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途径,在下就不知道了。”

三旬男子歉然笑道。

听到三旬男子的这个说法,王猛惊疑不定起来。因为他知道,四品灵丹龙莲丹,主药就不是四品妖丹。炼制龙莲丹,也不需要加入任何妖丹。说明先有四阶妖丹,才能炼制四品灵丹的说法,并不完全正确。

不过,王猛也不得不承认。

三旬男子的说法,可能也有道理。

因为他知道,像龙莲丹之类的四品灵丹药效独特,即使不需要以四阶妖丹作主药,其主药也必然稀缺难寻,成长周期往往超过数千上万年,不可能大规模获取。其数量稀少,最多只能满足炼制小批量灵丹需要,大规模炼制就不可能了。

如此的话,四品灵丹不能在灵器店出售,也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在清溪山,他完全可以凭功勋积分向宗门换取。

现在流浪在外地,人生地不熟,要获得培元丹,只能去坊市拍卖大会上竞拍了。

这应该就是门派弟子较散修优越之处吧!

但王猛还是不死心,又问三旬男子道:“家主昨天才给过在下一枚培元丹。你们店中,怎会没有培元丹呢?不知家主的培元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三旬男子笑道:“家主大人的培元丹从何处来的,在下不敢打听。不过在下曾经听人说起过,太上家主大老爷服用的培元丹,乃是向仙药谷预订的。家主大人的培元丹,应该也是如此来的吧!”

“这么说来,在下要买四品灵丹,就只能去坊市拍卖大会上竞拍了?”

王猛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不知坊市拍卖大会在哪里举办,何时开拍?”

三旬男子笑道:“好叫前辈知道!今天下午未申交替之时,便有一场拍卖大会要举行。距现在还有二个多时辰。地点就在东街神兽大厦二楼。前辈如果需要四品灵丹,在拍卖大会上应该可以拍得的。只是价格可能稍高一些而已!”

王猛向三旬男子道声谢,出了贵宾室大门。

从室内楼梯往下走时,一楼大厅中传来一阵哄笑声,夹杂着少女们清脆悦耳的说话声。

下到一楼,王猛凝目望去,只见七八名青年男修围在一张灵玉柜台上指指点点,哄笑嬉闹。旁边另一张柜台上,围着三四名妙龄女修。

她们旁边,站着一名三旬男子,好像护花使者一般守护在一旁。

这些清溪派弟子都是筑元境修士,刚才的哄笑声,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王猛一看他们胸前的“五峰”标识,就知道他们都是清溪派弟子。

王猛故意问跟在身边的小厮道:“他们都是什么人?”

小厮对王猛敬若神明,立刻微笑着解释道:“在下见他们都穿着清溪派修士袍,应该是清溪派弟子吧!估计他们这是去前线城市杀妖取丹的。路过西州城,顺便来店中看看的吧!”

“哦”

王猛点了点头,忽然目光一震,顿时呆住了。

“陈青青?”

看到其中的一位黄衫少女的绝美侧脸时,王猛差点惊呼出声来。

那位黄衫少女,不就是他在试炼秘境中结缘的绝世美少女陈青青吗?

陈青青美艳不可方物的绝美容貌,顿时浮现在王猛眼前。

王猛顿时紧张起来,一颗心呯呯乱跳。

想不到在这里遇见她!

黄衫少女不知道有人在盯着她看,只管低垂螓首,俯身察看灵玉柜台里面的一株灵药,旁边一高一矮两名少女还在指指点点的跟她说着什么,声音清脆悦耳,分外动听。

王猛呆呆看了片刻,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像陈青青的样子,便不由自主的一步步走过去,想看看清楚到底是不是陈青青来了。

王猛的异常举动,立刻引起了旁边一高一矮两名少女的注意。

那两名少女惊奇地望着目光痴迷的王猛,互相交换了一个有趣的眼神,便掩口窃笑起来。

王猛什么都没有发现,什么都没有在意,不知为什么,他脑袋懵懵的只有一个念头,想看清低垂螓首的黄衫少女是不是陈青青。直到那名矮个少女捅了捅正在垂首察看的黄衫少女,又冲王猛努了努嘴,那名酷似陈青青的少女才讶然转过身,妙目向王猛望来。

一片妙不可言的明媚眼波飞出,王猛这才发现,这黄衫少女只是侧面酷似陈青青,正面却是另外一人,不过与陈青青的模样也有几分相似而已,虽然没有陈青青那般美貌绝伦,却也楚楚动人,青春诱人。

她们旁边的那位三旬男子也注意到王猛了,立刻警惕地冲上来,厉声呵斥道:“小子!你贼眉鼠眼的,想干什么!”

见王猛明显是位散修的样子,三旬男子颇为不屑,双手运起法力往王猛身上一推,再次呵斥道:“莫非你小子也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凭你也配!滚,滚一边去!”

三旬男子本想将王猛推倒在地,略施薄惩的。

谁知一推之下,王猛凝重如山,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三旬男子吃了一惊,脸色微变,意识到自己可能远远不是王猛对手,但仍斗鸡般的紧紧逼近过来,对王猛怒目而视,恨不能用目光将王猛杀死的样子。

王猛浑然不觉,呐呐道:“抱歉!在下以为是在下一位熟人,在下搞错了……”

其余几名青年男子见此,也都围了过来,其中一人对王猛嬉笑道:“兄台!你搞错了?你是不是将我们貌若天仙的素素师妹,看成我们清溪派十大美女之首的陈青青师妹了呀?哈哈哈哈!”

其余几人见此,也都对王猛哈哈狂笑起来,前翻后仰。

王猛见自己的心思被这名青年男子喝破了,面色一红,尴尬之极的转身离去。

在他身后,清溪派弟子们再次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王猛听见其中一人感叹道:“哎!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素素师妹,你与你表妹陈青青,真的好像哦!”

另一人附和道:“是啊,是啊!在下也见过好几个如此可笑的人了!他们都将林素素师妹,当作他们仰慕的陈青青师妹了,哈哈哈……”

“胡说!你们怎知他们仰慕的是陈青青师妹,而不是素素师妹?难道素素师妹没有青青师妹美貌端庄么?阮某怎么就觉得,素素师妹才是天下最美丽的女孩子呢!”

王猛听见第一个冲向他呵斥的三旬男子如此呵斥众人道。

“阮师兄!看来不只刚才那散修想吃天鹅肉,阮师兄你也想吃天鹅肉呀,哈哈哈哈……”

“什么,你敢骂师兄我是癞蛤蟆,你想死了!”

他的话音刚落,立刻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王猛脑袋木木地在大街上走着,青青的美丽倩影在脑海中一幕幕闪过,回想起当时青青含羞对自己说“师兄,我一辈子都等你。我等你来找我”的誓言,心中激动不已。

原来自己是如此的渴望见到青青了!

一阵微风吹来,王猛脑筋清醒了一些,般若金刚神功流转全身,顿时心灵澄明起来。

现在还不是见青青的时候。

等实力足够的时候再说吧!

如果陈青青是一名坚贞女子,一定会等着自己去娶她的!

王猛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来到东街神兽大厦拍卖大厅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从拍卖大厅大门中进入了。

似乎拍卖大会马上就要开始的样子。

拍卖大厅大门前,守卫着七八名筑元境侍卫,目光冷冷地注视着陆续进入的人流。

这些侍卫除了维持些秩序外,并无任何其他举动。

王猛将面部变化成北冥派穆大公子的模样,不动声色的混在人流中,跟随着进入。

那些侍卫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有了上次黑虎谷散修拍卖大会的教训,王猛变得更加小心了,不肯在拍卖大会这种是非之地,以真面目示人。

经过一条泛着蓝光长长走廊,王猛出现在了一处灯火通明的巨大厅堂之中。

目光四下一扫下,王猛暗暗惊叹了。

如果一定要拿它与黑虎谷散修拍卖大会相比的话,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呀。

这处厅堂不但面积宽阔之极,装修富丽堂皇,还分为楼上和楼下二层,犹如凡人世界的大戏院一般。

其楼下部分,也就是一楼大厅,为普通修士坐席,里面摆放着一溜溜相隔三四尺远的兽皮软座。以其软座数目,足可容纳二三千人。

楼上部分,全是一个个大小相同的独立贵宾室,显然是为贵宾客户准备的。

王猛跟随人流来到一层大厅内,随意扫了一眼,找一个不起眼角落坐了下来。

参与竞拍的修士陆续到达,陆续落座。

片刻后,大堂中灯光全灭,只有主持台上仍然灯火通明,照耀得如同白昼。

一位六旬老者从主持台后面走出来,站在主持台中央。

一束柔和的白光柱从主持台顶打下来,直接打在老者身上,将老者照得纤毫毕现。

老者一袭葛袍,筑元中期境界修为,颌下留着一小撮山羊须,显得智慧过人的样子。

老者目光朝台下一扫后,就微笑的开口说道:“老朽席玉龙,乃是西州城四友拍卖大会主持!想必在场的拍友们,大都认得老朽的了。甚至还有一些拍友,多次参加老朽主持的拍卖大会的。如此的话,老朽就不多作自我介绍了。这一次的拍卖大会,仍由老朽主持。拍卖大会规矩什么的,同样不多说了,和普通的拍卖大会,并无二致!能到此参拍的拍友们,都是修仙界成功人士,自然不可能不知道的。好了,老朽现在宣布,拍卖大会正式开始!”