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望着身边的穿云弓和落日箭,王猛心中大动,目中闪过一丝火热。

大约是上了年代的缘故,那张穿云弓呈暗紫色,约有一人多高,形制就像一只双翼垂云的老鹰。粗大而宽阔的弓背上,弥散出某种凶兽的凶悍暴躁气息。

一段时间以来,王猛潜心研习司马玮的《阵道研究心得》,虽是一阶阵法师,却已有四阶阵法师的眼光了,他当然看出来了,这张穿云弓上封印了好几套高阶法阵,其中一套法阵应该是“聚力法阵”,可以透过弓弦,将拉弓者的法力精元、炼体力量和弓弦的反弹之力汇聚于落日箭上,令落日箭的威能暴涨。

此外,还有封印有强大“召回法阵”和“追踪法阵”,一旦神识锁定,便射后不管,落日神箭会自行追杀敌人,并自行召回。

因此虽然只有五支落日神箭,也完全足够用了。

这张穿云弓,简直是一大异宝啊!

“如果在下没看错的话,这张穿云弓,至少有几百年历史了吧!”

王猛轻叹一声地惋叹道。

三旬男子笑道:“前辈说得不错!这张穿云弓,乃是家主大人祖传之物!据闻数百年前,五毒教祸乱紫云大陆修仙界,生灵涂炭,家主大人祖上其时是一名元婴境高修,曾与御灵宗的米大长老等正道修士联手对抗五毒教。其时米大长老仅为御灵宗外事堂堂主。经过多番惨烈大战,双方死伤惨重,家主大人祖上父子兄弟等人,俱死于对抗五毒教之战。家族仅剩家主大人祖父一名男婴。因家主大人祖上曾在大战中救过米大长老性命,家主大人祖上虽然不幸陨落了,米大长老却幸存了下来。后来米大长老做到御灵宗大长老高位,言出法随。米大长老感念家主大人祖上的救命之恩,敕令家主大人祖父永为靖边城城主,世袭罔替。这张穿云弓,便是其祖上之物,传承了下来至今,已有三四百年历史了!”

“原来如此。”

王猛面露惊讶的点了点头。

关于五毒教之乱,他并未听闻此事,因此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那五支落日箭,同样约有一人多高,其色淡红,箭杆如小儿胳膊般粗细,粗大而锋锐的箭镞上,闪动着星辰般凛冽的寒光,气势极为惊人!

按照三旬男子的说法,穿云弓由高阶蛟龙妖兽的全套骸骨炼制而成,由于有高阶禁制封印,王猛无法判断其为几阶妖兽的骸骨。他猜测,如果穿云弓是由全套高阶蛟龙妖兽的骸骨炼制而成的,其中必然掺杂了某种高阶灵材在内,又封印了加固法阵,使此弓更加坚硬紧绷、坚不可摧而又不失其柔韧。

其绷紧之弓弦灵力内蕴,必然取自于高阶蛟龙妖兽的蛟筋。要知道,蛟龙妖兽的蛟筋坚硬如钢铁而柔韧如牛筋,仿佛精钢铁铸而不失其弹性,如果不是结丹境高修,根本莫想拉动此弓分毫!

王猛目中精芒一闪,单手凌空一抓。

那张穿云弓顿时落入手中。

五指抓住穿云弓宽大弓背,穿云弓微微挣动,犹如抓住一头桀骜不驯的高阶蛟龙妖兽身躯,其蕴含的雄厚灵能透过手掌反震而至,令王猛微微一惊,连忙运起神力,才将其牢牢握住!

般若金刚神功自行运转,磅礴的力量汹涌而出。

只听得“嗡”地一声。

穿云弓发出悠悠龙吟,弓身无端透出一层诡异血光,蓦然巨大了一倍不止!

与此同时,一股惊人的凶兽气息,猛然间猛烈爆发出来!三旬男子和蓝袍小厮被其庞大气息一掩,顿时立足不住的摔倒在地,脸色煞白,呼吸窒息,仿佛骨鲠在喉般的难受!

那俩人惊慌爬起,畏惧的远远躲在一边,满脸惊容的愕然望去,只见穿云弓宽大而坚硬的弓背上,忽有一道晶红耀目的血芒凭空浮现,犹如怪蛇般的在其上面盘旋游走不息,使此弓看上去,犹如一头怪兽的样子。

巨弓在手,王猛顿时高大挺拔了不少!

手腕一翻。

一支气势逼人的落日箭,忽然出现在其手中!

“啪”

落日箭紧紧扣在穿云弓紧绷的弓弦之上。

王猛运起神功,慢慢拉开弓弦,约至六七分状态。

顿时,一股旋风平地刮起,环绕王猛呼啸盘旋。

王猛傲然卓立,衣袍飘飘,仿佛天神一般高大威猛,气息慑人。

三旬男子和蓝袍小厮见此,不禁惊骇万分,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筑元初期境界的铁头前辈,居然差点将穿云弓拉满了!这可是太上家主大老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紧咬牙关,老脸憋得通红,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让三旬男子更加难以置信的是,铁头前辈不但差点拉满了弓,还好像不太吃力的样子。当初太上家主大老爷将穿云弓拉到四五分满的时候,已经青筋鼓鼓,大汗淋淋,脸红脖子粗了。

后来太上家主大老爷终于没有憋住气,猝然松手,弓弦发出“嘭”地一声闷响,一股锋锐气流呼啸而出,直接轰垮了升仙阁六楼的数道墙壁,几致六楼以上楼层差点垮塌下来,将其惊出了一身冷汗!

难道铁头前辈的修为,竟然比太上家主大老爷还要高深莫测不成?

“怎么可能……”

三旬男子目光呆滞,喃喃自语道。

铁头前辈只是筑元境修士,怎么可能比结丹境高修还厉害呢?

两人明明差着一个大境界啊!

蓝袍小厮没有三旬男子想的那么复杂,见此不禁又惊又喜,明亮的眼眸闪动激动的光晕,一眨不眨的盯着王猛,目中充满了羡慕而崇拜的神情。

“铁头前辈!您一定要慢慢放!一定要慢慢放!千万不敢猝然松手啊!”

三旬男子忽然想到什么,大为惊恐地大喊道,“穿云弓威能煊赫,哪怕没有落日箭,其迸发出去的劲风,就可以将升仙阁轰垮的啊!”

王猛当然不会猝然放开弓弦,将落日箭发射出去。

如果如此做的话,不但会轰垮升仙阁,还要耗去他不少法力和体力的。

王猛凝而不发,慢慢将弓弦放回到初始状态,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目光灼灼看着三旬男子,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这张穿云弓,我要了!”

三旬男子被王猛的神力震慑,对王猛肃然起敬,不敢轻易招惹其不快,连忙点头应道:“放心!请前辈放心!既然家主大人说了,只要前辈拉得动穿云弓,前辈便可选取此弓。在下怎敢违逆家主大人的旨意!”

王猛毫不客气的将穿云弓和落日箭收入储物袋。

刚才,王猛故意表现出不能拉满弓的样子,不止是怕吓着三旬男子和蓝袍修士两人,还担心这两人把他的惊人神力汇报给金利来知道,导致金利来怀疑他是不是有何异能,或者隐匿了修为。毕竟三旬男子说过了,结丹中期境界的太上家主大老爷只能勉强拉到四五分满,如果他轻轻松松拉满弓,岂不是比结丹中期境界高修还要厉害得多了吗?

一旦金利来怀疑他身上有何秘密,以意想不到的手段对付他的话,那他就是自取其祸了。

其实王猛已经试出来了,他不但能将弓拉到六七分,甚至将弓拉满,也不是太吃力的事情!

王猛判断,如果以他的般若金刚神功全力施为,至少能将弓拉满十次以上,不过十次之后,一身灵力和炼体力量几乎耗尽,需要快速弥补灵力了。

如果仅仅将弓拉至六七分满,王猛相信自己足可拉至四五十次之多的。

之所以王猛能做到此点,而太上家主大老爷做不到,原因是王猛的炼体修为爆发出来的肉身力量已远超此人。如果再将上其爆发力是同届修士的四五倍,俩人的差距就不可以以道里计了。

太上家主大老爷空有一身法力,就体力而言,较之王猛要远逊很多了!

有此穿云弓在手,就不惧任何三阶飞禽妖兽空中袭击了。

对他来说,等于多了一道强大保险。

王猛稍稍歇息片刻,才对三旬男子道:“除了这件穿云弓,在下还想购买一些四品灵丹备用。有培元丹卖吗?”

三旬男子闻言,表情错愕地望着王猛,以讨好的口气嘿嘿笑道:“难道前辈不知道吗?大多数灵器店,只有三品以下灵丹出售,并没有四品灵丹出售的。如果前辈想买三品灵丹的话,敝店有白玉丹出售。按照规定,可以八折出售给前辈!”

王猛诧异道:“为何没有四品灵丹出售?”

他明明听“灵兽苑”小厮说过,培元丹也有卖,只是暂时缺货,所有存货都调往前线城市去了而已。

金利来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培元丹,为何升仙阁中却无培元丹出售?

三旬男子猜测王猛可能对坊市行情不熟,便笑着解释道:“前辈,确实没有四品灵丹出售!要知道,四品灵丹的主要原药是四品妖丹,非常稀缺,除了几家修仙门派开设的品牌灵器店可能有售,其他门店都没有出售的。因此四品灵丹不可能像三品灵丹那样随便买到。如果修仙门派品牌店没有培元丹出售,要想获得四品灵丹,在下觉得,大约有此三种途径。一是自备灵材,请四品丹师炼制;二是花大价钱,向四品以上丹师预订;三是在坊市拍卖大会上竞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