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听到青袍男子的这个说法,王猛心中一凛,顿时疑云大起!

难道灵器行情突然看好,价格暴涨,连开脉境散修都开始倒卖灵器了吗?

王猛也是有经验的人了,知道通常情况下,灵器价格是不可能暴涨的。

但也不排除有此种可能。

要知道,西州爆发兽潮,灵器需求暴涨,灵器价格暴涨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坊市灵器店将大批灵器调往前线各城市,西州灵器暂缺,有人先知先觉发现商机,囤积居奇,借机炒高灵器价格以牟取暴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猛心中一动,故意调侃青袍男子道:“兄台啊,你所谓的高价,其实一点都不高嘛!如果兄台有灵器出售,在下愿意以坊市灵器店零散灵器购进价,再加五百灵石的价格,购进兄台手中的灵器!不过,在下的要求,可能比你高啊,只收购中阶下品以上灵器!”

“啊?”

听到王猛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青袍男子大感意外,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心中莫名愤怒起来。但他有自知之明,对方是筑元境高修,他的修为不如人,只能敢怒不敢言。沉吟半响,才皮笑肉不笑的尴尬道:“原来前辈是同行啊?在下冒昧了,在下这就与前辈别过!”

说完此语,青袍男子拱了拱手,怏怏离去。

王猛淡然一笑,朝坊市中走去。

兽潮爆发后,坊市中行人稀少了很多,商铺中生意清淡,很难遇见成群结队的行人,王猛却在前面一家灵器店的大门口,看见一大堆人围在一起看热闹。

王猛大感好奇,便走过去,挤进人群,向店内望去。

只见宽敞明亮的大堂里面,七八名三大五粗的黑衣壮汉,将店中几名小厮和管事模样的人捆绑在地上,时不时踢上几脚,小厮和管事发出惊天动地惨叫,痛哭求饶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家主刚刚故去,他是不是借了贵会的灵药,在下并不知情啊……”

不过,他们的哀求并未引来黑衣壮汉们的怜悯,反而招致一顿更加暴烈的拳打脚踢。

王猛问了旁边围观的一位开脉境散修,才知道这些黑衣壮汉都是西关黑煞会的帮众。被殴打得七窍流血的小厮和管事,是城中祁氏家族的人,这家灵器店也叫“祁氏灵器店”,正是祁氏家族开设的。

祁氏家族家主祁维仁突然暴病身亡,黑煞会帮众打上门来,以祁维仁曾经借过他们一株价值数百万灵石的灵药没有归还还为借口,坐名索要,否则就要他们赔偿上千万灵石巨款。

现在祁维仁人已经死了,他究竟借没借黑煞会灵药,谁也说不清楚了。

店中小厮和管事不敢承认借过灵药,更不敢随意赔偿上千万灵石,只能恳求黑衣壮汉们去祁氏家族大院,找祁维仁的二弟祁明仁理论,结果便招来这顿无妄之灾。

王猛惊讶问道:“是何灵药,价值数百万灵石?”

价值数百万灵石的灵药,他不要说没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说过。

由此看来,黑煞会借机敲诈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旁边那名散修表情惊恐,刻意压低声音,凑在王猛耳边警告道:“前辈噤声!不要多管闲事!不要自取其祸!黑煞会可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

王猛便不好多问了。

那些黑衣壮汉们继续殴打店中小厮和管事,不去祁氏家族大院找话事者祁明仁理论,显然在坐等祁明仁自己找上门来,然后迫其就范,或者把事情搞大,借机立威。

结果还真等到有人来了。

片刻后,两道遁光风驰电掣的飞掠而至,直接冲进灵器店内,落地现出一名妖冶女子和一名蓝袍男子的身影来。

那妖冶女子身穿桃红绣花裙衫,中等个子,胸部饱满,体态婀娜苗条。看不出其是何年龄,秀美的面庞应该涂抹了厚厚的香粉,虽然从外面疾掠而至,一闪而过,空中仍然留下了淡淡的粉脂馨香。

王猛即使相距数丈远,仍然能嗅到其诱人的香味。

妖冶女子修为甚高,气场极大,周身气息凝炼之极,赫然是结丹境高修!

那蓝袍男子也有筑元后期修为,却如马弁一般跟在妖冶女子身边,一脸的恭敬之色。

妖冶女子甫一出现,一股强横凌人的威压,骤然降临!

黑衣壮汉们被无影无形的强悍威压一镇,浑身颤栗,不由自主的软倒在地上。

其中一名黑衣壮汉奋力挣扎了片刻,无济于事,便悍然无惧地唱喏道:“黑煞会弟子王九,见过三姑娘前辈!”

这名自称“王九”的黑衣汉子,筑元初期修为,虽然被妖冶女子镇得无法动弹,却并不畏惧,仍是一副桀骜不驯的帮会弟子模样,但妖冶女子毕竟是结丹境前辈,他也不敢太失礼。

万一惹怒了妖冶女子,她可是真敢杀人的!

那妖冶女子年龄应该不少了,被称为“三姑娘”,显然还是待嫁之身。

妖冶女子冷冷一哼,板起粉面,冷声呵斥道:“王九?你黑煞会在西关称王称霸也就罢了,怎敢跑到城中来无事生非?当诺大西州城无人了吗!”

妖冶女子话音刚落,一股磅礴气势直冲而出。

黑衣汉子顿时如中雷击,闷哼一声,口角溢出了鲜血。

其他黑衣壮汉见此,吓得俯伏于地,不敢稍动。

王九脸色煞白,擦掉口角的鲜血,又往旁边啐了一口,才悍然地说道:“王九奉副会长大人之命在此办事,请三姑娘前辈莫要恃强干涉!强行替祁氏出头!须知我黑煞会,也不是好惹的!三姑娘前辈如果看不过眼,大可找我们副会长大人理论!王九修为低微,远不是三姑娘前辈对手,但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要大要杀,任由前辈,王九决不皱一下眉头!”

妖冶女子冷笑道:“怎么,吕斌突破结丹后期境界了,就可以在西州城横行不法了吗?当西州五老都不在了吗?”

王九道:“我们黑煞会并不敢在西州城横行不法!但数月之前,祁氏家族家主祁维仁从副会长大人手上,借去价值数百万灵石的灵药一株,一直未归还。现在祁维仁人不在了,灵药也该归还了!借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之事。难道三姑娘前辈是前辈高人,就可以借债不还了吗?”

妖冶女子旁边的蓝袍男子身材修长,面如冠玉,见此立刻躬身对妖冶女子分辨道:“祁明仁启禀燕前辈。请燕前辈明鉴!据在下所知,王九口中的那株灵药,乃是家兄与金氏家族家主金利来、黑煞会副会长吕斌等人,一道去荒域觅宝所得。黑煞会副会长吕斌曾多次向家兄索要,家兄自然不肯。现在家兄不幸亡故了,黑煞会却打上门来,说家兄那株灵药是借他们副会长吕斌之物!这纯粹是无中生有,颠倒黑白!请燕前辈为在下做主!”

妖冶女子闻言,黛眉倒竖,满脸煞气。

单手一抓,掌心灵光大放!

王九惊叫一声,不由自主的落入妖冶女子手中。

妖冶女子单手一挥。

王九的身子便从大门中飞了出去。

“嘭”地一声!

王九身躯狠狠砸在大街上,头破血流,爬都爬不起来了。

妖冶女子杏眼圆澄,对其他黑衣壮汉厉声怒斥道:“滚!都给本姑奶奶滚出去!再敢来此无事生非,本姑奶奶见一个杀一个,绝不轻饶!”

其他黑衣壮汉惊骇不已,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蓝袍男子见大事已了,对妖冶女子称谢不已。

妖冶女子妙目如电,凝睇注视祁明仁冠玉般的面容,轻佻的在其脸上捏了一把,咯咯娇笑道:“那你该如何谢我呀?”

祁明仁躬身道:“在下愿供三姑娘前辈驱使。只要三姑娘前辈有命,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妖冶女子咯咯娇笑,花枝乱颤。

祁明仁这才走到门口,对围观众人拱手道:“祁明仁这边有礼了。各位也都散去吧!”

众人见此,都交头接耳的离去。

毫无疑问,他们都在议论妖冶女子与祁明仁是何关系,妖冶女子不惜得罪黑煞会,也要替祁氏家族出头。

王猛自然也离开了。

不过听众人议论,妖冶女子乃是燕氏家族家主燕歌行之妹,燕氏家族是西州城最大的几家修仙大家族之一,难怪妖冶女子敢出手教训西关黑煞会的人了。

让王猛感到惊讶的是,荒域中竟然有价值数百万的灵药,这实在让他太震惊了。

荒域广袤无际,乃是妖兽聚集之地,能在其中找到价值数百万的灵药吗?

不到一顿饭功夫,王猛来到了升仙阁大门口。

升仙阁是一幢浅白色十层大厦,整体由紫云石建筑而成,位于坊市三条主街交汇处。

低阶灵材紫云石颜色浅白,粗重笨拙,坚硬如铁,因其灵能蕴含低,不适合作炼器材料,只适合做建筑装饰材料。因其价格低廉,很多修仙门派都用巨量紫云石来修建楼宇馆舍的。

清溪派传功大殿、藏经阁等高大建筑,就是用紫云石建成的。

至于用紫云石在坊市中建高楼大厦,就很少见了。

原因很简单,尽管紫云石单价低廉,但建筑高楼大厦所需紫云石数量庞大,其整体价值也是惊人的。用紫云石建筑一幢十层大厦,非数百万灵石莫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