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不愧是富商金利来家族开设的灵器店,升仙阁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外人只要一看升仙阁所处的地理位置,就明白其主人金利来在西州城的地位不容小觑。

不然不可能占据坊市如此重要的地段的。

一楼大厅里面,宽敞明亮,纤尘不染,装修典雅奢华,看上去赏心悦目。数条长长的、用洁白灵玉炼制而成的整体柜台,错落有致摆放在大厅中。

透明的柜台里面,摆放着灵材、灵丹和灵药之类的修仙物品,琳琅满目。

每条柜台的后面,都站着数名身穿得体蓝色修士袍的美貌少女。

王猛步入一楼大厅。

一名蓝袍少女步履轻盈的迎上来,声音清脆悦耳地招呼道:“前辈您好!请问前辈需要什么?小女愿意为前辈效劳!”

这少女约莫只有十三四岁,明眸闪亮,娇俏可人,开脉境一层修为。

王猛将金利来的腰牌拿出来,对着少女晃了晃,道:“认识这个么?”

娇俏少女见此,顿时肃然起敬,笑靥如花地道:“原来前辈是家主大人的贵客呀,小女失敬了。请前辈到二楼贵宾室就坐。敝店的唐师兄会接待前辈的。小女在前面带路,请前辈随小女来!”

王猛跟在少女身后,从宽阔的室内楼梯上到二楼贵宾室。

少女请王猛在贵宾室兽皮软座上就坐,献上灵茶,甜美一笑,欢快地道:“请前辈稍坐片刻。小女这就去请唐师兄过来!”

少女一阵风似的出去,很快就陪着一名三旬男子进来了。

三旬男子示意少女离去后,才对王猛拱手笑道:“在下接到通知,说会有一个叫‘铁头’的贵客持家主腰牌,来取一件大威力灵器。想必前辈就是通知中所说的‘铁头’前辈了?”

王猛点了点头,将腰牌抛给此人,吩咐道:“将贵店所有大威力灵器都取一件来,让在下挑选!”

“是。请前辈稍等片刻!”

三旬男子恭恭敬敬将腰牌拿在手中,见果是家主腰牌无疑,连忙在旁边桌子上一枚红色按钮上轻轻一按。

片刻后,一名蓝袍小厮推门进来,躬身对三旬男子道:“不知唐师兄有何吩咐?”

三旬男子吩咐道:“去库房中,将火精枪、连弩、烈焰镜、火龙符、天罗网、捆妖绳等中阶灵器,各取一件来,供铁头前辈选取!”

小厮应了声是,转身出去。

片刻后,小厮抱着数件长短不一的灵器进来,轻轻放在王猛身前的灵玉桌上,便肃然侍立在一旁。

三旬男子笑道:“铁头前辈!这些大威力灵器,都是对付鹰鹫、孰胡、四翼飞狐等飞禽妖兽的绝佳利器!请容在下给前辈介绍一二,也好让前辈更加了解这些灵器的优缺点和驱使之法!”

然后三旬男子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

三旬男子介绍完连弩和捆妖绳,拿起火精枪和烈焰镜,准备继续介绍,被王猛制止了。

“不用说了。这些灵器,在下一件都看不上!”

王猛淡淡看了三旬男子一眼,索性如数家珍的道:“中阶上品灵器火精枪和烈焰镜,乃是火系攻击灵器中的精品,可其与在下脉相不符,无法激发其最大威能,并不适合在下使用。中阶上品连弩灵器,其圆盒型盘器里面,配置有一个灵石盒,可见其是靠灵石灵灵激发飞弩的。一旦灵石耗尽,须重新置入灵石才可使用!兽潮中,妖兽不知其数,前赴后继扑过来,不会给在下留下从容更换灵石的时间,因此它们也不适用!天罗网和捆妖绳,只适合对付个别或者少量妖兽。面对无穷无尽、前赴后继涌来的兽潮,它们就没有用处了!”

“总而言之,贵店这些大威力灵器,要么不适合在下使用。要么不适合在兽潮中使用。难道贵店就没有其他大威力灵器了吗?按照家主的吩咐,在下需要的是远距离对抗三阶飞禽妖兽的大威力灵器!不然,救人时遭到三阶妖兽袭击,在下反应不及,不但不能救人,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

三旬男子闻言一愣,接着双手一摊,为难地道:“真的很抱歉啊,前辈!敝店只要这些大威力灵器,再也没有其他更合用的大威力灵器了。”

“这么说,在下拿着家主腰牌过来,竟然找不到合用的大威力灵器了?”

王猛面色一冷,不悦道,“比如说,凡人爱用的弓箭之类灵器,难道也没有了吗?”

当年在云梦森林中流浪,王猛一度靠自制弓箭猎杀禽兽度日。后来有了灵气袋,才丢掉弓箭的。不过对弓箭射杀飞禽的印象深刻。此次去靖边城救人,最大的敌人是三阶飞禽妖兽。如果有一件弓箭灵器在手的话,对抗三阶飞禽妖兽,就更加有把握了。

王猛不相信偌大的升仙阁,竟然连一件弓箭灵器都没有?

“这……”

三旬男子额头冒汗,呐呐的不知该如何才好。

升仙阁中,原本有弓箭灵器的,兽潮爆发后,就被东家调往前线各城市去了。

现在他还真拿不出一件中阶弓箭灵器来的!

“唐师兄……小弟多句嘴,我们升仙阁中,不是还有一张叫穿什么什么的大硬弓吗?”

旁边小厮似乎被王猛的话提醒了,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提醒三旬男子道。

“穿什么什么……小四,难道你说的是穿云弓吗?”

三旬男子眨巴眨巴小眼睛,困惑地看着小厮,半响才明白小厮想说的是什么,便断然否决道,“穿云弓,那可是本店镇店之宝!太上家主大老爷将其放置于此,秘不示人,只为镇压本店气运!此弓事关家族财运,没有家主大人当面吩咐,谁敢轻易动它!”

“怎么,贵店的镇店之宝,在下就不能选用了吗?”

王猛冷冷看着三旬男子,作色道,“家主腰牌在此,等于家主亲临。难道你想让家主屈尊来升仙阁,替在下选取灵器吗?看来家主的腰牌,在你唐某人眼里,好像丝毫不起作用啊?”

“啊,不、不……前辈千万别误会!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

三旬男子慌了,连忙解释道,“在下怎敢对家主大人不敬!请容在下解释一二!在下思忖,在下就是将穿云弓拿出来,也没有用啊!穿云弓是一张罕见的硬弓,据说是用全副高阶蛟龙妖兽龙骨和龙筋炼制而成的。普通修士根本拉不开此弓!半年前,太上家主大老爷想用此弓,结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拉到四五分满,就力有不逮了。太上家主大老爷说,这一拉就耗费了他老人家全部法力。因此不敢启用此弓了。要知道,太上家主大老爷,那可是结丹中期境界高修!他都拉不动穿云弓。在下就是将穿云弓拿出来,铁头前辈也拉不动啊!”

三旬男子的话很明白,结丹境高修都拉不动穿云弓,铁头前辈不过筑元初期境界,就更加拉不动此弓了。如果他将穿云弓拿出来,铁头前辈却拉不开弓,那不是打了铁头前辈的脸,让铁头前辈无地自容吗?

谁知王猛听到他的这个说法,心中一凛,选取穿云弓的想法,反倒更加强烈了!

如果穿云弓真如此神奇的话,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的!

要知道,他的炼体修为与结丹初期顶峰境界高修相当。

因其是三灵脉体质,爆发出足可匹敌结丹中期境界高修的强大攻击力!

但就力量而言,较之普通结丹中期境界高修,都要强大数倍!

此事听起来很费解,但道理却非常简单。

要知道,结丹中期境界高修一身法力雄厚无比,但其肌肉、骨骼和全身脉络未经炼体功法千锤百炼,与王猛相比,要脆弱得多,脆弱无数倍,经受不起猝然而至的惊人力量冲击,自然也无法如王猛那样,释放出远超常人的惊人爆发力了,拉不开穿云弓,完全正常!

如果结丹境高修非要将其全身法力转化为体力输出的话,恐怕还未拉开穿云弓,其自身肌肉、骨骼和经脉在惊人巨力冲击下,率先土崩瓦解了。

很明显,炼体力量与法力,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结丹中期境界高修能释放出惊人法力攻击敌人,那是因为其输出法力的全身灵脉巨够宽阔坚韧,无须经受惊人巨力冲击,就能将全身法力释放出来,犹如洪水从河道中宣泄而出,是一个道理。

河道愈宽阔,宣泄的洪水水量便愈巨大。

并非是河道本身能承受洪水冲击而不毁。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修炼法术的结丹境高阶不行,不如炼体强者厉害,只能说各有专擅罢了。

此前,王猛在“祁氏灵器店”中见到的那位结丹境高修燕前辈,可随意将法力转化为威压释放出来,就不是王猛能够做到的,因为其修为不够,一身法力也远不如燕前辈强横而已!

结丹境高修之所以能与王猛的般若金刚神拳对敌,不是因其肉身足够坚实强大,而是因为其护体法力足够强大。如果撤去护体法力,王猛轻轻一拳,就可以将其爆为一团血雾!

“在下拉不拉得动穿云弓,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王猛冷冷道,“如果在下拉不动穿云弓,自然不会选用此弓,无须阁下操心什么。还不快去将弓拿来,给在下试试?”

“前辈确定,真的要试一试吗?”

三旬男子审视的目光望着王猛,见王猛果断地点了点头,只好无奈地道:“如果前辈真的要试一试,在下只好先给家主大人发个传音符。如果家主大人同意,在下也很乐意将穿云弓拿出来,给前辈试用一下的。请前辈稍等片刻!在下这就去请示家主大人。”

三旬男子说完此语,匆匆出去了。

约莫一顿饭功夫,三旬男子才返回贵宾室,对王猛笑道:“前辈!在下请示过家主大人了。家主大人说,只要铁头前辈能拉动穿云弓,他并不反对前辈选用此弓的。前辈真的想试一试吗?”

“废话!”

王猛瞪起眼珠子道,“还不快去拿?”

三旬男子大窘,连忙带上蓝袍小厮,出门去了。

片刻后,三旬男子双手抱着一张一人多高的巨弓,好像有些吃力的样子,用肩膀撞门进来。

在他身后,蓝袍小厮抱着五支一人高的红色巨箭,同样也不轻松的样子。

两人将巨弓和巨箭放在王猛身边的桌子上,压得桌子吱吱作响。

三旬男子道:“前辈!刚才在下拿起穿云弓时才知道,这张巨弓,至少有四五百斤重呢!一张穿云弓配五支箭。那五支巨箭,名叫‘落日神箭’,每支都有数十斤重。怪不得没有人能拉开此弓,原来此弓果然沉重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