的。

历史上,举霞飞升的妖王也不在少数。

解说完兽潮的隐秘,金利来含笑道:“铁头兄弟,参与抗击兽潮虽有危险,但也是难得的机遇!任何一名化形妖举霞飞升,都是从参加兽潮开始的。铁头兄弟修为高深莫测,如果有大量妖丹在手,将来举霞飞升,便不是难事了!”

“铁头兄弟加入金某的修士团队,除了承诺的三瓶培元丹,金某还可以给铁头兄弟配备一件抗击三阶飞禽妖必须的大威力灵器,供铁头兄弟对抗三阶妖兽使用!”

“铁头兄弟,你愿意加入金某的修士团队吗?”

金利来炯炯目光望着王猛,热切地询问道。

“在下很好奇,不知家主所谓的‘抗击三阶妖的大威力灵器’,又是指何物?”

王猛没有直接回复金利来的问话,反而对“抗击三阶妖的大威力灵器”颇感兴趣,微笑追问道。

“所谓‘抗击三阶妖的大威力灵器’,乃是指中阶上品连弩、天罗网、捆妖绳、烈焰镜之类的专门用于对抗飞禽妖兽的高品阶灵器。兽潮中,最可怕的还不是陆地上奔走的妖兽,而是那些在天上飞的猛禽妖兽。这些灵器对抗三阶飞禽妖兽的空中攻击,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只要运用得当,即使面对三阶飞禽妖兽,也无所畏惧了。呵呵!”

金利来笑道。

他看出来了,铁头对于加入金氏修士团队,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才如此问的。他自信刚才的一番话语,足以让铁头热血沸腾,自愿加入抗击兽潮的行列了!

便再次趁热打铁道:“一旦完成救人计划,这些大威力灵器,便归铁头兄弟所有,算是金某对铁头兄弟的酬谢吧!”

“既然家主如此说了,在下答应加入金氏修士团队。”

王猛沉吟了一下,缓缓道,“不过,在下有两个条件。一是完成救人计划后,只要在下愿意,在下可以随时离开,家主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二是家主也不能指使在下做任何在下不愿意做的事情。在下这两个条件,不知家主能否答应?”

“没问题,金某全都答应!”

金利来大喜,高兴地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此的话,应聘之事,我们就这般说定了!”

随即金利来将金禄叫进来,让金禄拿来一枚瓶装培元丹,作为招聘王猛的一部分报酬,先行支付。

王猛自然毫不客气收下。

“铁头兄弟!目前招募五十人的计划,还未实施到位。可能还有几天的等待时间。这几天,铁头兄弟就在金某的客舍中歇息。空闲时可以去坊市购买必备之物。金某并不加以限制。也不需要铁头兄弟签下‘血契之誓’。铁头兄弟是诚实之人,金某对铁头兄弟,完全信任,完全放心!”

金利来亲热地拍了拍王猛的肩膀,又拿出一枚黑色玉牌,对王猛道,“这是金某的腰牌。凭此腰牌,铁头兄弟可以去金某在坊市开设的‘升仙阁’中,领取大威力灵器一件,无须花费任何费用!救人计划成功后,此物便归铁头兄弟所有了!除此之外,还可以凭此腰牌,八折购买修炼所需修仙物品!”

王猛接过腰牌,不再废话的告了辞,在金禄引导下,去大院中的客舍歇息。

客舍设在大院二进厢房中。

与院中所有房间一样,客舍也没有护阵保护。仅在涉及隐私的密室中,用低级灵材紫云石设计了一层护墙。据金禄说,此种护墙刻绘有一阶警示法阵,与阵法禁制也不可同日而语,仅为防止神识窥探之用。

一旦神识侵入,护墙就会变色示警。

故此,所有密室,均禁止神识窥探。

进入客舍,王猛独坐密室,陷入沉思之中。

这个金利来,还真让他惊讶呀!

王猛收下他的培元丹,同意加入金氏修士队了,他不但没有对王猛的行动予以限制,没有要求王猛签下“血契之誓”,还同意王猛可以随意出入金府大院,也不怕王猛趁机跑了。

要知道,仅仅一枚培元丹,就价值约30万灵石!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更何况王猛还可以凭他的腰牌,去“升仙阁”领取大威力灵器一件。

似乎也不怕王猛拐走他的大威力灵器的样子。

所谓“血契之誓”,据说是一种古老巫术传承,立契双方将各自的一滴灵血,滴入一张蕴含法力的血契之巫纸上,誓言自愿承担立契责任和违约后果并予以焚毁,则在誓言约定的期限内,“血契之誓”即告成立。

如有违背,立誓者将遭誓言反噬,修炼时心魔发作,不得不承受违背誓言带来的可怕后果。

可以说,“血契之誓”是招聘应聘活动中经常用到的东西,犹如世俗凡人签订契约一样。

对王猛和金利来两方,都有相同的效果。

王猛若有所思的将那枚四品灵丹培元丹拿出来,启动神识,细细察看起来。

察看了半响,似乎看不出有何不妥的样子。

由此看来,金利来不签血契之誓,或许没有别的原因,纯粹只是相信他的个人人品而已。至于金利来如何看出他“是诚实之人”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这枚培元丹只有鸽子蛋大小,表面洁白如玉,灵气氤氲,灵力波动强劲,弥散出令人心旷神怡的丹药清香。

据王猛所知,一瓶白玉丹十枚,价值十万灵石。

一瓶培元丹两枚,价值约六十余万灵石。

可见一枚培元丹的价值,大致相当于三瓶白玉丹。

估计其蕴含的灵力,也大致与三瓶白玉丹相当吧!

忽然又想起金利来关于“人丹”的话来,二阶妖兽吞噬十数名人丹就能进阶三阶妖兽。他那只巨蛙妖兽至少已吞噬过十余名开脉境修士了,会不会进阶三阶妖兽呢?

王猛心中一动,神识向灵气袋中扫入。

结果让王猛大吃一惊!

那只巨蛙妖兽处于闭目沉睡之中,体表淡淡乌芒闪动,灵力波动强劲,与往昔大不相同。

“难道巨蛙妖兽真的要进阶了吗?”

王猛颇感惊讶,欣喜异常。

如果巨蛙妖兽能进阶三阶妖兽,那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了!等于凭空多了一名结丹后期境界的强大帮手!有三阶巨蛙妖兽相助,在西州城,王猛可以不惧任何威胁了!

其实不止巨蛙妖兽要进阶,就是那两条赤练蛇妖兽,好像也处于突破境界前的临界状态了!

毫无疑问,在秘境时,赤练蛇妖兽不止吞噬了试炼修士的心脏,应该连他们的丹田和血脉等物,都直接被吞噬了。赤练蛇妖兽吞噬了十多人的丹田血脉,这才处于突破前的临界状态的吧!

王猛没有惊动这三头妖兽,将手中培元丹服下,立刻掐诀念咒,默默炼化起来。

第二天早晨。

王猛出了金府的大门,往城北坊市而去。

在坊市大街的入口处,一位散修模样的青袍男子走上前来,向王猛行礼道:“这位前辈请了!”

这位青袍男子年约二十五六岁,开脉境第7层修为。

“何事?”

王猛面无表情地看了青袍男子一眼,问道。

“不知前辈可有低阶中品以上灵器出让?在下愿意高价收购的!”

青袍男子面带微笑,如此对王猛说道。

“高价?多高的价?”

王猛顿时来了兴趣。

王猛身上有大把低阶灵器,正找机会脱手。

不过看这散修也不像很有钱的样子,王猛不太相信他真能出得起高价。

“在下愿意以坊市灵器店零散灵器购进价再加一百灵石的高价,收购前辈手中的灵器!”

青袍男子笑道,“前辈将灵器出让给在下,比在灵器店多拿100灵石,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